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男票是条龙

更新时间:2019-09-18 17:54:33

男票是条龙 连载中

男票是条龙

来源:落初 作者:草莓胖次酱 分类:耽美 主角:徐小家伙 人气:

新书《男票是条龙》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草莓胖次酱,主角徐小家伙,是一本耽美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破得了命案。斗得过真凶,扛得住揶揄。捡回来的男朋友居然是条龙?被迫卷入神魔鬼怪的纷繁世间,从此过上追捕逃亡的亡命生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4、去领证

小家伙乖巧的吃相简直让徐澜心酸,怎么会有这么懂事的小孩,这得经历多少事情才能做到这样?

“爸爸,你不吃吗?”小家伙嘟着一张油漉漉的小嘴问道。

“我吃饱了,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徐澜吃着茶漫不经心的回道,不料小家伙居然轻轻的放下筷子安安静静的坐在凳子上。

“怎么不吃了?饱了?”

“爸爸不吃我也不吃。”小家伙那双赤红的眼睛眼泪汪汪的盯着徐澜。男人无奈,只好陪着小家伙又吃了些点心,直到孩子心满意足的放下筷子徐澜才敢停下来。

说出门要看黄历这点是绝对不会错的,这不,徐澜居然在结账的时候碰到了自己的女神宋喜,昨天才被人家好言劝解今天就出现在人家跟前跟个跟踪狂似得,男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徐澜?”倒是宋喜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水波盈盈的向徐澜打招呼。

“哎……”再想起今早那个子虚乌有的梦徐澜觉得自己脸都被快被臊掉,撇开头不敢去看她。

宋喜是白马市有名的民事律师,身材高挑肤白貌美脾气又好。有很多人都想做她的黑骑士,徐澜不过是其中之一。

“爸爸。”白兀不明就里的叫了一声,搞不清楚刚才还神采奕奕的男人为什么瞬间萎靡下来。

“爸爸?”

“恩,恩!”徐澜猛地一抬头就看到宋喜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额,宋喜,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

“怎么了?”他还想解释什么,突然一个身形修长的男人走到宋喜身旁担忧的问。

“没什么,遇到了一个老朋友,我们走吧。”宋喜摇摇头催促男人离开,那眼神就像绵针扎在徐澜身上一样,以至于他都没有注意到男人警惕的目光。

“爸爸?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小家伙怯怯的问道。

仰头看着他的孩子,一双红瞳好像随时都在哭一般,徐澜又怎忍心责怪呢?

怪他无家可归,那还不是自己将他带回来?怪他叫自己爸爸,那起初的时候为何不制止?总归还是要怪自己,年近三十仍旧一事无成,活得这么窝囊!

“……没有,走吧。”今天还有一件大事,那就是给小孩办手续。他当然不能仅凭片面之词就将人领回家,他需要先去看看有没有人报案,如果没有才去办领养手续。

如果是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事情当然简单,看孩子身上的伤,说不定是不堪欺凌跑出来的,是这样他就更要去了解清楚了。

“嘿,徐队,你来了。”眼尖的小张瞅见徐澜欢快的问道。

小张和王浩一样时徐澜一手带出来的,年纪轻轻干劲十足深受领导的重视。不过就是有点缺心眼!你说徐澜都离职察看了他还叫那么大声,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回来一样,这样让孟成骏听见了作何感想?

“恩。今天你值班?”徐澜扶额,虽然已经了解小张的性格,但还是不敢苟同呀。

“恩,这不是又出事了嘛,他们都出去了。徐队有什么事吗?欸,这孩子是谁呀?好可爱。”小张从值班室里出来才看到白兀,蹲下来摸摸他紧绷的脸颊问道,小孩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昨天从河里捞起来的小孩,我过来看看有没有人报案。”

“哇啊!爸爸,你说过不会不要我的,为什么要来这里!我不要呆在这!哇啊!爸爸……”

白兀哇的一声哭出来把小张吓了一跳连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徐队,中气足!”

徐澜嗤笑一声不去理小张的胡说八道将白兀轻轻揽在怀里小声安慰,惊得小张眼珠都快掉到地上。

这,这真的是他认识的精明干练、雷厉风行的徐队?

“愣着干什么!不是让你查这两天的报案情况吗?”徐澜见小张目瞪口呆的立在原地出声道。

“啊,哦!好,我马上去查。”被吼了一声小张才反应过来立即进值班里去查报案情况,一边查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这才是我们的徐队呀!怎么被一个小孩吃的死死的。

过了半天小张平复的心情才从值班室里端着水出来:“从昨天到现在没有接到小孩失踪的报案。”

“恩。”接过杯子又递给白兀,此时小家伙不哭不闹安安静静的坐在徐澜的怀里。只是委屈的嘟着嘴唇,那双点了朱砂的眼睛也被长长的睫毛盖住。

“小张,一般家长在孩子丢失之后都心急如焚的希望能快点,我救从救起这孩子到现在已经过去24小时居然没有人报案你说是不是有点奇怪?”不等小张回答徐澜又说道“而且他自己也说自己并没有家长,所以我想领养他,你看看需要什么手续,我回去把它们都办了来。”

听到这里孩子板起来的脸稍微放松了一点,接过徐澜递过来的水一口一口喝起来。

“徐队,您还没谈女朋友吧?”小张硬着头皮问道“到时候这么大一个孩子拖在身边……”

“让你办就去办哪那么多废话!”对于小张的关切徐澜并不领情厉声喝道。他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就现在这样谁还看得上他呀。再说找个人连这都不能理解的话必然与他合不来,又何必委屈了孩子呢?

