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相公别怕,克夫娘子不克你

更新时间:2019-11-01 06:21:36

相公别怕,克夫娘子不克你 连载中

相公别怕,克夫娘子不克你

来源:掌中云 作者:鹿木子 分类:女生 主角:陈士允素真 人气:

新书《相公别怕,克夫娘子不克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鹿木子,主角陈士允素真,是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出生既失去母亲被说是克父克母不祥之人的顾素真从小在外祖母家长大,和表兄的爱情得不到舅母成全的她回到侯府,在表哥定亲的当天,素真被一纸圣旨许配给从小体弱多病的临淄王陈士允。这桩不被祝福、甚至被人认为素真迟早会克死士允的婚姻就这样开始。士允明知道这是阴谋,原本该远离素真的他被素真的善良温柔吸引,夫妻同心,怎样才能面对这重重困境,成为天下至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夫人敏感地听出丈夫最后那句话里的含糊,忍不住看了眼丈夫,但顾侯爷已经低头看向顾太夫人。顾太夫人还是躺在那里,她这一睡,也许要到晚上,也许要到明早,才会醒来。 顾夫人忍住要询问丈夫的冲动,只对顾侯爷道:“既如此,我就先往大小姐那边去。” 顾侯爷点头,顾夫人站起身,刚要往外走,顾侯爷已经又道:“让婉儿也陪你去,她和她姐姐,也该,也该……” 亲热亲热这几个字,顾侯爷并没说完,就又低头看向顾太夫人。素婉有些惊讶地看向顾侯爷,见顾夫人对自己点头,素婉也就乖巧地站起身,跟着顾夫人往外走去。 外面的雨比方才小了些,但并没有停,素婉没有打伞就往外面走,顾夫人忙命丫鬟追上去,对素婉嗔怪地说:“你啊,怎么不打伞?要感冒了,岂不又是给我惹祸?” 素婉亲热地把顾夫人的胳膊挽住:“娘,我只是想淋淋雨,让自己清醒些。” “说什么傻话?”顾夫人嗔怪地把女儿搂的更紧,素婉轻叹一声:“娘,不是说傻话呢,我是真觉得,自从姐姐回来,这家里,就变得怪怪的。” 顾侯爷怪怪的,顾太夫人怪怪的。顾夫人了然地抚摸女儿的脸:“我明白的,不过你姐姐她,不过是回家来备嫁的,等她出了阁,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姐姐她,真的能出阁吗?”素婉这话让顾夫人一下白了脸,有些担心地往背后看去。幸好跟着的人,都是顾夫人的心腹。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姐姐是你爹爹的长女,又是镇国公府的外甥女,生的美貌无双,聪明俊秀……”顾夫人的话在女儿的眼神下面,怎么都说不下去。 镇远侯的长女,镇国公府的外甥女,美貌无双,聪明俊秀,这样的女子,本该是无数王孙公子争相求娶的对象。 然而顾素真已经十六,尚未被人问名。虽说这也有之前顾素真住在镇国公府,外人认为顾素真十有八九是要嫁回镇国公府的原因。可顾夫人明白,那张命批,世人不是不害怕的。 “横竖这些事,自有你爹爹和我做主,你不要去管。”顾夫人握紧女儿的手,力气用的有些大,但素婉没有叫疼,只对顾夫人道:“是,娘,我一定会和姐姐,做一对好姐妹的。” 顾夫人露出欣慰的笑,能有这四个活泼可爱的孩子,特别是贴心的大女儿,顾夫人觉得,这能让自己忍下一切的不甘心。 素婉是和自己的同母妹妹住在一个院子里,素真回来就单独住了一个院子。这原本是已逝的老镇远侯的书房,两明两暗的四间屋子,两边还带了厢房,院内种满了花草。别说侯府的小姐公子们,就算比起来顾夫人的上房,也差不了太多。 顾夫人和素婉走进院子的时候,看见一棵桂花被雨打落了不少桂花。紫鸳正打着伞,指挥着小丫头把这些桂花都收起来:“可要仔细着了,还要漂洗干净。” 上房的门窗都关的很紧,也不晓得素真是不是在歇息。顾夫人看一眼身后的丫鬟,丫鬟会意开口:“紫鸳,你这会儿倒忙。” 紫鸳刚要说话,抬头看见顾夫人母女,紫鸳急忙上前对顾夫人行礼:“见过夫人和二小姐,我们小姐今儿回来,说横竖闲着没事,吩咐把桂花都给收起来,再用火烤干,好做桂花酿。” “侯爷说,太夫人这些日子也好些了,想着自从大小姐回来,我还没好好地和大小姐说过话,因此吩咐我过来瞧瞧。”顾夫人一边含笑叫起紫鸳,一边解释自己的来意。 上房的门被打开,红鸯从里面快步走出:“夫人请,我们小姐今儿淋了点雨,回来后就歇着。” “淋雨?