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一期一会盼团圆

更新时间:2019-09-17 03:39:43

一期一会盼团圆 已完结

一期一会盼团圆

来源:落初 作者:唐朝姿有 分类:耽美 主角:梁团单亚 人气:

《一期一会盼团圆》是唐朝姿有写的一本耽美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一期一会盼团圆》精彩章节节选:心存珍宝,行于荒野,一步一春天。对于爱的人来说,被爱的人就是他心中的珍宝。梁团便是季期心中的宝,这一生非他不可,即便梁团跟他撞性了也不能阻止他心中的爱火,燃烧地猛烈且义无反顾。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怎么在这?”打完电话进寝室的梁团看到眼前高大的身影,妖寿咯,一寝室的大高个,就他是个矮人国,他可不可以申请换宿舍!

“你们认识?”费祥问道。

“一个高中的。”季期回到。

“季期是我的救命恩人!”

此话一出,旁边收拾行李的左嘉应眼光在他俩身上一梭。季期不由得好笑:“梁同学,那是碰巧,你不要嚷得满世界都知道。”

费祥的八卦之火燃烧:“来来来,梁兄给我说一下,他怎么成为你的救命恩人的,现在同一所大学又奇迹般的同一个寝室。你们可以说是三生有缘,五世的情分哪。这要换做电视剧绝壁就是一青天玛丽苏编剧金手指,千年修来的缘分!”

“额……”梁团看一眼季期,对方正忙着收拾行李,“以后跟你说哈,以后有的时间。”

说完推脱要买东西,逃脱了费祥那双亮晶晶的八卦之眼。站在校园的香樟树下,绿意青葱,来往的学子或跳脱飞奔或笑语嫣然,阳光灿烂,微风习习,梁团心情惬意。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下子如此期待自己的大学生活,又为什么这么开心,只觉得胸口被兴奋和快乐涨满。

在寝室收拾行李的季期,不禁感叹:这是什么样的孽缘,自从在隔壁班帮助了那个叫单亚的同学,自己好像能一直和这个小怂包不期而遇。可惜他们家送的那串流珠没带在身上,不然可以直接还给他,等放暑假吧。

晚上336寝室被费翔撺掇着去外面聚餐,美其名曰让大学生活有一个好的开始。

梁团也挺开心,毕竟能够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遇到熟人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其余两人不置可否。

“这就是你说的吃顿豪华的?”梁团坐在那一动不动抽抽嘴角。

“对啊,我打听到这家烤腰子是财大一绝,平时要排队,我很是费了些力气才找到一个空位。”

“那不豪华的是怎么个情况?”

“点个炒饭在寝室里吃。”

这……

三人皆沉默。

热气腾腾的烤腰子一上来,确实很香,但口味也重红椒青椒花椒还有辣椒面。

“开吃开吃。”费祥招呼着开始大快朵颐。

其余三人看他吃的哈气连天,嘴唇通红,一直往嘴里塞,便试着吃一下。确实值得称财大一绝,焦香里嫩,入味多汁,咬一口鲜辣酸爽,梁团和季期开始加入撸串的队伍。

左嘉应咬了一口便放下,虽不动声色,但一直灌冰啤酒。

“左嘉应,你不能吃辣吗?”

“嗯。”

“那你吃烤玉米烤馒头片吧,这个不辣。你哪里人,来我们河西不能吃辣,可是可惜了,河西大部分的菜都是辣的。再给你叫个**。”

“****?”

“嘿嘿嘿,口误口误,我们这有名的瓦罐煨鸡,不辣,很鲜。你哪里人啊,到底?”

“我上河的。”

“上河,大城市呀。上河菜偏甜,难怪你不能吃辣。我就是英平旁边古饶市人,有机会带你们去玩。你们是哪里人?”他看向闷声吃腰子的两人。

梁团沉浸在烤腰子的世界里无法自拔,他本来就喜食辣,在家拘着了,这下可以吃个痛快,简直吃到了忘我的境界,除了烤腰子他又陆续叫了烤鸡翅、鸡腿、猪蹄、五花肉、牛肉串、羊肉串,吃得嘴巴通红,脸蛋泛红,白皮肤上开始出汗。

费祥都有点被惊到了,这还是刚开始嫌弃的那个人吗?