“啊!好!我马上去!”小张立刻窜进资料室内去翻资料。

徐澜积威数载已是不怒自威,手下人多有几分敬畏。再加上恪守自律、令行禁止的处事风格平时就算平心静气的交代事情别人仍有些怯怯,更别说像这般板起脸来呵斥。

“徐队!你今年几岁了,这上面说要年满三十周岁、膝下无子同时有一定经济能力。”

“……身份证上二月份满三十。”徐澜迟疑了一会儿说道。现在居然庆幸老爹当初记不住自己是啥时候出身,他冷笑。

“行,那徐队先回去整材料,等下个月再过来。好突然,徐队居然就有儿子了。”小张看着坐在椅子上的两人叹息了一声,不知道是感叹自己还是感叹徐澜。

“成,我先回去了。”徐澜抱起白兀往外走去,此时白兀脸上才露出了走进这里的第一个笑容。

徐澜顺道去了商场给小家伙添置了几套衣服,又去超市买了些日用品和菜。小孩不比大人还在长身体,饮食方面还是要注意的。

本来他还想去宜家看看能不能买张小床,不过在小家伙警惕的眼神以及回想昨晚的遭遇后只能作罢。感觉买了也白买,还好现在是冬天,要是夏天还这样徐澜可受不了。

“爸爸。”

“恩?”徐澜手里拿着东西没法抱他,为此还蔫了好久牵着他的衣角不说话。

“爸爸真的会收养我吗?”

“会的,今天你不是看到了?”资料到拿到手里还有假?等过几天证明都开好了再去公安局盖个章,他徐澜就有儿子了。一想到这里他心里竟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来。

“他们从来没有说过,说过了也从来没有做到。”白兀闷声闷气的说道。

“啊!哈,你都说了是他们,还是说你反悔了?不愿意叫我爸爸了?“

“怎么可能!”小家伙紧张的拉住徐澜瞪着他,好像他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那不得了,你还再担心什么。”

久久不见回话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徐澜抱着一大堆东西不方便看他却还是忍不住。只见小孩就这样扬起头盯着他无声的流泪,圆嘟嘟的脸上已经爬满了泪痕仍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全身都轻微的抽搐着。

“哎……”徐澜无奈的放下东西将小家伙架到肩上再抱起东西继续走,有时候心软也不是一件好事。

“给你洗发膏,难道你要给我洗头吗?”小家伙下巴抵在徐澜的头上,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进他的头发里。

“爸爸……谢谢你爸爸……”小家伙把奶声奶气的声线都哭哑了,交叠在一起竟有一丝甜腻像是撒娇一般。

徐澜的内心瞬间盈满一种不可思议的感情,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男人甘愿做女儿奴。虽然他捡回来的是一个小男子汉,可是撒起娇来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养这个孩子徐澜当然知道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天翻复地的改变,如果他现在打电话回家一定会被老爹痛批一顿,不孝子的名声会更加响亮的扣在他的头上。

不过还好王浩没来得及把手机送过来,他也不用这么着急打电话回去报备。而且他也准备好了接受那些改变不是吗?

其它的改变徐澜都有时间慢慢去适应,只有睡觉这点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就硬生生要他去受着。这小子今晚居然又要像昨天一样趴在他胸口睡觉!

“不行!你这样我睡不着!”徐澜坚决反对,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熬到快天亮了才睡着,还做些光怪陆离的梦!也不会愧对宋喜!

而且那些梦太真实,真实到令人害怕,尤其是被那条龙黏糊糊的舔那一口,差点没让他吐出来。

“可是,可是我害怕。”白兀坐在徐澜的对立面僵持着说道。

“没什么好怕的,你就睡在我旁边。这里是我的家,我也不会跑。”徐澜声音软下来躺在床上拍拍自己的左边示意小家伙过来。

白兀权衡了一会爬过去贴着徐澜的胸膛窝在他的怀里。

“这才对嘛。”徐澜愉悦的说道,伸手去关灯。

“晚安,爸爸。”就在一刹那小家伙扬起头亲了亲他的下巴,吓得徐澜啪的一声把灯关掉。在黑暗中他还在想今天刮胡子了吗?小家伙痛不痛。

“晚安。”看来以后得经常刮胡子不能那么邋遢给孩子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他一边想着一边沉沉的睡去,连想要和白兀说让他不要这么害怕都忘记了,他太困了。

所以他一不会知道漆黑的屋子里一闪而过的亮光,以及和橡皮泥一样揉起来的空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