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殷

更新时间:2020-01-23 15:01:17

殷 已完结

来源:落初 作者:二蛇 分类:历史 主角:米汤连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殷》的小说,是作者二蛇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谁说百无一用是宅男?  萧煜之凭借其三寸不烂之舌(虽然只是QQ上),腹中万千书卷(尽管只是小说),醉观夜阑美人,指点王侯将相。  从死刑犯,到万人风靡的的说书人,书商,富贵王,大贤……  恨他的人说他是国家的蛀虫,萧煜之笑骂,“不,我最多是个书虫。”  爱他的人说他惊才绝艳,萧煜之左上四十五度仰望,长叹一声,“其实我——只是个书虫而已。”  小小书虫回古代,小说魅力谁能挡?  声明:本书里面的大殷朝属于完全虚构的朝代,并不是中国古代的殷商时代,请大家不要搞错了,谢谢!  PS:此乃小白文,高雅之士勿看。阅读方法请参照影片《东成西就》,谢谢合作!  超级群:21784499(招兵买马中~)  超级V群:35763399(进群请个人书屋截图验证)  二蛇处女作《百世重修》,书号:1020766,等更新的兄弟们可以看看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走在前面的那位女子听到萧煜之沙哑的声音不由得一顿,就在萧煜之稍微松了口气,以为有时间让他慢慢施展口才的时候,那位女子竟然连头都没有回就继续往前走去,让萧煜之一时傻眼了。

不过此时的情势不容他多想,眼看那位女子就要走远,萧煜之强烈的求生***终于发挥了作用,原来还有一些迷糊的头脑完全清醒过来,而且是从所未有的清醒。

就在这一刻,萧煜之脑海中灵光一闪,一个绝妙的主意冒了出来,神色间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焦急,而是不紧不慢的朝已经走远的那位女子喊道:“这位姑娘,在下有四副家传的千古绝对,恳请姑娘帮我一个忙,让它得以留传下去,不能让这千古绝对埋没在我的手里,那样一来我就成千古罪人了。”

此话果然管用,本已渐渐走远的女子闻言终于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过头来,萧煜之虽然无法看清她的表情,但也明白此时正是紧要关头,成败与否就看现在了,是以赶紧打铁趁热的说道:“第一副绝对——烟锁池塘柳”。

萧煜之表面上说得大义凛然,好像真是为了这千古绝对能够流传下去一样,暗地里却乱七八糟不断的祷告着,“禹岩大大,无所不通的林三哥,这对子一定要显灵啊,我就靠它来救命了,拜托了拜托了,如果这对子不管用的话,那我就死定了……”

其实他哪懂得什么千古绝对,只是把小说看得比老婆还重要的他,老老实实读书时记得的东西极其有限,但看小说却能够记得十之八九。他此次灵光一闪冒出的主意,就是想借用禹岩大大《**家丁》里面林三哥所用的四副千古绝对,以此来达到活命的目的罢了。至于这位姑娘是否懂得对子,依靠这个能否活命,就看天意了。

把第一副对子说出来后,萧煜之便心下忐忑的等待着对方的反应,这可是关乎他生死的事情,自然是大意不得。

好在他的运气还算不错,那位戴着斗笠蒙着面纱的姑娘终于开口了,声音悦耳动听,犹如天籁之音,“好一个烟锁池塘柳,这对子看似简单,却暗含金木水火土五行,果然不愧是千古绝对,先生当真是家学渊博,小女子一定不会让它失传的,还请先生继续说第二副。”

此时与萧煜之一个大牢的狱友各个都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可不像萧煜之那样晕晕迷迷的什么都不知道,对于这位戴着斗笠蒙着面纱的女子,他们都是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的。本来刚刚萧煜之喊出请人家留步的话,他们都是大摇其头,以人家那样的高贵身份,又岂会因为这微不足道的一个死刑犯随口的一句话而留步?而刚刚的情形他们也看到了,果然不出所料,人家听了只是一顿,连头都不回便继续走出去。却万万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整出了个什么千古绝对来?他们虽然没多少文化,但能够让这位在汉阳县远近闻名的才女停下来夸赞的对子,他们还是知道份量的。没想到这个正绝食的小子,竟然是位大才子,真是让他们看走眼了。

他们够惊奇,而那两位家丁打扮的男子更是惊奇,自家大小姐是什么样的人物他们做家丁的自然是清楚,是以两人都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萧煜之。

而此时的萧煜之却不断的骂娘,丫的,这臭娘们真够摆谱的,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老子现在都已经是奄奄一息了,也不想着帮帮老子。不过,心中虽然暗骂不已,表面上却装作感激的说道:“多谢姑娘夸奖,今天能够遇到姑娘真是老天对我的垂怜,这对子也只有姑娘这样的才女听得懂,跟别的人说无疑是对牛弹琴,如果因为这样而让这四副千古绝对失去流传,那在下真是万死难恕其罪了。”说到这里脸色一正,看向已经走近了少许的女子道:“第二副绝对——烟沿艳檐烟燕眼”。

