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大师请自重:奴家不开光

更新时间:2020-02-13 13:33:31

大师请自重:奴家不开光 连载中

大师请自重:奴家不开光

来源:落初 作者:仓鼠鱼 分类:都市 主角:白芷白墨 人气:

仓鼠鱼新书《大师请自重:奴家不开光》由仓鼠鱼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白芷白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经历家族权谋变更的女子,被父亲所害导致丧命。一个来历神秘有着惨痛过去的男子,身中奇毒遁入佛门。白芷被突然缠上来的妖孽和尚弄的不知所措,慧德被突然闯进心里的腹黑女人搅得心神不宁。而当二人在同一张床上醒来…女人双眼朦胧的看着旁边的“尸体”。此时尸体说话了:“女施主莫怕,贫僧只是给你开了个光。”说到这里,白芷瞬间了然…原来这货是精尽人亡的。可当白芷问他喜欢自己什么的时候,他答:“佛门三毒,贪嗔痴,我能放下贪、嗔,功名利禄万里江山皆可不要。曾经的仇恨我也可当它是过眼云烟。但我放不下痴,痴乃执念,我的执念便是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其实白芷并不是盲目自信,只是她曾听说过这位苡萝姑娘。

虽然说卖艺也卖身,但是却不陪寻常之人。即使沦落红尘,也希望今生能寻一知音。据说她会忠于太子也是因为太子谱出了她写的残曲的下半段。

这对前世混过娱乐圈的白芷来说,知音什么的简直easy。

前世白芷确实混过娱乐圈,不过她却是做设计师的,响当当的设计师,艺人们都以能穿上她的设计为骄傲。

她大学专业就是服装设计,家里长老全部支持她,因为白芷其他需要学习的东西已经被他们强逼着学全了。

可毕业后就做了一年半的对口工作,本以为自己成为耀眼的设计师家族追杀会忌惮一些,谁知道他们那么变态,在自己的服装秀上来刺杀自己。从那以后,彻底告别了娱乐圈。

而对于女人,最致命的吸引力就是新鲜感,可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说,最简单的就是制造新鲜感。

综上所述,就是白芷对于五天后行动信心的来源。

“睿儿,帮我在院子里捡些干树枝来,我马上要用。”

这声睿儿叫的南宫睿老脸一红,先不说他已经二十岁叫这个称呼太过丢人,就说白芷明明小他四岁还多竟然还这么叫他。

南宫睿明白,白芷这么叫他完全不是为了显示亲近,就是为了埋汰他。

如果为了显示亲近,当然要叫睿,即使直接叫南宫睿,都比这睿儿让他心里舒服。

不过她肯跟自己开玩笑,还是证明她把自己当朋友的。

所以南宫睿就红这个脸,美滋滋的去捡树枝了。

南宫封对南宫睿这种自虐的快感表示很不削,冷哼了一声继续喝茶,表示自己伸手等着吃。

白芷前世可是上过山下过河的逃过命,自己本就是个吃货,逃命过程中总不能带着私人厨师,所以练就了她的一手好厨艺。

鸽子架在火上烤,嘱咐南宫睿看着火,要不停的转动鸽子,这样才受热均匀。

对于武艺高强的南宫睿来说,转鸽子这种手酸的活当然是给他。他也乐得帮忙,只是冲着白芷重启一笑就接过了鸽子。

趁着烤鸽子的功夫,白芷又张罗出了几道小菜。

当菜摆上桌之后,成功得来了不可思议的眼神。

南宫齐上来就加了一块木须肉放进了嘴里“呜~好吃,姐姐,你做的比御膳房好吃多了。”

南宫睿温柔儒雅的夹了一个扁豆放在嘴里“嗯~不错,真是不错,芷儿,你这手艺绝了。”

而南宫封则是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南宫齐,又看了看南宫睿,他在想,这两个人可都是我方叛徒,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在安慰白芷。

万一很难吃自己又上当了怎么办?

