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革明

更新时间:2020-01-22 03:13:26

革明 已完结

革明

来源:落初 作者:妖熊 分类:历史 主角:叶风楚荣 人气:

《革明》是妖熊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革明》精彩章节节选:军史爱好者叶风的时空穿梭之旅:  其时乃是皇明崇祯十六年。然国祚将倾。  其时已是明不亡,天理不容。  然胡马踏中原,人所不容。  即已不可挽,不如革其命。此所以名革明者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梦境里,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你已经无法回头了。明媚的乡间午后,红花绿柳前的那个熟悉的女子,灿烂着笑容对着自己挥手。那是自己再也无可寻觅的爱人。突地一个粗豪的男人,那正是自己昏迷之前看见的自己,那个张献忠,一把刀从楚荣身后劈下!叶风凄厉的啊了一声,一身大汗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很快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喘着粗气怔怔的坐了半天。

女人的闺房也有她的好处,那便是身边有个镜子。叶风顺手拿起,看着镜子中那令自己畏惧的脸,心里默念着道:张大爷,我不死,我不回去,我就做你了还不行么?你不要杀荣荣!

镜子中的脸似乎微笑了一下,叶风也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那情景,便像是他已经完成了一场与自己订立的契约。只是这份契约是否有效,叶风也不知道。也许,那只是一份心理安慰罢了。

◆◆◆

“恭喜大王!恭贺大王!”迷糊中的叶风被一阵如雷的吼声惊醒,笃笃的敲门声,门外是那位白脸壮汉的声音:“儿张可望整军完毕,请大王出庄训话!”

叶风本想轻轻答应一句的,但话一出口,连自己也被吓了一跳,那是中气极足,豪壮万分的一声:“好!”

话一出口才反应过来,这真他娘的马上就要上战场了吗?虽说知道当年张献忠攻武昌没什么问题,也不晓得自己是不是要身先士卒在前头冲,但。。。打仗?似乎是很危险的,万一呢?

转念一想,自己是不是太没出息了?

“好!好!好!”有人在外间将这声好字复述了一遍,只听得外间那山呼海啸再度响起,一时间让颇还有些手足无措的叶风豪气顿生,一把抄起一件不知什么动物皮毛制成的大氅披在身上,随手搭起身边一顶帽子罩在头上,吱呀一声便开了门,在孙可望,刘文秀,李定国,艾能奇四个干儿子,以及军师胡兴汉,徐以显的护卫下,大步迈出何家庄园。

一路之上不住有守卫下跪问安,叶风自然知道自己的身份该当有什么样的表现,而且此刻的自己似乎完全背离了自己一贯的行事作风——叶风也能够理解,虽说自己接管了这个身体,但毕竟身体是别人的,曾经从属于那个杀人狂的。所以,他只是微微一颔首,大步穿行而过,早有小校敞开何家庄园大门,门外数纛大旗,迎着初夏的劲风招展着,大西二字若隐若现。大旗之下正对着自己的衣衫单薄的士兵们热情高涨,将眼前的这一片天地渲染的杀气腾腾。

哦,原来这时候,已经立了大西旗号了。叶风对于这段历史还算有些知晓,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快便能从自己到这世以后并不多的了解中迅速的判断出了自己的身份并得到证实。但此刻见到大西旗号,仍是不免有些意外。

看这眼前黑压压的人头攒动,手中的兵器晃眼的亮,加上这初夏黄昏的暮霾,一股肃杀之气,直上云霄。被这眼前的气氛所带动,叶风脑子里也迅速有些适应了这个新的身份,这不是后世的法治社会,和谐社会。这是乱世,数百年一遇的大乱世,你不杀人,人便杀你!

张大了眼睛,身上的大氅似乎被一身的杀气所支撑,迎着风在风中晃动着。还没上临时搭建的将台,叶风便停下脚步,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人丛。估摸着军力的强弱。毕竟对于打仗一来是有些惧怕,二来,也是因为知道这张献忠的部队进了武昌之后,恐怕不会像人民军队那样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唉,虽说咱要做张献忠,但也不能那么多造杀孽不是?

眼前军力情况还好,看这架势,两三万人是起码的。叶风心里多了些忐忑,想来其他地方还有其他部队,有优势兵力的情况下,自己该拿什么理由去说服这些士气高昂的士兵呢?