季期放下了筷子,他讲究不暴饮暴食,烤腰子虽好,但也不能吃的太过。

“我们是雄谭市人,隔英平也不是很远。”

“雄谭的龙虎山很有名啊,下次一起去玩吧。”

正说话间,瓦罐煨鸡上来了。左嘉应吃一口,果然鲜香酥软,汤头浓郁,爽而不腻,确实不错。

四个小伙子酒足饭饱,吃得很是满足。梁团瘫在塑料靠椅上眼神都开始涣散,季期第一次看到这么能吃的人,双唇红彤彤的,像只发呆的猫。

“额,我说我们336统共四个人除了我和梁团是学历史的,你们一个工商管理,一个国际金融。怎么就分到我们一个宿舍了?”

“估计是单出来,被分在了混合寝室。”左嘉应许是吃地开心了,这是他第一次说这么长的句子。

“不是的,说了这是缘分啊,同志们。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啊啊……”费祥开始唱歌。

魔音穿耳,左嘉应立马捂住他的嘴,拖着他迅速逃离现场。

“他估计是醉了,我们回去吧。”

季期看着费祥前面只喝了半杯的一次性杯子,这也太传奇,不过费祥这人本来就挺奇怪的。

季期看着旁边神识还在涣散的梁团,能把自己吃懵的人也不多见,这人也是个奇葩。

有了这次聚餐的美好开始,336寝室的大学生们开始了波澜壮阔的大学生活:军训,上课,吃饭,泡图书馆,想泡师姐又没胆。

梁团原本以为会和季期走得很近,但谁曾想季期除了上课就是早出晚归的,根本碰不上什么面。左嘉应也是神出鬼没,难得见一回,不过他和左嘉应有一个共同爱好,那就是拳击,两人参加了拳击社团,在这点上反倒他和左嘉应走得近一些。

这天四人好不容易齐活,费祥开始嘚啵得:“诸君请听我言,这次要在我们学校举办的大学生艺术节听说了吧?”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着啦,艺术节美女如云,各位就没想过去找找机会?话说本人初恋尚在,打算到大学脱单,要不要组队啊?”

其余三人听完默不作声地散开,像是没听见,洗澡的去洗澡,看书的看书,玩手机的去玩手机。

“诶诶,诸君不觉的这是天赐良机吗?罢罢罢,在下单独前去希望更大,如此也好。”虽说同寝室的兄弟,不过他除了身高还过得去,长相跟其他三个比起来甚是黯淡,梁团玉雪可爱又有钱,季期清朗挺立知识渊博,左嘉应英俊潇洒身材好看上去家境也很好。所以不跟着去也好,费祥神神叨叨地点点头,跟从洗手间出来的季期撞个满怀。

“哎哟……”费祥摸摸自己额头,入眼是季期黑如深潭的双眸,氤氲着水汽,碎发上还布满细密的水珠,往下结实的胸膛,没有像左嘉应鼓鼓囊囊的肌肉,但骨肉匀廷,线条紧实流畅,肤色健康,再下就是劲瘦的腹部。

“你还要看多久?”

费祥这才回过神来:“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季期你怎么只穿条内裤就出来了?”

“衣服忘拿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有点晕,快跑快跑。”

季期也没管他,回自己的衣柜穿好睡衣,准备看书。

梁团怔怔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手里书上的字变成了一个个小蝌蚪,满脑子都是季期只着内裤的身体,甩都甩不掉。

自己男生身体又不是没见过,刚刚看到季期出来时,他一下子就懵了,感觉有一股血往脑袋上冲,鼻子痒痒的,他赶忙捂住,要是流鼻血,这辈子都洗不清了。

难道他也像费祥一样晕裸--体?

