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全职新郎

更新时间:2019-10-29 06:26:15

全职新郎 连载中

全职新郎

来源:落初 作者:林钱多 分类:短篇 主角:林扬刘海南 人气:

《全职新郎》作者:林钱多,短篇类型小说,主角:林扬刘海南,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我的职业很特殊,通常出没于各种高档酒店,身着名牌西装;救人于水火之中,济世于千里之外;喝酒是我的任务,耍帅是我的职责;我是剩女之珠,也是富女之友,我总是在危及关头出现,充当灭火器的角色,没错,是灭火器,喷得到处都是。我,就是全职新郎,与大多数喜欢欺骗女人的男人恰恰相反,我的任务就是欺骗除这个女人以外的所有人:她的闺蜜,前男友,闺蜜的男友,远在天边的父母,各种杂牌亲戚,前夫的儿子等等等等,总之数不过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酒过三巡,孙国新开始吹牛:想当年,我在北京城也是一叱咤风云的人物,家住刘家窑一带,知道吗,为什么叫刘家窑?

为什么?

因为那里就是逛窑子的地方!老子小学就在窑子里上的,Xing教育比你们透彻多了!

哟,这我还真不知道呢,那合着大北窑也是窑子?

大北窑?我小时候大北窑还是郊区呢,什么地方,东边的窑子,档次不高,咱从来不去那儿。

孙国新的表演很精彩,我想继续,便道:哟,那三里屯呢?

三里屯,就是混呗,绵延三里都是臀啊!那叫一个眼花缭乱,看久了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孙国新说的手舞足蹈。

我开始对这个满口胡话的年轻人产生了兴趣,经过这几次错综复杂的交易,我发现自己需要一个助手,而不是夏天那种打下手的笨蛋,此人必须把说胡话当成一种职业,哦,不,当成自己的生命,眼前这个男人似乎很有潜力!

电话响起,是笨蛋夏天:刘海南,快,机会来了,我找到那骗钱的小妞了,在三里屯,跟一帮马仔哈牛皮呢,我这人手不够啊,你快来!

听罢,我看了看眼前这男人,似乎跟我有点缘分,便一拍桌子,打断他的三里臀,道:老板,结账。接着把两张百元大钞一摁道:我请。

孙国新热泪盈眶道:哟,这怎么好意思,你是我恩人啊!

我说:行了别墨迹了,我最烦絮絮叨叨的。

好!大,大恩不言谢,以后有什么事情尽,尽管吩咐。

我使劲拍了拍他的肩道:就现在!有事,缺人,你来不来?

来,来啊!孙国新两眼放光,我顿时感觉此人是不是刚从耗子里放出来的,给憋坏了吧。

走出饭店,孙国新还在絮叨:刘家窑货色真不错,姓刘的口技都好!

我扭头卡主他脖子道:你说谁口技好?

他一惊,道:刘家窑的,窑子里的姑娘,哟,你,你不会也姓刘吧,海南?

我松开他道:算你聪明,林扬叫我海南你也能听到,以后不许说姓刘的口技,都是靠张嘴吃饭,谁比谁更高尚,到处说!

孙国新道:靠张嘴吃饭,刘哥你说的太有哲理了,你说话能不能不这么上档次。

我皱了皱眉头道:你把这絮叨毛病改了,咱现在去办事。

上了出租车,孙国新闭口不言,故作神秘状,过了几分钟,冷地冒出来一句:现在去做人?

司机方向盘猛然抖动了一下,我赶忙说:你个二货,别喝了点酒就开始吹牛逼,把咱司机师傅吓着了,咱这是去接人,接人,懂吗,有个**喝多了,没人管,懂吗?

懂,懂。咱去救人的,救人的,师傅你开快点。

刚到三里屯,司机头也不回地走了,我才想起咱还没付钱,扭头看了看孙国新道:我知道你会诌,能不能用对时候?吓唬人好玩啊,骗到钱才是真的。

孙国新恍然大悟道:哟,那咱刚刚没付车钱,算不算?

我吼道:当然不算!这什么跟什么啊,咱只骗有钱人的钱,有钱人的,懂吗!

孙国新一脸崇拜状道:哟,刘哥,今儿,我,我是碰到活菩萨了我,你怎么这么高尚啊,你看看你,今天又是救人,又请吃饭的,现在还要劫富济贫,你简直是我偶像!

谁告诉你劫富就要济贫了?你都开始举一反三了你!

哎呀,我滴老天啊,你可终于来了。旁边飘来夏天的声音,正猫在车内偷瞄夜总会的大门。

我走上前拉开车门,把孙国新踢进去道:来,介绍一下,这夏天,这孙国新,今天新来的!

夏天冲孙国新点了点头道:业务流程都明白了吧?

孙国新摸了摸脑门道:什么业务流程?

夏天愣了一下,道:哎?还没交代?哎呀,算了,咱的事要紧,咱的事要紧,海南你也进来,快,进来。

待我刚坐定,夏天对着他俩伙计道:瞅好了哈,瞅好了,看看咱怎么办事的昂,海南,你看啊,这小妮子从上回开始就没混后海,跑三里屯来了,害的我天天蹲点啊,我估摸着她还要干一票,最主要的,这小妞有点姿色,今晚是跟一堆马仔跑来瞎混,人数不少,你说咱怎么办?等她上了车再跟?跟丢了怎么办,你也知道北京的红灯咱闯不起啊!

我看了看孙国新,此人这时候居然不说话了,甚是奇妙。便道:孙国新,你说说看。

孙国新还是没有说话,我拍了拍他的肩,说道:酒醒了?

