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这个明星要走花路

更新时间:2020-02-13 13:37:07

这个明星要走花路 连载中

这个明星要走花路

来源:落初 作者:在夜梦里 分类:都市 主角:李寻小姐姐 人气:

《这个明星要走花路》是在夜梦里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这个明星要走花路》精彩章节节选:“油管网自制节目《说唱之声》诚邀全球说唱歌手!”“奇异果的自制节目《练习生》:所有在训练室里挥洒的汗水,为梦想努力拼搏的练习生们?想出道么?就来《练习生》吧!”“泡泡视频国内首创和即将推出的中国首部女团青春成长节目《创造100》,诚挚的向各大经纪公司发出邀请!”成乘因为热爱音乐,参加了在三大平台的影响下籍籍无名的原创节目开始,踏上他的音乐腾飞之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晚,

魔都城市里高楼大厦,鳞次栉比。

霓虹灯闪闪烁烁,照亮整个城市,人间百态,悲欢离合,都在这座城市里发生着。

“魔都市的听众朋友们,你们好,这里是FM98.5,大家晚上好”这是一道温柔女声。

“FM34.1,大家晚上好,这里是魔都音乐之声”这是一道磁性男声。

“这里是FM2333,这里是体育快报!本台刚刚得到消息!中国队冲进了世界杯总决赛!中国队!加油!”

这是一道正在做梦的男声。

明亮边缘的一条阴暗胡同巷子里,这里一片漆黑,好像与世隔绝,与刚才的喧闹截然相反,周围一片寂静。一个人趴在地上,身下一滩血迹。

李寻是被痛醒的,睁开眼睛,撑起身体,衣服已经破破烂烂,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大腿流出的血。

流血过多,头有点晕。看了看伤口,伤口处切口光滑,应该是被利刃划伤的。

把衬衣撕碎,先包扎好伤口,观察了一下周围,一条十字巷子,没有灯光,没有行人,李寻咬了咬牙,扶着墙站起。打算拿出手机打120。

摸了摸身上不仅没找到手机,钱包也不见了,在外套内兜里找到20块钱和一张身份证,上面写着:

成乘

9084年7月20日

310101********

借着月光看了看这张假的证件照,什么玩意儿就9084年,玩呢?

这小伙子长的蛮帅的,就有一点,他跟李寻长的不一样,李寻捏了捏眉心。

我身份证呢?钱也没了?

他只记得跟往常一样骑着共享单车去朋友酒吧进行每天的驻唱,结果就被横向来的车给撞了。

四车道变成了小巷子,李寻也没时间管了,他必须把伤口处理好,时间越久,伤口感染几率越大,活着是最重要的事情。

路口并没有灯,还好月亮明亮,扶着墙走出巷子,站在了十字路口中间,他眼里充满着茫然,我不认识路啊!

只能靠命了!小公鸡点到谁…就是谁…

手指指向前方,李寻咬了咬牙,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

越走越远,头越来越晕,连发出声音大声呼救都做不到,李寻感觉整个世界天旋地转的,走路都打漂。

“啪”的一下倒在了地上,他已经看到出口了,可他无法到达了。

在他最后的意识里,看到了一双漂亮的球鞋。这鞋哪儿买的?这是他最后的想法。

一个身高两米的大汉,体型健壮,身上雕龙画凤,但满脸憨厚,神情焦急,身上背着一个血迹斑斑的年轻人冲进了医院,对值夜班的护士小姐姐吼道“快来医生!急救,急救!”

护士小姐姐有点被吓到,但马上反应过来,呼叫了医生。察看了一下伤情,就让人去准备了。

……

李寻睁开了眼睛,浑身无力,他转动脖子看了看,旁边是几张空病床,窗外阳光明媚,医用酒精味道,总结起来得知这里是医院。

还好还好,还活着。

怎么到这儿的呢?

这时他看见一个满脸憨厚,眼神纯良的两米大汉,年龄二十几岁左右,提着三份早饭就进来了,对着李寻笑道:

“成乘,医生说你没事了,昨天是看着吓人,腿上没多大毛病,养半个月就好了。就是身体有些虚弱,回去好好补补就行,来,来,来,先吃早饭。”

说完把李寻扶了起来,在身后给他垫了个枕头。

李寻有些纳闷的想着,应该就是这人送我来的,但

难道看不见我跟身份证上那人长的不一样么?

