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翻身女奴把田种

更新时间:2019-10-30 06:10:26

翻身女奴把田种 连载中

翻身女奴把田种

来源:微小宝 作者:涂家宝宝 分类:穿越 主角:陈松赞 人气:

涂家宝宝新书《翻身女奴把田种》由涂家宝宝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陈松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世,陈春桃没生没养。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变成了成年礼上可下蛋的优质鸡婆……在完成了成年女奴的使命后,她奉某些人的愿望悄然逃离。原本想种点田,养几个小包子,随便改造一下落后部落啥的。可一个二个三个……男人都找上门来是怎么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春桃扶着下巴看着这俩人拉扯,纯粹地看戏。

本能地,她对这俩人都没好感,尤其是那位看似娇弱的少女。

明明就是那个粗暴男人的所谓的正室之妻,居然还能大度包容她这个“贱奴”。

别说别人不理解,哪怕是她本人也不相信。

尼玛的,这世上女人哪有不在乎男人有几个女人的。

除非不爱,要么就是别有居心。

总之,这二种情况于她现在来说都不是极妙的事儿。

得找那个男人商量一下,脱离一下这所谓的奴籍,再去自己讨活行不?

“叶子,你气死我了。你越是这样,我就越不能容这个贱奴在世。以你的性子,以后这贱奴还不得把你吃的死死的。你走开,既然你狠不下心来,我就为你下这个决定。”

那名高大女汉子,似乎受不了柔弱小叶子的哀求,居然越哀求越是要来杀陈春桃。

“不要,不要啊,三丫儿,你不要这样做……”叶子拽拉着三丫儿,但似乎手一滑,三丫儿挣脱了她的拽拉……

陈春桃再看不下去了,这么挫的伪装,哄一般的小孩子没问题。可是她么!

“我说,你们俩,你这个被人指使的木头,还有你,没事装婊有什么意思?少在这儿表演双黄曲儿,不就是让姐滚蛋么。姐还不想留下来呢。喏,我就这样出去了,那啥奴籍没啥影响吧?若是有影响,反正你也不喜欢我,正好,我看你也厌恶。索性你就给我脱了啥奴籍,我自己滚蛋成不?”

她笑吟吟的一番话,听的腾叶子和三丫儿又糊涂又欣喜。

也不知道这腾叶子是真的善良太过了,还是真的太会装。

水汪汪的大眼睛先是迷惑了一下下,旋即便面色惊变,“啊,你,你,你要离开松。可是松……并没有要求你离开的呀。这样不好的,姐姐,你留下吧。我们一起侍候松,为他生儿育女。咱们这儿的女人生孩子……都是死的多。我不怕你跟着松的,真的不怕……”

说到最后,腾叶子的眼睛一红,眼泪又要噼里啪啦往下掉落。红唇被她紧紧咬着,一幅强自隐忍却又坚强不屈的样子。

陈春桃不耐烦地看着面前这个小白花,“我说妹子,生孩子是你和那个粗暴男人的事儿。甭扯上我,我一小奴籍,有啥必要跟你去争着侍候粗暴男?行了,别搁我面前装在太义了。现在你不送我离开,以后我这人简单粗暴对待你,甭搁别人面前哭诉我就行。赶紧吧,放我离开,懒和你们计较。”

“这,这……姐姐你误会我了,我是真的想你留下的。”腾叶儿委屈地咬着唇,最后一抹眼泪,“不过,既然姐姐你如此不想留下陪着松,那,那我就去找松,让他把你身上的奴籍脱掉吧。”

“脱掉?”

“找松?”到这时,陈春桃才意识到事情似乎不对啊。奴籍是个什么鬼?

“呃,你不知道奴籍一旦打上,必须亲自打奴籍的那个人解除吗?你身上有松种下的奴籍印记,只有他才能解除你的奴籍!”腾叶儿真诚地解释,却听的陈春桃彻底的炸毛了……

“不脱离奴籍会有什么后果?”

“不脱离,主人随时随地会操控奴才的生死。”

妈蛋,这还有活路么!

陈春桃恨这万恶的奴隶社会。

“姐姐,要不你还是考虑留下来吧,你生的孩子,我也会当成亲生的对待的。松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女人,你留下我真的没意见啊。”

和一群的女人瓜分一个男人!想想这事儿就心塞的不要不要的。

陈春桃果断拒绝,“这想法小美人你还是别想了。我只想离开,去外面的世界。如果你能帮忙脱离我的奴籍,我欠你一个人情。”

“哈……”站在一边的高大黑的女汉子听着这话再也受不了,“我说,你算什么啊?就凭你,欠一个人情。一个低微的贱奴,以为你的面子有多大啊?我家叶子可是正经的腾部落长老的后代。有多少你巴结着要为她服务,你还欠一个人情!”

陈春桃无所谓地耸肩,那腾叶子到是明媚地笑着拦阻了三丫儿接下来的嘲讽。

“好,我会找松说的。”

三天的时间过去,陈春桃没有被撵走。

松赞黄也没来找过她。

这一间僻静的小石屋,若不是有那个老阿婆送吃食来,她都会误会自己是个被丢弃的存在。

这儿的吃食,陈春桃也相当的无语。

除了天天的大肉,还是大肉。

每天不是烤肉,就是炖肉。

吃到第四天的时候,陈春桃实在是抗不住这种肉食生活。

“阿婆,能麻烦你给我弄一些野果子,或者是菜叶子之类的么?天天的大肉,我快吃疯了。”

阿月婆子愣愣地盯着她,“你……不喜欢吃肉?”

