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附身李元霸之最强战神

更新时间:2019-11-02 12:02:46

附身李元霸之最强战神 已完结

附身李元霸之最强战神

来源:落初 作者:孔超 分类:历史 主角:李玄元霸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附身李元霸之最强战神》是孔超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玄元霸,书中主要讲述了:骨瘦如柴倒有四象不过之力,年少弱冠却有万夫不当之勇!有人说他在历史上根本不存在,可他的传说燃起一段历史的华彩!他便是隋唐第一条好汉——李元霸!征叛逆,扫贼寇,势不可挡。挑鬼谷,诛妖邪,威震八方。祸起萧墙,功高盖主,既然天下人都想要我死,举起双锤将命运的枷锁打破!从此之后,这个世界不是朋友,就是敌人!逆天改命,我命由我不由天!(西府赵王群:18589101)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只见迎面走来一人,正是凌霄阁的巡山首领石横,石横成名较早,有万夫不当之勇,手拿一把开山大刀,人称“大刀将”,如果凭他的身手,在地方做个将领不成问题,不知道为何甘心在此做个小小的巡山首领。

石横五年之前见过紫阳真人,看到紫阳真人一行四人,迎了上去,说道:“真人,我们又见面了。”

紫阳真人面色凝重,说道:“是啊,五年过去了,恍如隔日啊!”正是石横,杀死了自己的一名徒弟。

“嘿嘿,是啊。”

“石统领,请带路吧。”

石横点了点头,飘眼瞄了下紫阳真人身后三人,看到李元霸,差点笑出声了,看来紫阳真人真是无人可派了,连这小娃娃也来了。

四人随石横走进碉内,里面却别有洞天,粉墙百仞,金碧辉煌,再往前走,是一座门楼,门楼下面,开着两扇大铁门,左右排列着数百名武士,剑戟如林,横楼遮道,四人并不畏惧,在刀枪剑戟丛中,只穿过去,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步入一座后花园,园内假山玲现,回廊曲折,看似美景,却让人有阴森之感。

石横打起院中软帘,高声说道:“贵客到!”

里面传来声音:“恭请入座。”想必说话之人就是阁主。

四人步入房内,只觉得耀眼欲花,里面宝器奇珍,罗列满目,没有一件不是价值连城,房内宽敞,左右两面摆好酒席,

首席之上,坐立一人,正是凌霄阁阁主魏天槐。

魏天槐年岁四十有余,面目惨白,眼露红光,一身豪衣鳞甲,站立起身,哈哈大笑道:“紫阳真人果然爽约,正好我这里有几个手下,大家见见。”

魏天槐躬请紫阳真人座在首席之上,与自己平席而坐,姜松、英无双、李元霸被安排在首席右边而坐。

魏天槐指着首席左边依次介绍道:“左座的这位是南荒和尚,那位是北绝血魔,令一位是五虎断门刀的邱少,江湖巨孽关天伦,最后三位是来至漠北的龙木公天南的盘根二怪。”

英无双和姜松听了大吃一惊,虽然二人很少在外行走,可是天下的事情却了然于胸,这些人都是天下间顶尖的人物,南荒和尚人称南荒恶僧,武艺高强,无恶不作,杀人如麻,嗜吃人肉!北绝血魔功夫深不可测,没人见过他的身手,见过他身上的人都死了!邱少年少成名,一把五虎断门刀罕逢敌手!关天伦多年前本是纵横北方,杀人无数的江湖大盗。由于他的武功,很有真传,是以直到他洗手归隐,都是有惊无险,不曾遭伏诛。他经过多年蛰居,武功更有精进,但悍染之性,还未消磨。这便是他何以会接受魏天槐方面的重金,今日在这凌霄阁出现之故。!漠北的龙木公大家却不知道他来历,单看他鹤发童颜,追骨仙风,一看便知是功力极深的人物!天南的盘根二怪,大约五十多岁,紫阳真人曾独立将二人打败,两人二十年未屡中原,孤悬海外,专练邪术,不知现在精进到什么程度。

盘根二怪见了紫阳真人,盘金根一翻怪眼,长臂一伸,隔座抓来,口中道:“紫阳真人,你还记得我二兄弟吗?”

英无双眼疾手快,残月出手,与盘金怪打了起来,盘银怪见英无双身手不凡,怕哥哥吃亏,两人上前夹击英无双,英无双冷冷一笑,“唰.唰”,双刀似万钧雷霆,逼退二怪,二怪正欲在上前,魏天槐厉声说道:“有话等下在说,所有梁子一并解决。”

二怪见魏天槐发火,怒而不言,忿忿退下,盘根二怪再回中原绝非偶然,魏天槐查明紫阳真人与二怪有过节,所以重金礼聘二人前来,此番高手汇聚,意想将来人诛灭,然后一举杀向九华山,占领道观,继续做杀人越货的买卖。

诸多奇人异士到场,绝非偶然,万一闹翻,纵然四人武功再高,也抵挡不了,只见英无双与姜松脸色微变,紫阳真人则是神色自若,谈笑风生。

魏天槐奸笑着对紫阳真人子说道:“晚辈五年前有幸见过真人一面,真人松行鹤骨,器宇不凡,给晚辈留下很深的印象,今日再见到真人风采依旧,真是可喜可贺啊!。”

紫阳真人道:“魏阁主不必惺惺作态,邀请这么多高手,是不是打算将我们一行四人尽杀于此?”

