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明末中枢一木匠

更新时间:2019-11-06 06:34:45

明末中枢一木匠 已完结

明末中枢一木匠

来源:落初 作者:凤之翼 分类:历史 主角:小九黎兰 人气:

《明末中枢一木匠》是凤之翼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明末中枢一木匠》精彩章节节选:《木匠》已经完本,谢谢大家对小翼的大力支持,小翼新书《杀破三国》已经上传,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小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简单地进行交割,岳肃便接管了阳朔县,当天晚上就住在后宅。后衙的面积极大,少说有一千平,三进的院落,房舍有十几间,一个大花园,园内有几棵桂花树,苗圃里种着菊花和兰花。当然也有几名使唤的下人。

岳肃让人去准备饭菜,和金蝉、铁虬对坐饮酒,喝到兴起的时候,金蝉和铁虬都大呼痛快,当官就应该除暴安良,为民做主。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早起来,三人吃罢早饭,决定在衙门里熟悉一下。

整个县衙估计能有两三千平,这可比岳肃当年的公安局大多了,三个人找了名下人当向导,四处转悠起来。

后宅的前面是后衙,一般用来单独提审犯人,也有七八个房间,院子里放着些兵器和石墩,想来是差役打熬身体的地方。再往前走是前衙,县衙的首部建筑叫照壁,为青砖浮雕组成的一字形建筑物。照壁的正中在一个形似麒麟的怪兽,“贪”,这是一种神话传说中的贪婪之兽,传说它能香下金银财宝,从画上可以看到它的脚下和四周尽是宝物,但它并不满足,张着血盆大口,妄图香吃天上的太阳,结果却落了个粉身碎骨,葬身悬崖的可悲下场,照壁绘是明太祖朱元璋的首创,主要是警戒官员不要贪赃枉法。

大堂两侧有议事厅,大堂后侧有平房两间,为衙皂房。当走到衙皂房的门口时,只听里面有人在里面大声喧哗。

“买好离手。”“买大!这把买大!”“小!肯定是小,听我的没错!”……

一听这声音,岳肃都不用猜,肯定是有人在里面赌钱。他两步来到门外,抬起一脚,将门踹开。“哐当!”

踹门的声音相当响亮,里面马上有人喊道:“***,谁?”

外围的几个差役转头朝门口一瞧,见是岳肃踹门进来,吓得一句话也不吭,赶紧退到一边,老实地站着。这几个一走,稍往里一点的差役也都能看到岳肃,马上垂下头,朝旁边退去。

最中间的坐庄的家伙是捕头马德,这小子的反射弧还真比别人慢半拍,见有人退开,还不明就里,大声嚷道:“赶紧下注啊,跑到一边看画啊!”

差役们仍然低头不语,马德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转头。可这时,他却听有人喊道:“我押不大不小!”

话音落定,岳肃已来到马德的对面。马德一看到是大老爷来了,连忙跑到岳肃身边,“扑通”跪倒在地,“大人,小的知错了,请大人饶了小的这一次。”

“堂堂捕头,在县衙聚众赌钱,昨天还不听号令,我看你这个捕头也是干到头了!”岳肃昨天就看他不顺眼,想找个由头把他撤了,没想到还自己送上来了。

“小的知错,求大人开恩,饶了小的这一回。”说完,抬起手来一个劲地扇自己耳光,他倒也卖力,打的“噼啪”作响。要知道县衙的捕头可是肥差,总捕头相当于现代的公安局局长,这小捕头怎么说也算个派出所所长,一年到手的钱,着实不少。不过,这捕头在明朝并不属于公务员编制,没有品级,任免和俸禄都有本地最高长官决定,你一个县捕头,县令说撤就能给你撤了。

见到这小子如此用力的扇,岳肃倒也不好立马将他撤了,毕竟初来乍到,上任第一天就撤换捕头,也不是太好。自己在公安局干了这么多年,其中关系也是懂的,当下微微一笑,道:“既然你已知错,本官就再给你个机会,若是再有下次,别怪本官对你不客气。”

