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重生十二世

更新时间:2019-11-06 06:28:02

重生十二世 连载中

重生十二世

来源:落初 作者:曹大脸子 分类:耽美 主角:子强阳光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曹大脸子原创的耽美小说《重生十二世》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子强阳光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他是与世无争的谷国七皇子,最应该成为灵者的人,却差点成为魔王,坠落无限重生的噩梦,无亲无友,只有身上的万只恶灵,本已绝望,却在第十二世碰到了想要为之活下去的人,为他又重翻旧世尘帐,谜团也一一出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伥杉靠无赖得以在洱一身边好吃好住,虽早晚陪伴洱一左右,但每天还是会从梁上轻踏出府外一个时辰,洱一本就烦他扰了自己的生活,所以也没问过他到底去了哪里。

“哟,永祥来啦。”

“嗯,今天依旧拿两份。”

“都给你备好了,来,三菜一汤,外加水果一篮。”

“可真是细心,一样不少,该夸。”

伥杉每天的工作,便是光明正大来厨房取洱一少爷的两份餐点。

“嘿,哪里,话说你小子也可真是厉害,在大少爷那里待了那么久都没被赶出来,哎!是不是在外面学到了什么照顾主子的新法子了?”

伥杉笑了笑,心道:还能有什么新法子,靠无赖呗。

他当然不会说出来,道:

“会耍嘴皮子而已。”

“哎,不对啊,你还记得照顾咱们乌将军的小曹不,那嘴皮子六的,是直把主子逗的乐呵呵的,不照样侍了不过三天就被大少爷赶出来了,你这怎么”

“呀!汤快凉了,我得赶紧回去免得少爷生气,先走了先走了,有空再聊。”

“唉!那个…”

这厨子可是个话唠子,每每看到伥杉都要缠着死活唠上好久,伥杉上次被他缠着回去之后汤都结冻了,心疼了好一段时间,之后便学会了拿好用的洱一做挡箭牌,洱一也完全不知情。

“洱一少爷怎么会真的留下他当侍仆啊,渍渍渍,难道是长的好看?”

那厨子在背后碎碎语道,摸了摸自己胡子大茶的脸。

伥杉端着烫呼呼的餐点进了洱一空无一人的房间,四处望了望又不见洱一踪影:

“臭小子还躲着我呢。”

对啊,洱一每天卯时出门,每日到了午时也不见得归,回来都搞的手脚冰凉,也不让伥杉动他一分一毫。

“嗯?下雪了。”

伥杉放下餐点后盯着窗外发呆,看到外面开始稀稀疏疏飘下来的雪花,又忍不住搓了搓手。

“最冷的时候也来了。”

想想自己第一世很喜欢在下雪的时候出去赏景,但到了后世便对这美景失去了兴趣,因为流落街头,下雪时刻的到来总能将他的手足冻的破裂,疼痛难忍。

伥杉犹豫了一下,带着一把檀木色的伞与洱一的外套往洱一第一次晕倒的地方走去。

地方比较偏僻,路程并算不上近,一路上雪花越飘越多,转眼便在地上积了一小层雪,迎着冷风的伥杉鼻子冻的红红的,只想快些将这不珍惜身子的小少爷扛回房间去,免得他又晕倒麻烦自己照料…倒是病号饭也挺好吃。

来到那偏僻地方,洱一果然在那里,基本功反复磨练到滚瓜烂熟,身形标准动作流畅,与书上别无二致。

洱一好像并没有注意到伥杉,他神情认真,熟练的将身子重心放在右脚帅气一转,利索的将剑刺出,随墨色长发与衣摆自然垂落后立在原地不动,见一朵小雪花柔柔弱弱的飘落在剑尖,才看到剑前清爽白净发丝微卷的少年。

伥杉就站在他的剑前,眼里微带笑意,虽穿一身家仆的糙布衣服,但仍然抵挡不住从骨子里散发出来如月般的吸引力。

洱一一惊,似曾相识的感觉又多了一分。

伥杉道:

