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盛世宠婚:老公,你的矜持呢

更新时间:2019-11-07 07:28:48

盛世宠婚:老公,你的矜持呢 已完结

盛世宠婚:老公,你的矜持呢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一抹清浅 分类:都市 主角:曦凌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盛世宠婚:老公,你的矜持呢》的小说,是作者一抹清浅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你有一个月的身孕了。” “你不要,可以留给我吗?” “我的孩子自然不能流落在外。如果你想留下他,那就和我结婚。” “为了孩子和我结婚,你会后悔的。” “不结婚,我才会后悔。”凌弈然的嘴角微微勾起。 一个黑道总裁,霸道不羁 一个豪门私生女,温柔坚忍 因一场陷害,从此两人的命运相连 霸道总裁顷尽一世柔情只为红颜,宠她,护她 “总裁,爱,也要矜持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昏昏沉沉,身体的不舒服就好像是骨头缝儿里钻出来的,无论怎样也得不到缓解。

不知昏睡了多久,顾念曦感觉身体舒服了许多,头也渐渐有些清明。

缓缓睁开眼睛,因为薄纱窗帘遮住了刺眼的阳光,所以屋内的光线很是柔和。

“小姐,你醒了。”管家阮姨见人睁眼,赶忙上前。

看着陌生的环境,顾念曦确认这里不是医院。

“小姐,你先喝点水。”说着边扶起她,顺便调整一下插着针头的右手。

“请问您是谁?这是哪里?”喝了水嗓子滋润了话多,不觉得那么干了,可声音却还是有些沙哑。

阮姨将靠背垫靠在床头,让顾念曦可以坐的舒服些。

“顾小姐,你可以叫我阮姨。你刚醒,身体还很虚弱,我先去叫轩少爷过来。轩少爷吩咐你醒了马上去叫他。”阮姨说完便出去了,并没有多作回答。

靠坐在床头,顾念曦环顾了一下周围。

房间内设计冷冷清清,以黑白为主,没有多余的装饰,只有冰冷的气息。

“HI!睡美人终于醒了。”只见来人一袭白衣白裤,漂亮的丹凤眼,嘴角挂着温柔的浅笑。

“自我介绍一下,陆泽轩。你这几天的私人医生。”说罢,友好的伸出了右手。

看着眼前的医生,他的笑容很有感染力,温暖洋溢。

面对这样的笑容很难拒绝,尽管不认识。

微微正坐起身,将左手伸出与这位医生礼貌性的一握。

“小姐怎么称呼。”顺手把输液管的速度调慢。

“我叫顾念曦。思念的念,晨曦的曦。”苍白的脸色泛出浅浅的笑。

“顾念曦,顾小姐啊!恩念曦啊,我叫你念曦可以吧?”见她有些乖巧的点头同意,好感油然而生,暗想凌弈然眼光不错!

“轩少爷,粥来了。”阮姨此时正好端着一碗粥走进来。

“念曦,你先喝点粥,这三天一直只有营养液,身体抗不住的。”陆泽轩说着示意阮姨伺候。

粥只是很普通的大米粥,熬的很香软,喝到嘴里有些微甜,大概是加了糖之类的。

一口一口喝着软糯香甜的粥,顾念曦才发现自己是真的是有些饿了。

一碗粥不多时就见了底。

阮姨拿着空碗走了出去。

温热的粥下肚,胃里有些东西,顾念曦也不像刚醒时那般混沌,慌乱的情绪渐渐安抚下来。

“念曦,你烧已经退了,但是身体还是很虚弱,还是要多休息。”见人胃口还不错,也就真的放心了很多。

“陆先生,谢谢你救了我,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吗?我怎么会在这里?”看陆泽轩不凡的气质,就知道这人并非一般人。

看着虽然孱弱却执着的人,陆泽轩有些后悔,真的不应该因为好奇就打先锋,这会儿要怎么解释给她听呢?

这湿漉漉的乞求目光,真是可怜。

“念曦啊,其实救你的人另有其人,不是我。”该死的凌弈然,平时有意无意的总往这儿跑,这会儿怎么不见人了。

“那个人应该一会儿就过来了,你稍微等会吧。你想知道问他吧。”

顾念曦还想问什么,可是无从开口,她能感觉到他在回避她的问题。

将头靠在床头,不再说话。

两人就这么无语的安安静静,陆泽轩也很为难,不是我不想说啊!其实很想说的。而且还有很多问题想问。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女孩进退有度,很有分寸。

对于一直沉默的两人来说,时间挺慢,其实也没几分钟。

忽然陆泽轩站了起来,向门口的方向看去,顾念曦顺着陆泽轩的目光看了过去。

是他!她记得他的脸,是那天晚上的那个人。

一直被她有意压制的画面如潮水般涌了出来。

她瘫软的被他压在身下,发出如丝般妩媚的低吟。

她任他予取予求,陷入疯狂迷乱。

那一夜红被翻滚,缠绵缱绻,一幕幕两人亲昵的画面清晰闪过。

那么糜烂的一晚为什么会这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

不要,那个在别人身下辗转承欢,双颊嫣红,销魂媚态的人不是她。

“你不要过来!”顾念曦反应很大,忘了手上还插着针头,一下就跪了起来,摆出防御的姿态。

她整整烧了两天,昨天晚上才完全退烧。

刚才听她醒来的消息,就赶了过来。

可她惊恐抗拒他的神情,让凌弈然眉间一顿。

因为动作剧烈,针管里瞬间回了血。

“没动,你手上还插着针头呢。”陆泽轩快速上前要安抚她。

“别过来,别过来。啊,不要啊!都不要过来啊。”

身体不停的向后挪动,挥舞着双手,激烈的抗拒着所有人的靠近。

“你们别过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走开快走开啊!”

看着眼着情绪反应过于激烈的人,凌弈然大步跨,动作敏捷的让顾念曦反应不及,当她反应过来时,人已经在她眼前。

只来得及见他手起刀落,便失去了意识。

“你你还真下得去手。”陆泽轩嘴不闲,手也不停,要帮着凌弈然将人安置稳当。

谁知凌弈然身体一侧就避开了,自己将人抱起轻放在床上。

“手。”凌弈然看了看那手背上明显鼓包,渗出血迹的手,眉头一皱,语气冷了几分。

陆泽轩眼光不禁暗了暗,从来没见凌弈然对一个人这么上心,可这回却什么话也没有说。上前处理伤口。

“你这一下她估计又得睡三天了。”处理完伤口,也不再逗留,转身离开。

“有事叫我。”

见陆泽轩离开凌弈然也只是看了一眼未作声。

坐在顾念曦的旁边,看着已经处理好的右手手背,还是没忍住,又皱了一下眉。

她的反应,应该是不愿意见到自己吧。

可就算是她再恨,再来一遍他还是会那么做,毋庸置疑。

忽的,想起了什么,轻缓的转动顾念曦的脖子,看了看她的颈处,已经发红。

怕伤到她已经控制了力道,用了最小的力气,可这力道对她来说似乎还是大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