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清商圣

更新时间:2020-01-22 03:06:52

大清商圣 已完结

大清商圣

来源:落初 作者:杨笔书 分类:历史 主角:田灿纪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杨笔书原创的历史小说《大清商圣》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田灿纪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个现代商科毕业生,竟将清朝末年那段屈辱历史整个扭转,把腐朽统治尽数推翻?奸商豪强,踩于脚下!佞臣昏君,扫荡一空!列强倭寇,只手泯灭!美人尤物,入我怀中!我有“超脑”在头、横胆在身,今国逢大变、民有疾苦,我又岂能冷眼袖手旁观?为我亲友者,我敬之爱之;为我情侣者,我惜之怜之;为我仇敌者,我必伐之化之!我,就是大清商圣,苏七苏云程!(感谢创世书评团提供论坛书评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黄昏时分,福叔来找苏云程说找到地方了。苏云程答应一声,就准备起程。

福叔还担忧地问要不要叫会功夫的石阿九随着一起去,苏云程笑道:

“咱这是去求人,不是去打架,你我两个就好了呗。”

福叔只能说好,两人就准备出门而去。正巧这时纪垣光就在正厅里,一见二人就问:

“是准备去见客吗?”

“是的。”

“那云程你可得换身衣裳啊。”纪垣光打量着苏云程。苏云程一直没留意自己的衣着,听这么一说,便低头一看。

原来自己还穿着昨天那件短衫,那衫不知是哪里借来的,宽宽大大、又无衣袖,穿在身上半个胸膛都露了出来,很有些“无奈的Xing感”的味道。

“哎哟,真是多亏了东家您提醒,不然我这可丢人丟大了,嘻嘻,”

苏云程一边开着玩笑自嘲,一边想了想自己那件已被撕破的衣裳,又说,“东家,可我之前那件衣裳……”

“雨桐,去把我那件长袍拿出来。”纪垣光唤了一声,身旁的纪雨桐轻盈就往里屋而去。

过得一阵,少女手捧着一件淡蓝色长袍就走了出来。

“你帮云程穿上吧。”纪垣光说。

“我?”纪雨桐脸上有些红晕。

“不用劳烦小姐了,我自己来吧。”

苏云程正想接过长袍,纪雨桐却没有给他,而是转身走到他的身后,一只手握住长袍衣领,另一只手轻轻把袖子提起,柔声说:

“先套上袖子吧。”

苏云程当然不能拒绝,双手就伸了进去。

少女此时就在他身后几寸远,那轻柔温香、又微带些急促的气息向少年轻拂而来。可苏云程这时心里却想着马上要见那姓丁的事,竟也没注意到。

他三两下穿好衣裳,抖抖袖子朝纪垣光父女笑道:

“人靠衣裳马靠鞍,说得真没错,我怎么感觉一穿上这衣裳,精神气头马上就足了许多?谢谢东家和小姐,福叔,咱走咯!”

……

片刻后,走在怡丰行门外大道上,苏云程忽然觉得有些怪异:

怎么好像这路上的人个个都看着自己,有的明目张胆,有的偷偷摸摸,但一个个都是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甚至还有些大胆的,走上前跟我说:

“苏七,好样的!”

苏云程禁不住问道:“福叔,这是怎么回事?”。

福叔笑了笑:“你不知道吗?云程你这两天没出门吧?”

“我这两天都躺在房间里想事呢。怎么呢?”

“前天你在咱们行门前,拿着两把菜刀吓退了那些个无赖,这事当天就在这一片都传开了。许多人都说你干得好,还给你起了个花名。”

“什么花名?”

“双刀苏七。”

“啊?”苏云程张大了嘴,他心想:“苏云程啊苏云程,想不到你还真混成道上的了。刀子耍了,花名有了,下一步就该要投靠洪兴社,摇身一变山鸡哥了吧?”

他自嘲地笑了笑,就跟着福叔继续往西而走了。

走了好一阵子,那日头渐渐往西边落下,天色暗了下来,两人走着走着,忽然间前面现出一大片灯火来。

苏云程定眼一看,只见面前黑夜之下是一条大江,江上灯火辉煌,花船成百上千、排列成行,其中传来阵阵琴瑟琵琶,男女放荡欢笑之声不绝于耳。

“这是什么地方?”苏云程问。

“这是白鹅潭边上的拾翠洲。”

“拾翠洲?”苏云程想了想,心道:“哦,就是现在广州的沙面吧?想不到这后来的英法租界、现代的广州旅游胜地之一,在这年头竟然是个烟花之地。”

他又问:“福叔,那姓丁的就是做这些买卖的?”

