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郡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更新时间:2019-11-03 06:48:59

郡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连载中

郡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风寄燕然 分类:穿越 主角:冯昭诺赵祯 人气:

主角叫冯昭诺赵祯的小说是《郡主家也没有余粮了》,它的作者是风寄燕然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明动俏丽逢凶化吉的庶女郡主x聪明腹黑要搞大事的神秘皇子 北崛郡主宛如洲,看热闹不嫌事大,一腔热血为礼部尚书的千金挑选驸马,却误打误撞给自己钓到了金龟婿,此人还是自己最爱的八卦话本的男主角。 从此再没有安宁日,一路踏遍江湖之远,终到庙堂之高,她发现,身边的每个人都有秘密,包括她自己,也有一个大秘密。 “你以为我看中了你的钱,其实我不光看中了你的钱。” “你以为我想给你钱,其实我不光想给你钱,还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四合院的粮食储备齐全。除了宛如洲、赵瑄、谭鹤松之外,还有一个打下手的小兵张黎,露脸的人统共四个。 除了住人的房间,其余全都布满机关陷阱,一旦踏入非死即伤。水房另有一条暗道,可供逃生。 有这么坚固的防御,宛如洲也跟着底气足了很多。 心情一好,眼中见着什么都觉得顺眼。七月流火,暑气便渐渐安稳祥和,融着四合院醇和的木香,透出雅致的美。 “你就不要喝酒了。”她将桌上的酒拿到远离赵瑄的位置,不想他伤口恶化。 站在一边缄口不言的谭鹤松,突然接了一句:“宛姑娘照顾少爷比我们还细致,与少爷的关系还真好啊。” 宛如洲顿时噎了一下。这口气听起来,怎么这么像勾心斗角的妃子? 她不明所以,只能礼貌地拿起帕子擦擦嘴,不置可否地对谭鹤松展露笑容:“谭将军过奖,我这个人,一向都与人为善的。” 这时赵瑄想起什么,询问谭鹤松:“星晚怎么没有随您一起来?” 仿佛早就等着接这个话题似的,谭鹤松顿时挺直肩膀,一脸浩然地自豪道:“晚儿替我留守军中,等待少爷平安回去呢。” 他瞥了宛如洲一眼,“哦,宛姑娘还不知道吧,我女儿谭星晚,年方二十,自小熟读兵书,随我出入军营征战沙场,杀敌无数。少爷总是夸她文武双全,才貌兼备。” 原来谭将军对自己的戒备,还有这一层原因,恐怕他早就将赵瑄认作女婿的不二人选了。 宛如洲心领神会,随声附议表达对谭星晚的钦佩。 不过话说回来,整个军队居然交给一个女子,赵瑄却很放心的样子。看来这位谭星晚姑娘,的确是女中豪杰巾帼英雄,与刘怡君和楚杏棠走的矫情路线大相径庭。 自此,潜意识里,宛如洲对谭星晚的好感,要远远胜过另外那两位。 饭吃了一半,张黎急匆匆跑进来,附在赵瑄耳边说了什么。 赵瑄神情一凛,沉声对谭鹤松道:“星晚从城外发来急报,要我们即刻启程,看来钱塘城已经不是安全之地了。”又对宛如洲道,“看来没法细细品尝美食了,咱们今日就出城。” 说完他站了起来。忽然之间,他站立的身体竟僵了一秒,眼前一黑,咳出一大口黑血。 这一下太突然,三人吓了一大跳。 “哐当”一声,赵瑄已经沿着桌边要倒下去。 谭鹤松和宛如洲几乎同时扶住了他。 “菜有问题!” 