“肢体协调,蹬动有力,动作也足够标准完美。”

“回去。”

洱一转手将剑收回,小脸已经冻的有些红彤彤了。

伥杉觉得他犟的可爱,低头微微一笑举着伞走过去,将他头顶与肩膀落下的雪花皆数拍开,披上绒毛外套还恶作剧般捏了捏他婴儿肥的小脸,惹来洱一一个手掌拍开自己之后才罢手。

伥杉表情有些苦涩,他从小便痴迷剑术,看见洱一耍剑便又上来了心劲,涌上来股想要教他练剑的贪心念头,却还是被恐惧压制了下去。

摸了摸洱一的头道:

“剑有灵,好好练。”

看洱一这么认真打消了抗他回去的念头,留下这么一句且将伞留在洱一身旁便想离开了。

“......”

“等等。”洱一叫道。

伥杉已经换回来那双无神慵懒的眼神,双手互相揣着走了几步后听到洱一唤自己,停了脚步回头看他

“怎么了,舍不得我走?”伥杉赖皮道。

“别耍赖皮,你…是谷国的七皇子吧。”

洱一犹豫了一下皱着眉头问,好像思考了很长时间。

“......”

“谁知道呢...早些回去!”

伥杉只给他留下一个迷之笑容,随口照顾了句便又转头冒着大雪离开了。

谷国的七皇子,已经很多年没听过别人这么称呼他了,现在民间在提起谷伥杉时哪里还管自己是几皇子,都是用“睚眦万芥谷魔头”来形容他,自己的故事被后世添油加醋已然变成了吓唬孩童睡觉的闻风丧胆的可怕人物,十个孩子里有九个孩子将自己当做是童年阴影。这小子怕是在哪本陈年老书中翻读了几页史记,将他的来历都搞的清楚,倒是好学聪慧。

冒着大雪匆匆回来的路上,看到家仆们一个个的都急匆匆的,有些奇怪的伥杉随手抓住一个讯问道:

“你们怎么都这么急匆匆的,干什么去?”

“啊!哎呦你不知道嘛,咱们镇守边疆的大将军乌氏·盟崛一回来了,都赶着准备东西忙去呢,哎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干活去。”

说完那仆人便匆匆离开了。

伥杉一皱眉头,顿了一下心道:

“回来了?我得赶紧备好东西离开。”

便小跑着回洱一房间收拾东西去了。

拿出将自己送到乌氏府的大箱子,开始一件件盘点道:

“干粮必有,衣裳也得多拿,对,还有前些天讨要来的银两,都是逃脱出去不可少的东西。”

伥杉一件件的道来,东翻西找将自己的东西全部胡乱塞入箱中,跑着路过桌子时对这没吃完的餐点又是猛一躲心疼:

“啊啊啊啊啊为了洱一那个臭小子美汤都冷掉了。”

伥杉前世饿惯了,什么东西都吃得下,只是变凉的美味被他三两口解决了个干净,趁着大雪带着行李先行出去了。

偷偷摸摸翻墙准备踏足出去,听到屋檐下有人对话又赶紧一步返回蹲在原地不出声,脸上没有一点惊慌失措,像是经常干这种事得出了经验。

“父亲。”

“好巧不巧碰到洱一与他爹了,该死。”

伥杉心里悲催,不得不听他们对话。

盟崛一神情认真,看到洱一提着剑脸上表情更加严肃,道:

“洱一,你又背着偷偷练剑了。”

“我...”