此联一出,那位戴着斗笠蒙着面纱的女子浑身一震,萧煜之一直观察着她的反应,看到这个效果,心里不禁得意的笑起来,NaiNai的,林三哥的千古绝对果然不是吹的,只出其中两联便把这臭娘们给震住了,看来自己活命的机会又大了一些。

沈逸雪确实是被萧煜之这两副对子给震住了,她万万想不到来牢狱看望一下家族罪人,竟然会遇到如此绝对,凭她的才学居然连一副也对不上,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却也因此引起了她的傲气,想她空负才华,平日里也不知为难过多少追求她的才子,难道四副对子,本姑娘就对不上一副?想到这里,沈逸雪咬了咬牙道:“请先生出第三副。”

此时的沈逸雪已经忘记了现在是处于什么场合,整个思维都被那两副绝对所占满,竟然让萧煜之出起对子来。

而这种情况正是萧煜之想要的,当下便接着说道:“第三副绝对——上八桥,中八桥,下……”说到这里,萧煜之头一歪,不失时机的‘晕’了过去。

“下什么啊?”沈逸雪正凝神听着第三副绝对,可听到下字便断了,就不由自主的追问起来。

“大小姐,这位先生已经晕过去了。”

“啊?”沈逸雪惊呼一声,随即看向萧煜之,才发现他一直趴着,浑身血肉模糊的,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吩咐道:“你快把先生救醒,千万不能让先生出事,还有你,去打探一下,看看先生到底犯了什么事。”

萧煜之硬撑着听到这里,便再也撑不住而真实的晕了过去。

毕竟关进来快三天了,本来就被打得伤势颇重,再加上三天来又没有吃什么东西,只是喝了点稀米汤,能够支撑这么久的与沈逸雪说话,还是靠着那强烈的求生欲才办到的。此时听完沈逸雪的吩咐后,心神一松,自然是再也支撑不住,晕过去那是正常的。

……

当萧煜之再度清醒过来,发觉身上的伤势好了一点,而肚子似乎也没有之前那么饥饿难忍了。这一发现让萧煜之喜不自禁,以为他的一番努力总算没有白费,终于逃出了那个该死的牢狱了。

喜孜孜的睁眼一看,这一看顿时把萧煜之兴奋的心情直打入了十八层地狱,眼前一黑,差点又晕死过去。Cao他大爷的,老子居然还在这该死的大牢里?难道自己晕迷过去后,那臭娘们居然不把自己给救出去?敢情自己整的什么千古绝对都是白忙活了?

“先生,你终于醒过来了。”

耳边传来了一个兴奋的声音,心正拔凉拔凉的萧煜之闻言不由得艰难地转过头来,入眼的是一个青衣小帽打扮的家丁,正是那位女子身边的两个家丁之一。这一发现让萧煜之又兴奋起来,虽然还未离开这个鬼地方,但那位女子既然把她的一个家丁留下来照顾他,那就证明她并不是不管他的死活了,还是有机会离开这鬼地方的。

“我晕迷多久了?”萧煜之声音沙哑的问道。

此时他已经发现这个牢房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了,而是一个单独的牢房,不用说都是那位女子的功劳。

“先生,你已经晕迷三天了,钱大夫说你今天一定会醒过来,果然没有说错。”家丁笑道。

萧煜之闻言暗喜,还请了大夫来帮自己治伤,看来林三哥的千古绝对果然不同凡响啊,如果小弟这次能够逃出生天,一定多泡几个妞,绝对不会丢三哥脸的。

“唉,我如今都已经是个死刑犯了,何必再费心的救我呢?”萧煜之喃喃自语道。当然,这都是装的。

“先生万万不可存这样的念头,我家小姐说了,凭先生的才学,断然不会做出杀人妻儿的事情,肯定是被人冤枉的。请先生放心,我家小姐现在已经让知县大人重新派人调查这案件了,肯定会还先生你个清白的,在汉阳县里,还没有我家小姐办不到的事情呢。”家丁自豪的说道。

听到这里,萧煜之总算彻底放宽心了,脸上也终于出现了一丝久违的笑容,感叹道:“你家小姐为在下的事情费心了,现在还不知道你家小姐贵姓呢,如果我真有机会出去,一定要好好的感谢你家小姐。”心里则暗暗补上一句,大不了以身相许的报答她就是了。

这位家丁似乎也甚是佩服萧煜之,简直是有问必答,费了不少心思,萧煜之终于问到了不少关于那位女子的情报,直到感觉越来越困,才惊觉自身如今还是位重伤病人呢。

当下也不敢再费神与那位家丁聊天,而是让他搞来半碗稀饭吃下去,萧煜之才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等他再度醒过来的时候,终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他终于可以出狱了。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