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绝色风流:我做摄政女王

更新时间:2019-11-02 12:05:50

绝色风流:我做摄政女王 已完结

绝色风流:我做摄政女王

来源:掌中云 作者:曲祸水 分类:女生 主角:郦雅郦天 人气:

主角叫郦雅郦天的小说是《绝色风流:我做摄政女王》,它的作者是曲祸水最新写的一本女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怎么,做了皇帝的宠妃,一身荣华富贵还不满意,所以,现在缠上我了?不过,你觉得我会要你吗?粘上你,我都嫌脏!”他挑眉,带着几分不屑。“你一直都喜欢这么自作多情吗?她不怒,淡然挑眉,回击。而后,离去,他看着她的背影,握拳,深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的笑容有一种魔力,能勾人的魂,足以倾城倾国。她的美貌掠去了他的心。他很确定:这一刻,他,爱她! 可是,她注定不会是他的! 文祺的心划过一阵刺痛,转身,他默默地跟了上去。 一路上,他与她再没交集。 宫女搀着她往哪走,她就往哪走。 她不问、不想。此刻,她无欲无求,用坦然的心去面对即将到来的命运。 前面的风景渐渐优雅起来,石子的路已换上了光滑的大理石,人走在上面,能映出自己的影子。 雅歌看到前面出现了一座宫殿,上题‘麟趾宫’三个大字。字是繁体的,可她认识。 从小,除了上学,她就喜欢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临摹一些古帖。 从繁体到西域文字,甚至是甲骨文,她都有些研究。 所以,这个时代的繁体字对她来说,如同她习惯了的简体汉字一样。 从字面的意思来看,麟趾,那该是东宫,太子住的地方。 可是这些人领她来东宫做什么?她不是应该去拜见那个老皇帝吗?还是说,皇上如今人在东宫? 见不得美人旁落 这有点不符合常情。 尽管心中有疑问,可是她还是没问。 静静地走着,静静地等待...... “乌霞国公主乌雅歌到——”侍卫开始通传,声音此起彼伏地传进麟趾宫里。 年轻的太孙躺在象牙床上,嘴里念念有词,仔细听,反反复复的都是‘雅歌’二字。 床边坐着一身明晃晃龙袍的皇帝,虽已六十好几的人了,可他高大魁梧的身躯帮他遮盖了不少岁月。 他未蓄龙须,脸上的轮廓依旧分明。 皇室中人,大都经过了精挑细选,每一位都是优良品种。 所以,美男子与俊女子是宫里最不缺少的风景。 所以,这个老皇帝,他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个美男子。 即便是到了这个年纪,他依旧魅力不减,风采奕奕。 可是现在,他的龙眉是皱着的,他的眼里写着担忧、写着矛盾。 太孙每叫一次‘雅歌’的名字,他的矛盾就要加深一分。 十七岁,对于皇室的继承人来说,赐婚是顺理成章的事。 况且,他早已赐了无数的美女给他。 他是他最紧要的孙子,只要他喜欢的,他这个皇帝都要满足他。 唯乌雅歌,传说乌雅歌是绝世的美人。而他这一生,最见不得他心怡的美人旁落。 他为了这个美人,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如今竟落得个...... 他最信任的达法道长说,如果乌雅歌的到来,太孙真的立即好转的话,那么,太孙以后的人生,可就再也离不开这个女人了。 乌雅歌,她会是皇太孙的贵人吗? 他希望她不是! 太孙突然发病,在这件事上,说实话,皇帝有些不信。 直觉上,他认为这其中必有人动了手脚。 那人竟敢在他最疼爱的太孙身上动手脚,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可是达法道长从没骗过他,道长说乌雅歌的出现能治好太孙。 做为皇帝,天下人的悠悠众口,他要顾忌的事太多。所以,他唯有等了。 “启禀皇上,雅歌公主到!”奴才匆匆进来禀报。 皇帝一听,一颗龙心顿时上了弦,他瞪大了眼睛,紧张地注视着床上紧闭了双眼的太孙。 如果他不醒的话...... “雅歌——”没有如果,因为皇帝还来不及想太多,太孙已喊着‘雅歌’从床上一跃坐起。 他醒了。 皇帝的心在流血。 他闭上了眼睛,旨意顿下:“宣旨,乌雅歌即刻起赐婚太孙殿下,封——固宸王妃!” 下完圣旨,皇帝即起身离开了。 固宸王妃,那是何等金贵的字眼?宫人纷纷向太孙贺喜。 轩辕永凌坐在床上,面对着一屋子下跪的奴才,俊毅的脸上充满疑惑,呆呆地问:“什么王妃,公主不是皇爷爷要的女人吗,怎么又成孤的王妃了?” 宫女搀着雅歌踏进了麟趾宫。 雅歌看到,诺大的殿堂豪华铺张,一少年坐于殿中主位上,他的脸上写着大大的两字:不悦! 宫女在她耳边指引她:“公主,快向太孙殿下请安!” 太孙?原来不是太子。 雅歌还不知道她已被赐婚的事。 她只是疑惑为何她要先见轩辕帝国的继承人,而不是老皇帝? 她一步一步过去,感觉到太孙的情绪正缓缓地平稳下来。 突然,她闻到了一个味道,法术的味道。 法术哪来的味道?雅歌也说不清。总之,她就是闻到了。 堂堂东宫,竟有人在这里施了妖法,会是那个人吗?雅歌突然神清气爽起来。 她想到,如果那人真在这个宫里。那么,她知道对方的存在,而对方却并不知道她也是同门中人。 只要对方使用法术,她就能查到那个人在哪里。知道了具体位置,这人,就好找了。 只要她自己不用法术,想来,找出这个人该是不难。 晚上就大婚 难的是,她该如何在这个宫里安生下去? 殿上坐着的年轻太孙,看起来不是很友善的样子。 “公主,快向太孙行礼!”见雅歌只顾发呆,却看都不看殿上的太孙一眼,指引宫女急了,又小声在雅歌耳边催促了一遍。 雅歌被拉回了心绪,想行礼,可这礼......该如何行法?跪吗?她犯愁了。 见此,殿上的轩辕永凌不耐烦了。 冲雅歌摆了摆手,声音冷傲:“好了好了,孤用不着你拜,不过一个亡国的公主罢了,你摆的什么架子?” 没由雅歌反应过来,即见他朝一边的宫女下命令:“来人,侍候公主到西厢房歇息,准备晚上大婚!” 在麟趾宫歇息?还晚上就大婚?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雅歌的心里冒出无数个问号,任由宫女又搀了,往西厢房而去。 身后,她能感觉到轩辕永凌的目光一直尾随着她。 怀疑、冷漠。 雅歌被带进了一间宽大的屋子,内里摆设一如大殿的铺张奢侈。 雅致的屏风后面,有舒适温馨的雕花暖床。 镂空的花纹,粉色的床帐,像极了童话里白雪公主睡的那张漂亮的小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