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小城车站

更新时间:2019-11-05 06:28:47

小城车站 连载中

小城车站

来源:落初 作者:孤星朗月 分类:短篇 主角:老秦秦 人气:

主角是老秦秦的小说《小城车站》此文是孤星朗月原创的短篇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大学学了个冷门专业,毕了业也找不到工作,在家蹲了半年,参加公务员考,差点因为专业选不上。好容易考上了,结果分数低调剂到了一个我从来没听过的地方当铁路警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和来的时候一样是中午的火车,但是早早地就起了床——几乎已经成了我的习惯。

自己的东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虽然知道有清洁的阿姨,还是把屋子简单清理了一下,尽力恢复到刚来时的样子。

欣慰的看着大学期间锻炼出的虽然当时觉得很麻烦但是确实很有成效的内务整理技巧所铺好的平整几乎不见褶皱的床铺,安心的背好行囊,走出屋子,轻轻带上房门,悄悄向外走。

“走了?”

似乎是宿醉的缘故,睡得不太好的小朱痛苦地抱着头蹲在半开的屋门前,紧皱着眉头,费力地抬头看着我。

“嗯,回去了。”

“有机会再来玩啊——我脑袋快炸了,就不送你了。”

“没事,以后再来。”

“你这来一趟,我们也没怎么招待你……”

即使状态不好,小朱也依旧能打开话匣子,说着我平时也组织不出来的社交用语。

“走这么早,不是中午的车吗?”

老刘也打开了门,拿着毛巾擦拭着刚刚洗完的脸,头发上还沾着少许奶色水滴,各种我说不上名字的男士洁面用品的化学芳香剂的味道传了过来。

神经质的屏住呼吸,等着味道散开——除非天气干冷冻裂了皮肤才勉强擦上“万紫千红”的我实在受不了男的用化妆品。

“去给大家买点东西回去。”

“等我一下,我开车带你吧。”

“不用了,你好好歇歇吧。”

“你准备买什么?”

“额——随便买点特产呗。”

“你上哪儿买?”

“特产店啊!”

我哼了一声——这算什么问题?

“……你跟秦哥一样,说话‘傍道’,跟你们说话真累——你能找到店吗?”

“不是有手机地图嘛!”

“……”

“哈哈哈……”

小朱一直用左手捂着脸,终于憋不住的半起身爆发大笑。

“小朱你头不疼了是吗?”

“没事,现在有比我还头疼的,哈哈哈哈!”

“走吧,反正我也要出去。”

“那行吧,谢谢你了老刘——小朱去吗?”

“不去了,我回去躺会,哈哈哈……”

看着老刘哭笑不得的表情,我妥协了——其实是怕麻烦他,不过既然他要出门,而且跟他走最起码能省着看地图的流量……

可是下了楼我就后悔了,立马转身想往回走。

“你干嘛?”

老刘一把抓住我,拉上了他后座上坐着位美女的车上——满满的恶意啊。

没办法拒绝,只好苦着脸目不斜视地坐上了副驾驶。

“这位是我女朋友——这是我同事。”

老刘坐上车,先互相介绍了一下。

“你好。”面相善良的美女,礼貌的冲我笑了一下。

“你好。”

我挠着脑袋,微微回了下头,看着驾驶座的侧面回应道。

“脸怎么红了?”

老刘脸上带着“善意”的微笑,故意挖苦我道。

“精神焕发。”

“怎么又黄了?”

“额……肝不好。”突然忘了台词,胡乱编了一句。

听到后座的美女捂嘴悄悄笑了起来,我脸上苦意更浓了。

因为长相不好,加上性格阴暗,自卑且稍有些社恐和女性恐惧症的我真的不知道如何与女孩子打交道,即使是看见喜欢的女孩也会躲得远远的。

还记得中学时突然把课间操改成了要和女生搭档握手的交际舞,虽然搭档是一位我也比较倾心妹子,但是害怕让别人对她产生不好的印象,我都是苦着脸,搭着一根手指做完动作——连老师都总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对不起啊,我这耽误你们约会了。”我看着挡风玻璃歉意的说到。

“没事,正好我是本地人,带你去些便宜的店,不去路边上那些糊弄外地人的‘特产店’——也给心姐带点东西回去。”

“你认识心姐?”

我有些惊讶。

“我们都是大学校友,心姐和秦哥比我们大几届——说起来我们还是心姐介绍的!”

“是啊,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事吗?”

“当然记得,怎么能忘呢?”

……

飞驰的车里,两人陷入了粉红色的回忆。

我打开包,翻了起来。

“找啥呢?”

“狗粮。”

“行你慢慢找——对了,咱家小宝最近怎么样?”

“一周没看见你,想你想的成天在家叫唤,吃的也少了……”

我要跳车,别拦我!

终于到了一处看起来比较实惠的店,在老刘和女友的帮助下,我选了一些比较合适的礼品,把带个父母的送到快递寄回家。

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老刘就把我带到了车站,互道珍重后,我上了火车。

和来时不同,车上没什么人,有的车厢三五个人脱下鞋子躺在硬座上休息。找到旁边没人的我的位置,斜躺着靠在窗边。

突然想起好久没联系,在车上给父母打了个电话,例行报个平安。发现与往常不同,是父亲接的。

“……对了,我给你们买了点东西,到时候注意点快递电话——要是东西再坏了就像上回一样,直接投诉就行。”我嘱咐道。

“那都没关系,你现在咋样啊?呆的还舒心吗?”