但他没敢吱声,肚子太饿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接过了早饭吃了起来,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还是低调为好。

这时昨天值夜班护士小姐姐进来了,拿着值班本,嘱咐着李寻

“这两天你好好休息,身体恢复一些就可以出院了,暂时不要做剧烈运动,东西要想追回来就去警察局备案。”

李寻点头应道。

“好的,谢谢您。”

这时大汉起身把多买的一份早饭递给了护士小姐姐。

“昨天晚上辛苦了,先吃早饭”说完就不容拒绝的塞了过去。

李寻瞥了他一眼。

这家伙还挺不错的,蛮心细的。

护士小姐姐笑了笑,拿起值班本和早餐离开了病房。

李寻尝了口早饭,味道不错,大口吃了起来,吃完之后把包装袋扔进了垃圾桶,看着大汉。

“是你送我过来的么?谢谢你,你叫…”

起身跟大汉握了握手。

大汉笑着:

“我叫王二猫,你叫我二猫就行,昨天我出门打电话的时候看你趴在地上,身上有伤口,没来得及报警,就把你送进医院了。”

“谢谢,谢谢,我能用你的手机打个电话么?我想通知一下我的朋友,让他赶紧过来一下。”

李寻笑道,二猫把自己的手机解锁之后递给了李寻,接过手机后。李寻拨号打给朋友。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请稍后再拨”

李寻看了看号码没错,他昨天去演唱之前,两个人还通话来着:

138********,

他现在有些慌,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于是他退出通话页,打开了前置相机。

吓了他一跳,这张脸跟昨天身份证看的那个人几乎一模一样。是穿越了么?脑门冒汗,心里有些慌乱,他赶紧稳定心神,因为旁边还有个陌生的人。

把手机还给了二猫。

“没人接,呵呵”

李寻笑的比哭还难看。

他又想起来自己身上只有二十块钱,医药费怎么办,这个总得还给人家,脸上有些窘迫。

医生给他换病服的时候只掏出了二十块钱和一张身份证。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自然是二猫给垫的。

于是他苦笑道“二猫哥,是你给我垫付的医药费么?”他知道自己的兜有多干净。

看着李寻窘迫的脸,二猫憨厚的脸上挂着温暖的笑意,病房微微开着的窗,吹来一阵清新的味道。

“没事,我已经想好了,你卖身给我一个月就好了”

此刻李寻觉得时间速度好像被放慢了,鸟儿也不叽叽喳喳的叫了。空气中弥漫着基情的味道。

他刚刚是不是说让我卖身,是的,他是这样说的,我没听错吧!一个月!一星期我就会死的!不对不对,一天都不行。

二猫无语的看着一只手捂着胸一只手捂着屁股,脸上带着惊恐和悲愤的李寻。

“你别想歪,你住院登记的时候,医院查询发现你是孤儿,无父无母挺可怜的,现在我上班的地方最近比较缺人手。

你要是没有可以投奔的地方就跟我走,一个月五千块,医药费两千,最后忙完给你三千。”

二猫是个好心肠的人。

李寻也不捂屁股了,看着二猫明亮的眼睛,想着自己还好是个孤儿,脸都换成别人了,但让他去给陌生人喊父母他只想说他做不到。

穷途末路,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也好,是穿越到了高武?还是灵气复苏?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二猫看他答应了,也挺高兴。

真是一个善良的人啊。

“好,我把你身份证拿回去给老板登记一下,你先把身体养好,好差不多了我来接你,有什么需要的东西没?我给你带回来。”

李寻想了想自己需要什么。

“一部便宜的手机加上手机卡,对了,还有两套衣服,一套穿,一套换洗。”

手机是必要的,便宜也是必要的,他现在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身上又没钱,衣服破破烂烂,血迹斑斑也没办法穿了。

二猫答应后让他好好休息,就先离开了。

李寻看着二猫推开门离开病房,等了一会儿,下床,穿上鞋子,一瘸一拐的推开门来到走廊,神色平静。

看着指示牌找到了卫生间,路上有护士看他行动不方便,要搀扶着他,被他拒绝了。

站在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不算长的头发,眉毛狭长,眼神冷漠,鼻子高挺,脸颊棱角分明,确实很帅,身材也不错。

