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深阁情仇

更新时间:2019-10-28 06:17:42

深阁情仇 已完结

深阁情仇

来源:落初 作者:仁至 分类:短篇 主角:宣艾 人气:

火爆新书《深阁情仇》是仁至所创作的一本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宣艾,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江南首富龙府的故事,在它各处别致的院庭中,在府里众多仆人精心的服侍中,生活着一群在华贵丛中的主子们。其中,有三位性格迥异的少爷与两位身处天差地别待遇的小姐,当然也有龙府第一大主子龙老爷和他的五位太太之间细腻的情感纷争。而在背叛,仇恨与战争的侵蚀下,龙府它华丽的外衣慢慢褪去时,留给世人的是轻轻的为它落下一串泪珠还是惋惜中祈求里面的人儿能安好于明天。故事也就是从1937年的南方秋天开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漫茹见这灵柩被抬出去入士,内心也大为安定了,虽然是放在后院祠堂里,可也是一个死人,只吓得她天天过得心慌慌的,诱着恩心去和龙老爷说早些抬出去,可恩心却便便不干。

这天走着去宣梦蝶住处,想着她要回上海了,那得跟她好好说说带些新奇又漂亮的裙子回来,嗯,并且听说最近修身旗袍胜为美艳,若是带回一两个顶级的做工师父回来就更好了。

丫鬟通报后,主仆二人还是小心的走了进去,朝着坐在正厅喝茶的宣梦蝶亲昵的叫道,“姐姐,妹妹来看看你,细说着,也不知这次丧事是否累到姐姐了。”

宣梦蝶很容易的猜到她的来意,便笑着说道,“这丧事啊,二姐姐是伤心不管,老爷倒是让我去Cao办,而我可不是会做那事的主,最后啊,还是四妹妹打点着,我也就坐在旁边配合着点点头就是了,不过好在还是圆满的办成了。”

“可不是啊,这丧事办得是比任何一家都风光体面了,这供台上和客桌上样样都是精细美味的,昨晚老爷还夸你俩呢!”叶漫茹称赞道。

宣梦蝶心里冷笑,一个吃货,长着脑袋却没脑子,整日里也就是讲吃的穿的,亏得老爷对她还像是个宝,不过是因为年轻岁数些,除过一个稍好的皮禳,也就不知有那点可以让人去疼的地方,“这美味的待客食物啊,也就是在钱的上面才行得通,想着眼下什么希奇金贵的便也是客人们所稀罕的。”

“也对啊,这一大盘一大盘的牛脚筋和鹿肉,以及野鸡花蛇汤,再加上海边的新鲜果子盘而那些红烧羊肉,鲤鱼与猪脚等菜就不必说去,这些可也是自家关起门来才可以吃得的食物,放在这大形宴客上讨客人们的肚肠欢心,也就是白白的大洋堆出来显体面的。”叶漫茹也不明白,“四姐和二姐往常也是较劲过着,可这事儿又是那般的尽心尽力?”

宣梦蝶听着可是笑出声来了,彩云也跟着笑着说道,“大少NaiNai的娘家可是对这事有气的,一直也没派个人来瞧瞧,万一这丧事再办得不好转到她娘家耳朵里,她小舅子可是在军府当差的,说不准是会带兵来闹的,到时只怕老爷也有气,怪下来可是不好的,所以啊,要多体面就多体面才是。”

.宣梦蝶又接着说道,“再说这不是为志贤吗,婉儿那是他的媳妇,他的为人处事自是没得说,何况他可是大少爷,今后啊说不准就是这龙府的大东家,如今先自个讨个好,以便以后啊她自己那俩个儿子得个益处。”

“姐姐看得到是真。”叶漫茹后悔不该说起这事,更不该听到这话。万一这话转到四姐耳朵里,反倒是她脱不干净的,于是又说道,“姐姐自是聪明又高雅的,什么事情啊,一看就比我们这些俗人看得透彻,就连穿着打扮也比我们府里的人更有品位。”

宣梦蝶轻喝口茶,心想着依了你吧,免得在我这儿浪费我的时间,于是慢慢的说道,“这穿着啊,恩儿才是个亮眼的。”

叶漫茹想着,终于聊到这话题了,“说到我恩儿,她的新鲜衣物大都还是你家老太太送的,不然在这地方也得和其他家女子一样穿长衣长裙,最多也只是布料上等罢了,老爷可是不管这些事,二姐姐更是不管的,而我们有个想法也是弄不了的。”

“妹妹你自是个美丽女子,随便提件衣服穿出来也是有好模样的。”宣梦蝶想着,果真是为这事,一个十足的草包货色。“不过若是穿上最新流行的改装修身旗袍,那可定是个美人。”

