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落月摇情满江树

更新时间:2019-11-01 06:13:59

落月摇情满江树 已完结

落月摇情满江树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我吃粉蒸肉 分类:女生 主角:贾氏春顺 人气:

我吃粉蒸肉新书《落月摇情满江树》由我吃粉蒸肉所编写的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贾氏春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锦瑟,她是他的妻; 本是自己妹妹的姻缘,却被妹妹拉来替嫁; 生活本是幸福,却因妹妹的反悔发生变故; 被掳走、被迫害…… 种种的遭遇经历终是敌不过两人的情深厚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贾氏就道:人死了,也就罢了。当真是有地狱么?如今,她手里也早捏了人命,但却活得滋滋润润的,心里一点也不惧。

焦嬷嬷就叹:这也只有死了的人才能知道!罢了,不提这个了,我与你提这些个做什么呢?如今,这落月城里里外外的,也不止我一人做这门生意的。官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儿的。

焦嬷嬷说着,就从怀中掏了二十两银子,递了给她,说道:你既是君府的人,我自然不能太为难你。这二十两的银子,你不如先收着。你且告诉我,你那马车可是将那丫头给送到哪里去,我好派人接应!

贾氏就道:端肃私塾附近十里外。车马到了,我就叫人来叫你。只是,你到底没见着人,我也不好预先收了你的银子!

焦嬷嬷听了,就摇着头儿道:有什么呢?真正,与你们府上做生意,我也不怕的。君府的名头儿那样大,哪里会诳我呢?贾氏见了,也就收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锦瑟乘着马车,越过一簇高大的云松,也就快到了那端肃私塾。不想在这途中,那车夫却又下了马,对着锦瑟道:大少奶奶,请容小的停一下!

锦瑟在车里听了,就问马夫何事。这马夫就过来老老实实地回锦瑟:大少奶奶,方才出门时,我回过贾姨娘了。因小的有一门要紧的亲戚就住在这里。小的在府里听一个小厮说,如今他生了场重病。小的却也未曾来看过他。今日,到底得了空了,便想停了马儿,顺势来瞧一瞧。大少奶奶,小的这就赶过去看望一回,大少奶奶还请在这边略等一等!

锦瑟听了这话,如何不依?因就对这马夫道:既如此,你便赶紧就去。

那马夫听了,赶紧就跪下道了谢,方就驾驶着车子,疾速往一边的庄子上驶去。锦瑟见了,便走到路口边,立在一棵大树下暂且歇息一下。看着远处碧油油的农田,锦瑟的心里反起了亲近之意。

一阵微风拂过,她便觉得不那么热了。她见这野桑树上长满了红红的桑葚果子,便想顺手摘几颗来吃。这时,一只大手就朝她背后伸来。锦瑟的注意力只在树梢上,一点不曾留心身后。当她发觉自己的头被什么东西扼制住时,她的口中已然塞了团厚厚的棉花。

呜呜——她张着口,只想将棉花团吐掉。更想回头,看清这捉拿她的是何人。不想,眼睛还没看得分明,她的眼睛就被蒙上了一层布条,她什么都看不见了。锦瑟的心里,既紧张又恐惧。一霎时,她的心里,不禁又想起上回坠崖之前李大麻子那狰狞的面容。

但什么都来不及了。很快,她的手和脚都被两个大汉结结实实地捆了。焦嬷嬷坐着马车驶过来了,见了那两个汉字,就做个手势,那两个汉子一下就将锦瑟给扔进了车里。焦嬷嬷见了车里躺着的锦瑟,打量了一番,心里十分满意。她掀开帘子,对着身后的马车上坐着的贾氏道:行了。

贾氏见了,就低声问:果然一切都妥当了么?

焦嬷嬷就点头,与贾氏道别。她叫其中一个儿子赶紧套了车,驾驾地就甩着鞭子走远了。贾氏看着那路上扬起的灰尘,心里得意不已。她笑着狠狠拍了拍手,就对坐在车里的沧月说道:怎么了?白锦瑟到底走了,你怎么也不露个脸子来,瞧一瞧呢?

沧月听了,就端坐着说道:我便知道,干娘出手,必然是顺顺当当的!只是,见她走了,我这心里到底也感慨!怎么?见她被人贩子带走了,你的心里不舍了,开始后悔了?贾氏说着,就沉沉看着沧月,试探她道:你若不舍,我便将银子送了那焦嬷嬷,叫她依旧回来!

贾氏说着,就从怀中取出二十两的纹银来,给沧月瞧了一瞧,说道:这二十两银子,就是白锦瑟的身价!贾氏说着,就将二十两银子给了沧月。真正我也不缺这些个小钱。你要,莫如就拿去。

沧月见了,也就将银子接了过来,对贾氏轻松笑道:我哪里会不舍?我只盼着她早点死了才好的!只是,想从此以后,便再也见不到她了!这无人和我斗了,我心里反而空落落地难受呢!

