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司阳界渡魂师

更新时间:2019-11-06 06:30:15

阴司阳界渡魂师 已完结

阴司阳界渡魂师

来源:落初 作者:抢你地铺 分类:灵异 主角:雯万崇候 人气:

主角是雯万崇候的小说《阴司阳界渡魂师》此文是抢你地铺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每个人都会死,但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这种人就会变成惘魂。张文绣锦原本是名普通的大学重考生,却在暑假的时候,被逼无奈成为了一名渡魂师。不仅要帮助那些惘魂查清他们的死因,还要跟各路鬼怪、灭魂师们斗智斗勇。阴帅、阎罗、东岳大帝,小命只有一条,求放过啊~~【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循声望去,只见树丛中一群黄蜂正围着一头小熊不停地进攻,小熊只能抱着头嚎叫,拿群蜂束手无策。

这山里何时有熊了?张文绣锦惊诧之余觉得这小熊甚为可怜,加之自己平日里最讨厌各种蜂虫,于是毫不犹豫地去找了一堆艾草叶。山里的孩子都知道,艾草叶是驱虫的好东西,对付黄蜂也有效。

迅速点燃一把艾草,使劲儿朝那群黄蜂扔过去,黄蜂立刻散开。张文绣锦不等黄蜂回过神来,连忙抱起小熊就开跑。要知道,这种烟抵挡黄蜂只是一时,等烟一散,那些黄蜂指不定又回来了。

这一路狂奔,冲回家关好门窗,惊魂未定的张文绣锦才发现自己还抱着那只小熊,吓得连忙把小熊放在沙发上。书里面经常说,有小熊的地方一定会有大熊。若是那大熊找上门来,她家这门怕是也撑不住几下熊掌的敲击。

贴着门仔细听了一阵,好像没有什么动静,又趴在窗户玻璃上向外瞧了半天,也没什么动静。张文绣锦这个时候悬着的心才算稍微放下了,她在小熊身旁坐下,发现小熊非常乖巧地揉着鼻子靠了过来。

这时,张文绣锦才有空好好看看这只小熊。这只小熊的毛色有些怪异,不是棕色也不是黑色,倒像是枣红色。脑门儿上有一撮像是被人用金漆涂抹的草书,仔细扒拉着一看,压根儿就是长的金色的毛。

揉着小熊的小脑袋,张文绣锦越看越喜欢,轻声问道:“小熊熊,你怎么会被黄蜂追啊?是不是肚子饿了想要吃蜂蜜呀?黄蜂有蜂蜜吗?黄蜂的蜂蜜能吃吗?鼻子是不是受伤了呀?”

小熊仿佛听懂了张文绣锦的话,扬起小脸,瞪着金黄色的眼眸看着张文绣锦。

“厨房里好像还有蜂蜜,我去给你拿,乖乖听话,不要乱跑哦。”

张文绣锦给小熊拿来了蜂蜜,试着用小勺喂给小熊吃。小熊起初还不敢吃,嗅了嗅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又偷眼瞧了瞧张文绣锦,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逗得张文绣锦直乐,几乎忘掉了这两天的不快。

夜幕降临,跟小熊玩耍了一阵的张文绣锦肚子开始咕咕叫了,一想到美味的饭菜就想起了简莨。心道:都这个时候了,简莨怎么还没来?

正思索间,猛见小熊露出了狰狞了面孔,对着门口猛呲牙,喉咙里还发出低低的咆哮声。

张文绣锦望向门口,不知何时简莨出现在了屋内,只是显然和往常有所不同:只见她双目赤红,微张的双唇中隐隐能看到闪着寒光的獠牙。脖子上挂着的鬼面信印也不停地闪动着红光,张文绣锦吓得缩回沙发上,抱着垫子尖叫了一声。

简莨就如丧失了理Xing一般,并不理会张文绣锦的反应,仍旧一步步像张文绣锦逼近。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小熊一下子就扑向了简莨。在空中小熊的体型暴涨,瞬间浑身枣红色的毛发变成了鲜亮的红色,隐隐还散发着光晕,额头那道金色的毛发更是亮得发白。双目金光闪闪,利爪如刀片,獠牙森然,形容甚是可怖。

“大胆!何方妖孽!见到本帅还不退下!”小熊的吼声震耳发聩,嗡嗡地带着回响,一爪劈空划向简莨。

简莨惊叫着向后急退,眼中的红色也在光华之下消融,恢复了原本的模样,瑟缩在墙角。

“不要伤她!”张文绣锦见状连忙跑过去,简莨可不能有事,要是她没了,自己这条小命去哪儿找回来啊!所以,尽管怕得要死,她还是义无反顾地挡在了简莨身前。

小熊身形一滞,用奇怪的表情看着张文绣锦,片刻才问道:“你可知道她是什么?她是恶鬼!凶戾之气太盛,刚才还想要伤你,你不知道吗?”

张文绣锦惶恐地摇摇头、又点点头,露出为难的神情。半晌才战战兢兢地说道:“我我我,我知道,她是鬼。不过,她不是坏人。她会这样,肯定是有原因的,对吧?简阿姨?”

