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布衣监国

更新时间:2019-11-02 12:09:23

布衣监国 连载中

布衣监国

来源:落初 作者:王蜀黍 分类:历史 主角:秦戈白墨 人气:

王蜀黍新书《布衣监国》由王蜀黍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秦戈白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秦取九鼎为晋所击,八大柱国乾纲独断。国家积弊久矣,天下已旧,治唯革新。历史似是而非,那从另一个世界而来的人,却在这世界里,寻求改变。白墨脚踏步云履,身披白纻衣,飘然之中,长剑住立。管你是王侯将相,还是皇帝本人。执子落子之时,皆在我掌中矣。-------------------江山如画,美妇嫣然于画里。文艺武艺,待君来,知我意。“这是我的世界,你要来看看吗?”本书书友群:462034141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即使白墨好言讨饶,还是被那两个没有受伤的汉子给教训了一顿,刚消肿没几天的脸颊再次一处红一处紫,一身白衣尽是泥土,风度全无,简直没眼看了。这事儿也没法跟魏击诉苦,不然自己风流名士的形象也得打个折扣,这时节人皆注重仪表爱惜身体,何曾见过隔三差五便挨一顿揍的“名士”?

白墨回了住处,瞧见床上端坐的冷玉烟,便想跟她唠唠嗑,不料刚摸上床边,还没张嘴,便被冷玉烟抄起鞋底抽肿了嘴巴,还附赠了一声:“滚。”

白墨只好畏畏缩缩地打好地铺,十分颓废地往上一躺,生无可恋道:“我大概是个废人了。”

“废人也得执行任务,睡觉。”

一时无语,天色渐暗,皎洁的月光缓缓透进窗里。

白墨瞪着眼睛,歪过头看着窗外的月光,好像在思索着什么,又好像没有。他感觉自己的心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就像是个永远打不开的黑匣,外人绝无可能领会到他所思所想究竟如何。

“只在史书上,闲来涂几句,留与后人猜吧。”

白墨收了心神,不知不觉间,沉沉睡去。

次日一早,几声鸡鸣过后,冷玉烟便洗漱完毕,拿着篮子假装出去买菜了。Chun秋馆实际上戒备并不森严,四君子的时代已经成了历史,现在的Chun秋馆更像个善堂,收拢着来自天下各地的鸡鸣狗盗之辈,如果不是魏家要坚持从四君子时代开始留下的传统,这里恐怕早就被挪作他用了。所以冷玉烟的进出并未受到什么阻挠,她之前煞有介事的潜入Chun秋馆,还让白墨给她编造个合理的身份,如今看来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当然,万事都是小心为妙,冷玉烟可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其实她和白墨算错的都是同一件事,那就是魏无忌的权柄势力。在他们眼中,身处帝国中枢,权柄显赫的魏无忌身边,理所应当的聚拢着大晋皇朝的英才,三千食客所在的Chun秋馆,也应该能人辈出,戒备森严才对。

二十年前或许如此,二十年后,早已时移世易,墨家决定“屠龙”的时间并不太长,凤京的情报网还接触不到太高层面的东西,所以才有了之前控制魏击的计划,以期能够更加接近帝国中枢。

冷玉烟见到了秦戈。

现在秦戈的身份业已不再个老梢翁,而是成了一个自称从边军退役后经商起家,来帝都购置产业的外地豪绅,但由于产业购置的具体事项还没有谈好,所以只能暂且在驿馆之中歇脚。

墨家北宫又出动了一批探花,加深了对帝都的渗透,由于其中几个加入墨家以前就有些身份,所以秦戈的经费顿时充裕了起来,终于可以扮些舒坦点的身份了。

“秦戈,北宫西厢第六探花白墨已就位,镇宅第二探花冷玉烟,听候差遣。”

冷玉烟说着,低下头,行了一个十分古怪的礼节。

在一片草席上正襟危坐的秦戈摇了摇头,轻声道:“在凤京城中,只说适合你身份的话,如无必要,切勿自报家门。行了,你的来意我很清楚。”

秦戈说着,扔给了冷玉烟一张白纸。

“阅后即焚。”

冷玉烟将白纸卷好收入袖中,对秦戈点了点头。

“对了,”冷玉烟刚刚走到门口,身后传来了秦戈沙哑的声音:“带着老楚一起,以后老楚改叫大傻,是白墨范阳老家派来服侍的仆役。”

冷玉烟转回身来,蹙眉道:“巨子信不过我?”

