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亲宠爱:夫君好冷

更新时间:2019-11-05 06:35:19

鬼亲宠爱:夫君好冷 已完结

鬼亲宠爱:夫君好冷

来源:落初 作者:金猫仔 分类:灵异 主角:夏那丫头 人气:

经典小说《鬼亲宠爱:夫君好冷》由金猫仔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那丫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夏家村有个傻丫头名叫夏小米,夏小米要成婚了,不过听说她要嫁的不是活人!!夏小米:“喵了个咪的,能不能让咱睡个好觉了,天天鬼鬼祟祟的大半夜来!”夫君大人:~~~~那为夫明夜早点上床。(七月半,鬼娶亲,夫君冷,娘子凶!快来看文罗~)欢迎各位亲们来看文,这是一篇鬼亲宠爱的文,很幸福也很温馨,我们的男方是强大霸道的,我们的女主是鬼灵精怪的,我们未来的小主人公是萌萌哒~~这是一个美好的三口之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新娘子啊,你且在这边等上一等,咱们进了这庙拜祭过仙人再上路。”

夏小米微微点下头,心想她轿里坐着那么大尊神,怎么这媒婆没有任何表示呢?

夏小米低着头,微微往侧身看去,就看到一席黑色长衣立于身旁,修长的身姿挺拔之极,虽只能看到腰下笔直的双腿,但那气势不是涂麟又是何人。

这花轿里突然出现一个人怎么这些人都不惊讶呢?

是事先已经知晓么?

夏小米微愣片刻,移着小步子缓缓跟着许三姐往前走,走过抬轿的轿夫时,她看不到这些人,却听着不远处几人喘着粗气交谈。

“老天啊,刚刚真是吓出一身白毛汗,那是啥东西要命哦!”

“我哪知道,行走黑山这些个年头,也是头次见,要命要命!”

“唉唉你们几个说啥子?刚后面出情况了?”前边抬轿的人里走过来一个,凑到他们这头来。

“可不是,都不知道那是啥东西。”有人这么一说,立刻前边几个抬轿的也走了过来大家蹲在一处,走山人的老规矩,但凡是在山上见过了稀奇事情,只要有价值的都要一一记录在‘行山录’上,以便各地的走山人以后见了能有保命的可能。

抬轿人里的领头人蹲下来,从胸口拿出一本灰皮的‘行山录’,以他刚才所听,此次所见必要记在这‘行山录’上。

一直走在后面,也是离刚才那阴游魂最近的轿夫,咽了咽口水,即便是在此时此刻他的脸也惨白得吓人,“领头,那东西……是突然出现的,没声没息的像个飘荡的魂,可比魂那东西更实些,身上穿的好像是地下爬出来时的东西,头发……对了头发很长还干枯,没有腿的!”这人打着抖回忆自己看到东西,越想越觉着害怕,他这命几乎是捡回来的。

“正面见过没?”领头的表情严肃得紧,这东西一听就不对劲。

“没……没有,那东西一出一就贴着轿身走,头……头还爬进花轿里去了!”

领头的点点头,见这人再说不出什么,让人给他弄了些水,皱着眉踌躇半天还是向站在庙里的小新娘走去。

此时许三姐正带着夏小米进了这黑山庙拜祭,刚上完香就见这领头的轿夫进来,以为他是要上香便没在意,只领着夏小米往旁站了站,谁想这领头的上过香竟走过来。

“站住,你做什么,新娘子不近生人你不知道啊?!”许三姐胖肉一抖吼道。

领头的心中不奈,但也不与这胖女人一般见识,只开口道,“三姐,借一步说话。”

许三姐眼睛一瞪走过去,语气不快道,“有话快说,我可跟你们说在这里也不能歇息太久。”

“刚才出东西了。”领头的只一句话就阻止了许三姐接下来想说的任何词汇。

出东西了!

这是走山人常用的术语,竟然是出了不干净的鬼怪妖魔,许三姐也是常和这些走山人打交道的,当然明白这话的意思,更明白领头来找她的份量。

“出……出了也不能不走哇!”许三姐不愿道。

领头的沉了沉眉,心想这许三姐到是真怕这涂老爷,做为他们也不愿违了涂老爷的意,但此事怕不得不说,“现在在这黑山庙里肯定无事,可那东西邪乎的很,不是我们能对付的,眼下寅时已过,快到卯时,兄弟们也累了大半夜,稍休息些再上路,定不误涂老爷的吉时!”

许三姐眼珠子上吊着转了转,卯时天就大亮了,这黑山上夜里的闪电也会退去,白天总归安全些,更何况这领头的脸色如此严肃,她也不敢硬来了,真要急了这些人把她们二个女人往这儿一扔,到时候真是哭天天不应,哭地地不应。

“行行行,休息就休息,天亮了就起程!”

“嗯。”领头的轿夫应过一声后走出去,将在外边东倒西歪的兄弟几人招呼进来,选了庙外间待着,许三姐带着夏小米走进庙里间。

这庙是里外两间的,外边是寻常路过之人前来上香处,这里间与外间只有一墙之隔,到是有些简单的过夜之物,是为偶尔上山的路人所备,在这黑山上不论何时,能遇到这黑山庙僻上一僻,就是再恶的东西也不敢近。

只是,当夏小米踏进后间的瞬间,许三姐瞬间软了身子缓缓靠墙依去,到是她身边一直没有出声的涂麟突然扯了她胳膊往前快走几步。

“在否?”涂麟出声寻问。

夏小米就听一道极好听的笑声飘来,“尊上好兴致,竟亲来我这小庙。”

话音落,夏小米便从盖下的有限空间看到一席月白色绵袍站在近处,在那绵绣云纹的雪鞋旁还站着另一个月白绵裙的小绣裙。

小女孩?!

夏小米下意识觉着那小绣裙肯定是个和自己关东多的小女娃,而且实际上很快另一道甜甜的声音响起来,映证了她的想法。

“白衣,那个就是他的小新娘吗?”

“正是,倾月你带她去旁边玩。”

“好!”被唤做倾月的孩子迈着小步走过来,抬头看了看涂麟见他一张冷脸不变,皱了皱鼻子有些害怕的,先是试探着拉动夏小米,见涂麟没反对这才大胆的将人带走。

夏小米就感觉自己的手被一个略温热细嫩的小手抓住,再一转眼便站在一棵树下,哪里还是刚才那狭小的小庙后间。

“你叫什么呀?我叫倾月哦!”小女娃甜甜的扯着夏小米的手,令她不由抬起一手撩起盖头,只一眼,便令她移不开视线。

眼前的女娃约莫和她差不多大小,却长得面如皎月,眉如远山,眼眸灵动,唇鼻小巧,真真是个绝色小美人,月白色的绵绣裙衬得她更是出尘得漂亮,坐在树叉上晃动着一双小脚,歪着脑袋像月下走来的精灵般冲着她眨眼睛。

好精致的女娃!

夏小米心中赞叹,就是那个时代化妆过的小明星也绝没有如此漂亮精致的容貌,更何况她眼中无邪天真,自是容易让人有亲近感。

“我叫小米,夏小米!”

“小米,你是尊上的新娘哦!”

“……”可不可不要一开口就问这个啊!夏小米顿时感觉一阵心塞,“那个变态夫君!”

倾月偏偏头听不太懂夏小米的话,只是好奇道,“那你也有很强的法力吗?”

夏小米呆了一下道,“我没有法力,我是个凡人。”

是啊,她是个毫不起眼的凡人,怎么涂麟就看上她了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