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风吻

更新时间:2019-09-17 03:13:03

风吻 连载中

风吻

来源:落初 作者:跳跃阳光 分类:耽美 主角:夏燃林涌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风吻》的小说,是作者跳跃阳光创作的耽美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夏燃看他,昏暗灯光下,此人身形欣长,衬衫凌乱,头偏向一边,微卷长浏海遮住整半张脸,一个小辫扎在脑后,拖着步子一步一步走来。虽然没看到这人的脸,夏燃的心却怦地跳动了一下,他感觉从没见过这么丢魂落魄的人,这么……悲伤的人。这种悲伤……无法形容……压抑深沉痛苦……不,这些都无法形容。在这扑朔迷离的世界里,谁是谁的仇,谁是谁的最初和最后的爱?都市,科技,灵异,飞行,制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燃回去的时候肩章两杠一星已是上校,林涌因辅助得力肩章变成一杠三星成为上尉。

回去没多久,上面传来武装解除命令。军事会议在光国结束,恒诺派出永吉面谈:对方声称此事与王室无关,至于军舰之事,光国委婉暗示,海盗是可以通过渠道购置的。至于事件起因,光国表示会严查沿海海盗猖狂一事给恒诺一个交待。严防此事再次发生。

但是夏燃也注意到,虽说是解除武装,但是每天的巡逻次数与飞机出巡数并未停止,只是减半。不管怎么说,同仁们相对来说精神上不那么紧张,又恢复了以往的轻松、忙碌。

一个月后,林贤磊将夏燃、林涌叫进办公室,打发他们去恒诺啸鹰空军学校。

而冯贺的判决也下来了:降级处分,禁飞一年。

“你小子眼光倒是蛮独特的啊,从这窗户看出去,生命之塔犹在眼前。”

一个枕头砸到林涌头上,“干活!你是来搞卫生的。”

林涌抓着枕头从阳台走回屋里,这是一个一室户的开放小公寓,卧厨相连,若说客厅嘛,卧厨之间的那条餐书两用长桌,和大床这边的长沙发茶几就是。

夏燃找房子找了一周,他的找房要求很简单,可看到生命之塔,越近越好。

其实这个屋子,就林涌来说,已经很干净了。但夏燃这小子偏偏拿84消毒液过来,连门槽里都要擦拭一遍,这小子真奇怪,明明不讲究卫生,但是对自己的领域很敏感,容不下陌生的气息。

林涌套上塑料手套,将抹布丢到放了消毒液的水里,“哎,你说你为啥不告诉尹佳你搬出来住啊,她可是很愿意为你搞搞卫生的。”现在已经九月份了,尹佳开学了。

“有完没完你?!”夏燃塞了他一句,抹起阳台上的大玻璃来,“如果她知道我单独搬出来住,晚上来偷袭我咋办?”

“我去,你还担心起你的童贞来了?”林涌拿起湿抹布往夏燃那边扬了一把,走进厨房。

“别闹,这有腐蚀性啊!”夏燃险险地避开,“我可说真的,这小妮子啥疯狂事做不出来?真冲过来了,我是给开门不给开门啊?再说吧,一个女大学生走进一个独居的男人家里传出去对她名声不好。我警告你啊,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一口咬定我在学校寄宿。”

林涌飞快擦着抽油烟机说,“确实,女生的名声得特别在意。我说你吧,真是闲得慌,好端端的寄宿不住,偏偏费九牛二虎之力搬出来住,这是为的啥?每天早上还得辛苦赶公交,何苦呢?”

“我乐意!”其实夏燃只能搬出来,他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像胎记,调查十年前的冤案……他太需要独立空间。

“我第一次这么佩服我老子,没想到他竟然能在怒达那里为你争取到一个高干子弟的走读特权。”

夏燃洗了抹布,又去抹床,“得了,你以为怒达是那么好说话的人?他刚才明说了,要特训我,下午下了课我还得加训四小时。”

“加训什么?”林涌立马奔到夏燃肩膀上,亲热地问。

夏燃耸了下肩膀把他顶开,“近身搏击术。”

“哈哈哈哈,这老头眼光雪亮啊,你近身搏击确实弱鸡,连我都打不过。”林涌洗了抹布,擦起长桌和长沙发来。

“你从小就跟你爸练啊。”夏燃转擦床头柜和衣柜,衣柜上有块很大的全身镜,把他一身海蓝色迷彩服照得雪亮。

“切,你就只想开飞机。”

夏燃没答话。自他有记忆起,空军上将出身的总司令父亲就时不时带他去夜航,在离地几千英尺的高空,父亲敞开驾驶舱,风灌进来,压得他直把小脑袋往厚棉袄里缩,满天繁星对他眨巴着眼睛,父亲在身边笑得特畅快。这对他来说,是很珍贵和美好的回忆,飞机就代表着父亲。没错,父亲。

“我想不懂,我们飞行员,只要飞行技术过硬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学陆军的那套搏击呢?”夏燃跪在地上擦地板。

“你傻吗?为了应对突发情况。万一你的飞机被击落,你跳伞到敌方阵营去了呢?总要懂得点能自卫和逃生的格斗技巧吧,你还是上校呢,汗。”林涌也擦起地板来。

夏燃把门槽也擦了,将脸盆里的水一倒,迅速把厕所全刷,走出来爽朗道:“走吃饭去!爷请客!”

