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族长是个宠夫狂魔

更新时间:2019-10-01 17:04:44

族长是个宠夫狂魔 连载中

族长是个宠夫狂魔

来源:落初 作者:织鱼 分类:耽美 主角:元宝夏风 人气:

新书《族长是个宠夫狂魔》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织鱼,主角元宝夏风,是一本耽美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小安村重点脱贫对象顾长安在家门口捡了个壮汉做苦劳力,没想到对方却是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傻子……算计落空,男人的到来让顾长安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彻底陷入了困境,面对除了吃啥也不会干的傻子,顾长安忍不住扶额哀嚎:“这位壮士,慢走不送!”堂堂乌蛮族族长竟被万般嫌弃,恢复记忆的乌蒙尔博恨不得一巴掌将眼前喋喋不休的人拍死……鼓着肌肉的胳膊高高扬起却迟迟落不下来,面对眼前这个自己本该厌恶却又莫名牵挂的异族人,乌蒙尔博操着生硬的汉语说:“姓顾的,与我一同回乌蛮如何?”当情爱和家国利益纠缠在一起,饶是聪慧如顾长安也被迫做了回“局中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年后

自晟安帝登基以来,开市放集,鼓励工商,民间商业发达,贸易繁盛。凤栖镇虽地处偏僻,交通闭塞,但每月一次的集市却丝毫不逊于大禹国都凤城的繁华。

凤栖镇中心一条街贯穿南北,从街南的酒肆客栈到街北的小摊走贩全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整条商业街呈现着明显的两极分化,南街富庶北街清贫,南面多身着绫罗绸缎的老爷夫人,而少见短衣短衫打扮的普通百姓。反之,北面多卖力气吃饭的佃户苦工,而少见游玩作乐的少爷小姐。

都说富人有富人的活法,穷人有穷人的过法,街南街北中央一间药堂,将凤栖镇一分为二,穷人富人泾渭分明,各过各的日子。

作为两个街区的分界线,坐诊看病兼贩卖药材的药堂是凤栖镇唯一一处穷人和富人同席而坐的地方。

药堂的名字就叫药堂,简单明了,看一眼就能让人知道这里是什么去处。

药堂的老板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白衣黑发,不扎不束,除腰间一枚青色玉佩,全身再无多余之物。

男子一双凤眼温柔多情,眉宇间又不失英气,可谓是谦谦君子,风姿……

“顾长安,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就你这破药材也敢和我开这么高的价?你知道这凤栖镇有多少药商争着抢着把药低价卖给我们药堂吗?你倒好,居然敢以次充好,拿下过水的药材给我……”

都说人不可貌相,这药堂老板一开口,靠外表树立起来的形象瞬间就破灭了。

此时,老板正拽着一个青衣蓝衫的年轻男子破口大骂,对方约摸有二十四五岁,长相清秀,五官端正,虽相貌不及药堂老板,但整个人雍容闲雅,气质不凡,单单凭这一点就不知道甩了药堂老板几条街。

男子一袭粗布青衣,外罩一件蓝色破旧长衫,除头上一支黑雕木簪,全身上下再无其它装饰之物。

虽打扮寒酸,但男人言笑晏晏,举手投足间丝毫不见穷苦之色。

“嘿嘿!杜大夫严重了,只不过是晨间落了一些露水上去,怎么能说是下了水呢?反正药材都要重新晾晒,几滴露水不打紧的。”年轻男子笑着说,手上用力想要挣脱药堂老板的钳制。

“哼!”

药堂老板冷哼一声,将手收了回来,“若有下次,你休想踏进我药堂半步。”

“小可知道了。”年轻男子躬身说道。

“滚滚滚!看见你就烦。”

药堂老板边挥手赶人边示意伙计清点药材入库,将算好的钱递给对面的人。

年轻男子接过钱掂了掂,猛地收起脸上的笑意,朗声骂道:“杜一珍,你抠门全都抠在我身上了是不是?这么好的药材你就给二两银子,你对得起我千里迢迢地把药材给你运过来的心意吗?”

“只有二两,爱要不要。”像是早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善变,杜一珍打着算盘,头也不抬地回道。

见顾长安将手中的银子放好,杜一珍又说道:“你从小安村到镇上最多不过两个时辰的脚程,何来千里迢迢之说?书没读明白,倒是学会古人言语夸大了。”

“一珍兄区区一个大夫,哪里懂得用词造句的妙处?”

“愚兄身为医者,开写病方事关性命,自然不能夸大其词,乱写一通。”

顾长安双手抱拳,扬声说道:“兄长果真是医者仁心啊!”

“哪里哪里?为兄的本分而已。”杜一珍同样抱拳回礼。

“顾大哥顾大哥,你好了没有?我们要回村了。”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少年的催促声,接着一只半人多高的大狼狗晃晃悠悠旁若无人地走了进来。顿时,药堂里的病人伙计们纷纷躲到一边,指着狼狗询问主人。

“哎,这就来~”顾长安高喊一声回应门外的少年。

“你快走,把那只狗也赶紧带走。”陆一珍躲在柜台后面催促道。

顾长安悠闲地站在一旁,抱臂看着大狼狗寻着气味儿钻进柜台对着陆一珍连闻带舔,直把陆一珍吓得面无血色,两腿打颤。

“哈哈!”顾长安忍不住仰头大笑,这只狗从小就喜欢找陆一珍玩儿,偏偏陆一珍是最怕狗的。

“你笑什么,还不快把这只破狗弄走。”

“你叫它破狗它可听得懂。”顾长安拿起陆一珍身前还未开封的一包点心,缓缓走出药堂。

“来福,回家了。”

听见顾长安的声音,大狼狗愣了愣,依依不舍地舔了舔陆一珍的鞋面,摇着尾巴走了出去。

陆一珍刚舒出一口气,低头便发现放在柜台上的糕点不见了,不用想也知道落在了谁的手里。

抚了抚气到发胀的心脏,陆一珍忍不住朝着门口大骂:“顾长安,你个贼!”