不是第一次面对赵瑄的突发状况了,宛如洲比上一次镇定了很多,不管不顾要伸手指进他的嘴里,帮他催吐。 而赵瑄意识还清醒,一把拦住她的手腕,自己伸手进嘴里,使劲一抠,俯身呕吐起来。 谭鹤松脸色大变:“少爷这个症状,分明是中毒了!” 宛如洲闻言一凛。她知道谭鹤松常年征战,见多识广,应当是不会看错的。 可是赵瑄怎么会中了毒呢?什么时候中的毒? 谭鹤松一把掀了饭桌,那些看似鲜香美味的饭菜打了一地,仿佛有深深的恶毒隐藏其中。 他怒火中烧,浑身发抖,指着张黎怒吼:“饭菜是你买的?” 张黎扑通跪下,哭着道:“给小的一百个熊心豹子胆,也绝不敢害殿下……不是,绝不敢害少爷啊!这些,全部都是按照少爷的菜单,一样一样报给品翠楼的厨子当场做的,求将军明察!” “还狡辩!若不是少爷在饥荒中赏了你全家一口饭吃,你们早就饿死街头了,现在却恩将仇报,你死不足惜!” “谭将军稍安勿躁,你有没有不适?” 宛如洲忙劝谭鹤松息怒,却止不住浑身发寒,深感危机。 谭鹤松愣了一下:“我没觉得怎么样。” “我也没有感到不适,为什么只有少爷一人中毒?”宛如洲狐疑。 “也许他下的毒不多,少爷有伤在身,才受影响。”谭鹤松喝道。 宛如洲瞄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张黎。 他哭得更加凄恻:“小的自知少爷对我恩重如山,怎么可能恩将仇报啊!小的以身家性命担保,绝对没有在饭菜里下毒……” 真的如他所说么?如果不是,那么连赵瑄身边的人都不可信赖。 幸运的是,赵瑄及时将饭菜呕出,所以毒发虽然激烈,很快就平息了下来。 赵瑄摆了摆手,正色道:“先不要内讧。张黎,在事情查清之前,不许离开我的视线一步。” “小的遵命,小的遵命……”张黎拼命磕头。 “我没事了,休息一下便好。”赵瑄要回卧房,脚步乏力,宛如洲上前搀扶住他。 送他回到卧房后,宛如洲走出门外,看到张黎已经被谭鹤松绑在草房前。 谭鹤松看着她,眉头紧锁,开口:“宛姑娘……” 听他语气沉重,似有恳求。 宛如洲仰首望他:“谭将军,现在少爷身边危机四伏,除了你,我也不知道该相信谁。”她瞄一眼门外的张黎,“当然我知道,你并不信任我……” “不不,”谭鹤松脸色大变,露出愧色,“确实,我对宛姑娘很是防备,但少爷说待你要像待他一样,谭某身为人臣,没有不听从的道理。刚才饭桌上收到的急报,我担心是张黎在骗我们。” “如果他没有骗你们呢?” “少爷有伤在身,恐要耽搁出城的时间,如果急报是真的,而星晚收不到回信,军心大乱,我担心会被太子等人发现。因此,我必须亲自前去告知情况,改变计划。” 宛如洲心里一沉。张黎被囚,她又是个生面孔,无法取信赵瑄的部下,这意味着谭鹤松必须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她以为同赵瑄的部下会合后,事情就会顺利轻松很多,谁知竟然碰到这样雪上加霜的局面。 “我们的军队不能入城。如今少爷势单力孤,谭某恳求姑娘,一定要保护少爷。” 言罢,谭鹤松一个九尺男儿,目中竟盈盈带泪,对赵瑄拳拳之心赤诚可见。 宛如洲心下一横:“谭将军放心,我绝不会向太子那帮人认输的。” 她的性子里,有一件事绝不会接受,那就是任人宰割。不管是对她自己,还是对她想保护的人。 “以防万一,不管张黎是不是细作,都要赶他走。”谭鹤松说,“四合院的粮食和草药,都曾经过他的手,便都不能再用了。你与少爷,也离开这里,另找藏身之所。” “不行,如果张黎是细作,赶走他也一定也会跟踪我们到新的藏身之处,暴露是早晚的事。