“谢大人,谢大人……”马德见岳肃不再追究,才哆哆嗦嗦地站起来。

“你们有空在此赌钱,是不是手头上的公务都忙完了呀?”岳肃笑呵呵地问道。

“回大人的话,今日是我等在衙门当值,若没有人来击鼓鸣冤,也没有其他事。”马德连忙说道。

“原来是这样。对了,我突然想起件事来,昨日有几个弟兄在街上抓小偷时,不慎将本官抓了回来,不知道这几个弟兄现在在哪呀?”岳肃笑着说道。

说来也巧,那八个家伙全是马德的手下,今天跟着他在县衙当值,此刻都在屋里。一听岳肃这么说,马上傻了眼,随后屋子里响起一片磕头声,“大人,都是小人的错,还望大人海量汪涵,大人不计小人过……”

岳肃回过头去,见那几个差役不停地磕头,笑道:“本官并没有打算和你们计较这事,不知者无罪嘛,都起来,起来。”

见大人说无罪,几个人才战战兢兢地站起来,只是不明白,大人既然不想办他们,为什么还提起这事。

答案很快揭晓,岳肃说道:“你们这么多人,连一个骨瘦如柴的小子都追不上,还得本官出手替你们拿了,你们说你们是不是很没用。”

这话更严重,几个小子刚站起来,又马上跪了下去,一个劲地磕头。“还请大人明鉴,小的们平时从无懈怠,只是那小子跑的实在太快。”

谁听不出来,岳肃那话有炒他们鱿鱼的意思,一个捕头,县令都能说撤就撤,更别说是一个捕快了。吃公粮的差事可是旱涝保收,平时还能带刀在街上横着走,这么好的工作谁不挤破头想要干,万一被大老爷撤了,以后哪还有脸上街,回到家里也没法交代。

“起来、起来,别总跪在地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官小肚鸡肠呢。”岳肃说完,拍了拍马德的肩膀,又道:“留下两个看门的,你带着其他人都随我到后衙院子里来。”

“是,大人。”马德按照岳肃的吩咐,留下两名差役看门,带着其他人随岳肃来到后衙院子里。

岳肃在院子中间站好,四十多名衙役站成四列,只是东扭西歪,岳肃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和现代警察的素质相比,不知道差了多少。

“今天叫你们来,主要是针对你们的体能问题,连一个区区小偷都拿不住,以后要是有了大案,可怎么办。这样吧,你们绕着院子先跑上十圈,让本官看看。”说完,指向马德,“你领头,开始跑吧。倒数十名罚跑五圈,最后三名立即开革。”

后衙的院子着实不小,一圈下来也有个一百五六十米,马德刚刚被抓到聚众赌钱,这一次哪敢不带头,领着差役跑了起来。

这些差役平时懒散惯了,哪里能跑得动,没跑上两圈,就已气喘吁吁,五六圈下来,便跑不动了。岳肃看在眼里,笑呵呵地道:“本官有言在,最后三名可是要当即开革的,你们悠着点。”

这话一出口,差役们总算来了点精气神,把吃Nai的劲都使了上来,生怕跑个后三名被当即开革。罚跑五圈倒是还能接受,饭碗砸了,那可就彻底玩完。所以,一个个争着抢着要跑那倒数第四名。

过了好半天,十圈才算跑完,三个倒霉鬼也已出炉,刚好是昨日抓岳肃的八个差役里的其中三个。

这三个家伙彼此瞧了一眼,马上跑到岳肃面前跪下,又是老办法,磕头如捣蒜。不过这一次,岳肃可没有留情,把手一挥,说道:“本官早已言明,最后三名立即开革,绝无颜面可讲。把号服和佩刀留下,马上离开!”

但三人哪里肯走,还是继续磕头,岳肃大怒,说道:“就算你们磕死在此,也是无用。马德!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

被革的三个差役也算是马德心腹,他走到岳肃身边,小声说道:“大人,能不能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岳肃故意点点头,拍了拍马德的肩膀,说道:“那好,就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多谢大人。”

岳肃道:“你也别谢的太早,本官虽然说再给他们一次机会,但要是他们不把握,也不能怪本官。刚刚不是说过,倒数十名罚跑五圈,最后三名立即开革,现在你们十个马上给我跑,谁是最后三名,仍然开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