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踏花映雪

更新时间:2019-11-06 06:26:45

踏花映雪 已完结

踏花映雪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毒女 月歌 菊花台 架空 分类:女生 主角:宾王恩泽 人气:

新书《踏花映雪》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毒女 月歌 菊花台 架空,主角宾王恩泽,是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草原王子进中原进贡得遇才华横溢的宫廷女官,一见倾心,却不想皇帝也对满腹经纶的女官另眼相看,为美人暗设陷阱,不折手段,最后美人何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沁心殿内青儿从御花园回来后就立即朝着李玉环的房间方向走去。此时的李玉环睡得昏昏沉沉的,直至青儿推门而入走近床沿,李玉环也没有发现。“尚宫大人……”青儿站在床边轻声叫唤道。李玉环迷迷糊糊中听见青儿的声音,于是睁开眼睛,果真就看到青儿在自己的眼前。李玉环下意识地清醒了一些,开口问道:“青儿,事情办得怎样了,皇上有没有说什么?”青儿摇摇头,说:“青儿已经把您生病的事情告知了禄海公公,禄海公公让青儿代为问候您,还说会把事情向皇上说清楚。”李玉环听了之后点头算是回应。这一头青儿刚回来向李玉环汇报完毕,另一头禄海便在皇上的吩咐之下带着从太医院拿来的珍贵药材前往沁心殿。二人还在房间里的时候就听到外头传报说禄海公公到访。李玉环一听,便对着青儿说道:“青儿,扶我起来,我们要出去一趟,不能让禄海公公久等。”李玉环知道禄海此次前来定是与皇上有关,指不定是皇上让禄海过来传话。青儿听了点点头,赶紧搀扶着李玉环从床上起来,整理衣衫穿上鞋子后便走出房间。临走前,青儿还不忘贴心地拿来一件衣袍为李玉环披上。李玉环在青儿的搀扶之下慢慢走到外殿,此时禄海正站在大殿中央,随行的还有几名宫女,皆是端着一个盘子。见李玉环前来,禄海公公关切地问道:“尚宫大人,身体状况如何?”“好多了,劳烦禄海公公挂心。”李玉环莞尔一笑,客气地作出回应。“这些药材是皇上命奴才送过来的,望尚宫大人的身子快些好起来。”禄海又接着说道。难得皇上如此有心,而且还没有责怪自己爽约,对此李玉环当然是感激不尽。李玉环看了看宫女们端着的各种药材,对禄海说:“禄海公公,劳烦你向皇上道谢,托皇上的洪福,我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到了晚上,李玉环在房间里歇息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李玉环原本以为是青儿或者是沁心殿其他宫女们,故而没有多留意,直到脚步声在房间门口停止,并且听到推门而入的声音。李玉环翻了个身,随即叫道:“是青儿吗?给我倒杯水来,我好渴。”对方没有作出回应,但是很快一杯水便出现在李玉环的面前。李玉环缓缓睁开眼睛,稍微坐起来后拿起水杯就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待喝完一杯水,李玉环便把水杯递了回去。“谢谢。”李玉环道谢之后就重新躺回床上。过了一会儿,李玉环才感觉到不对劲。不对啊,怎么不像是青儿?按理来说,青儿这种大大咧咧的人应该是会发出响声的才对,但是为什么到现在李玉环除了细微的脚步声之外还没有听见其他任何声音?想到这个,李玉环再次将眼睛睁开,并且下意识地朝房间四周看去。房间很暗,李玉环顿时提高警惕性,开始摸黑搜寻。在看到房间内出现的一个若隐若现的黑影之后,李玉环绝对是吓了一跳,整个人不禁清醒了一大半。“你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李玉环往床里缩了缩身子,厉声问道。青儿的身影李玉环是认得的,虽然房间里很暗,但是李玉环一眼便认出面前这个人并不是青儿。想到刚刚自己还喝过对方递过来的水,心里不免有些余悸。从黑暗中,李玉环隐约看见对方身穿太监服,难道是沁心殿哪个太监?可是这个时辰怎么会进来自己的房间?李玉环心生疑惑。一会儿过后,对方仍旧站在原地,没有作出回应。“可是小凳子?”李玉环又接着问道。看到对方身穿太监服,李玉环多少放心下来。对方还是没有说话,半晌才迈步走近床沿,脚步十分轻缓。一看对方走路的姿态,李玉环立马辨认出来对方并不是刚才自己所猜测的小凳子。更换一句话说,对方根本不是沁心殿里面的太监。待对方走近一些,李玉环整个人就愣了。