“不是,他的买卖在那边。”福叔指着那些花船的最西边。

苏云程一看,在那些灯火的最西边,又有成百艘的渔船排在江边,这些船与那花船大为不同,几乎没有什么灯光透出,远远看去一片漆黑,只能借旁边花船传来的光亮,看到些起伏连绵的轮廓。

两人加紧脚步,又走一阵,那些渔船就在眼前不远了。只见那岸边船坞之前立着一个木牌坊,上面挂着一盏油灯忽明忽暗,照着牌坊上的四个字:丁记渔行。

“哦,搞海鲜生意的,看这阵势,生意做得还真挺大,怪不得私货有路子。”苏云程一边想,一边就想走过去。

忽然福叔低声说了句“等等!”,一把拉住苏云程走入了路旁一棵树后面的黑暗中。

“怎么了?”

“有人来了。”

苏云程顺着福叔的手指往前一看,只见黑夜之中,有二十几个身影快步走到了牌坊之下。只见他们个个穿着衙门服饰,手里拿着长刀大锤,一脸气冲冲的模样。

为首的是一个师爷模样的人,举起手里的家伙就朝牌坊里面喊道:

“姓丁的,你给我出来!通判大人的东西你也敢骗,吃了豹子胆了你!”

他卖力叫得一阵,那些渔船上就好像没人似的,一片死寂没有回声。

“哎呀,做缩头乌龟是吧,好,我今儿个先把你这破牌坊给拆了!动手!”那师爷一声号令,他身后几个彪形大汉就往抄起家伙那牌坊跑去。

“是谁在这嚷嚷?”

一个阴冷的声音忽然从黑暗中传出,那声音不大,但听起来就好像在耳膜里震动的一样,尖尖细细地,直钻到人的脑里去。

师爷一看,只见牌坊之下不知何时多了一张椅子,上面坐着一人。

因有那油灯的光亮被牌坊挡着,隔得又远,苏云程一时看不清那人模样,只是约莫见他身材奇瘦无比,好像一根竹竿似的。

“姓丁的,你终于出来了吗?识相的,马上把通判黄大人那宋代的宝玉琉璃杯拿出来!”那师爷指着那瘦子骂骂咧咧。

“哼哼,”那瘦子冷笑一声,声音阴测测的,“杯是我出钱买的,凭什么拿出来?”

“买的?那杯子起码值四千两白银,你只花两百两就拿走了,这不是骗是什么?”师爷吼道。

“生意买卖,你情我愿,他姓黄的不识货,怪得了谁?”

“少废话,你马上把东西给我拿出来,不然的话……”

“不然怎么样?”

“你这渔行就别做了!”

“要是我就是不还呢?”

“不还?好啊,”师爷指着那瘦子的鼻子,叫唤着那几十个蠢蠢欲动的衙役,“你们,给我拆了这牌坊,揍死他!”

正当那师爷“他”字还没有说完的时候,苏云程忽然觉得眼前有道精光一闪,然后耳边叮叮当当的,一片兵刃落地的声音。

他擦擦眼睛,仔细再一看,只见牌坊之下,那瘦子还是静静地坐着,只是他前面不远那师爷原来站的地方,倒了一片人,七八个衙役握着手腕哎呀呀地直叫。

那师爷右手握着左手,整个人疼得在地上打滚呻吟。微弱灯光下,可以看到他左手之上,刚才指着瘦子的那食指整根不见了踪影,伤口处不住流血。

“回去跟姓黄的说,他要再有想出手的东西,随时可以来找我,但要是没什么事,就别让我再见到他。听明白了?”

瘦子冷冷的声音传出,剩下的那些衙役早就吓得不是人形,赶紧扶起那师爷和几个受伤的兄弟,灰溜溜地跑了。

瘦子见他们走远,才冷笑一声,缓缓转身走入那些渔船的黑暗之中。过得一会,又有一个渔夫打扮的人走出来,把那把椅子也拿了进去。

“这哥们使的什么招数?厉害啊,简直就跟西门吹雪似的!”

苏云程正在心里暗暗称赞,忽然听见身边有异样之声,转头一看,只见福叔两脚不断打抖,跺得地面嘚嘚作响。

“怎么了福叔?”苏云程问。

福叔声音发颤地说:“云……云程,你都看见了吧?刚才那个瘦子,就是我们待会要见的人,丁记渔行的掌柜,丁……丁离!”

------------------

注1:据史料记载,沙面原名拾翠洲,本是广州白鹅潭北的一片沙洲。道光年间,此地花船密布,莺歌燕舞,公子哥儿流连忘返,夜夜笙歌。1861年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此地沦为英法租界,后改称沙面。

注2:清朝通判品级为正六品,负责辅助知府政务,分掌粮、盐、都捕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