而此时顾长安早已经带着来福和村里人汇合,哪里能听得到他的叫骂。

店里的病人们看到平日里温和有礼,平易近人的陆大夫居然指着空荡荡的门口大骂,心中颇为惊愕,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陆一珍忘了动作。

倒是店里的伙计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一点儿都没有受到影响。每次只要顾长安一来,他们家老板总要反常几天,看得多他们都习惯了。

要说他们老板和顾长安俩人也是,明明关系好得不得了,却每次见面都要互相指着鼻子大骂一通,然后说些他们听不懂的文绉绉的话,最后再互骂几句,以顾长安提着东西离开结束。

说到这就更奇怪了,明明老板每次都特地为顾长安准备吃食,顾长安拿走后老板还总骂他是小偷、是毛贼,俩人怪异的相处方法他们看不懂也看不明白。

不过这个顾长安倒也是个奇人,自从他三年前来到凤栖镇就一直住在小安村,平日里靠上山采药或者给有钱人家抄书为生。二十多岁的年纪没有正经行当不说,还不讨媳妇儿。

明明家徒四壁吃饭几天不见荤腥,可那气质站在人群里就像家里有几千亩良田的公子哥儿似的,一点儿穷酸样都没有。也是因为这个,村里不少姑娘看上过他,可人家倒好,任凭媒婆说破了嘴,就是不成家。

在小小的凤栖镇,顾长安也算是个名人。当然,论名气还是比他们老板差了点儿。

“把顾长安拿来的那点儿破药放后院晒上。”

老板的声音传过来,伙计赶紧收回思绪,小跑着将一小袋药材背到后院。

看看,明明是上好的草药,他们老板非说是次品,他有时候都怀疑老板是故意找茬和那个顾长安吵架。

离开药堂的顾长安提着点心沿街道一路往南走,一个十二三岁的黑脸男娃迎面走了上来。

“告诉你多少次了,带来福上街一定要拴好,怎么又让它乱跑?”说着顾长安将大狼狗控制在自己身边,提防它伤人。

男娃看清顾长安手里的东西眼睛一亮,嘴上敷衍道:“顾大哥放心,来福可懂事了,它不咬人。”

重重点了一下男娃的额头,顾长安笑骂道:“你又不是它,做不了保证的。”

“来福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了解它。”

“要是真伤了人就晚了,街上这么多娃娃,还是小心的好。”

男娃儿左右看了看,身边确实经过不少穿着开裆裤的幼童。他不好意思地笑笑,露出一口白牙说道:“我下次肯定把来福拴起来。”

顾长安把手中的糕点扔到男孩儿怀里,宠溺道:“拿回去和你奶奶吃。”

男娃儿先是一愣,而后拒绝道:“奶奶不让我要顾大哥的东西,她说你一个人过日子不容易,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好不容易弄到包点心,让你留着慢慢吃。”

听完男孩儿的话顾长安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他在别人眼里生活竟如此清贫吗?

“哈哈!回去告诉你奶奶,顾大哥不喜欢吃点心,给你是让你帮我吃掉。”

“真的吗?”男娃儿仰着头问。

摸了摸长到自己胸前的脑袋,顾长安笑道:“自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骗我的时候多了。”

“一个人在那儿嘀咕什么呢?”

“哦!没什么。”

见顾长安带着来福走远,男娃儿赶紧把点心小心翼翼地放进肩上的布口袋里追上去。

“村里的人都到齐了吗?”右手搭在男娃儿肩上,顾长安漫不经心地问。

“到齐了,就等着咱们了。”

男娃儿话音刚落,一个佃农打扮的精瘦老头儿便扯着嗓子喊道:“泥娃儿,带着顾小哥快走几步。”

听见喊声俩人赶紧迈开步子小跑了过去,“牛叔,怎么这么赶?”顾长安喘着粗气问。

“不赶不行啊!”被称呼牛叔的老头儿用赶驴的鞭子指着天说:“老天爷来催咱们了,再不回去就得挨淋。”

“要下雨了?”顾长安望着晴空万里纳闷儿地问。

“是啊牛叔,这天不是挺好的吗?”泥娃儿也学着顾长安的模样,望着天附和说。

牛叔不好说顾长安,可对村里的小辈儿一点儿不客气,他用赶驴鞭子轻轻抽了泥娃儿一下,粗声说:“你牛叔我活了这么大岁数,看了几十年的天气,还能比不过你们两个毛头小子?”

“哼!最晚不过三个时辰,准有一场大雨。”

顾长安和泥娃儿爬上驴车坐好,来福跑在前面开路,后面跟着同村的七八辆驴车和一辆牛车。一行人紧赶慢赶在下雨之前进了村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