可见是你们不用心了。”顾夫人扶了紫鸳的手往里面走,红鸯立即道:“是,今儿带去的伞,没原先的那么大。” “那我着人再送几把过来。”顾夫人说着就走进屋内,这屋内摆设和素婉的屋子差不多,但素婉晓得,这些家具式样虽然和自己屋里的是一样的,但不管是做工还是材质,都好过自己屋里的许多。 更别提这里的那些摆设,多是古董而非仿品。 红鸯已经抢先一步掀起门帘,门帘上挂着的一个双鸭玉佩正好碰在素婉手上,这样的玉佩,给侯府小姐们随身佩戴都不显丢脸,但在这屋里,却只能做一个门上的装饰。 素婉扫一眼那玉佩,跟在顾夫人身后走进屋内。素真披着外衣,发上只斜斜地别了一支珠钗,扶着个小丫鬟往前相迎:“女儿见过母亲,母亲休嫌女儿衣着不整。” “怎么会嫌你呢?方才听她们说,你淋了雨?”顾夫人扶起素真,温和相问。 素真请顾夫人坐下,这才笑着道:“是女儿以为这雨已经停了,谁知并没有停。走了两步才发现淋雨了。丫鬟们也晓得这事,一回来就让厨房送了浓浓的姜汤,又让女儿在床上躺着发汗。”说着素真从小丫鬟手里接过茶亲自给顾夫人奉上,又对素婉笑着道:“二妹妹也来了。说来,你我姐妹,其实见的时候不多。” “爹爹也这样想,因此才命我跟着母亲过来,你我姐妹,也好亲热亲热。”说着素婉歪头一笑:“说来,姐姐没回来之前,我还没做过妹妹呢。” “你这孩子,在你姐姐面前,怎么就撒娇了?”顾夫人轻轻抚摸女儿脸一下,笑里面有嗔怪。素真也笑了:“我在舅舅家中,是既做过姐姐,也做过妹妹的。” “如此最好,你们姐妹间亲亲热热的,你父亲,也会少些烦恼。”顾夫人的话让素真浅浅一笑,接着素真就道:“这些时日,祖母的身子要紧,妹妹能来最好,不能来,我也明白妹妹的心的。” 素婉恰到好处地微笑,顾夫人就拉着素真的手坐下:“你这孩子,就是太知礼了,在我面前,还这样拘束。” “应当的。”顾夫人在素真说话时候,仔细瞧着素真,素婉已经生的很美了,但素真比素婉还要美上三分。杏眼桃腮,轻蹙时眉间的轻愁,让人想呵护。这让顾夫人想起素真的生母苏氏来,顾夫人比苏氏小那么三四岁,曾听家中姐姐羡慕地说起过苏氏,说她是怎样的一个美人。 美也就罢了,还很有才,不但有才,还极其温柔,再加上显赫的家世,即便是如顾夫人这样出身的人,也会对她仰慕。 只可惜红颜薄命,苏氏嫁给顾侯爷,仅仅只有两年,就死于产难。也许,只有那样完美的女子,才会让顾侯爷对万事都很冷淡,甚至迁怒于她的女儿。因为,是她的女儿,让她死去。 素真抬头,见顾夫人瞧着自己,素真不由微笑:“母亲想和我说什么?” “我是想,后日就是你表兄定亲的日子了,你父亲说,让我亲自去一趟,苏府和别家不一样,想问问你,可要带上几样你舅母他们喜欢的东西?” 素真的心微微一荡,离开镇国公府的时候,苏沧来送素真,那时候苏沧说的是什么,表妹,你先回家,等再过些日子,就该又回来了。 那时,两人心中想的都是,等又来的时候,是穿着大红喜服,坐着大花轿来的。素真强忍住心中的惆怅,对顾夫人道:“舅母曾说过,和侯府之间彼此往来,已经足够了,送来送去的,不过是徒费人手。” “侯爷也是这样说,不过这总是大事。”素真眉间那一闪而过的惆怅,并没逃过顾夫人的眼,她心中叹息,这种心绪,竟是难以厘清的。 紫鸳手里捧着一个小瓷坛走进:“小姐,桂花已经收好了,今年雨水勤,只有这么一小坛呢。” “你拿去把桂花收拾了,再照往年的法子,做出桂花酿来。”素真吩咐着紫鸳,突然微微一笑:“方才母亲问,要送什么东西去苏府,我这里,还收着几瓶去年的桂花酿,不如就把这送过去,恭贺表兄。” “小姐,那酒……”红鸯急急地说了这么一句,素真已经道:“那酒定是被你们收到柜子里,懒得去取,还不快些寻出来。表兄定亲,我很欢喜,也要痛饮一杯。” 这酒,是去年和苏沧一起做的,那时苏沧爬在树上,把桂花摇落下来,素真在树下抬头望去,笑声仿佛能传到天际。 “既是你亲自做的美酒,想来苏夫人和苏公子,定会十分欢喜。”顾夫人见红鸯拿着两瓶酒走出,忙叫自己丫鬟接了,笑盈盈说了这么一句。 素真收起思绪:“是啊,舅母定会十分欢喜。”这句话,想一根刺,直直地往素真心口刺去,舅母,舅母,这个曾对自己温柔体贴百般呵护的女子,原来她,一直不喜欢自己。不然怎会在自己离开苏府仅仅一个月后,就给苏沧定亲? 世家大族,光寻合适的媳妇,就要花赏好几个月,这个儿媳,定是苏夫人早就看中的了。素真觉得心口一阵阵疼,但在继母面前,素真还要保持住端庄娴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