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觋藏

更新时间:2020-02-26 06:43:25

觋藏 连载中

觋藏

来源:落初 作者:巫月先圣 分类:灵异 主角:老三沙重八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巫月先圣原创的灵异小说《觋藏》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老三沙重八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幅规模宏大的惊心动魄经历,一卷苗疆诡异的神秘文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人的匪夷所思经历就像是船,苗疆诡异文化就像是大海,人在文化大海中风雨飘摇。此岸是生,彼岸是死。肉身竞流,灵魂摆渡。所有劫难,全部恐惧,无数心梗,无尽压抑,倒影成一卷浩瀚图卷,是为《觋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沙重八用尽吃奶的力气,对上空吼了一句,也听不见回音。要是掉下来的人是文老三的话,最起码回应一句才应该。但上面的文老三默不作声,那就只能说他根本就听不到,估计那帽子般的崖岩挡住了声音,或者文老三贪玩去了,所以他听不到。

当然,这是沙重八设想最好的结局,也有可能是文老三掉落下来,在这过程中他脑子生锈,人傻了,不会答应也有可能。

沙重八又大吼:“文老三,是不是你他娘的!”

仍然没有人回音,当下沙重八心烦意乱,看了鬼叠洞口一眼,此刻见到黑子正目瞪口呆盯着飞速而下的黑影,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听不见他的说话声,可能已经知道那掉落下来的黑影是什么东西了。

“别喊了,那黑影应该不是你那兄弟文老三,倒像是被他丢下来的东西,可为什么要丢下来呢?”欧阳冬艳在沙重八一边提醒说。

“不是文老三那会是谁?你可看清楚?”沙重八急躁的问她。

欧阳冬艳尴尬一笑说:“绝对不是文老三,但他应该遇到了极为麻烦的事情,他丢下那黑影,应该就是信号,告诉我们,他正在经历很危险的事,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一定会很快从长绳上逃生下来,到时候什么事情都知道了。”

沙重八扭头看了欧阳冬艳一眼,发现这位小妞说话有鼻有眼,似乎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在她的眼里,就真的要发生一般。

他的心情很不好,内心着急,没有心情搞这种猜谜语的游戏,对欧阳冬艳说:“要是一会文老三不从长绳上逃生下来,我要把你的嘴巴撕下来当气球吹!”

“我勒了个去,快跑,那东西要掉落在我们这里。”欧阳冬艳拉着沙重八,拼命向石头缝隙去躲。

沙重八不明所以,也跟随欧阳冬艳跑去,因为眼看那团黑影就要砸到面前,再不逃命,估计会被砸中,后果不堪设想。

不出几秒钟,一声血肉破裂的声音从他们头顶传来,虽然隔着三层楼高的石头,沙重八都能感觉出这种巨大的冲击力之下,那一身破烂的血肉是多么的惨。沙重八感激看一样欧阳冬艳,有些过意不去说:“你的女人第六感很准,要不是感应到绳子有问题,咱们现在和石头上那位仁兄就团聚去了。”

欧阳冬艳一脸懵住,也不知说什么好。

这时候沙重八听到悬崖上传来黑子的呼喊声:“重八先生,你们没事吧,掉下去的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太不正常了,你们赶紧爬上来。”

沙重八和欧阳冬艳探头出大石头,抬头看上方,除了夜空还有光亮外,其余四周已经伸手不见五指。经过这么一出血肉模糊的飘落运动,黑子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在鬼叠洞外将聚光灯照下来,一边冲沙重八喊,一边丢下绳梯。

沙重八对黑子没有耐心的大喊:“别废话了,赶紧把绳梯丢下来,说不定一会时不时掉这种鬼东西,你家哥哥我就真的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黑子的聚光灯在鬼叠洞外摇动,在茫茫夜空中像是一只萤火虫,不知道怎么回事,沙重八看到那惨白的灯光内心就发慌,似乎要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感觉。黑子看起来很着急,他将绳梯丢下来,冲沙重八大呼小叫:“重八先生,你要坚持住,我们的大事业很需要你!”

黑子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当下飞速把绳梯固定好,向下丢来。看到绳梯,沙重八拉着欧阳冬艳走出石头缝隙,急忙向绳梯跑去。在奔跑的过程中,沙重八扭头看刚才掉在石头上的掉落物,发现有手有脚,但却不像是文老三,再看到它身上全是黄毛,沙重八当下明白了,刚才掉落下来的是一只猴子!