“我倒是听说过,只不知道果真有这衣服。”叶漫茹假装问道。

“是真正的有,”宣梦蝶起身走到厅门,微微的阳光照着让人舒服得直想睡觉,“不然这次回去,带些回来送给妹妹你,或是干干的请个师父来给大伙儿都改装一翻,也配配这大龙府与时俱进的气派。”

“那可好了,免得都是民国好些年了,可我们还是旧时清朝的人样。”叶漫茹听得从心底高兴起来,“只是路途遥远,姐姐可得先调好身子,免得劳累了。”

“这可不会,龙家的船也是大得分了上下两层好几间房,在水上摇摇的跟坐在秋千上差不多,并且和知书知礼懂得照顾人的冷蕊一起出门,路途是没得担忧的。”宣梦蝶看她是想不出这话里的意思,于是又说道,“这后院西府里也有大秋千,要不,我们这会儿去坐坐。”

叶漫茹听说这后院,可是吓坏了,前几日那儿还停着死人呢,这会子去也太恐怖了。于是借口说道,“老爷还吩咐着让我拿恩儿的书与作业给他瞧瞧,说他时常在外面,好不容易回来得管管恩儿。”

“哦,这样啊,倒是可惜这暖和的太阳了,不然坐在秋千上可是舒服的。”

“是啊,后院西府里面花多树也多,地方也大,那可是老太太以前安亨天年的地方,坐那秋千上观着花儿晒着暖和的太阳可是件美事,只是老爷嘱咐的事只得小心从事了。”

“也是,还是恩儿的事重要,你也得快回去办着才是。”

“嗯,那妹妹就先回去,晚上吃饭时再聊了。”

“那就不送了。”

“嗯。”叶漫茹说完微微行了个礼,带着丫头小丽飞快的离开。

彩云见叶漫茹走后便说,“人家这活活过了个人,她倒还念想着她自己的衣裳,真够无情的。”

“无情啊,是必有的,这龙府人心中也是各自过各自的,谁会留意他人的心情。再说了我们也只是出殡那天才去祠堂叩了叩,只是这志贤啊,可是变了个样,人一下精瘦了下来,眼眶子也突出来了,胡须也乱糟糟出来,一下子竟是个颓废的模样,爱情这东西可真是神奇可怕。”宣梦蝶由心生怜起来。

“说到这出殡,冷心她们还就住在隔壁不远,这些天不知是否吓到,可是整整停放了七天啊,往常也就是三天就入土为安啊,这或是这府上停放最长的。”

“是啊,可怜的,我到是想去见见她们,再听听那汉时的忧曲,从她嘴里唱出来可是忧伤动听的天天籁之音。”

“可是得过从祠堂门口经过,万一碰撞了不干净的东西可就不好。”彩云有些担忧。

“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世上哪有鬼魂,有鬼的只是人心,”宣梦蝶被她这一说还铁定的要去了,“也有好些日子没听她弹古筝,越说倒是越想听了。”

宣梦蝶说着,也就去了后院东府,不过彩云还是又叫了一个丫头跟着,这样彩云走前,梦蝶走中间,那丫头走最后面,可为是放心。

东府里,冷心在看书,秀莲在修弄墙角的花,何Nai妈在小厨房里做着餐点,大伙远远的听见三太太的声音于是都迎到门口来。

“三姨娘。”冷心每每见到宣梦蝶都会激动的想哭,恭恭敬敬向她行了个万礼,这是大府里唯一会来看她的长辈了。

“我的好孩子,可别这模样,”宣梦蝶扶正冷心,俩人挽着走进去,“最近我也是身子不太舒服,好些时候没来瞧你,可好?”

冷心让宣梦蝶上座,“嗯,都好,只是时尔想着您。何Nai妈又做会了一种绿豆糕点,还一直盼着你过来尝尝,还有你看这院角的玫瑰花可是艳艳的开着就等你过来采,并且我还会了一首新曲子,这回不是汉时的,而是《牡丹亭》,是圆满的曲子。”

“牡丹亭,这可是为志贤的媳妇学的?”宣梦蝶显为伤心的样子。

“嗯,想着他是心里苦的,可又不能为他做些什么。”冷心说着时接过何Nai妈送过的点心,“三姨娘尝尝这个,还热着呢。只是今早上有只喜鹊在这院子的树上欢叫,Nai妈就说这三姨娘说不定今个儿会来呢,于是早早就做好了,一直放在笼蒸里,没敢拿出来,怕一拿出来冷了就变了形。”

宣梦蝶可是笑了,“这样说来,我倒成了你们这儿的喜客。”

何Nai妈见状连接过话,“哪是喜客啊,是观音娘娘送来的慈善菩萨,是救着我们这些受难受难的菩萨。”