被用看疯子样的眼神盯着,陈春桃也倍感压力。

但是,她是真的不想顿顿吃肉啊。

“是,有果子么,你告诉我,我自己去摘。还有野菜之类的,我自己去摘就行。有锅灶么?要是有的话,我自己动手。”

说实话,除了招待野外任务的时候吃的糙一些,平时陈春桃还是很注重美食营养的。

“部落都是五十个人一口锅,单独的锅,没有。除了酋长和几位长老有这样的特殊,我们都是五十个人的大锅做出来的吃食。”阿婆冷漠挟带着鄙视的话语,直听的陈春桃再一次地无话可说了。

“那,有野果子之类的吃么?”陈春桃真觉得吃的全身是肥膘了,再这么吃下去,整个人都要变成猪。

“有,前面左转,你可以看到一片树林。你留下来,也是时候做些活计了。正好,一会儿我们要出去找野菜,到时候和我们一起去。”

闲在屋里,陈春桃早就不耐烦,是以很欣喜地应下了这事儿。

没等多久,由腾叶子和三丫儿为首的一帮妇人,背着背蒌,捏着石刀,精神抖擞地往前面走。

陈春桃看着这一群人捏着的简易石刀,内心再一次叹气,她是真的真的穿越到了不开化的原始部落,还当了最卑微的女奴!

腾叶子看见她时,便热情地凑了过来,“姐姐,松出去狩猎的时候,我有问过他,让他帮你脱离奴籍的。只是,松并没有松口……”

“他不答应?”

“也不是,他说……要脱离奴籍,你得亲自找他……”

“好……”亲自找他,哼,那就亲自找吧。

上山的妇女们,是为了挖野菜,也为了摘取一种毛刺球果儿。

这种毛刺球果剥开后,里面就有一种可以生食的粟米果儿。

“这种食物是我们部落偶尔用来煮在汤里吃的。部落的一些老人还有孩子,都喜欢吃这种野粟米。”

阿月婆子还是很耐心地为陈春桃讲解这儿的一切,偶尔,那位腾叶子也会热情地跳来和她说一些新鲜的事儿。

天真无邪的眼睛,还有纯真的语气,似乎,真的要和她做好姐妹一样。不过,陈春桃还真没想过与她要做长久姐妹。

想到同分一个男人,她还是没办法接受。

“腾部落的男人,只要有能力的,都会纳好几个女奴生育后代。一般说来,象你们这种被挑为成年礼物的女奴,最后都可以为那个人生儿育女的。但也有一部分女奴因为不得男人的喜欢,所以被撵走。一旦被撵出部落,下场都是极惨的。”

“怎么个惨法?”陈春桃对于这流露在外的生活,还是很向往的。

阿月婆子再度象看怪物似地打量了她一眼,“外面有不少的女奴,还有抢劫的混蛋们。一旦有单独的女奴流露在外,最后的下场就是被这些人抢走。要么沦落为他们集体的女奴,要么,就是被出卖一次换多少粮食和肉……”

陈春桃皱眉,意思是说单独的女人出去,若没有自保能力,最后的下场都是被别的奴隶,或者是流落在外的流民当成兴奴对待。在这个坑爹的原始社会,女奴,确实是没有人权的。

除开这坑爹的女奴身份,陈春桃适应环境还是很快的。

天天哀戚地活着不是她的目标,面对现实,解决问题,这才是她对生活的态度。

山上劳作的时间,陈春桃利用一些现代的小故事,还有荤笑话之类的,很快就和一群婆子媳妇的打成了堆。

腾叶子的人气也确实是很棒,走到哪里都会有人热情地招呼她。而她在后面也一直追随着她,听着她随口拈来的一些笑话,听着荤笑话时,还会羞涩地捂脸。

哪怕以陈春桃的阅人无数,也有点认为……这个少女,似乎是真的很纯真的?可是,真的纯真到和别的女人分享男人?陈春桃还是有点小好奇。

半天的时间过去,陈春桃便和这一群婆子媳妇们打成了堆。就算是阿月婆子,原本嫌弃她挑三捡四的,在回家时,也对她有了笑脸儿。

“喜蛋你再说一个吧,我们爱听,就是那个谁的更长,谁的更短的那个故事,回家也和我家男人说这故事去。”

“哈哈,好啊,话说,以前有一个脑子不怎么好的妇人,在十五岁的时候还是成亲了。成亲的时候,家里的娘不放心,便告诉了她,要怎么和男人同房啊。她阿玛就说‘闺女啊,你在男人进屋时,就要乖乖躺在床上。把腿张开,让他……”

后面的故事略有点重口,但这一群婆娘们就是爱听。没办法,在这个原始时代,好的,就是这一口。

正说的眉飞色舞呢,一群婆娘却嘎地止步。

有人拽了拽陈春桃的衣服。抬头,便对上一双蓄满怒气的眼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