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每座城市都有一个闹鬼地

更新时间:2019-11-07 07:13:00

每座城市都有一个闹鬼地 连载中

每座城市都有一个闹鬼地

来源:掌中云 作者:易安年 分类:灵异 主角:兰冬袁小姐 人气:

《每座城市都有一个闹鬼地》是易安年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每座城市都有一个闹鬼地》精彩章节节选:一个身世离奇的神秘女网友在七月半这天深夜邀约,与之随行的总对着空气说话的男青年引起了我的注意,正在我对之疑惑之际,女网友趁我不注意往我眼上抹了一种奇怪的液体。当我再睁眼时,眼前的一切彻底颠覆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七星岗、府南河、茅台大厦、沙朗巷、延安路高架桥、广九铁路、中银大厦、荔湾广场、油麻地弥敦道、朝内81号……或许你都听说过,但你一定没见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988年7月21日,黄历上说这天诸事不宜。袁小姐母亲的尸体已经在遮尸布下躺了快一天了,可这时的袁小姐还未出世。 油溪镇位于重庆的西北部,是一个沿江小镇。这个小镇因为坐落在长江干道边上,由古至今都还算富庶之地。有了江水的滋养,这个小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郁郁葱葱的,如果你要站在两里外的华龙山上俯瞰下来,你或许很难在茂密的树丛中才能拣出两三栋楼来。 袁小姐的家在明月街,这条街挨着江水干到的一条支流,支流的两边也是茂密的树丛。其中有一座桥,叫做明月桥,桥边有一棵上了年纪的黄桷树,这棵树非常茂盛。 袁小姐的母亲就是在这座桥下打水的时候出的事。 整个情况是明月桥边的张剃头讲的。那天,他准备收摊的时候,看到袁母提着水桶沿着石板路下去了,当时张剃头还招呼了她一句,问要不要帮忙,袁母回绝了他。张剃头知道袁母是个犟拐拐,于是也没有强扭着要帮忙。可就在张剃头收完理发用的镜子木座的时候,突然听到明月桥的方向发来一声惊叫。他反应极快,一个箭步冲出了屋子。跑到桥边的时候,他只见袁母倒在了水边,身体已经僵硬,流动的河水时不时的拍打着她的身子。她双目圆睁,嘴巴微张,一脸惊恐的表情,而她的右手却高高的指着天上。 正在别处做木工活儿的袁父得知此事立马赶了回来,这个平日里就沉默不语的男人,见到怀胎十月的妻子的尸体时,也没有掉一滴眼泪。他让张剃头帮忙将妻子的尸体抬回了屋里,安置在了堂屋中。一张白布搭在她的身上,那白布中间有个位置高高拱起,那个位置下面是袁母硬邦邦的手臂。这怪异的景象,看上去有些瘆人。 一切都打点好之后,袁父凝眉看着妻子的尸体,一句话也不说。他伸手去摸了摸妻子圆睁的双目,又试图想要把妻子直愣愣指着天上的手臂掰下来,可都无济于事。 “我听到叫声就冲出去了,那座桥你也晓得,横跨在河上,我冲过去的时间最多十秒钟,当时旁边没有人,只有你媳妇倒在水里头。”张剃头说着,像是在为袁父排除他杀的可能。 袁父点点头:“看这样儿是遭黑(吓)死的。” “莫非是桥上的那个女……” 张剃头的话还没有吐出来,就被袁父伸手给按住了。他说:“等穆师傅到了再说。” 穆师傅是那一带有名的术士,专门为人做善后之事。据说他师出名门,可因为胆子小,就一直干一些做道场超度亡灵之类的小业务。但这并不影响他在这一带这个行当里的威望,所有同行都要敬他三分。 穆师傅到的时候是晚上十点过,天色早已黑尽,整个小镇早已陷入一片死寂之中。他推开门,跟袁父和张剃头点头示意之后,就径直的走到了那用白布盖着的尸体前。 他先围着尸体转了一圈,仔细的打量一番之后,他才伸手将盖在尸体上白布的一侧轻轻掀开。袁母那张狰狞的脸又再次显现出来,张剃头对这张脸有了本能抗拒,他微微侧了侧脸,伸手挡住了视线。 袁母的那只手臂还高高的扬着,眼睛瞪得老大,可目光中早已没了神儿,一张脸表情扭曲,原本惨白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了。 穆师傅站到袁母的正头顶处,斜着眼睛看了她一阵,嘴里也不知道念叨了一阵什么口诀,然后伸手轻轻的盖在了袁母圆睁的眼睛上。等到他嘴里的口诀念完,再将手移开,她的一对眼睛这才乖乖的闭上了。紧接着,他又慢步移到袁母的身子侧方,嘴里又开始了那段听不太清的咒语,念过之后,又伸手轻轻盖在了袁母直愣愣指着天花板的手背上。待咒语念罢,袁母的手才缓缓软了下去。穆师傅将她的手放在那张搁置尸体的木板上,然后将其盖好。 可让在场的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袁母的手臂刚被放下。穆师傅正要转身之际,那只手臂突然又直愣愣的从白布下面拱了起来。这个动作很大,吓得张剃头都大叫了一声。 穆师傅疑惑的回头望去,看了两秒之后,他说:“我这咒语百试百灵,今天是咋个回事?” 说着,穆师傅见袁父和张剃头都是完全不懂行的人,又走上前去,干脆伸手将那白布全部掀开来。这时,穆师傅看到袁母圆鼓鼓的肚子,才总算是明白了。 穆师傅指着袁母的肚子,问:“几个月了?” 袁父说:“足月。” 穆师傅:“难怪!赶紧找医生来,肚子里的娃娃还有救!” 就这样,袁小姐出生了。在袁母断气八个小时之后的次日凌晨,她在医生的手术刀下钻出了母亲的肚皮,来到了这个世界。 孩子能够顺利生产,这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可在医生为袁小姐剪短脐带的时候,穆师傅却坐在门外的木凳上一边掐着手指,一边愁眉苦脸的。 袁父抱着袁小姐光溜溜的身子,脸上这才稍稍露出了点笑意。可他很快也注意到穆师傅脸上的表情,他问道:“穆师傅,是不是还有啥子不妥的地方?” 穆师傅看了他一眼,又看了袁小姐一眼,从随身的布袋里掏出了十来个折叠好的符纸。他递给袁父,并嘱咐道:“这些符纸,等这个娃娃每长一岁你就烧一个,到时候你放一杯水在桌上,水盛七分,符纸不要打开,在水杯顶上直接点燃,等到灰烬掉入杯中,你再将这杯水喂娃娃喝下,这样可以暂时保娃娃平安。” “娃娃啷个(怎么)了?是不是有啥子病?”袁父紧张的问道。 穆师傅摇摇头:“不是生病的问题,这个娃娃出生在妈妈的尸体里,俗称棺材子。她命中带着很重的阴气,年纪越长,阴气就越重。十八岁前害自己,十八岁后害家人。再加上今天这个时候又不好,彭祖百忌都说今天诸事不宜,七月又是鬼月,所以这娃娃是天生阴命,克己又克人。” 袁父听后,一时手足无措了。他看着穆师傅递过来的这些符纸,又看了看怀里的孩子,面色凝重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