费祥刚住到寝室的时候就请求他们不要打赤膊,他这个人晕裸—体。刚听到这个事的时候其余三人下巴都要惊掉,以为他说笑也没在意,结果晚上左嘉应洗澡出来没穿衣服,费祥就直勾勾的晕在了他的床上。从此三人就注意洗澡后穿戴整齐才出来。

左嘉应好奇:“这次他怎么没有晕倒?”

“可能我穿了内裤?”

一句话让梁团想起了那次左嘉应的雄壮威武。不得了,自然而然想起季期内裤下面包裹的风光,脑洞没有要停止的意思,怎么办怎么办。

梁团又急又臊,猛地站起来冲出了宿舍。

剩下两人二脸懵*,这一个个都怎么了?

左嘉应在季期脸上梭了一眼,淡淡地说:“自古祸水多红颜哪。”

季期:……

看来寝室就他一个正常人,哎,自己挺不容易。等下跟费祥道个歉,他真不是故意,以为费祥找对面的同好谈天论道去了,就没在意。

跑出寝室的梁团,被夜风一吹,摸摸发烧的两颊冷静下来。看来自己要找个女朋友了。

当晚,河西省大学生艺术节在河西财经大学盛大举行。艺术馆里灯火通明,四处彩旗飘扬,时不时会看到画着舞台装的美女小露一面。站在门外的梁团有些后悔没有找在学生会的费祥要票,眼下再给他打电话又有点拉不下面子。

“额,这么巧梁团,你怎么站在门口?”挂着工作牌的费祥正好出现在门口。

“我……”

“你想来看看吗?我这里正好有张票,来来来。”

就这样梁团被拖进了艺术馆。

河西财经大学的艺术馆就在体育馆旁边,今年刚刚翻修,舞台气派,会场洋气。每个能进场的学生脸上隐隐露出自豪的神色。

等费祥带着他走到座位旁,他看到了两个熟人:季期和左嘉应。

“你们怎么都来啦?”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来捧捧场。”

……梁团腹诽,是谁说艺术节不关我们事的?

在一片锣鼓喧天,声势浩大,领导终于讲完话中,艺术节正式开始。

首先是喜庆热闹的群舞,由财经大学的艺术团表演。看着舞蹈演员曼妙的身姿,梁团心想:嗯,我是正常的,还是喜欢看美女。

悄悄瞄一眼旁边的季期,笔挺的鼻子,有棱有角的五官,煞是英俊。梁团连忙转回头,不看不看,便把注意力放在舞台上的表演。

看了几个节目后,渐渐有点发困,节目都是好节目,就是没新意也没惊艳。梁团迷迷糊糊的开始犯困。

突然一阵骚动,台下爆发热烈的掌声,还有人大声尖叫。只见舞台上打下一束光,一个穿白衣的男孩坐着轮椅被主持人推了上来,腿上放着一管长笛。

咋还有残疾人?

周围窸窸窣窣的听见有人议论:“这是会计学院财务管理系的项璋吗?”

“是的,自从出车祸后就没怎么见过他了。”

“不是听说他休学了吗?”

“没有,你听谁说的,好像大部分都在家里学习了,偶尔会回来听课。”

“哎,好可惜,这么完美的人,真是天妒英才……“

后面梁团也听不清了,因为笛声响起,悠扬而清远,一下子仿佛将他拉进散发着清香的竹林。

待他看清男孩的面容后,惊叹:美!

“公子只应见画,定非尘土间人。”

怎么还吟起诗来啦?梁团看向旁边的季期,不过左嘉应的反应更让他惊讶。

总是一副面无表情沉默寡言样子的左嘉应眼睛瞪得像铜铃,胸肌快速起伏,双手紧紧抓在前面的座椅。

他碰碰季期示意他看左嘉应的样子。

季期小声问:“你怎么了?”

左嘉应长舒一口气:“没什么。”放开前方的座椅,靠回座位,不过眼睛没有从舞台上移开。

在舞台上,美男子白衣长裤,沐浴在灯光下,出尘的容貌使得他像下凡的仙子。

嗯,仙子这个词蛮适合他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