“非也,京城险恶,带上老楚,毕竟可以多一分安全。巨子对你和白墨,可是寄予厚望呢。”在提到“白墨”二字时,秦戈的牙齿咯咯作响。

“诺。”

冷玉烟回来之后,白墨的住所又多了一位住客,老楚,现在新的称呼应该是大傻,挺合他那生着一身腱子肉却只会嘿嘿傻笑的气质。

白墨盯着大傻的身子,如果把嘴角的哈喇子忽略掉,那真是横竖怎么看都顺眼,白墨也开始学着大傻,拖着腮帮子一直傻笑。

冷玉烟在一张纸上刷了一遍米汤,然后便将那张忽然显露出字迹的纸张扔进了灶膛,对傻笑着的白墨说道:“老楚……大傻可是最后的保命手段,轻易不可动用。”

“知道知道,让我自己先欣赏会儿不行吗,这可是真正的大杀器。”

大傻听了这话,脸上居然红了一下,立即让白墨失去了“欣赏”的念头,收敛心神,正色道:“秦戈那儿传什么命令下来啦?”

“巨子有命,叫你着手积攒名望,参与今年的科举,从这条路晋为官佐。”

“这里也有科举?”

冷玉烟挑了挑眉,奇怪道:“你知道什么是科举?”

“我不知道,你给我讲讲。”

白墨凑到冷玉烟身前,一脸求知欲很浓厚的样子,却被她无情的推到一边。

冷玉烟淡淡道:“巨子在这封密信中也是语焉不详,只是说叫你着手积攒名望。”

白墨心中暗想,科举可是考试,又不是九品中正制,要名望有什么用?这个世界确实有一套类似九品中正的评价方式,那就是十二风流品、十二杀伐品与十二谲云品,分别记录有名有姓的文武良才及江湖异人,朝廷若有什么用人需求,常从其中捡取。

看来巨子本人对科举此事的情报掌握得也并不太多,只知道朝廷是要招人了。

但是,如果白墨现在想进入朝堂,只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魏无忌巴不得赶紧在朝廷中安排一个有些本事的“自己人”,巨子非要自己参加科举,这其中应该藏着些玄机,只是自己手上的情报太少,实在分析不出什么来。

参与科举最重要的可不是名望,不过既然墨子在书信中说了,按他说的做便是,到时候出了问题就是他命令不对。这时节积攒名望要干的那些事,可都是白墨的毕生爱好啊,现在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干了,说不定还能得到些经费支持,对于根本没把墨家当成自己人的白墨来说,何乐而不为呢?

“那行,从现在起我就要着手积攒名望了,嗯,十二风流品中,在科举之前进入三品以内,应该不算难事。”

冷玉烟嗤笑道:“大言不惭。”

“是不是大言不惭,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冷玉烟,这个任务主要是由我来完成,我应该有权调动你吧?”

“冷玉烟谨遵号令。”

“那行,现在你就调动全部手中可用的资源,在十日之内编纂个‘胭脂谱儿’出来,入谱人物仅限京城女子,排名次序要综合参考长相、身条和名声三大要素,编纂完成之后,先把原件给我过目,之后再谈刊印的事儿。”

冷玉烟打了个寒颤,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你要做什么?”

白墨抽出腰间折扇,扇面一开,只见正面书“天上天下共有风流千百段皆为我事”,反面写“书古书今没有娇娘一两个逃出掌心”,扇骨刻“沽名祖师”。

“当然是,积、攒、名、望、啦!”

于是乎,冷玉烟开始四处打听家长里短,采访了无数媒婆媒汉,她手下仅有的几名探花也跟着一起,开始着手编纂“胭脂谱儿”,尽一切可能,从凤京城三十万户居民中挑选出百余位可以入谱之人,力求精准,绝不遗漏。

白墨也没有闲着,他立即给魏击修书一封,让他联络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以及一切可以联络上的风流名士,三天后去凤京城外的住莽山中,开办第一届“莽山诗会”。

积攒名望,其实最好是去稷下学社所设立的天人辩场,可惜白墨并非那种自认辩才无碍的人,生怕到了那里露了怯,而且天人辩场的辩题并不是时时都有,只好先麻烦魏击联络朋友举办个小型活动,就当试水了。

魏击接到书信后,着即回信,欣然应允。

三日之后,住莽山。

半山腰处,阳光明媚,人来人往,只是来往之人大半眼神游离,根本心不在焉,因为这些人都是丞相府的食客们,魏击似乎也知道自己天天宅在家里,社交圈子并不大,根本联络不了多少人过来,所以临时命令这些食客过来凑数,真正的好友及赏脸来参加诗会的名士,只有寥寥二十几人。

这下白墨反倒放心了,他还怕来得人多了,真混进来什么高手。

按他在书信上写下的暗示,其实只叫食客们过来都行,估计魏击想得太单纯,没有看懂,当然这也不能怪魏击,魏击心里的白墨可是真名士,怎么可能在意别人抢他风头?所以他尽可能叫来了些确有才学的人来参加,还为此动用私房钱,许诺了种种好处。

白墨看着几个刚刚跟魏击打过招呼的白胡子老头,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忽然间心里有些忐忑,万一装X不成反***那可如何是好?

在这样鱼龙混杂的境地下,第一届“莽山诗会”开始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