怪不得它从高空落下之时,看起来极为像人。

忽然悬崖顶端的长绳发生剧烈晃动,只见文老三一边抓住长绳梭下来,一边破口大骂:“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这山崖上有这么多猴子要自杀,倒是会选时候,再晚一步,恐怕你家文爷都被这数百只猴子推下山崖了。”

一道身影不管不顾的从悬崖上梭下来,然后极速滑下,这位匆忙逃命的人,就是文老三。估计悬崖上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要不然天不怕地不怕的文老三,也不会如此急着逃生,他应该是害怕了,起码也是被震撼到了。

沙重八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又由于夜晚光线暗淡,看不清楚上面到底在搞什么鬼,当下也不啰嗦,托起欧阳冬艳的屁股往上撑,希望这小妞走快一点。

欧阳冬艳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一边拼命往上爬,一边对沙重八说:“这几年在大学呆久了,手脚变得极为不麻利,又泡了不少男仔,肾功能衰弱的厉害,爬这短短百多米的距离,等于是要我的命啊!”

女生也玩到肾亏,真是个绝世妖孽!绝世人才!

她肾功能是否衰弱,这已经不重要了,起码现在来说不重要,想要探讨这种问题,大可不必在这种时候拿出来说事,等到鬼叠洞后可以再慢慢详细研究。反正沙重八现在是不关心她肾功能好不好,只管她能否爬到鬼叠洞,要不然一会发生的事情,可不是说话聊天这么轻松了。

想到这里,沙重八冲欧阳冬艳吼道:“就算是你他娘的肾功能不行了,这绳梯你也不至于爬不上去,如果再来百十只猴子跳崖,你他娘的就是挡在我面前的墙,至少你先到阎王那里报到。”

欧阳冬艳听沙重八这么说,想想似乎也是那么一回事,也不生沙重八的气,当下挥洒着汗水使劲往上爬,又放了一连串机关屁,沙重八听见她菊花像是快要脱离身体,当下恶心的想吐饭,但也没有办法,只能闷声紧跟她身后。

都说女人的屁是香的,但现在对于沙重八来说,不是味道这个问题,而是要命的事情。

“重八,话虽这么说,但我真的不行了,要不你夸过我爬上去吧。”欧阳冬艳还算是厚道,不至于被沙重八骂的生气。

沙重八催促欧阳冬艳:“再坚持两分钟,到鬼叠洞内,你陪着那些坛子遗骨休息到海枯石烂都可以!”

“坛子遗骨?坛葬!”欧阳冬艳惊呼一声,险些脱手落下。

他们一上一下,艰难爬绳梯,在欧阳冬艳一路上的机关屁中,终于看见了鬼叠洞口。一路上沙重八真的很害怕她把菊花都拉出来,如果那样,那就不是机关屁这么简单了,而是一路喷粪的问题,他就是在喷粪沐浴中冲锋了。

看到鬼叠洞口沙重八松了一口气,心想总算是快结束这段痛苦旅程,不料文老三身手麻利的脱离长绳,笔直的向鬼叠洞口冲去,速度之快,只见到一道身影在快速掠过,根本就看不清有所动作。

文老三大吼大叫:“你们两个都快点,再晚的话,就去参加五六百只猴子跳崖仪式吧。”

沙重八听到他没心没肺来这么一句,大怒道:“文老三你他娘的还要不要哥哥我给你解读鬼叠洞内的东西了,要是不想,哥哥就不会告诉你线索在哪,恐怕你找遍这个世界,也找不到第二个人知道其中的奥妙。”

“别啊,我只是随口说说。”文老三声音怂了下来。

“还楞着干什么?赶紧来帮忙欧阳美女上去。”沙重八受不了欧阳冬艳这样的美女,居然能放这么多屁,看到文老三已经站在鬼叠洞口,急忙催促他下来帮忙一把。

“美女不是在你托起屁股中稳步前进吗?”文老三满脸懵住,讶异问。

估计是沙重八在最下方照射手电,站在鬼叠洞的文老三将下面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在文老三的世界观中,还是沙重八高明啊,借口帮助美女爬吊绳的名义,尽情在她屁股上摸个够,实在是高明。换做是他,他是万万不敢,想起昨天早上的事情,都还觉得裤裆下的第三条腿隐隐作痛。

正因为有了这种世界观在作祟,他和黑子都在上面看戏,迟迟不愿下去。

沙重八气急,吼道:“说好的听我指挥,你他娘的早就把今早上的话当屁放了,危难时刻见真情,文老三,我命令你,你他娘的三秒钟内赶紧将美女救上去!”