“切。”

他俩勾肩搭背走到第九大道上已是下午三点多了。

“想吃什么?”夏燃问,这是一个始前人类遗留下来的历史性难题。

“随便吧,只要这个点还有饭吃。”

夏燃往一个个店牌扫去。

这时突然不知从哪涌出一堆威风凛凛的黑衣警察,手持警棍,将路上行人驱往店里或小街小巷里,实行封路。

夏燃他们正好被驱进一家小炒店,索性坐到落地窗前,边观看边点餐。

点餐的间隙林涌问道,“老板娘,这谁啊,这么大的派头?”

肥胖的老板娘甚至头都没抬,看来已是十分见怪不怪了,“毫无疑问是我们的总司令官苍蓝。”

“他每次经过第九大道都要封路?”夏燃问。

老板娘看了夏燃一眼,或觉得这小伙子生得明净俊雅,于是便耐着性子回了句,“也不是每一次,总有个紧急的时候吧,一年封那么个四五回是有的。你们还点什么吗?”最后一句是对林涌说的。

“不了,就这些。谢谢。”林涌递还菜单,老板娘没没精打采走了。

店里除了林涌他们,还有两桌人在吃饭,夏燃背后那桌是两个年青男子,看上去举止挺亲密像一对儿。另一桌在餐厅中间隔了两桌,四个人,两对情侣,他们那桌菜都见底了,男的在剔牙,女的手里拿着手机,他们都扭头看着窗外。

时尚的长发美女说,“嗳,你们说苍蓝有没有女人啊,这隐藏在他身后的女人倒底是谁啊?”

短发丑女说,“一直没听到他的绯闻啊。”

“你们这些肤浅的女人,只知道想男人。”长发美女身边的男人面子上挂不住了。

“啧,你知道全恒诺的女人都想爬上他的床,有本事你爬到他的位子啊。”长发美女怼他。

这时,夏燃听到身后传来小声一句,“说不定,人家喜欢的是男人呢?”

另一个发出粗犷笑声,压低声音说,“难道,你也想爬上他的床?”

“才没有,好不好。”明显细些的嗓音羞恼道。

身后又传来两声粗犷笑声。

夏燃他们看到街道两边不见行人,马路上不见一辆车子,烈日下的大道一片庄重的肃穆之气。

“得了,哥,人家主张拿国库的70%搞活高科技,面世了多少新型武器装备,让我们恒诺即便没有生命能量,光国也不敢贸然对我们开战。而且他扩充军队严密驻防边境和沿海一带,他上任这八年来,一直国泰民安。”丑女洋洋得意道。

“再说,听说这次海盗袭击北境的事一出,他立马就摆平了。”美女花痴般地说。

“唉,你们呀,真是他的迷妹,连军事事务都说的一套一套的。”美女身边的男人说。

“哥,你就承认吧,苍蓝在我们恒诺民望很高。”丑女身边的矮个男人终于开口了。

这时,胖老板娘开始给夏燃他们上菜。

“可是你们也要看到,他的铁血手腕是很强硬的,在这一系列雷厉风行、行之有效的命令后面,是撂起来的一堆堆死尸。”

男子话音刚落,几辆黑色摩托开道从明晃晃、灰蒙蒙的大道上威仪十足驶来,后面徐缓跟着三辆黑色轿车,正中一辆是加长版风之女神芙迪豪车。

虽然朝那黑漆漆的前车窗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夏燃在看到这辆车时,心脏突然没来由地抽痛了一下。这种痛就像是黑暗中一把匕首往心脏上哗啦一划,鲜血迸射的痛。他闹不懂是刚才那男子说的“死尸”让他心悸,还是其它的什么……他按住心脏,垂头皱眉,才发现老板娘还站在他们桌边,手撑着桌边,身体不停前倾,眼睛死盯着窗外不放,他扭头望去,芙迪轿车嗖的一声划过他们的落地窗,没错,黑漆漆的车窗里连轮廓都看不到。

“诶,长得那么帅,一年到头却难得露一次面,真可惜。”老板娘说着,又无精打采地走开了。

“是啊,今年在女王殿下致新年词时他才在公众面前露了下脸。”美女沮丧道。

“你呀,走吧!”男子率先朝外走去。路上的封锁已经解除,行人又走了出来。

“等一下嘛,老公~”长发美女娇滴滴的叫了声赶上去。

他们四个走了之后,店里更显空荡了。

“这个人太神秘了,人们对神秘的东西有天生的好奇心。”身后细嗓说。

“是啊,而且传奇式的人物,更能激发好奇心。”粗嗓说。

“你对我们总司令苍蓝怎么看?”林涌拿起筷子问。

“我不崇拜偶像。”夏燃从菜里抬头看林涌,“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他为什么去我们空军军校。”

他们对视一笑,从各自的眼里看到心照不宣的不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