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诡师

更新时间:2019-11-05 06:36:55

诡师 连载中

诡师

来源:微小宝 作者:破釜沉舟 分类:灵异 主角:胡凯玉符 人气:

《诡师》由网络作家破釜沉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胡凯玉符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满心欢喜的去参加同学聚会,却发现大家背着我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一场同学聚会,一场死亡盛宴。我以为可以躲过死亡,却始终逃不掉他人因我而死的命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都干了,周总为何不喝呢?怕我在酒里下毒吗?哈哈哈!”

我回神,陪笑道:“冯总说笑了,说实话,我可没有您的海量。不过,今天舍命陪君子,不醉不归。”我扬起头,将一杯白酒灌进肚子里。

入座之后,冯景文松了松领带,笑着说:“周总也是敞亮人,我们闲话少说,先看看你们的程序吧。”

王瑞和郑琦打开随身电脑,接入大屏幕。幻灯片一张张的浮现,冯景文看的接连点头。王瑞和郑琦介绍程序的操作方式,我则在边上不时的解说一下。

看了大约有四十分钟,冯景文一拍桌子,“好,这个钱我掏了。先注入五百万,等产品上市,看成绩的好坏,在追加投资,怎么样。”

五百万,这冯景文真是大粗腿一个。单凭这份魄力,就足以让人信服。

我端起酒杯,大笑道:“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了。”

酒过三巡,我喝的有点高。冯景文的酒量极大,也架不住我们四个人的轮番围攻。喝的脸色涨红,心满意足,我知道,这顿饭陪得很到位。

闲谈之中,我盯着冯景文看了些许时间,说:“冯总,观你面相,实乃富贵之态。可是,这富贵之下,暗藏红晕,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冯景文眉头一挑,“噢?周总还会看相?”

我摆摆手,“简单的粗看还会那么一点点,不知冯总,近来身体可有所不适?”

“真让周老弟说对了,别看我的生意越做越大,身体却日渐虚弱。去医院做了十几次检查,愣是查不出什么毛病。求神拜佛都试过了,一点效用都没有。”冯景文抓了抓头发,摊开手掌,黑色的毛发掉了一大把。“真怀念创业的时候,不像现在,指不定哪一天我就离开这个世界了。”

我再度看向冯景文的头顶,那条金色的小蛇似乎是吃饱了,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几圈,一头扎进了冯景文的脑袋里。

“啊呀!”冯景文痛呼一声,捂着太阳穴,面色十分痛苦。

站在后面的女秘书匆忙从包里拿出药,倒出几粒递给冯景文。

吃了药,冯景文的痛楚明显削弱。可我知道,那不是药物带来的作用,而是小蛇已经潜伏进他的大脑之中。

我心里略有一些恐惧,因为我阴阳眼的封印,正在逐步的解开。一旦封印全部消失,气息将彻底爆发。会引来什么样的后果,我也不清楚。

缓和了五六分钟,冯景文叹了口气,对我说:“让周老弟见笑了,连高科技都查不出什么病端,想来是罕见的疑难杂症。”

“冯总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我们又坐了半个小时,冯景文突然接到电话,就先我们一步离去。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考虑着金色小蛇的事。

等到了公司门口,曹胖子拦下了车,将我从车里拉了出来。

“小周,我的办公室来了一个穿道袍的年轻人,硬说那玛瑙是害人之物。”

“人呢?”

“还在我的办公室里,还说我已经病入膏肓,必须要抓紧救治,不然小命难保。我见他呆呆傻傻满口胡话,就跑出来了。”

我快步走进办公室,确有一名年轻的道士痞子一般的坐在椅子上,双脚搭在茶几,悠然自得的喝着茶水。

说他是道士,除了穿着宽松拖地的道袍外,发型确实萌萌的齐刘海。

“你就是周锐?”年轻人瞅了我两眼,更加确定的说:“就是你了,天生阴阳眼,封印也快消失。怎么着,是继续封下去还是准备放手一搏。”

我警惕的看着他,沉声道:“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事情?”

“忘了介绍,我叫白青凌,玉符好使吗?老家伙出手就是大方啊!”

我指着他,讶异的喊道:“你是那个老者的亲人!”

年轻人用抠脚的手掏着耳朵,这一幕似曾相识。我不禁汗颜,果然如此,连这等嗜好都继承的淋漓尽致。

“我是他的关门弟子,师傅说你会有麻烦,就让我来保护你。对了,麻烦你将发票给我报销了。”白青淩从上衣口袋掏出大把的发票递给我,我一瞅,什么车票、超市购物清单、商场发票等等,加起来足有小一万。

曹胖子吓得没敢进来,白青淩起身,抓起桌子上的玛瑙,说:“这个东西,估计你已经看出了端倪吧。”

我点头,叹道:“可惜,只能看没有解决之法,有什么用呢。”

“我也不敢轻举妄动,这块玛瑙里的脏东西已经和外面的胖子形成一体。要想彻底解决,需要一个先决条件。至少,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没说,我也没问。白青淩叫过曹胖子,将玛瑙还给他。

曹胖子接过玛瑙,死死的抓在手里,焦急的情绪也减缓下来。

白青淩受了老者的嘱托来保护我,我自是感激不尽。带着他回了家,周姬正在茶几上捣鼓什么。头也没回,就说:“二叔回去了,说是你不会有致命的危险。”

老爸的本事,就是一个谜。他说这话就表示,已经推测到白青淩的到来。

白青淩刚踏进门口一步,周姬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指着门口的他,怒声道:“你怎么会和二哥在一块?给我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周姬,怎么说话呢。白兄弟是我的客人,闭上你的嘴!”

周姬走过来,急声道:“二哥,你好糊涂啊。他们摄灵者一向自命清高,和其他职业都不对付。前几年,这个家伙还有一个老的到了我们地盘。非要让二叔将幻青巨剑交给他,最后一言不合,和二叔大打出手。”

“摄灵者?”我挠挠头,一无所知。

白青淩也是怒火汹汹,“小贼,少在这里颠倒黑白。那不叫大打出手,那是切磋技艺。还有,我们是去借幻青巨剑,是要还的。”

周姬一脸的不屑,冷哼道:“你们摄灵者的信誉在行内谁人不知,借出去的东西,你们还了多少?真当我们周家诡师是山里人,消息闭塞不通啊!”

“诡师?”我一把抓住周姬,忙问:“你说我们周家是诡师?”

周姬知道一时嘴快说错了话,装起傻来,“诡师?那是什么玩意?二哥你肯定是听错了,我还有事,你们坐吧。”说完,就灰溜溜的跑了。

我将目光落向白青淩,“既然你是老者的关门弟子,想来对我周家有很深的了解。告诉我,诡师是什么?”

“那个,哎呀,该死的。我在下火车的时候和一个妹子约好了在咖啡厅约会的,都过去三天了,我去瞅瞅她还在不在。”白青淩也是落荒而逃,原本硝烟密布的房间,因为诡师而烟消云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