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绝世蛮君

更新时间:2019-11-06 06:30:49

绝世蛮君 连载中

绝世蛮君

来源:落初 作者:八神冰 分类:奇幻 主角:郎昊江格尔 人气:

火爆新书《绝世蛮君》是八神冰所创作的一本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郎昊江格尔,书中主要讲述了:奥运冠军郎昊被仇人寻衅刺杀身亡,却得以穿越到了遥远的异界北俱蛮洲,重生为贫弱氏族冬狼的继承人帕米拉.狼嚎。浩瀚北洲危机四伏,有氏族内权力争斗、蛮人间战争掠夺,亦有大荒中凶兽咆哮,群山里魔兽横行。更有东胜法洲的强大国度野心勃勃意图扩张,南赡魔洲的堕魔族穷兵黩武虎视眈眈。郎昊能否踏破重重险阻,以盖世武学成就蛮君伟业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放你***屁!”性格急躁的卜思尔第一个跳出来,指着戈兰的鼻子破口大骂起来:“你这老头真不是个东西,居然说出这种可笑的话?你们赤狼的郡主,得到了狼神教的认可,就看不上我们冬狼的人了?”

此时,一直坐在秃花剌身旁的俊俏青年起身拱手道:“大狼主所言难听了些,但话糙理不糙,道理还是通的。”

“你放屁!”卜思尔闻言大怒。

青年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之意,摊手道:“大狼主,我可是赞同你的看法。若我是放屁,那岂不是你放屁在先?”

卜思尔刚要发作,族长猛一摆手制止了他。加摩尔对俊俏青年沉声道:“戈兰札萨克和秃花剌千户都是赤狼炙手可热的权贵,唯独这位看上去颇为眼生啊。”

青年拱手行礼道:“在下瓦斯提,是狼神教的一名萨满。受包巴宗母之命,前来协商穆丽尔师妹退婚事宜。”

“狼神教?”加摩尔闻言色变,内心思忖道:看来穆丽尔在狼神教内地位不低,居然动员了一位萨满亲自来冬狼协商此事,恐怕对于退婚一事是志在必得了。

古尔汗也皱起了眉头,狼神教在以狼为图腾的诸多氏族中都具有崇高地位。既然狼神教出面遣来一位萨满,冬狼就算再愤怒,也不能随意对赤狼使节动武了。

呼兰伦气得脸色煞白,愤怒地质问道:“若是江格尔还在族内,狼神教敢出这个面吗?赤狼氏族怕是死皮赖脸也要结这个亲,更别说解除婚约了!”

“郡主何必动怒?此婚约解除了,我们还可以谈新的婚约嘛。”秃花剌看向呼兰伦,淫笑着舔了舔嘴唇。

“闭嘴!”戈兰急忙制止秃花剌,苦着脸劝解道:“郡主,此一时彼一时。当前血獒族乃是犬族内的第一氏族,势力庞大,根本不是我们能对抗的。”

“该闭嘴的是你!”此言一出,震惊四座。

若是刚强倔强的呼兰伦或是鲁莽急躁的卜思尔说出这话,大家都不会这样惊讶。可眼下呵斥戈兰的,赫然是平日里不声不响的世孙帕米拉!

帕米拉双目圆睁,直斥对方道:“戈兰札萨克,刚刚大狼主的话你也听到了,我们冬狼绝不是无法对抗血獒的懦弱氏族,相反我们有英勇的战士和将领!而你们赤狼,却没有与盟友商议,直接剥夺了我族战斗的荣耀!这是施加以我族何等的耻辱!”

加摩尔不禁听得暗暗点头,没想到帕米拉年纪虽幼,却谈吐不凡。所谓的“懦弱氏族”分明说的就是讽刺赤狼氏族啊!

戈兰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强作笑容道:“世孙血气方刚,可氏族间的大事不能凭一时血勇啊……”

“正是因为不能凭一时血勇,我们冬狼也是有容人肚量的氏族,今日才不杀使者!”帕米拉正色道:“若是只凭一时意气,管他什么血獒氏族还是狼神教,今天你们三人谁也别想活着回去!”