听到沙重八已经动气,文老三立即住嘴,当下将安全绳绑在身上,动作缓慢,由于是夜晚,他独眼不知道是不是不好使,那慢动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绑好安全绳。

现在,就只有沙重八和欧阳冬艳在外面了,如果真的如文老三所说,悬崖上有五六百只猴子要跳崖。从悬崖最高处到沙重八这里,多少也有二百米之高,几十斤的猴子跳下来,那等于是炮弹,足以压制他们到悬崖底下,在刀锋般的石块上成为一堆碎肉。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时候悬崖上传来无边无际的吆喝声,那声音就像是去朝拜某物,不顾一切,前赴后继。忽见不下二十只猴子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由小而大,由远而近,极速向沙重八和欧阳冬艳方向跳落下来。

这才是第一波跳崖仪式,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波,他们就算在第一波幸运躲过,也不敢保证是否被第二波砸中,不过以第一波的情况来看,那是百分之百被砸中,那结果就不言而喻。也不知道是谁在召唤五六百只猴子,组织这一波波跳崖活动,可害惨沙重八和欧阳冬艳了。

这五六百只猴子跳下去,除了最先几波被刀锋般石块撕裂开外,其余都有可能生还,不然每隔一段时间都来这么跳崖活动,那岂不是把所有苗疆的猴子集中起来,都不够看。

看到几十只猴子落下,沙重八来不及多想,脱口冲鬼叠洞两人呼救:“别***看热闹了,快点拉绳梯,我们两边使力,尽快把我们拉出苦海,再晚几步,我们两个可能就归位去了。”

文老三大大咧咧冲沙重八保证:“重八,你就别光顾其他事了,我看你上面的那位快要翻白眼了,少说几句,那位美女还可能凭感觉和本能爬上来,我们两个也动作快点。”

“欧阳冬艳菊花都拉出来了。”沙重八没有经过思考就答上一句。

两人在鬼叠洞口拉绳梯,黑子一把抓住欧阳冬艳衣领,不管三七二十一向洞内丢去,也不知道欧阳冬艳是什么情况,总之她脱离了危险。现在剩下沙重八孤军奋战,而跳崖的猴子就在他头顶,他越看越急,恨不得爹娘给自己多生出三头六臂,也好应付这种绝望的境地。

文老三看这情况也心急,他大呼大叫:“重八,小时候你调皮捣蛋那功力远胜于我,现在你怎么如此不堪。”

沙重八看文老三那只独眼龙盯着他不停,就想挥拳去打爆,他手脚并用,四肢拼命向上攀爬,文老三两人在上面拼命拉绳梯。但是现在已经晚了,一只猴子从沙重八后背落下,他以为那只猴子就此毙命,谁想他娘的手脚像是安装了磁铁,居然反手抓住沙重八后脚跟,看来它求生的本能很强烈。

越是危险的时刻,沙重八就变得越镇定,他知道那只猴子也不想死,它抓住他,不至于是同归于尽,而是想接力跳到鬼叠洞内求生。又听到上面几米处文老三一句数落,沙重八埋头回他:“体力都让欧阳冬艳的机关屁消耗殆尽,他娘的就算是蜘蛛侠也有使尽体力的时候啊。”

话音刚落,四只猴子又砸落下来,如果被这四只猴子砸中,就算是机器人也得报废。好在黑子眼急手快,抓住固定在鬼叠洞内的钢爪绳冲了下来,一把抓住沙重八左胳膊,两个人一个闪身,倒在鬼叠洞内。

看着鬼叠洞外呼呼落下去的猴子,带着奇怪的呼叫声一闪而过,沙重八内心隐隐不安:“鬼叠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些猴子在这时候举行跳崖仪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