这个不是我的身体,李寻盯着看了大概四五分钟,脑袋一片混乱。

旁边一个正手拿剃须刀,对着镜子刮胡子的满脸青春痘的病人忍不了了,也不刮胡子了。

“唉,哥们儿,我承认你长的是比我帅那么一点,但你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你自己,一会儿笑,一会儿跟快哭了似的,你看不起谁呢,一直瞅啥呢?损色。哼~”

说完轻哼一声,扭着小屁股,走着模特步,傲娇的走了。

李寻目视着他离去,也没心情继续看下去了,失魂落魄的回到了病房,我现在是谁?叫成乘还是李寻?我在哪儿?

中午二猫非常细心的给李寻带了份面,因为面食比较好消化。

然后把买来的手机和衣服给了他之后就回去上班了,结果李寻能拿到的工资只剩下一千块钱了。

二猫不怕李寻跑路,因为每个人身份证件上都有信用记录,如果你信用破产,你在这个国家只会寸步难行。

甚至会丧失使用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的资格。

李寻打开这台手机,连上医院的公共WIFI,看了看日历和所在地址。

9102年5月20日,华国,魔都,霞飞路人民医院。

打开浏览器查了查,两个小时后,李寻抬起了头,神色复杂,看向窗外的行人,仔细打量了穿着和神情,虽然行走依旧匆忙,但穿着搭配都很舒服,人人脸上带着自豪。

这个世界,华国与美帝军事力量平分秋色,和第三世界国家,儒家文化圈国家联盟,经济实力比美帝实力还要强,文化多种多样。

就连民谣,电音,说唱,后摇这样的小众音乐,在这个时代也都有基数庞大的拥簇者。

电影电视剧没有了剪刀手,制作粗糙的电视剧根本活不下来。

所有从业人用心制作,良性竞争。这是所有娱乐工作者最好的时代。

有多少国家来的人们,来这里追逐他们的梦想。

把手机上自带的各个应用看了看,认识了这世界的主流社交软件,类似QQ和微信集合体的泡泡,类似微博和推特的微特。

躺在床上,李寻看着病房里的天花板,原本压抑在心里的换了身体和来到异世界的恐慌感也涌了出来,随即而来的就是悲伤的情绪。

这再也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世界了,自己来到了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陌生,灵魂借住在别人的身体里。

闭上眼睛,母亲披上围巾和蔼的笑着,做着他最爱吃的饭菜,父亲看着他死去的尸体,又该是如何痛苦。

对于这整个世界来说我只能算是一个客人,世界之大,有可以让我容身的地方么?

泪眼朦胧间他好像看到了妈***身影,微笑着对他嘱咐:

“你听妈妈讲,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活着比什么都强,以后妈妈不在你身边。

天冷了你自己记住多穿点衣服,每天要按时吃早饭啊,不然胃会坏掉,咳嗽了自己熬些冰糖雪梨水。

上火一定要早点把它治好,好好听,别不耐烦,对了,不要熬夜,很伤身体…”

起身坐在窗边,看着天边的晚霞,忽而变换的白云。

看着年轻人在江边用力的亲吻。

看着老人坐在椅子上慢悠悠挥着蒲扇。

看着立交桥上有车水马龙灯光闪烁,有人焦急有人淡然。

看着立交桥下小孩打闹嬉笑和追逐,无忧无虑,肆意快乐。

夜晚很冷,医院里很安静,病房里空荡荡,孤单的人。

他们融合在一起,没有了隔阂,没有了李寻。

只有还活在这个世界的身体,和来自异世界的灵魂,他叫成乘,他们共同活着。

成乘皱着眉头,双臂紧紧抱着枕头,进入睡梦里。

爷爷讲过,想家的时候就睡一觉,梦里能回到故乡,能回到白桦林旁,能回到家中,能回到炊烟里,母亲边上。

白月光悄悄的从红木窗口溜进了病房,停留在枕头上,照见一片泪痕。

既来之,则安之。

好好活着,成乘。

妈妈,你的孩子一直很乖…

答滴滴答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