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帝皇分身系统

更新时间:2019-11-06 06:29:53

帝皇分身系统 连载中

帝皇分身系统

来源:落初 作者:云下飞雪 分类:历史 主角:朱勇王承恩 人气:

《帝皇分身系统》是云下飞雪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帝皇分身系统》精彩章节节选:朱勇偶获帝皇分身系统,从此开始了他的穿越帝皇之旅。“什么,我是崇祯帝!”“不,崇祯帝只是我的一道分身。”崇祯九年,崇祯帝成了朱勇的一道帝皇分身。看朱勇如何一魂双体,朝上斗满堂亡国之臣,朝外杀遍地贼寇奸佞,内服外贴,治标治本,拯救大明于生死存亡之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7挑选新首辅

【新书求收藏推荐!】

“大伴!”

朱勇开口喊道。

“圣上,老臣在呢!”

听到朱勇的呼喊,王承恩立即从殿外进来。

哗啦!

朱勇一挥手,直接将书桌上堆积的那些弹劾卢象升的奏折,全部推下去。

“大伴,你找人将这些弹劾卢爱卿奏折上的官员名字,一一记下了。

他们不是说,卢象升和鞑子打,一定会输嘛!

朕要等卢爱卿得胜还朝时,再找这些官员算账。”

朱勇气呼呼的对王承恩,说道。

“是,圣上。”

王承恩看到崇祯发怒,更加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开口应道。

王承恩当然不可能猜到,自己眼前伺候的这位主子,其实已经算是另外一个人了。

至于崇祯性情的突变,王承恩顶多也就疑惑疑惑。

再说,皇帝性情多变,那不是很正常嘛,要不然怎么会有‘伴君如伴虎’这句话呢!

“还有,朕要下旨罢免现任首辅温体仁,让他告老还家吧。”

朱勇一开始是想弄死温体仁的,但随后一想还是算了,杀了温体仁,又会牵连出一大批官员,对现如今混乱的朝堂不利,

这个时候,大明就像一个重病病人,不仅外伤严重,内伤更严重。

外伤好治,内伤却要慎重,不可下猛药,否则就会变成毒药,加速大明朝廷的崩溃。

随即,朱勇便下笔写了一份圣旨,削去了温体仁的首辅官职,让其告老还乡。

“圣上,您罢黜了温体仁,内阁首辅的位置可就空出来了,要是不尽早安排人选,时间一长,对朝廷不利啊。”

王承恩刚开始听到朱勇要削去温体仁的官职,也是一惊,但随即也是欣喜不已,王承恩早就对温体仁不满了。

但随即,王承恩也为朱勇着想,开口提醒道。

被王承恩这么一提醒,朱勇也随即反应过来,吓了一跳,开口对王承恩说道:“幸亏大伴你提醒,不然朕又有麻烦了。”

因为朱勇此时也想明白,他要是罢黜温体仁,让内阁首辅位置空出来,这么个肥缺必然要引起朝堂上不少官员的窥视。

不用想,到时候朝堂上一些高官,为了坐上首辅的位置,少不了又要来一番争斗。

现在,大明朝堂上的官员,早就分成好几个派系,早就互相倾轧,温体仁被罢黜,会成为他们再起斗争的导火索。

所以,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朱勇在罢黜温体仁首辅的同时,立即任命新的首辅人选,直接断绝一些人的念头。

但朱勇思来想去,也实在是想不出,安排谁来接任温体仁,担任新的首辅。

朱勇脑中冒出几个人名,比如卢象升,洪承畴,史可法,但最终都被他否决了。

不管是卢象升,洪承畴,还是史可法,或许他们能力很强,但都有一个缺陷,那就是资料不够。

大明首辅这个位置,可不是谁想做就能做的。

而且,就算是卢象升资历够了,他在朝堂上的根基太薄,来了也玩不转,恐怕会被下面官员架空。

再说,对于卢象升,朱勇非常看重,在心里早就有了安排,没打算这么早将其放在朝堂上,外面更需要他。

“哎,还是有谁可用呢?”