竟然是哈尔赤?出现在李玉环面前的那轮廓分明的脸蛋,不是哈尔赤是谁?李玉环不禁皱起了眉头,看向哈尔赤,再一次提高警惕问道:“哈尔赤将军,你为何会在此地?”虽然哈尔赤乔装打扮成太监,但是眼尖的李玉环一眼便认出了对方的真实身份。因为在目前看来,能够拥有这张绝世美颜的男子也就只有哈尔赤一人了。哈尔赤虽在部落长大,流的是部落的血,但样貌却可以用美来形容。甚至可以说,哈尔赤的美能够让女子为之妒忌。哈尔赤终于张开口,对着床上躺着的李玉环说道:“听说你生病了,我来看看你。”哈尔赤说话的声音十分的温柔,也就只有在李玉环的面前,哈尔赤才会不由得表现出自己内心温柔的一面。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哈尔赤的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之后,李玉环竟然有些感动。好像内心有一股暖流悄然涌出,使得身子一下子就热起来了。李玉环摇晃着头,以最快的速度将异样消除,嫌弃地瞥了一眼哈尔赤后冷冷的说:“这里是后宫,不是你一个男子可以进来的地方,你快点离开吧!”李玉环这明显的不领情使得哈尔赤有些失落,但哈尔赤也没有因为李玉环的这话而就此离开。哈尔赤原地站着不动,没有要挪步的意思。“你好些了没?”哈尔赤继续关切地问道,语气里尽显对李玉环的关怀。李玉环听了轻轻点点头,心里其实对哈尔赤也没有以前那般抗拒了,但是李玉环也不打算和哈尔赤多说话,随即又说:“你快些离开吧,不然我可就要叫人了。”这里确实不是哈尔赤应该逗留的地方,李玉环急着让哈尔赤离开也是担心让人发现。而如今又是大半夜的,如果让人发现,到时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哈尔赤稍微愣了一愣,却还是没有离开。“你好好照顾自己,我改日再来看你。”哈尔赤柔声说道。李玉环本想点头,但转眼一想,这里始终不是哈尔赤可以自由出入的地方,于是干脆开口拒绝。“不要再来了,这儿不是你能待的地方。”李玉环再一次冷冷地说。听了李玉环几次的冷言冷语,哈尔赤心知没有那么容易能够打动李玉环,倒不如慢慢来。哈尔赤没有再多说,转过身去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房间,不一会儿就不见了人影。见哈尔赤离开,李玉环的眼眸垂下,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中。夜里,李玉环再度高烧不退,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整个人亦因此昏昏沉沉的,意识没办法完全清醒。守在房间外头的哈尔赤一个晚上都没有离开过,听见里头传来的细微声响后,哈尔赤赶紧走进房间,一走近床边便发现了李玉环的不对劲。此时的李玉环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全身正不停地冒汗,嘴巴略微张开,像是在叨念着什么。哈尔赤连忙走上前,小声叫道:“玉环,玉环……”哈尔赤叫了几声,可李玉环却没有半点反应。哈尔赤又伸手摸了摸李玉环的额头,发现额头竟然烫的厉害,就像热水一般滚烫。见此状,哈尔赤先是眉头一皱露出了担忧的表情,随后并没有多加等待,立即走出了房间。过了一会儿之后,哈尔赤重新回到房间里,一盆热水出现在哈尔赤的手上。哈尔赤端着热水再次走近床沿边,开始用热毛巾为李玉环擦拭脸颊。哈尔赤用热毛巾擦过一遍之后,便拿着热毛巾用旁边桌子上的冷水浸泡片刻,又为李玉环擦拭了一遍脸颊,并且放在李玉环发烫的额头上。哈尔赤搬了张凳子放于床边,坐下后紧紧握着李玉环的手不放。不知过了多久,李玉环才总算退烧,身体的温度降低了不少,而一夜也就这么过去了。哈尔赤悉心照顾了李玉环一夜,连眼睛也没有合一下,待确认李玉环高烧终于退了之后哈尔赤才终于放心下来,并且在天还未亮的时候就离开了李玉环的房间。等到哈尔赤离开房间,隐约有些意识的李玉环缓缓睁开眼睛,嘴角不由得一咧,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虽然意识是模糊地,虽然在高烧不退的时候李玉环挣扎了很长时间依旧没能使自己清醒过来,但是李玉环感觉到有人在悉心照顾着自己。起初李玉环并不知道那人是谁,只知道对方很温柔。直到哈尔赤放开李玉环的手,并且迈着轻缓的步伐离开房间,李玉环才得以睁开眼睛,从模糊的视线里看见了哈尔赤远去的背影,内心因此泛起一阵涟漪。哈尔赤待自己确实很好,甚至连夜照顾生病的自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