彩云听着是十足的奉承,“何Nai妈啊,就是挑好听的说,寻着人开心。”

“是实话是说,还有啊,姑娘你,长得漂亮又聪明,还处处都为你们主子着想,惦着这份忠心就是让外人见了都羡慕都嫉妒你们,可又对你做的这些事啊那是个喜欢的不得了。”何Nai妈不想出任何差错。“还有啊,想着也快深秋了,我还挑了个上好的丝绸缎子并根据三太太和你的喜好各绣了个花色,就不知道你们喜欢不。”

这话还没说完,懂事的秀儿就已从何Nai妈房里拿出来,送到宣梦蝶眼前,挑了那绣玫瑰花的丝巾小心捧给她说,“三太太你瞧瞧,这是采了一好些朵玫瑰花来照样的。”

然后又转到彩云面前,“姐姐,你看看这梅花,听说你喜欢的是梅花,所以何Nai妈就按图纸给绣的。”

说起这两条丝巾可是何Nai妈精心费时才绣出来的,这用心不是简单得只是替冷心讨好宣梦蝶,而是在她面前尽量表现自己的好处,想着若是带冷心去上海时也寻她个同意带上自己,万一真是留在那里,自己也好照顾着冷心,而这秀莲也得带上,仆是依仗主人的,万一只留她一个人在这龙府里,可是要受尽其他下人的欺负,她自小没爹没娘被债家卖进这府里也是没有其它去处的。

宣梦蝶看着手上的丝巾画色,惊叹道,“这那是绣的啊,活脱脱是那墙角新开出来的玫瑰,这工夫,可真是不简单。”

宣梦蝶说着走向厅右则的镜子边,把那丝巾在脖子上绕了一圈,长度刚好到自己的大腿处,而红红的画色显得整个人都精神十足,接着又把那丝巾摊开从肩背后往前披下来,双手腕轻轻一夹让丝巾顺着侧身而下,又刚好到膝盖处,真正的动人妩媚。

众人看着,这小小的丝巾轻轻在人身上一变还那么多种花样,而且每种花样又会显出不同的样子。

“我只知道丝巾是可以保脖子的暖,可是没想到还可以可以这样当外套穿。”秀莲惊奇的说道。

“可不是外套,是披肩。”宣梦蝶可是笑得弯了腰,“你这傻丫头,尽说傻话。”

冷心也笑着看了秀莲一眼后朝宣梦蝶说道,“三姨娘,这样一披下来,可真是比之前更要美艳动人了,只是我们也真的不知道这样也行。”

“是啊,我可是一直想要条上好的丝巾和上面精细的绣工画色来做披肩,不然是会起反效果的,是会显得艳俗的。本还想着这次回上海买去,不想这儿的倒更好着。”宣梦蝶朝何Nai妈笑笑道,“可是要谢谢何Nai妈了。”

何Nai妈一听连连摇头,“可别谢,我可不敢要这谢字,是会折寿的。”

众人看何Nai妈那反应都笑了起来。

“那我谢你何Nai妈,你可就不会折寿了。”彩云笑着对何Nai妈说,“我啊,可也觉得这条丝巾比上海店铺里的都好。”

“上海店铺也有这些东西买,也真够稀奇的,我年青时陪着我家杜小姐过省城时也上过街,那时店铺里可是只有丝绸缎子卖。”何Nai妈借机说道,“没想到这上海现在这些也有,可是真的没见过那样的铺子。”

“没见过?”宣梦蝶见她这般说,“那这次就带你去见见,如何。”

何Nai妈一听,表为惊喜模样,“那我这老太婆可是真要去开开眼界了,万一走不了啊,秀莲你扶着我,我也得好好都去逛逛,这可是托三太太这慈悲活菩萨的福啊。”

“嗯。”秀莲一听,连连点头,“我扶着你去,万一不行啊,我就背着你去都行。”

冷心听着也能带何Nai妈和秀莲去,也大为惊喜,心底自是知道这是她Nai***计测,但也不忘对宣梦蝶行礼道谢,“谢谢三姨娘!”

