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冷血BOSS玩心计

更新时间:2020-01-23 15:15:09

冷血BOSS玩心计 连载中

冷血BOSS玩心计

来源:微小宝 作者:密斯鱼 分类:都市 主角:秦桑苏楠笙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密斯鱼的原创小说《冷血BOSS玩心计》,主角秦桑苏楠笙,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穿上西装,他是英俊多金的总裁。 脱下西装,他是狂野任性的男人。 他一面强取豪夺,一面又不断设计让别的男人来勾引这个女人。她为爱另嫁他人,他却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恶心的女人。 秦桑怒不可遏,“苏楠笙,你还有完没完?” “秦桑,你是我见过最恶心的女人!” 明明是爱好像又不在乎,明明每次伤害她的人是他,可他好像又比她还要伤心愤怒。 苏楠笙,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假装,才能放爱一条生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桑气得牙痒,“苏楠笙,你干嘛扔我的鞋啊?!”

“你不是把我的衣服都扔了吗?”他的语气还是淡淡的,甚至听不出喜与怒,“一人扔一次,算是扯平了。”

她早该知道这男人有多小气,秦桑下车,光着脚,苏楠笙仍是眼都没抬,就叫司机把车开走了。

秦桑觉得不甘,在身后追了两步,他就叫车子停下来了。

两个人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他大概也是在等,等她什么时候服软了,过来跟他说她想跟他回家。可是,秦桑走到他的窗边以后,小手一伸抓住他刚才盖在她身上的外套,往地上一丢,狠狠踩给他看。

她还气着别的事情,气得刚才只怪自己没有胆量把他整个人都拽出车外然后狠狠地践踏。

苏楠笙冷着脸看她气急败坏地把他的外套踩得模样都没了。

抬头的时候对前面的司机大喝:“开车!”便再也不去理秦桑了。

……

周末秦桑就在附近的农家乐里摘菜,不住苏家大宅的日子,不管怎么过,对于她来说都是最好的。

她穿最简单的T恤短裤,有时候是夹趾拖,有时候干脆就光着脚,蹲在地里摘菜时,挑最新鲜的黄瓜,有时候是番茄,甚至是辣椒,这种农家的地里,不管摘什么都是最新鲜的。

天热的时候她用一根花色的丝巾把头发扎起来,小道旁的车只要路过,看她蹲在那里,都会忍不住冲她吹口哨或大声地问美女路怎么走。

多半时候她并不搭理他们,也有心情好回头对他们笑的时候。

只要她一笑,农家乐的大娘就像受了什么惊吓,抱着竹筐从里屋里奔出来对她喊:“秦小姐不好随便对人家笑的,那是要出大事的!”

她其实也不太明白大娘所谓的“出大事”究竟是能出多大的事,可是也隐约感觉得到,这周围除了不认识她的人外,便都是苏楠笙的人了。

苏楠笙的人,大抵都知道她是苏家的女人。

海城的苏家,当地首富。

所以她秦桑就算再嚣张再跋扈,只要苏楠笙不开口,就没人敢动她。

秦桑一听大娘说话就觉得无力,市区她不爱待,躲到城乡结合部来了,还是逃不开苏家的阴影笼罩。

摘了番茄直接坐在地里啃,觉得没味就再啃一口黄瓜,总之住在这里就是比住在城里好,想吃什么新鲜菜,下地摘了就有。

想到苏家就会想到苏楠笙,秦桑被黄瓜呛了,咳得面红耳赤时旁边突然多了一瓶矿泉水。

她捂着嘴抬头,就见倪封拿着矿泉水瓶冲她晃了晃。

背光的阴影里,他居高临下站在那里,一水之恩,还是显得挺高大威猛的。

秦桑接过水瓶就喝,倪封顺势在她旁边蹲下来道:“不怕我下毒么?”

她缓过劲来,白他一眼,“毒死我你有钱收吗?”

“张嘴闭嘴都是钱,苏家的女人果然是不一样啊!”

秦桑不高兴了,也觉得跟这个人确实没什么好聊的,又喝了口水,将自己的竹筐一抱,转身就走。

倪封笑了下还是跟上前道:“你住的这地挺好的,我看了,山清水秀的。”

秦桑理也没理,抱着菜往回走,进了门,将竹筐一放,转身就去关门——

倪封赶在她合上门缝前用力将门板一抵,“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滴水我是给你了,可是,我的涌泉呢?”

“你找苏楠笙要……”

“水是你喝的,我凭什么找他要?”

“……好。”

她松开大门就去厨房,不一会,提出两大桶山泉水道:“涌泉,给你吧!”

倪封看也没去看她,只顾环顾这周围道:“上次来的时候没仔细欣赏,现在一看,发现你这里布置得还挺温馨的。”

秦桑没有说话,倪封到是三两步上前将泉水一提,也不客气地道:“我发现跟你做生意还是挺划算的,下次有事没事,记得找我啊!”

秦桑搞不懂自己怎么就惹上了这个家伙,那之后,有事没事他都会过来,有时候是陪她一起在地里摘菜,有时候是提着水壶帮她去打山泉水来。

多时她不敢要他的东西,皱着眉站在原地,说:“我是穷人,你帮我做事没好处的。”

倪封点头,“我知道,苏楠笙有钱不是吗?”

“……”

“你放心,我前脚帮你做完事,后脚就去找他要钱。还有这山泉水,我不帮你,你也提不动不是么?”

这里的农家乐之所以兴盛,除了新鲜的瓜果以外,就是矮山后面有一处山泉,泉水清澈微甜,附近的居民都有自己打水吃的习惯,就连远道而来的游客,摘完蔬果之后都要打上一壶带走。

秦桑自己去打过一回,拎着空水壶爬山还好,水壶一旦装满,再下山,她就崩溃得动不了。所以,有时候她挺痛恨自己的娇生惯养,本也不是什么矜贵的人,可这么多年在苏家,被惯得一身毛病,到现在,真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挑了。

她喜欢喝山泉水,比家里的饮用水好喝多了,自带一股微微的甜味。她给苏楠笙喝过一回,只喝一回他就爱上了,所以那之后,都是他来给她打水,时间久了,她因为长期喝着他打的山泉水,口味也越来越叼,到了后来,便什么水都喝不下去,只喝山泉水。

秦桑要喝水,倪封肯帮忙,一来二去,秦桑也就习惯了,反正围在她身边阿谀奉承的人,多半都是为了苏楠笙。

苏楠笙一撂秦桑一个月不管,突然有天想起来,给她去了电话,说:“我明天过来给你打水喝。”

他给她打电话的时候,秦桑正在厨房里做大烩菜。她想想自己其实挺无能的,长这么大除了方便面,几乎什么都不会做,就连方便面,也没苏楠笙煮的好吃。

“不用了,我自己有水喝的。”

“我记得上回给你打的那两桶水,应该差不多了吧?”

倪封从洗手间里出来,也没发现她在打电话,张口就问:“秦桑你家哪还有干净毛巾?我刚才把你浴室里的毛巾都弄脏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