紫阳真人语气铿锵,神光迫人,避开他眼神,魏天槐转睛一想,说道:“晚辈不敢造次,只是这五年之约是师祖所定,不敢违背,何况刀枪无眼,死了伤了也属正常!”

紫阳真人叹息一声,说到:“千里迢迢而来,就是为了当初的承诺,九华山还是九华山,而凌霄阁却变成了土匪窝了!”

凌霄阁帮众大怒,纷纷起身,剑拔弩张!

魏天槐尴尬笑了笑,说到:“真人说笑了。”说完瞪着血红的双眼,向来至南荒和尚说道:“你去陪真人的徒弟玩玩,记住,务必不能伤了高徒。”

南荒和尚诡异一笑,知道魏天槐是何意思,纵身跳到场中,抱拳向三人问道:“不知哪位出战?”话虽如此说,可是却是一脸不屑。

英无双大怒,起身上前,旁边的姜松按住英无双的肩膀,说道:“师弟,杀鸡焉用牛刀,第一战我来。”说着端枪来到场中。

南荒和尚二话不说,手拿两把寒光宝刀,挥刀向砍去,双刀一前一后,分攻姜松两大要穴,刀尖连连抖动,威胁周身三十八大穴道,姜松大喝一声:“好个不要脸的贼人。”身形不退反进,手中银铁忽然出手,真如一条蜿蜒前进的龙蛇,一寸长,一寸强,没等和尚的双刀而至,寒铁银枪已骤然而出,和尚怪叫一声,双刀交叉一架,架住银枪,姜松银枪后尾一扫,和尚抬腿一挑,将枪杆挑起,两人各退一步,摆开架势,寻隙攻击。

两人各自试探一招,都知对方身手不凡,不敢怠慢,当二人再次缠斗在一起,一展开招式,却是性命相扑的真斗,各展平生绝艺,和尚深知姜松枪法绝伦,此刻出招那里还有半分怠忽,双刀使开来矫矢灵动,招招狠辣。姜松急于拿下对手,有些沉不住气,贪于进攻,拆了三十余招后,一枪直刺,力道用得老了,被秦永厚斜身闪过,还了一剑,嗤的一声,削下他一牌衣袖。

姜松心中一急,枪招更见散乱。和尚暗暗欢喜,狰笑道:“臭小子,你打不过我的,难道还有假的?”他这句话,本想扰乱对方心神,由此取胜,不料弄巧反拙,姜松内敛沉稳,听得这讥嘲之言,并不发怒,反而深自收敛,连取了七招守势。这七招一守,登时将战局拉平,姜松的枪势走上了绵密稳健的路子,又拆数招,姜松虚刺一枪,和尚躲过,而姜松卖个破绽,胸口立时门户大开。和尚斗得兴起,陡见对方露出破绽,想也不想便挺刀中宫直进。正在此时,姜松银枪绕身一圈,横扫千军直向和尚扫去。刀尖离姜松胸口尚有尺许,和尚只感觉身后有劲风袭来,双刀反手一挡,只觉全身大震,如触雷电,双刀只震得嗡嗡直响,颤动不已。

和尚双刀影光闪烁中,姜松一声长啸,刷刷刷连刺三枪,第四枪剑银光闪处,扑的一声响,银枪直刺秦永厚心窝,还来不及大声惨呼,便倒在血泊之中。

在场之人无不大惊。

魏天槐阴沉着脸,拍了拍手,冷笑道:“好枪法,不知兄台这是什么枪法?”

姜松收起银枪,淡淡的说道:“祖传枪法。”说着回到原位。姜松上九华山时,虽然会枪法,可是不纯熟,幸好紫阳真人帮他整理枪谱,历练拳脚,才有今日的成就。姜松想起过去,不禁心生感叹,抬头向紫阳真人看去,紫阳真人微笑着冲自己点了点头,似乎在说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

武士将尸体抬出,魏天槐血红的双眼更红了,如要滴下血了一般,幽幽的说道:“不知下一位是何高徒?”

李元霸提锤要上,英无双微微一笑:“小师弟,这场由我出战。”话刚说完,身如鬼魅般闪身入场。

单是英无双这身法,便让众人一惊,众人心想:“刚刚拿枪的武艺不凡,想不到这面容如玉的人更是厉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