简莨此刻也是脸色发青,浑身颤抖不已,上下打下牙地点着头。

小熊看了看二人,想了想,收起身形,摇身变作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张文绣锦仰望着这位“小熊”,感觉他要是伸个懒腰就能把这天花板戳个窟窿。原本就不大的客厅,现在更有一种火柴盒的感觉了。

“那,那,你是谁啊?”张文绣锦把简莨从地上扶起来,仍旧挡在她的身前,小心翼翼地问道。

“哼!我?本大爷乃是冥府十大阴帅之一的豹尾!名叫熊图!”红脸莽汉面带得意的神情,显然觉得这个身份相当自豪。

“哦,那,熊大帅,你白天怎么会被那群黄蜂追啊?你该不是真的去捅了什么黄蜂窝吧?”张文绣锦无脑地问了一句,不想就戳到了熊图的痛处。

只见熊图愤愤地一拍桌子,怒道:“黄蜂小怪,自以为跟了日游神就能在本大爷面前耍威风!无胆匪类,就知道以多欺少!要不是白天我法力大减,也不可能被它们那群小混蛋欺负!哼!等着,本大爷这就去拧下它屁股上的针来给你缝衣服!”

“不不不,熊大帅,别,我不会缝衣服。您的好意我心领了。”

“唔,小丫头,你就别左一个熊大帅,右一个熊大帅的了。不管怎么说,你也算是帮了我一次,以后你叫我熊大哥就行了!诶,看你好像只是有些粗浅的灵气,不过倒是挺有胆气的!”熊图说着瞄了简莨一眼,简莨吓得一个激灵,好在熊图又接着说道:“这串淬魂珠送给你,虽然算不得什么宝贝,但是可以帮你聚集灵气,增长灵力。你只要随身携带便可。”说完,熊图将一串深绿色的珠子递给了张文绣锦。

珠子看起来像是狼的眼睛,深不见底的感觉,盯久了仿佛自己也会被吸进去。将珠子戴在手腕上,立刻有股沁凉的感觉传来,令人精神也不觉为之一振。

不等张文绣锦道谢,熊图便站起身说道:“本大爷还有要事在身,不能再在这里耽搁了,来,小丫头,我再传你一套口诀,若是遇到难处,只管招呼本大爷,本大爷一巴掌拍死他!”听闻此言,简莨又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熊图拉着张文绣锦到一旁,塞给她一叠符纸,又用秘法传音给她使用的口诀,这才又对简莨说道:“你莫要再打这小丫头的主意,若让本大爷知道你对她不轨,本大爷一巴掌,保管你魂飞魄散!”

简莨哪敢辩解,只是苦笑着点头称是。熊图这才摇身一变,变作小熊的模样,身形一晃,背上生出一对灵翅,腾空而起,穿墙而过,蓦然消失在夜空中。

半晌,张文绣锦和简莨才双双回过神来,两人相视一笑,忽又想起了刚才简莨狰狞的一幕,两人之间又蔓延起了一份尴尬。

“那个,对不住啊,绣锦。我,我真不是故意的。今天,今天,他们说要把房子卖了,再也不回来了……”简莨说着,黯然泪下。

见此情形,张文绣锦也跟着难过起来,柔声说道:“我知道,回来的时候我遇见了他们,夏帆都跟我说了。你也别太难过了,这也是迟早的事情。再说,你也不能跟着他们,对吧?”说到这里,张文绣锦冲简莨摊开手掌,粉嫩的手心处一粒黑点颇为醒目。简莨看了一眼,顿时心生羞愧,一叠声地说着道歉的话语。

“没关系的,简阿姨。你不用再跟我道歉了,反正事情总是要解决的嘛。我想,你也不是故意的。虽然刚知道的时候的确有些生气,不过现在我已经不生气了。既然有办法解除,不就没啥可怕的了?”张文绣锦安慰道,简莨露出感激的笑容。

接下来的时间里,简莨就像平常上课时一样把关于渡魂师的一些情况简明扼要的说了一番,又教了一套吸纳灵气的方法给张文绣锦。

“对了,简阿姨,今天我遇见熊大哥的时候,为什么这个鬼面信印没有亮啊?”张文绣锦问道。

“十大阴帅的豹尾怎么可能和普通的鬼差相比?你的鬼面信印只是最低级的,也就对普通的妖魂鬼差一类的有反应,像熊图那等人物,当然不会有感应了。”简莨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张文绣锦恍然大悟,忍不住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见张文绣锦面露倦意,简莨便告辞离去了。张文绣锦看看时钟,已经是凌晨两点过了。

一晚上被强行灌输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知识’的张文绣锦早就困乏不已,哪里还顾得上洗脸漱口换衣服,连走到床上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倒在沙发上便睡着了。

正睡得昏天黑地的时候,忽然电话响了起来,张文绣锦迷迷糊糊地抓起电话喂了一声。

“文子,是我。”夏帆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啊,是你啊。几点了?”张文绣锦说着,半眯着眼瞧了眼时钟,忽然吼道:“我去!才四点过,你什么情况啊!”

“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上午十点,我在山岚咖啡厅等你,不见不散。”夏帆声音低沉,不等张文绣锦反驳,迅速挂断了电话。

究竟是什么事情这么重要?非得这个点儿上打电话来约我?张文绣锦无奈地摇摇头,放下电话,翻身又睡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