朱勇想不出来,他本来知道的这个时代的大明忠臣就少,除了卢象升,孙传庭,他也真不知道多少了。

但大明首辅这个职位,太重要了,这就相当于后世*****啊,朱勇绝不允许第二个温体仁上来。

“***,说到底还是这个时代的忠义之臣太少,能有资格做首辅的忠臣能臣,就更没几个了。”

朱勇恼怒的说道。

“圣上,您是不是忘了一人啊,老臣觉得没人比他更合适接任温体仁了。”

这个时候,王承恩开口说道。

“欧?你说的是谁?”

“孙阁老啊!”

“孙阁老?谁啊?”朱勇听完王承恩这么说,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但片刻之后,朱勇恍然大悟,直接站起身来,兴奋的说道:“对啊,孙承宗啊!我怎么把他给忘了,的确没有比他更合适的首辅人选了。”

这个时候,朱勇也想起了这位兢兢业业为大明贡献了几十年的老臣,最后为抵抗鞑子,全族百余人遇难,真正的满门忠烈。

这样一个要能力有能力,要忠心有忠心的臣子,不正是此时朱勇急需的首辅大臣嘛!

同时,朱勇也想要改变这个对大明忠心耿耿老臣的命运,不再让他们一家人的悲剧重演。

“大伴呢,我记得现在孙阁老应该告老还乡,在保定高阳老家吧!”

朱勇抬头,对王承恩问道。

“是的,圣上,孙阁老现在在高阳老家。”

“大伴,你立即派人,拿着圣旨,前往高阳,将孙阁老请回来,朕要他做新一任的内阁首辅。”

朱勇笑着说道。

有孙承宗回来替他主持朝堂大局,朱勇便能放心不少。

毕竟朱勇不能一直待在崇祯的体内,无法一直为朝政劳心,他更重要的任务在外面,未来朝堂上的大事,朱勇多要交给孙承宗去做。

“大伴,你派人到高阳,先将孙阁老请到京城来,他的家眷可以慢慢迁过来。

朕这边罢黜了温体仁,急需孙阁老主持朝堂大局。

另外,你发出消息,就说朕最近身体感染风寒,不上朝了,朕懒得上朝去听那些大臣们弹劾卢爱卿。

朕相信卢爱卿,不会让朕失望的,一旦卢爱卿有新的战报传来,让人第一时间送进宫里。”

朱勇对着王承恩嘱咐道,将后面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是,圣上,老臣全都记下了,老臣这就派人去办。

对了,圣上,刚刚城门处守将派人送来消息,说那个叫朱勇的人,已经被祖大乐将军派人,安全护送回来。

老臣已经提前安排好,现在他就待在城内的一处宅院内。”

这个时候,王承恩对朱勇说道。

“靠,光想着换首辅的事情了,差点将自己的事情给忘了。”

听到王承恩说起自己,朱勇才猛地想起来。

“大伴,你给朱勇安排个新身份,不要太扎眼,另外派人给他送一笔银子,不用太多。

他想要干什么,你们也不要去管,暗中派几名身手好的锦衣卫保护他。

总之,这一切都低调进行,不要太张扬,明白吗?”

朱勇对王承恩,说道。

“是,老臣明白了。”

“嗯,你下去办事吧。”

等到王承恩退出书房后,朱勇的意识也退出崇祯的身体,回到自己的主身。

“嘿嘿,接下来京城该变天了。”

朱勇主身苏醒过来后,从床上坐起来,不由得露出冷笑,开口说道。

半日之后,果然有人给朱勇送来一笔银子,同时门外的士卒也撤走了,朱勇就知道王承恩已经按照他说的办了。

“走,小六子,带回出去转转。”

朱勇笑着对小六子说道。

“好啊,少爷,我长这么大,还真没来过京城呢。”