“我正往回走呢,怎么了?”

“唉,自从你上回说你不想干了之后,你妈愁的好几宿没睡好,就怕你呆不好;跟你打电话提这事你就总不耐烦,她就自己偷着抹眼泪——自从你二姨没了之后一直心情不好……”

“……”

“不是爸说你,你该长大懂点事了。”

不同于往常的说教,父亲语重心长的语气让我痛心疾首。

“我错了。”

“没事儿子”,母亲接过了电话,“你不用担心我们,在那边注意点身体——要是真不想干了,别勉强自己,先回家——我这边也马上退休发工资了,虽然就一千多块,加上打工的钱也足够生活了……”

“不,我能干好。”

“我们不是在逼你……”

“真的”,握紧了拳头,坚定道,“我能做好。”

“……行,你先好好干着,不行再跟我们说……”

虽然父母听起来不太相信的样子,但是我也知道这都是我平时不负责任的幼稚表现导致的,我苦笑着跟父母告了别——弄得我都有些动摇了。

不过说真的,都二十多岁了还让家里人那么操心——这是小时候的我觉得最没出息,最不想成为的大人,究竟是从什么时候我的人生轨迹开始向着痛苦的深渊堕落?

望着窗外逐渐荒凉的风景,心情丝毫没有变好的迹象——其实家里人也不想让我担心,但是一直嚷嚷着要“逃离这里”的我反倒让年迈体弱的他们增加了本应放下的巨大负担。用父亲说得话“”你上班前,三口人在一起,过得虽然艰辛但是幸福;上了班,反倒每天都痛苦不堪——还不如就让你在家带着什么也不用管,成天就是玩电脑……

一扫之前有些沾沾自喜的心态,我有些郁闷的坐起身松了松有些僵硬的肩膀,看了眼时间,马上就要到站了,垂头丧气地起身——什么情况?

还记得自从我第一天来到小城以来,站台上最多的时候也只有三个人——还是算上我和老秦。

车站上除了腿脚不便的王大爷,镇上的大家包括巴特尔都来了!

“这地方叫什么啊?一直以为这是个废弃的车站呢,怎么这么多人?”

“我怎么从来没有这地方有车站的印象呢?”

“这里不是鬼城吗?我不是遇上灵异事件了吧?”

……

车上的乘客大部分都是些常客,估计也是第一次真正注意这个看起来像是从时代剧里穿越过来的车站,有些受到了惊吓,吵嚷了起来——人越少的时候,恐慌的情绪扩散的越迅速。

心情突然欣喜,兴高采烈地背上行囊,在人们发现了柯南里让人猜疑与恐惧的黑影真身的眼神注视下,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脚步轻快地下了车。

“你们,怎么来了?”

站在这片几个月来一直不断熟悉的土地,看着大家包括老秦都满面春风的站在那里,听着后面火车远去规律的轰鸣声,我有些激动地哽咽起来。

“接你回家啊!”

“恭迎圣上回宫!”

“老刘你太监学的还真像!”

“老张你又欠揍了是吧!”

“哈哈哈……”

看着大家笑的前仰后合,我的泪水笑着彪了出来。

“走,去镇上,给你接风!”

“先等一下。”就在刚才我在心里做了个决定,向大家深深地鞠躬。

“我决定了,要在这里好好干,不辜负父母的期望和大家的厚爱!”

“啪!”

“啊!”后脑勺被重重的拍了两下,抬头发现大家居然都无视我,回身向着车站走去。

我摸了摸脑袋,迷茫的站在那里。

“快走,一会老刘把车开走你就自己在车站饿着吧!”

……

不按套路出牌啊?

我苦笑着跟了上去。

……

到了书店,大家开始准备着,找了一圈发现王大爷没来。

“他在后山了,不能来吧。”

“我去看看吧。”

看着大家都低着头,没有人想动,虽然觉得似乎有什么缘故,但是怎么好把王大爷一个人落下,说着我就要出去。

“别去……”,心姐轻轻拉住我,“王叔在陪她老伴。”

“那好啊,正好都请来,我还没见过呢!”

因为我跟王大爷接触的比较少,所以不太清楚他家的情况,正好都认识一下。

“王嫂去世好几年了,老王说怕她一个人待着寂寞,总是去后山坟头那里陪她;有时候心里难受的时候,也去跟她唠唠嗑……”

“他家那个不孝子,在国外享福,都快十年没回来了。本来今年说回来,结果前两天送来个东西,还来了个电话说有事不回来了……”

“本来我就不信——他母亲去世的时候都没回来,现在回来干什么?”老刘怒不可遏地拍了下桌子。

“算了,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他儿子当年要是回来了不也得受牵连——这挺好的日子,说着些陈芝麻烂谷子干什么?”

后来大家就不再提及,虽然不像最初那么兴奋,但是也都开开心心的吃了顿饭。

以回去整理内务为由,拒绝了张姨的邀请,我和老秦回到了车站。

“老秦,我在车站说的是真的,我真的决定好好在这里干——等过年你就和心姐回去成亲吧!”

“你是谁?我爸吗?”说完就用“要你多管闲事”的眼神瞪了我一眼,回了自己的屋。

“……”

回到一周不见的,虽然简陋但是感觉温馨的小屋,躺在不太舒适但十分亲切的床上,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