但是光看这卖相确实不错。

小心翼翼的拿起勺子舀起一点豆腐放在嘴里。

然后很震惊,果然很好吃。可是碍于面子他又不能表现的太明显,只是相当闷骚的轻咳了一声。

“咳…月俸五千包括做饭。”

白芷笑了,来到古代第一次开怀大笑,看着南宫封那蹩脚的样子,笑的前仰后合。

而看着白芷这样笑,南宫封竟然觉得心里一暖。

是有多久没有人特意为自己做饭了,永远是那个厨师,永远是那个味道,一点感情也没有的味道。多久没有人在自己面前开怀大笑了,多久没有见过这般有感染力的笑容了。

看着白芷笑的样子,南宫封的嘴角竟然罕见的朝上弯了一下。

而这一下正好被桌上所有人都看到了。

“南宫封!你笑了,笑起来挺帅的啊。干嘛老板着脸?”

“你叫我什么?”

“咳咳…封王殿下。”

“三哥,你刚才确实笑了,不信问小齐。”

“嗯,三哥笑了。”

可是刚刚笑了一会,就发现一个严肃的问题。

鸽子只有两只,白芷发扬风格分给南宫睿了一半。

而南宫封没有:“你们不要太过分,白芷!把你的鸽子分给我。”

“凭什么,谁让你那么小气只给两只,我当睿儿是朋友,才分给他的,剩下的还不够我吃,你要想吃跟那熊孩子要。”

南宫睿被这称呼呛了一下,垮这脸问能不能换一个称呼。

而南宫齐听了要分他鸽子的话瞬间抱着鸽子转过头去,背对着南宫封。

“嘿!熊孩子别吃独食,让给你三哥点,他要是吃着好,没准以后还让我烤,到时候给你留着。”

南宫齐听着这话,不甘心的把自己的鸽子分给了南宫封一小半。嘴里还悄悄的嘟囔。

“三哥真是嘴馋,还跟小孩子抢吃的。”

“你说谁!”

“说你呗,还有谁是他三哥。”

“你!小心我不给你月俸。”

“啧啧,睿儿,你哥要扣我月钱,看来是府内拘谨,不然你替他给?”

“没问题,你的月俸不会少的。”

南宫封彻底败了,这女人有什么好,自己的两个弟弟都叛变。

不过看着她跟南宫睿有说有笑的聊天,他突然想起了昨天跟南宫睿的谈话。

南宫睿说他会把对白芷的想法全部封存在心里,不会把这份喜欢变成累赘,他只是想对白芷好,即使她只认为那是朋友的好。

南宫封不知道白芷有什么过人之处能让那么多女子为之疯狂的睿这般付出。

不过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温暖的午后,这份温暖感染了这个院子里所有的人。

一下午的时间几个人都是在这个院子里度过的。白芷毫不掩饰的与南宫睿和南宫封分别对拆了几招,虽然都没有用什么高难度的招数。

直到南宫齐自己睡着了,才被南宫睿抱着离开了。

他们谁也没有去聊白芷为什么没有内功的话题,但可以肯定的是,白芷确实一点内力没有,看轻功奇特到两位殿下都惊诧。

白芷也给自己的轻功取了一个非常给力的名字‘鬼魅’。

虽然听着略俗气了些,可这确实是她轻功该有的名字,如同鬼魅一般,她甚至不需要借力就可以漂浮在空中。

这不是鬼魅是什么。只是她把这种能力在别人面前掩饰起来了而已。

夜深人静,白芷自己坐在院内喝酒。

要说这小院子没有什么景致也是好事,树木不多,看月亮的视野就会非常好。

她给自己斟酒时无意中看到了桌子上南宫封拍桌子时留下的裂痕。鬼使神差的就伸手去抚摸了一下。

突然心里非常不甘。

这样的能力她曾经也有,她渴望力量,她想像原来一样强大。这样她最起码可以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危了,不必像现在这样处处小心了。

可她突然笑了,笑容里带了三分自嘲七分淡然。

自嘲是自己竟然这样期待能被刺杀,因为前世的自己死了她才有可能得到力量,不过估计前世的她就算还活着也只是个植物人,毕竟七魄地魂和大半命魂都在自己这,那按这个说法,前世也只能是个植物人。

而她淡然的是死过一次,竟然觉得什么都不是那么重要了,她渴望力量。但却不痴迷。

“大师又来了?不下来坐坐?”

白芷话音刚落一个穿着僧服长发飘飘的美男就出现在她面前了。

“施主伤的这么重。满院子都是血腥味,还喝酒。这样会耽误伤口愈合。”

“哎~出家人果然是慈悲为怀啊,即使是诅咒你要死的人你也这般关心。俗话说的好,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大师不来一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