小六子没有胆怯,反而兴奋的说道。

根据之前小六子跟朱勇说的,他以前也是大户人家出身,老家在河南,算是个中小地主,日子过得也算滋润。

不过,去年河南闹匪患,一股悍匪攻破了他们家所在的县城,他一家人被乱匪杀的杀,逃走的逃走,都失散了。

他侥幸逃出城外后,跟着流民一路向北,就到了京城一带,没想到又遇上鞑子入关。

朱勇对于小六子挺同情的,加上自己身边确实需要这样一个识文断字,又机灵懂事的随从,才将他从兴州带到京城。

朱勇打开王承恩派人送来的银袋,发现里面有几张银票和碎银子,差不多有三四百两左右,足够他日常所用。

朱勇带着小六子在京城内闲逛,朱勇这是第一次来到大明时代的京城,好奇心驱使他要好好逛逛。

虽然此时的大明处在内忧外患之下,中原各地灾荒连年,但作为大明首都的京城,此时情况要好很多,依旧是一片太平盛世的景象。

或许,也就最近鞑子入关,打到京城外围,才让京城内的百姓稍微惊慌了一下。

见识了后世繁华都市的朱勇,在京城四处转悠了一番,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后,渐渐也就感觉没什么意思了。

“小二,上菜!”

朱勇带着小六子在京城内走了大半天,傍晚走累后来到一处酒楼,叫了一份饭菜,慢悠悠的吃了起来。

朱勇没有去单间,就坐在大堂一张桌子上,周围还有不少饭桌,坐着不少顾客,有普通百姓,也有来往的商客。

大堂内很嘈杂,到处都是说话声,这里的顾客彼此吹牛谈话。

朱勇一边吃着饭菜,也认真听着周围这些顾客的谈话,这里也是他获取民间讯息的方法之一。

“你们听说没有,昨晚陈大人在宜春楼一掷千金,花了一万两银子,就为和牡丹姑娘共度一宿呢!”

“你说的是那个陈大人?”

“还有那个陈大人啊,自然就是户部左侍郎陈礼合陈大人了,他最喜欢流连于青楼,而且还出手阔绰。”

朱勇旁边一个桌子上,坐着三个男子,此时一个年轻的灰袍青年,沉声对两个同伴说道。

“哼,堂堂户部左侍郎竟然做出这样事情,这年头当官的没个好东西。”

旁边一个魁梧男子冷哼一声,说道。

“一万两银子啊,我要是有这么一笔钱,就先把我娘的病治好,再盖间新房子,然后讨个媳妇。”

一个身体瘦弱,年纪明显不大的青年,此时一脸羡慕的说道。

“哈哈,小山,一万两银子,足够你讨十几房媳妇了。”灰袍青年笑着打趣道。

“看看现在的朝廷,都成什么样子了,被这样一群酒囊饭袋占据高位,整日什么都不做,就知道贪污,压榨百姓。

你们想想,那姓陈的狗官即便是户部左侍郎,他一年的俸禄,也不够他在宜春院一天挥霍的。

他这些钱能从哪里来,傻子都知道。”

灰袍青年脸色一变,收起了笑容,继续说道。

“你这算什么,我堂哥在卫所当兵,是个小旗官,他跟我说,他们都已经三个月没发饷银了。

但后来他们才知道,其实朝廷早就把饷银发下去了,都被卫所里那些当官的截留了。

后来当兵的不干了,聚齐起来要饷,那些当官的怕把事情闹大,才发了饷银。

结果,我堂哥他们到手的银子,竟然只有不到半月的,剩余的全都不发了。

你说,这些狗官可恶不可恶。”

一旁魁梧男子此时也是一脸气愤,讲述道。

“两位哥哥,这些当官的这么为所欲为,难道圣上就不管吗?”

一旁瘦弱的青年,一直静静听着灰袍青年和魁梧男子的对话,这个时候才小声插嘴说道。

“管个屁,圣上要是能管,这些当官的还能这样嚣张下去?”

魁梧男子义愤填膺的说道。

“哎,现在圣上被满朝奸佞蒙骗,这种事情恐怕圣上根本就不知道,想管也管不到。

再说,这也不是一两个官员的问题,而是现在整个朝廷制度崩乱。

这些官员的这些做法,所以官员都心知肚明,但却没人站出来说话。

即便是圣上知道了又如何,恐怕圣上也无力改变这样的局面。”

灰袍男子叹息一声,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