“身为武家竟有不让后代练剑之说,怪哉。”

伥杉心里吐槽道,偷偷伸出一个脑袋看檐下走廊的状况。

乌氏府本是边疆乌氏族人而非汉人,都生的人高马大气宇轩昂,盟崛一便是最典型的代表,他身材魁梧身形健壮,左手扶着与腿相长的扶杖,脸上棱角分明五官深邃,眼神活与洱一相似,一副不近人情的模样。

盟崛一身后跟随的是被伥杉吓到叫妈***子强与乌氏赤诚队,平时的嚣张跋扈全然没有,一副世家弟子的正派模样。

子强看洱一抓紧了水淬剑生怕大将军将剑收走,看准了时机对盟崛一微鞠一躬道:

“师傅,洱一少爷是为了继承乌氏在朝廷的重威而练,本是好意。”

伥杉默默吐槽道:

“小小年纪,阿谀奉承学的倒是像模像样。”

盟崛一抬手制止子强在继续说下去,道:

“莫为他说情。”

“…是”

洱一头压的极低,道:

“请父亲原谅。”

“如今朝廷武官泛滥,大多数武官得不到重用,我乌氏靠一身灵气在朝廷得撑威,若是在你这辈又降为武官,便是这边疆也别想保守了。”

“孩儿知错。”

“罢了,灵脉如何,可有异象?”

“孩儿无能,试了很多法子,还是未有一点灵气迹象。”

盟崛一摇了摇头,又开始上下打量起自己的亲儿子,眼神中透着恨铁不成钢的心情,道:

“这赤诚队本是我精心打造的朝廷护卫队,为的就是能从主护边疆移为主护朝廷,提高乌氏在京城威严,拥有灵力是核心,你身为队长灵力却迟迟不出现,这么下去不是长久之计。”

“孩儿知道,会继续想办法的。”

洱一又将声线压低,故作成熟。

盟崛一指着洱一道:

“靠你自己在寻练三年也是无用,从现在开始你呆在府中闭关,不准练剑,直到能拿出些东西。”

“...遵命。”

“这大将军搞什么,灵力能不能出现全靠个人磨练与运气,哪有强制逼发的道理,愚昧。”

伥杉显然听进去了,还提洱一打抱了一句。

“还有洱一这小子,竟然是赤诚队队长,我说子强怎么老针对他,不近人情没有灵力又身居高位,这不明摆着做小人的活靶子么。”

伥杉终于明白他们的关系,大将军是个傻子,子强是个小人,而洱一是个可怜虫。

“到这吧,赶紧回去收拾,晚上务必参加家宴。”

“孩儿告退。”

洱一身上淋着的大雪早就化做一滩,衣服头发都湿了一大片,有些狼狈的赶紧往自己房间回去了。

盟崛一就这么盯着洱一知道他消失在自己视野中才缓缓对子强说道:

“子强,你去找高秋法师,让他速速来乌氏府,付出任何代价也要将大少爷的灵脉打通,事后必有重赏。”

“是师傅”

子强带着赤诚队从走廊另一头离开了。

伥杉蹲在廊顶小半个时辰没有动弹过双脚,有些发麻时不小心揣掉下一块小瓦片,引起了盟崛一注意。

“不妙!”伥杉心道。

盟崛一盯着那瓦片掉下来的地方没有说话,捏着扶杖的左手微微用力,右手压缩灵气冲着伥杉站立的地方就是一炮,伥杉还带着跑路用的的东西,动作也不见得放慢一丝,动作利索的躲开跳下来与盟崛一对视。

为了防止他认出自己找洱一麻烦,顺便伸手用袖口将半张脸挡的严实。

盟崛一看到伥杉背后背着的巨大箱子道:

“何人胆敢在乌氏府行窃!”

“...”

伥杉没有与他对答,后脚提力快速向盟崛一一脚踹来。

盟崛一久经沙场有些真材实料,眉头禁皱快速伸手,想将伥杉飞来的腿拿下压缩进筋脉灵气,崩坏伥杉全身筋络。

谁知刚碰到那腿便消失了,盟崛一惊讶道:

“残影?”

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双腿便被伥杉扫堂单跪在地,听到伥杉嗤笑了一声。

再然后,伥杉便消失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