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明卿士

更新时间:2019-11-06 06:30:04

大明卿士 连载中

大明卿士

来源:落初 作者:城北人家 分类:历史 主角:曹曹唯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大明卿士》是城北人家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曹曹唯,书中主要讲述了:文华殿前一叩首,从此不做懒散人。盛世当策马踏过锦绣山河,牧民于天下,肥民而利己,孝宗皇帝视我为栋梁,东厂番子畏我如虎狼,为天下士子做表率,赫赫卿士立于朝野,曹唯想要一个大宅子,一位贤妻,几名美丫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阳县衙,坐北朝南,位于秦阳县中心,是整个秦阳县的政治权利中心。

县衙之中设三班六房,三班即三班衙役,分为站班皂隶、捕班快手、壮班民壮;六房又称六科,以左文右武排列,左侧吏、户、礼三房,右侧兵、刑、工三房。

三班六房皆称为吏,是官民交接之枢纽,最基层的执法人员。

除此之外,县衙之中还存在一种人,名曰师爷,即县令的智囊和心腹,是县令的贴心小棉袄,忠实狗腿子。师爷在现代人眼中的形象不太好,作为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反面角色,脸上长着长毛痣,唇边两撇八字须,一双绿豆小眼咕噜乱转,时常前倨后恭贱模样,给县令出一些断子绝孙的坏主意……

前衙后邸,各县衙门均以大堂、二堂为知县行使权力的治事之堂,形成前衙。二堂之后则为内宅,是县官办公起居及家人居住之处。

这是曹唯第二次来秦阳县衙,第一次是在前衙当着县令和百姓的面狠狠地刷了一次存在感,第二次是要去内宅狠狠吃一顿不要钱的晚饭,顺便问问能不能打包带走…

曹唯从衙门侧门进入,穿过瑞兽照壁之后就来到了内宅大堂,大堂过后便是一大片竹林,竹林之中最适合吟诗作对以及大小便。

竹林后方有一个小池塘,池塘中央,荷花正开得娇艳美丽,水面之上,一座精致白色拱桥连接两岸,对岸假山凉亭交相辉映,风景如画,莫过如是,看来历代的县令都没有亏待自己。

走到后宅第二座大堂时,马县令已经在等着了,见曹唯走过来,满脸笑容地迎上去。

这是曹唯第二次见马县令,上一次是在公堂之上,马县令穿着官服颇具威严,根据潘富所言,马县令是举人出身,上下打点了很久才谋得一官半职,做上了本县县令。

现在的马县令穿着锦绣员外服,国字脸,绿豆大的小眼睛睁得浑圆,看起来异常精神,须发皆打理地一丝不苟,笑起来脸上还有一个小酒窝。

曹唯不着痕迹地瞅了一眼站在一边的潘富,发现马县令和潘富长得半分不像,真怀疑马县令是不是潘富祖辈打酱油时送的,就好像买两斤猪肉还能捎带送半斤猪下水…

真是好嫉妒马县令脸上的酒窝,这么重要的容貌加分项,长在马县令脸上真是糟蹋了,真想在他笑的时候一巴掌扇他脸上。

曹唯恭敬朝马县令施了一礼:“晚生曹唯,见过县尊大人。”

马县令上前来拉着曹唯的手,满脸笑容道:“贤侄不必多礼,上次贤侄在县堂之上扭转乾坤的本事和气度让老夫印象深刻,俊杰,俊杰啊!”

曹唯很想把手扯出来,试了一下果断放弃,这老匹夫手劲好大…

……

酒是好酒,名曰醉仙酿。

酒桌之上,觥筹交错,一时宾主尽欢。

“听闻贤侄还不曾婚配,可有什么中意之人?老夫愿意成人之美,想必秦阳县内,老夫还是有几分颜面的。”

马县令说完,看着曹唯,好像曹唯说看上哪家闺女,那个姑娘今天晚上就会被打包放在曹唯的床上让曹唯随意糟蹋。

“劳烦世叔费心了,我毛都没长齐,婚配尚且过早,况且大丈夫要先立业后成家,否则蹉跎了年华,就要抱憾终身了。”

毛都没长齐?我信你个鬼!

“贤侄是本县少有的青年才俊,学识渊博,想来算学也是极好的。”马县令说话间从怀里掏出薄薄的一本账册,拿给曹唯道:“这是本县今年出去县衙的账簿,还请贤侄帮忙核对一下。”

曹唯接过马县令递过来的账簿,翻开看了一下,心中立刻就有了底,流水记账法,最简单也是最容易做文章的记账法,根据这种记账方式,曹唯有一百种方法拿走县衙库房里的银子,账面上还让人看不出端倪。

只是在曹唯看来,这本账簿做帐的手法并不算高明,前后填补也不够隐蔽,曹唯看了马县令一眼,心里了然。

“本县今年进一万三千八百一十六两七钱,出一万一千三百两整,余两千五百一十六两七钱。”曹唯合上账簿,将账簿递给马县令。

马县令盯着曹唯道:“贤侄没有发现什么纰漏吗?”

曹唯端起一杯酒敬马县令道:“既然县尊只是让学生核对账目,不是查账,学生就只能核对,不该做的事情就不能做。”

马县令喝了一杯酒,道:“贤侄有所不知,本县前任师爷说本官亲自做的账簿数目不对,不幸滑倒摔断了腿,现在师爷一职空缺,所以老夫想请贤侄就任师爷一职,不知贤侄意下如何?”

摔断了腿?是打断了腿吧!这马县令好粗鲁,动不动就要打断腿,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正所谓江湖险恶,不行就撤。

“蒙世叔错爱,我毛都没长齐,怎么能担此重任。”曹唯拒绝道。

“上上个师爷也不幸摔断了腿……”

“学生虽然年纪小,但也知道忠君报国,为本县邻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所以师爷一职,舍我其谁!”曹唯赶紧抢过话来,生怕晚了一步门外就会出现几个大汉,拿着棍棒往自己腿上招呼。

……

曹唯最终也没有勇气对马县令说一些饭菜打包带走之类的话,出了县衙之后,曹唯才发现自己后背已经湿透了,城里路好滑,我要回农村。

曹唯瞅着旁边的潘富愈发不满,酒桌之上只知道吃喝,也不知道替自己推辞一下。

“贤弟也该收起惫怠之心,好好干一翻事业了,我跟我堂叔说贤弟属于懒驴拉磨,不推不走。”潘富不紧不慢说道。

曹唯期待地看着潘富道:“这么说来,马县令刚刚说摔断腿都是吓我的了?我就说嘛,一县之尊好歹也是一个读书人,知书达礼,哪能那么野蛮!”

潘富似笑非笑地看着曹唯道:“上任师爷真的摔断了腿…”

曹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