贾氏听了,就嘘了口气,对她笑道:我还真当你不舍呢?你呀,难受什么呢?这得了便宜,可就不要卖乖!

干娘,我哪里卖乖?真正我这心里,从此是卸下了一块大石头的!

贾氏听了,便掀了帘子,嘱咐她道:咱们到底还要快些走!我看那马夫,兴许就要赶着来了!哼哼!今儿个,我不使出这调虎离山之计,只怕也难这样顺利!贾氏说完,便大着声儿,叫马夫赶紧驾马离开。这辆马车,可不是君府里的,却是她和沧月从后门去大街上雇的,为的就是遮人耳目!

沧月听了,更是连连点头,对贾氏道:干娘说的是!且不可功亏一篑,白白地忙活!二人因除了锦瑟,到底忍不住,喜的一会儿在车里笑,一会儿在车里拍手。她二人这样放肆,只弄得那赶车的马夫,觉得自己是载了两个神志不清的人。因一边挥鞭,一边心里跳个不停。

待进了府,二人便得意洋洋地去了福满堂。苏夫人虽不曾出来,但一直在屋里听着消息。听海棠说贾姨娘和沧月来了,苏夫人也呆不住,到底又出了来,立在廊子下。苏夫人见了二人的神情,沉吟了一下,心里就猜对了五分。沧月见了苏夫人,上前请了安。

苏夫人便对贾氏道:你们两个,可回来了?

贾氏就道:回了。贾氏故意说得轻描淡写的。

苏夫人就问:事情到底怎样?沧月年轻,见干娘故意摆着矜持,心里忍不住,就对苏夫人笑道:姑太太,事情——成了!锦瑟到底是给拾掇出了城了!从此,天南海北的,且只看她的造化吧!不过,再怎样,到底她不能再得意猖狂了!

贾氏听了,就与她补了一句,说道:哼哼!却是不能怎样!依我看,从此以后,她不是去了那不入流的娼寮妓院,便是去塞外充随军的军妓!再不济,便是去那山头寨里做供人践踏的粉头!

苏夫人一听,心里也是一松。不过,她一下轻看贾氏的能力,因又问她:真的这样顺当么?不要到了最后,白锦瑟又好好地回了来!就像上回,她都落了崖了,许多人都说她活不了的,可结果呢?还不是好好地又进了君府?

贾氏一听,心里就不悦。因对苏夫人道:大姑娘,你是不信我么?我敢打包票,这一回白锦瑟可是插翅难飞,在劫难逃!

沧月见了,便也赶紧道:姑太太,这一回,的确是万无一失的!我干娘行事还是精细的,这前前后后地,都考虑到了,再不用担心的!

苏夫人听了,也就不再挑贾氏的刺儿了。因就笑道:既如此,那自然最好。既然白锦瑟从此以后不能再祸害咱们君府了,今儿个我也高兴,不如晚上咱们三个就在福满堂的园子里摆上一桌酒饭,好好地乐上一乐。沧月听了,更是举双手双脚儿赞成。

话说那马夫从亲戚家出了来,驾着车就走到这路口,前前后后地瞧了几回,只不见大少奶奶的踪影。马夫就唤:大少奶奶,大少奶奶——待唤了几声,也并不见人影。

马夫心想;兴许大少奶奶见自己不来,也就走着去了私塾了。这马夫也是个粗心的,这不过是自己的猜测,但到底没去端肃私塾看一看。又过了半个时辰,马夫回了君府,也就忙着去做别的事儿了。待到了黄昏日头,猛地听缀红轩里的小厮们说,大少奶奶这会子还没回来。这马夫的心里就有些慌了!因想来想去的,就找住崔总管,说自己没接到大少奶奶。

崔总管一听,心里也就有点慌。他的心里,一下就联想起上回刘大麻子之事。顿时,崔总管的预感就有些不好。况大大少爷之时,还与自己交待过的,叫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将大少奶奶看管好了的。这大少奶奶若是再出什么事儿,那他可真的就担待不起了!

因此,崔总管就掩住慌张,赶紧又问这马夫,说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赶紧细细地与我道来!待听完了,崔总管就领着他,赶紧去福满堂去回苏夫人。

到了福满堂,寻了一圈,从海棠的口中,方知道今晚苏夫人和贾氏以及罗家的二姑娘沧月,都在福满堂的后花园里吃着酒菜呢。待进了园子,崔总管就将大少奶奶一直未回府里之事,告诉了苏夫人。

苏夫人吃得正酣,听了崔总管的话,就假意说道:是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