彩云见冷心又行礼,于是说道,“你这三姨娘自是最疼你的,只是府里头很多事她是心有余而力不能为的,时时的是想着你惦着你的。”

何Nai妈听这话,若真是这样可为何这些年不给冷蕊在老爷面前提个婚事,老爷再恨冷心也不至于不嫁她,于是说道,“这个啊,我们小姐可是知道的,也时常在私底下与我说今后过好了定要把这三太太当亲娘来孝敬。”

这话倒是让宣梦蝶有些感动,便对着冷心说,“这府里头最没势头的也就你和我了,我们得是相互照应着过日子的,如今这样好着,往后啊,自然都是如此的,这才是至始至终不变的为人与处事。”

“是,三姨娘。”冷心点头道。

宣梦蝶此时认真的瞧了一翻冷心,她着实的乖巧听话,温纯的女子。“我已捎信回去,估记啊,这几日我弟弟就会派人来接,你也准备准备些。”

“嗯。”冷心应道。

“还有啊,给我弹弹上次你在西府秋千上唱的汉时古歌,唱得可是好听了。”宣梦蝶没忘这事。

“嗯,”冷心说完,就往厅中古筝位上坐去,并弹开,用低吟的声音唱着:“秋风萧萧愁杀人,出亦愁,入亦愁。座中何人,谁不怀忧。令我白头。胡地多飚风,树木何修修。离家日趋远,衣带日趋缓。心思不能言,肠中车轮转。”

歌声忧远,听得大伙儿沉醉于其中。

许久,宣梦蝶问道,“怎就唱起了这首古歌?”

“上次去西府祖母书房里,巧巧的在书架上翻到这本书,另外断断续续得想起小时候叔叔弹唱过这首曲子给我听。于是就想试着弹弹和唱唱。”冷心回答着。“后来学着会了,自己唱着也觉得好听,所以就时常一人坐在祖母院内的秋千上唱起。”

在这后院可也有一个好处,就是这西府先前是老太太的居书的,她可是个爱看书并有学知的,也在西府中建了个大藏书阁,史上的,海外的只要有印册出来的,里面大凡也就有的。而更好的益处,那就是如叶漫茹所说,西府里的树木,花草最多,一年四季都有鲜花绽放,且又没人住着,时时一走进去,扑面而来的是股淡淡的清香,深处其中,心神都自然而然的会阔达开来,纠纠结结的琐事也就慢慢的能放下或是丢弃开来。

这冷心的祖母在她的全部记忆中,不仅仅是位慈祥高贵的老人,更多的是像一把伞,一把替她遮挡风雨的大伞。就是现如今,一受委屈,脑中立即出现的便还是她祖母那老人家的脸孔,而她又将自己全部思绪躲进去。

只可惜那老人家不能多活些年头,若那样她也不用受这么多的折难,或者说能活到她长成十五六岁成着姑娘家时,那她也就是早出阁了,而不用继续在这府内受冷眼与指责。

可好还院里还有位何Nai妈,不然,她是不知道自己已是死过多少回的人了。

“我也觉得是十分的好听,悠悠柔柔的,听着倒是让人全部都陷进那场景中去了,只是啊,太悲伤了些。”宣梦蝶在音律和词赋上向来与冷心是最合拍的。其实她先前在家做女儿时也并不喜欢,只是嫁到这儿后,偶尔间感叹一翻自己的命运,便慢慢的喜欢上了。

依着彩云的话,那是多愁女子的心药。

“其实啊,我倒是把它改成了这样,三姨娘你听听。”冷心又弹唱开。“秋风萧萧愁杀人,出亦愁,入亦愁;无端惹事忧,谁怜奴愁,为奴忧。繁花易调零,树木何修修,岁岁向上走,肤泽淡悠悠;心思不能言,腹中苦揪揪。”

忧声怨长,听着让人内心顿生一股无以言表的兹兹苦味。

冷心朝着宣梦蝶,“三姨娘听着诗句可否通顺?”

“我的孩子,这可是老爷那日无端训斥你时改的?”宣梦蝶两眼都泛着泪水,“好好的,想必又是念着你去世的叔叔和祖母了,又加上这突如其来的折难?”

冷心不语,两眼的泪水已是直流而下。

宣梦蝶风这般情景也是心疼着走到她身边柔声细语的说,“好孩子,那事可是已解决了,不可再这样,万一被老爷听见,这后果可是谁担得起啊,大凡往好的方面想,这日子才会越发要好的。”

“三太太说的正是,”何Nai妈瞧着心里也苦得慌,对着冷心道,“我的大小姐啊,已过的事了,可别去伤心劳神啊!”

“正是,大小姐,想着我们去上海的事儿,说不准还可以遇些有趣的事呢?”秀莲接着说。

冷心不想让大伙为她的泪水担忧,何况也确实是过往的事了,想着内心也只有恐惧,还倒不如不再去想,也免得弄得大伙心情不好。于是自己擦干泪,微笑的说道,“本已没事的,可见到三姨娘又忍不住就想起来,嗯,以后这事是不再去念道的了,三姨娘说得对,往好的事儿上想。”

“哎呀,原来这会子是向你三姨娘诉苦来着。”彩云可是笑着说,“可是又有几份子是向你三姨娘撒娇邀哄呢?”

“彩云姐!”被她这一说,冷心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众人也跟着笑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