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星球战纪:我的异时空恋人

更新时间:2019-11-07 07:27:33

星球战纪:我的异时空恋人 已完结

星球战纪:我的异时空恋人

来源:落初 作者:蜀月清明 分类:科幻 主角:麦哲田埂 人气:

火爆新书《星球战纪:我的异时空恋人》是蜀月清明所创作的一本科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麦哲田埂,书中主要讲述了:他说:“陨石在宇宙中对撞的几率只有0.00321,这就是我等待与你相遇的机会。”她转身嘴角抽搐:“情话说太多小心酸到牙.证明你的真心,请把海盗雇佣兵的军政大权交给我。”“军政大权?”程宁低吟浅笑:“只要你喜欢,整个太空殖民地,都是你的...”忠犬腹黑海盗指挥官VS联盟最强战斗力女少将强强联合,看他们并肩携手,击溃丧尸,灭亡虫族.消灭机械...某女:“为了正义与和平。”某男:“为了爱。”勾起她的小下巴吻上。战斗吧~~~这一段曾经让整个浩渺宇宙,天地万物都为之动容,为之黯然失色的爱情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一天就好像是漫长盛夏最普通的一天,足以让囚犯们在接下来的悠悠岁月中慢慢忘怀,但是那天于苏打而言,却好像是一个新的开始,身体慢慢在恢复正常,体内的欲望偶尔会有勃发,但基本可以控制。而以前从来没有在意,甚至都没打过面儿的程二狗,总是突然地闯入苏打正常规律宛如严格执行的计划表一般乏味的劳改生活…比如打饭的时候,突然与她擦身而过,碗里,会多出一个宝贵的细面馒头,又或者在田里劳作的时候,他时不时会出现在离他最近的位置,将稻谷捆束成堆搬去田埂谷蓬的时候顺带替她捎上一蓬,又或者在她每三天都会光明正大去偷懒洗澡的时候跟在她的身后,她当然知道他的跟随,只不过他不会直接出现,而是在相隔着几蔟稻草丛隐约的遮掩中,替她望风…相安无事,静谧和谐,只是那一晚的事,就像一个秘密,埋藏在两个人的心中,任时光风化,灰飞烟灭。

那日的天空阴沉沉显出别样的静寂,低压压的泛黄云层简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空气闷热无比,苏打在稍微远离人群的田间劳作,然后起身,她听见了他的呼喊声,苏打暗自心惊:“竟敢如此大胆!他不要命了吗!”要知道这些看守的机械是不能容忍超过三十二分贝的声音,他们会认为那是潜在的威胁而一举消灭。

身后,一丝凉风拂过耳际,霹雳一声清脆,一棵稻草应声而断,就在那一瞬间,她猛地低下了头,金属的刀锋擦过扬起的黑发,削下一排整齐的发丝。俯身跃出三四米回头,她看见一只几乎两米高的机械螳螂出现在身前,它的螳臂闪耀着锋利的银白色金属光芒,上面有一排尖利的锯齿,复眼凸出,大而明亮,亮着贪婪的的凶光,嘴里咀嚼式的口器是黑黢黢的一片,而腰腹装备着铠甲,保护肥大的腹部,身后覆翅展开,将它整个身体带离地面,整个呈现压倒Xing的趋势,俯视着眼前的猎物。

她展开双臂,敏锐地移动着身体,以此来分散它的注意力,它似乎是失去了耐Xing,挥舞着大刀朝她俯冲而下,要将她撕扯成碎片。

而此刻,苏打唯一的武器,只剩下一柄钝镰刀。它似乎根本没有在意她的武器和进攻的姿态,它简单的头脑仅仅只是把她当成了垂死挣扎的猎物,不具备任何威胁。

一个漂亮的起身,落地,就是这一柄钝锈的镰刀,直接刺进了螳螂肥大的腹部,勾出了一湾晶亮的绿色脓液,它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挥舞它硕大的刀具,就已经一命呜呼,猛地栽倒在地。

叫好声在稻田里此起彼伏,然而立马就被惊呼声代替了,因为他们看到,不远处的泛黄的天际,黄压压的一片,拉出一大片阴影投射在稻田上,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逼近。

“是虫族的蝗虫部队!”有人大吼了一声,借着人们开始四散奔逃,田垄边的机械人紧急集合,组成一道激光防御墙,然而当蝗虫部队以压倒Xing的趋势席卷而来的时候,即使激光扫射下来一部分,对于铺天盖地的蝗虫部队而言,不过沧海一粟,构不成任何威胁,很快,机械看守就被蝗虫包裹住,风卷残云之下连一根螺丝钉都不生下。

她正面对向那些黑黑压压的蝗虫大军,握紧了手里的镰刀,先锋螳螂已经被它消灭,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只,该死的虫族,无论什么时候,她都已经做好了消灭它们的准备。