孙国新道:是啊,酒醒了,我说刘哥,刚我真喝多了,喝多了,吹牛吹得有点过了,三里屯我真很少来啊,我那有这么大能耐帮你们拐卖妇女啊?

夏天楞了一下道:兄弟,哦,叫什么国新,你看我们像是那种人吗?咱今儿是讨账来的,这女人欠钱不还玩失踪,懂吗?好不容易才找着她,可不要让她溜了。

孙国新似乎有点不相信,不出声了。

我看了看车上这几人,包括夏天带的俩孩子,都不像办事利索的人,索Xing拍着孙国新的肩膀道:你看,今天你命我救的,对吧,又请你吃了顿饭,你一会儿进这里,把小妞给骗出来,骗到门口就行,不管你使什么方法,总之弄出来,这里就你一个生面孔。

孙国新开始哆嗦,我继续吼道:今儿你连死都不怕,你怕这小事?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去吧,我跟你一起进去。

听到我跟他一起进去,他马上来了精神道:我今天是借运,借你的运气,你离我近点儿,这事情就能办成!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今天这么倒霉,轻声说:合着你哆嗦这事儿呢,好办,走,咱俩进去,夏天你们在门口迎好了,弄车上再说,不然马仔追出来有的你烦。

夏天和俩孩子都嗯了。

孙国新跟在我后面走近夜总会,里面光怪陆离,群妖乱舞,充满玄幻色彩,孙国新看得起劲,说道:嘿,我好久没来这种地方了,真带劲。

这让我更加怀疑他刚被放出来,便道:行了,先办正事,事成之后随便你玩!话音未落,我看到了那个号称流萤的女人,此流萤正被一群男人围在舞池中央跳舞,跳得甚是无耻,女人做到这个份上那得多不要脸啊!我指了指流萤道:就是她,看你了。

孙国新径直走上去,边跳舞边往那女人身边凑,不时回望我一下,我赶忙躲开他目光,避免被流萤发现。只见孙国新被马仔们阻挡在外,无法接近流萤,更谈不上插话,但他还是锲而不舍地跳着,像是斗舞,找茬,一旁的马仔来了精神,开始跟孙国新互动起来,这个落魄男人跳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肯定有练过,渐渐地马仔露出疲态,孙国新终于开始接触流萤,俩人搭上话,跳起舞,挺起劲,只见孙国新猛地抱起流萤,抗在肩上不停地旋转,像是难度系数比较高的动作,边转边往门口靠,脚步越来越快,我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托着流萤就往门口跑。

流萤似乎还沉醉在音乐中,待我们跑出大门时才恍然大悟,挣扎起来,边挣扎边道:放我下来,你们干什么?

干你!我吼道:夏天快开门!

我跟孙国新把流萤往车里一塞,还没坐稳,车就启动了,车门被甩得哗哗直响,只见一大帮后知后觉的马仔冲出来,叫嚷着,跟在后面跑啊跳啊,还有人摸出钥匙跑去发动摩托,夏天开得很快,连闯俩红灯,拐了三个弯,尾巴终于安静了。

不要干我,我不是干那行的,我不是!女人开始发癫。

夏天扭头道:哪行啊,你不是流萤吗?你再看看我是谁?

我怎么知道?我,我又没见过你。女人脖子伸得老长,仿佛没看清楚。

我凑上前道:你看好了,看看我是谁?

女人盯着我,半晌道:哦,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凯子啊!我还当什么事,不就五万块钱嘛,你女人也真够笨……

话音未落,我一巴掌煽过去,道:开戒了,夏天,开戒了,第一次打女人!

夏天吼道:打得好,抽丫的!

我凑到女人耳旁道:社会什么人都缺,流萤也缺,唯独不缺你这号的,骗的不是钱,是心,懂吗,你骗心,**比狗还贱,我女人笨?你骗我女人的心,爱心,懂吗,煽的就是你!

女人被这一巴掌打懵了,一声不吭,孙国新从一旁探出只手来,试了试,道:没事,没事,还有气。刘老大你下手忒狠了,怎么看都像是专业掳人的。

夏天道:好了,没事,压着她找一提款机,钱还了就算了,算了,昂。

女人开口道:我没钱,真没钱,钱都花完了!

孙国新来了兴趣道:刘哥,你收了我把,对付女人我有一套,我给你免费打工怎样?只要把这妞给我玩。说罢冲我挤了挤眼。

我笑着说:好吧,兄弟我知道你也没多久活头了,就让你的余生丰满!

孙国新道:谢老大!

夏天小声问:什么没多久活头了?

我笑着说:这兄弟是刚从医院逃出来的,那什么艾滋晚期,对,晚期,没活头了,要落叶归根,回老家,路上被我给碰上了,本来想让他搭个顺风车,没想到现在还附送个女人,兄弟你运气好啊,哈哈。

孙国新也配合地摸上去道:谢老大,运气真好,真好。

女人叫道:骗老娘,就这点小把戏?

我笑着说:是真是假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

孙国新猛然抽搐一下,仿佛浑身瘙痒还有点神经过敏道:难受啊,难受,真难受,快让我解脱!

女人开始歇斯底里,疯狂地哭着,叫着,不停扭动身体,试图跳车,被我们紧紧按住,最后她终于绝望道:我,我给你们,给,钱,别让他碰我,我,给,钱。

女人最后在我们的胁迫下,交叉了几张卡,提了三万六千块,又补了张欠条,被我们丢在马路旁,孙国新不忘帮她叫了辆出租车。我看了看欠条的落款,分明写着俩大字:司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