抱着些希望再去这人堆里寻找些有利的说辞,其实也不算难,叶风很快便发现除了正中间的人马之外,左方和右方站着的士兵们明显精气神上就要差了一个档次,兵器也配发的不完整,不像这边狼牙棒和长矛大刀弓箭搭配的很合理,两尊土炮,十几把鸟铳抬枪,远远的看见后面还有几辆攻城车之类的东西。

叶风心中略一沉吟,问边上的两个军师道:“这是咱们的老底子吧,边上的士气要差了不少啊。要不再训两天再打?派人进城去跟楚王谈谈,看咱八大王娶了他的宝贝孙女来,是不是就好两家并一家,省的刀兵相见嘛。”叶风已经有点习惯如今的讲话路数了,一来是平时看小说看的,二来也是似乎脑子里天生就知道自己该怎么说话似的,说不得,肯定是这身体里,还有点张献忠的残留。

想起早些时候做的那个梦来,叶风便是一阵害怕。

胡兴汉徐以显还没来得及回话,便听身后孙可望抢话答道:“阿大看的不差,正是孩儿们统带的老底子,打起仗来保准没说的!”

“大王,如今正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您可不能。。”胡兴汉露出明显的焦虑,嗔怪的看了一眼孙可望,似乎在怪他没脑子,在叶风身侧附耳过来小声进言道:“军粮撑不了三天了,再不打武昌,兴汉怕军中就要出乱子,蕲州蕲水黄州一路来的朱朝降将也多,立等着进武昌投名状呢,大王你这几天这一通大睡,已是有些不安分了,这会儿再不打。。。”

这,确实是个问题。叶风听他说着队伍中的不安定因素,心里稍稍横了一点,娘的,总不能叫我为着武昌父老的安危而放弃自己的安危吧。

见他面色犹豫,边上人也猜到这胡兴汉是说到了大王的心里去了,他身旁站得很近的干儿子孙可望也凑近了小声说道:“大王,咱们可不能叫李自成牵着鼻子走啊!”

什么?跟李自成又有什么关系?叶风不解的回头看了看胡兴汉和徐以显,这两个如今是帐下主要的两个军师,李自成的事情怎么我不晓得?

刚要发问,只见徐以显小心的看了一眼自己身前的胡兴汉,搭话道:“是啊大帅,大少帅,胡军师说的都不差,军粮不足是燃眉之急,再一个,若是大王您真的怕了拓跋鸿基,这往后恐怕。。。”兴许是怕犯忌讳,徐以显话说到一半便停了。

这会儿孙可望也算是反应过来了,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道:“阿大,父王,您不会真的要变卦吧?这么闹下去,兄弟们迟早要离了心,他们都还指望着进城抢钱抢粮抢女人呢!”

边上二儿子刘文秀和小儿子艾能奇也连声应是,只听长相十分彪悍的艾能奇擂着胸脯道:“是啊阿大,您要真的惦念那个什么狗屁郡主,能奇给阿大您抢了来洞房便是,跟那什么楚王并一家?凭什么?他朱华奎配不当!”

娘的,看来自己已经是骑上了老虎了,上去容易下来难啊。叶风嘟囔了一句,有些求助似的看了看仍未发话的李定国。李定国啊李定国,你小子是明末老子看得起的几个人之一了,你可不要叫咱八大王。。。呸,呸呸!叫我老叶失望啊!

只见李定国眉头紧皱,面色涨红,身上猩红的长袍在风中猎猎作响,见叶风求助似的望着他,便单膝下跪抱拳道:“请父王发兵!”

“请父王发兵!”几个大西军核心阶层的高级谋士将领一同下跪,抱拳请求发兵。

“发兵!发兵!发兵!”排山倒海般的声浪袭来,震得叶风耳朵发麻。两三万人挥舞着手中各式各样的兵器,疯癫似的呐喊着。

娘的,贱人,浪费老子信任!叶风不由得看了看李定国,正好他也抬头做贼心虚的看,迎上叶风的目光,赶紧低下头去。

靠,骑虎难下了,总不能叫我这草莽土匪头子张献忠玩一出装死的计吧?看来也只有如了大家的意,打武昌了。叶风皱了皱眉,心念着那也得少造些杀孽才好。

————————————————

注:1拓跋鸿基,即李自成本姓本名,自成是他的表字。徐以显对其的蔑称。古人字贵名贱,称呼他人名字以及自称表字,都是很不礼貌也很丢人的行为。特别亲密的关系另当别论。

2四将军此时应俱从张献忠姓张,然为着行文方便,各称呼其本姓。

3胡兴汉为虚构人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