第二只最先赶到的蝗虫已经落在了她的刀下,和虫族长期的战争能够让她最精确地定位任何形态的虫类最致命的位置,绝不拖泥带水。

“开什么玩笑!”程二狗突然赶到,直接将猝不及防专心对敌的她拦腰扛在肩上,转身便跑,与赶到了虫族拉开一段距离。

“虫族克星?仙座联盟最强战斗力?尊敬的野狼上校?你以为仅凭你一人之力,能够敌得过这铺天盖地的金属怪物?”他的声音带着愤怒的颤抖。

周围的囚犯也开始四散奔逃,他们中有一部分是受过军队训练的,能够和一两只虫子进行战斗,但是绝大多数人,在蝗虫部队尖锐的利爪下被撕扯得血肉横飞,甚至连一声惨叫都发不出来。

人们都在朝一个方向奔逃,那就是拥有全星座最完美防御系统的默兰德监狱的位置。

不断有人就在他们的身边丧命,苏打突然愤怒地嚎叫了一声,将身体扬了起来,双腿宛如倒扣一般缠在程二狗的脖子上,将整个身体重心提了上来,身后的虫子不断赶到,她尖啸一声:“来啊!杂种们!来啊!”

有两只蝗虫在她的呼唤下率先赶到,八爪准备将她撕裂的瞬间,手起刀落,绿色的脓液四溅,在她手下毙命的家伙是绝对死得透透的,不留一丝余地。一段奔跑中,她已经解决了十多只机械装备的蝗虫。

程二狗微微一笑,侧过脸在扒下她的裤子,在她的大腿根部印下一个湿漉漉的吻。

“你干什么!”苏打惊愕地转过身,把裤子捞上来。

“喜欢你啊!”他一边狂奔一边大笑着说道:“老子喜欢你啊!”

她的心神微微一漾,压着声音叫了声:“神经病!”

就在转身的刹那,一只螳螂的钢铁大刀劈斩而下,她猛地侧身,但是那带着倒刺的螳臂还是将她手臂处划下一块血肉。

稍稍的分心,就是致命的伤害,这也是她素来雷厉风行,绝不与周边发生一点不恰当的联系的原因,从她成为联盟空军最优秀的野狼部队的上校开始,五年来,没有一次失误的战绩将她顺理成章推上了仙座联盟最强战斗力的荣誉宝座,只有她知道,为此牺牲了多少,爱情,友情,亲情。一切,她都斩断了,所以才可以肆无忌惮地用Xing命去拼。

就在她彻底解决了那只螳螂之后,程二狗突然改变了奔跑方向,朝着边上还没有收割的稻林跑去。

“你干什么!”她转头问道。

“你在流血。”他说,她右手手臂被挖出一块血肉,他察觉到了,鲜血几乎甩到了他的的脸上。

他的决策是正确的,稻田和监狱中间还隔着很大一块平坦的草地,那些率先跑到草地上的人在没有任何遮挡防备的情况下已经被蝗虫部队整个席卷香噬,只剩一副副干枯的骨架。

他跑进了稻林深处,但绝对不是漫无目的的狂奔,每一条路径的选择,都是过了他宛如数据库一般的大脑。

身后的虫子们转过一部分来追击这两个破网之鱼,程二狗将她放下来,脱下衣服笼在她的身上,遮住她已经被虫子扯成条的碎布囚衣,然后揽着她朝草陇深处跑去。

“逃不掉的。”苏打抬头,能够看到天空中一掠而过的巨大黑影,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翅膀颤动声。

“快进去。”程二狗将她推到一处田垄下方,那下面有一个黑黝黝的大窟窿,他二话不说就将苏推了进去,然后自己也跟着跳了下来,就在他落地的瞬间,一只螳螂已经杀了过来,程二狗捂住了她的嘴,让她呼吸小一点,再小一点…苏打挣脱了一下,想要冲出去,将那只机械螳螂削成两半。

“你想引来更多的虫子吗?”他压低了声音附在她的耳畔,湿热的呼吸扑打在她的耳垂,让她身体本能地颤动了一下。

那只螳螂挥舞着双臂在周围的稻草从里四处披斩,黑窟窿的上方掩隐着稻草,乍眼看不出任何不同。它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它小脑的容量还不至于纵容它做出更进一步的反应,似乎觉得没什么留在这里的必要了,于是它决定跟随大部队。

紧紧握着镰刀的手被他执起来,鲜血已经顺着手臂将整个手掌染成了红色,鲜血伴随着镰刀上的黏液融合成异样的色彩。

她的手,依旧紧握镰刀,似乎那是她唯一的倚靠。

他执起她的手,轻轻地呵暖:“听话,放开。”慢慢地,很有耐心地,他揉搓着她冰冷僵硬的手背,轻轻地取出她手上的镰刀,扔在一旁,然后扯下衣服的一角,替她将受伤的手臂包裹起来。

“目前只能这样。”他柔声说道:“回去之后要好好处理伤口,感染的话就麻烦了。”

“不会感染。”她生硬地抽回了自己的手臂,往后退了一步,不再看他,今天的接触已经太多了…

他打量着她,轻柔一笑,说:“完美的半兽人身躯,你能将人类的智慧和狼兽的体能发挥到极致,大约也算是一个奇迹吧。”

奔腾的兽Xing如此强烈,野狼的气味更加浓郁,苏打并不意外他能够敏锐地捕捉到她身体的秘密,他不是有生以来第一个让她产生欲望的雄Xing动物,却是第一个让她没有很好控制住这种欲望的雄Xing动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