除非……”宛如洲犹豫了。 “除非,杀了他。”谭鹤松接上。 两人一时沉默。 谁都不确定张黎是否曾在饭菜中下毒。如果错杀好人,那又与太子等人有什么区别? 谭鹤松一握刀鞘,下了决心:“为了少爷的安危,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带张黎出城,在路上处决,不会脏了这院子。” 宛如洲突然拦住他,问:“谭将军,少爷以前也是这么做事的吗?” “什么意思?” “对身边的人毫无信任,不分黑白,草菅人命?” 宛如洲扣了这么一口大锅给赵瑄,谭鹤松自然不服:“当然不是,少爷是宅心仁厚之人。” “那么,在找到证据之前,不要杀张黎,继续绑着他就好了。如果你们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冷血之辈,那么我宛如洲就看走了眼,你们并不值得我相助。” 宛如洲坚定地直视着谭鹤松。 僵持许久,谭鹤松终于让了步:“那便按宛姑娘所说行事。我速去速回。等少爷伤势好转,立刻启程。在那之前,少爷的安危,就拜托宛姑娘了。” 他抱拳告辞,离开院子,策马离去。 宛如洲松了一口气。 谭将军离开的期间,凭她和赵瑄,能不能对付得了不知在明在暗的敌人? 脑中嗡嗡,却并不觉得势孤力弱。不知道为什么,有赵瑄在,她就不惧怕了。 她一回头,看到赵瑄正站在门边,凝视着她。 “你都听到了?” 赵瑄点头:“没想到你这么有主见,敢跟谭将军顶撞。他一定很欣赏你。” 宛如洲不信:“怎么可能,哪有人会欣赏跟自己对着干的人?” 赵瑄说:“那要看有没有道理。除了他女儿星晚,你还是第一个能说服他的人。” “你也说服不了他吗?”宛如洲诧异。 赵瑄沉吟:“我的话对于他是命令,而你们的话,对于他才是交流。” 怎么感觉有种寂寞的意味在里面。宛如洲没有去揣摩,问他:“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赵瑄眉毛一挑:“你似乎已经有了主意,我想听听。” 这是在考验她?宛如洲心想,既然如此,那就露一手吧。 她招招手,示意赵瑄跟她来。 从卧房的后窗跳出去,绕到水房,宛如洲将水房没砍的圆木材垒成两个简易的床,搭上棉被褥子,试了试还算舒适。 宛如洲拍拍手:“谭将军回来之前,我们就躲在这里。” 她给张黎留足食物和水,故意在他面前出入原先的卧房,造成她和赵瑄还住在里面的假象。 如果张黎真的是细作,泄露了四合院的位置,那追兵也会集中火力攻击卧房,宛如洲和赵瑄便可以用最快的速度,从水房逃脱。水房有一条通外四合院外面的地道,除了宛如洲、赵瑄和谭鹤松,没有人知道。 见证了宛如洲的御敌对策,赵瑄由衷称赞道:“你真顶上一个军师了。” “只顶一个?”宛如洲巧笑倩兮,如清溪绕山涧。 赵瑄笑了:“是世上独一无二的一个。” 但宛如洲立刻又犯了愁:“不过,等我们离开这里,张黎该怎么办?如果放他走,他会不会跟踪我们?如果不放,他又撑不了多久……” 这时,赵瑄终于开始行动。他从水房的柴堆里翻了半天,找到一柄生锈的斧头,说:“等我们走的时候,将这柄锈斧留给张黎,等他磨破绳索,我们早已经转移到别处了。” 宛如洲拍手:“看来你虽然中了毒,但还没傻掉。” 赵瑄轻轻一笑:“其实我确实失了些神智,所以也只能比你的计划缜密一点点了。” 宛如洲立刻反应过来:“你嘲笑我!” “当然没有,我只是为你锦上添花罢了。”赵瑄十分真诚,“为表谢意,今晚我来下厨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