瓦斯提面色剧震,没想到冬狼的一个孩子居然毫不留情地戳穿了他虚伪的自信。这段话分明是告诉他们,冬狼只是看在强大的狼神教面子上才放他们生路,与他们个人的权力、能力完全无关。瓦斯提心下提防,暗道:“久闻冬狼的世孙身体孱弱,无法继承大业。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孩子若是一直废物也就罢了,若能习得强悍武技,未来恐成大器!”

连胸怀野心的卜思尔和古尔汗都听得连连点头,没想到一向柔弱的帕米拉说起话来正气凛然,为冬狼挽回了一些颜面。

“说得好!”加摩尔拍起手来:“世孙的中间名是我起的,苏勒在古蛮语中意为‘仁德’。我希望世孙能成为一个胸怀仁德之心的族长,甚至未来成为全狼族的酋长!现在看来,世孙牢记着冬狼是有容人肚量的氏族,确实不负我期望啊!”

戈兰的脸色更难看了,想说什么却又张不开口。他们明明是听闻冬狼的世孙身体孱弱,配不上穆丽尔郡主才想悔婚再与血獒结亲。加摩尔族长却当面打脸,对帕米拉赞叹有加,褒奖甚至都上升到酋长的高度了,这让戈兰苦不堪言。

还是秃花剌脸皮比较厚,大咧咧地站出来道:“族长大人,那这婚约一事……”

加摩尔猛地一瞪眼,如虹的双目中似要射出火焰来。连秃花剌这粗野武夫都被瞪得心头一跳,不由自主退了半步。

不过加摩尔还是摇了摇头,叹道:“给狼神教一个面子,此事就此——”

“族长,且听我一言。”帕米拉突然出言打断道:“既然狼神教出面调停,我们只以口头作答,未免对神教不够尊重了。不如让孙儿现在写就休书一纸,以示天下。”

秃花剌一听乐了:“休书?怎么冬狼氏族学起了东洲人的繁文缛节?不管怎么样都行,快写吧!”

“等等,休书是怎么回事?”戈兰想了想才反应过来,可阻拦不及。帕米拉拔出一把小刀,划破食指直接以鲜血在一张羊皮纸上写了起来。

“族长大人,按东洲的风俗,这休书不是丈夫将已经过了门的妻子逐出家门的文书吗?”戈兰犹犹豫豫地抗议道:“世孙和我家郡主可还没成亲呢?这不妥吧?”

“哪来这么多废话!”卜思尔一拍大腿站了起来,顿时震得戈兰不敢言语,只得偷瞄一旁的瓦斯提,可瓦斯提故作轻松无事状。他此行前来只为完成宗母嘱咐的退婚事宜,至于是赤狼拒了帕米拉,还是冬狼休了穆丽尔,和他可没多大关系。

帕米拉奋指疾书,写毕后重重地在羊皮纸末端按下了一个血手印,随即展开休书,大声朗读起来:“由于女方穆丽尔.修.狼欢与他族有异常往来,疑似品行不端,故男方帕米拉.苏勒.狼嚎将女方逐出冬狼氏族。此前声明的口头婚约作废,双方再无任何关系!”

帕米拉字字铿锵,念罢将休书轻蔑地甩向了面如土色的戈兰。

“这、这……”戈兰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虽然知道这次退婚必然激起冬狼一族的反感,却没聊到双方已经势同水火,从盟友化为了仇敌。可他身处冬狼的大本营纳鲁镇,又岂敢发作呢?

“谢族长和世孙海涵,我们回去定会向狼欢族长仔细汇报此事。”秃花剌倒有几根硬骨头,说的话隐隐有几分威胁的意思。

帕米拉却冷冰冰地添了一句:“记得转告穆丽尔郡主,两年年后的奥格瑞姆上,我很期待与她的见面。”

戈兰本已欲离去,听了此言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背后脊梁处直冒出了一股冷气。眼前这个小小的冬狼少年,却让这条老狐狸完全看不透。虽然他的身体孱弱,武艺低微,可戈兰却在他弱小的身躯中看到了一颗勇敢无畏的强者之心。

难道这只弱小的狼崽子,两年后真的能威胁到我们的天才郡主吗?戈兰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