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最后的降尸人

更新时间:2019-11-03 06:44:04

最后的降尸人 连载中

最后的降尸人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谦清 分类:其他 主角:叶桂成小镇 人气:

《最后的降尸人》为谦清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跟许多民间手艺相仿,降尸门一行已逐渐衰落,当年郑成功反扑北方,郑家舰队封锁长江,然而长江积患已久,水尸夺人心智,正是降尸门一族创下屠魔乾坤咒降服水尸,立下功勋,不仅被赐姓为郑,而其用鸽血于手臂刺身乾坤咒的手艺更是令同行钦慕。而到来这个人们早已忘记降尸门的年代,我手上依然跟同我的父辈一般落有咒文,然而世代已变,在这个高速现代化的社会,已无降尸人落脚之地,我又该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女人的话让我一下子紧张起来,我问她那话什么意思,她却回过头说道:“等你伤好了,就有多远走多远吧,不要回来了,幸运的事情不会总是发生的。”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我都呆在这间垃圾屋里面,每天都在想着她嘴里那句我是她见到第一个逃出来的人,难道跟我一样经历的人大有人在?

每天女人天空还未擦亮就会出门,到了晚上会带着一些食物回来,那些食物应该是她在路边捡到的,有些已经馊掉,她还会捡来很多的垃圾,看得出来是靠拾荒为生。

如果拾荒有些成果,她就会买些“东西”回来,倘若没有,犯了毒瘾就一个人咬着牙在屋子的角落里发疯地拿头撞着墙,墙上全部是她的鲜血,看来她这习惯有些时日,上面的血干了又湿,厚厚的一层,有时候她毒瘾严重时就休克过去,口吐白沫不停抽搐,有几次我都以为她会死掉,可是她都挺了过来。

而我每晚都会梦见那个只有一张大嘴的怪物,梦里她挖开了我的胸膛,伊努雄就远远地站在一旁毫无表情地看着,而伊央则一脸的兴奋……梦魇中惊醒之后才发现自己浑身大汗。

自从第一天之后,这女人没有再对我说过一句话,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她的过去,唯一跟她的联系就是她救了我,虽然蛊毒难以彻清,而我也终于算是基本康复了,只是还有些头热。

临走前我站在门口问她的名字,想做日后报答她,可她只是说了句别再回来,就关上了门,按理说恩人的话我是应该听的,可是如今不再是什么匡扶正义的事情了,已经属于个人恩怨了……

我又去了水库,躲在能够远远地看到水库的小树林之中,令我意外的是我来到这个水库的时候,水库已经被拉起了警戒线,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能够看到一批又一批的警察开始封锁这里,而好奇的学生都挤在外面兴高采烈地讨论着。

封锁大概持续了一个星期,最后警察在水库旁边插了一“严禁进入”的牌子离开了,但警察撤了并不代表我就就会离开,我一直守在原地,直觉告诉我,伊家兄妹一定还会出现。

接着到了警察撤离的第三天,我浑身发抖地守在小树林中,因为前几天淋雨太多加上我的伤还为痊愈,体抗力不是很强,似乎有些感冒外加低烧,当然我努力控制自己不要抖的太厉害以免暴露目标。

到了深夜,枯柴一般的月光洒在水库上,风景还是很凄美的,就在这个时候我有了发现,一个幽幽的红色身影慢慢靠了过来,我有些沮丧,并不是我期待的伊家兄妹,是个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女人,女人的黑色长发就像瀑布一般飘散到她的背上,而她红色的高跟鞋在月光下格外显眼,就像鲜血一般……

而这时,我手臂上的屠魔乾坤咒显现了出来,这女人有问题……

那红衣女人就是一动不动地站在水库边,如果不是头发飘动,你会以为你只是看着一张图片,她就生硬地在那里站了好几个时辰,正在我纳闷她到底要站多久的时候,她慢慢地转过身子准备离开了。

我想了一会儿,还是凭着降尸人的本能慢慢地跟了上去,但不敢靠得太近,只能模糊地看到她不远不近的背影,仿佛是个永久的死循环,就在我格外郁闷这样的情况要持续多久的时候,那女人在一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建筑面前停了下来。

这九月花学院其实大多数的建筑都是极新的,毕竟学院正在扩建之中,唯独眼前这斑驳的建筑很老旧,居然还是红砖楼,一共有六层,门口一牌匾写着“第一教学楼”

而女人就直愣愣地走进了教学楼中,我也只好跟了上去……

一进这教学楼的感觉就是寒冷,份外的寒冷,让人忍不住会打寒颤,木质楼梯也很窄,基本上只能容得两个人并肩通行,走上狭小的空间让有有一种不舒服的压迫感,而且可能是年代太过久远,这木地板踩上去总能发出吱吱的声响,而楼上发出的声音应该就是那女人发出的。

其实这个时候我有点犹豫了,因为我从未见过身上的屠魔乾坤咒会这么明显,但犹豫了一会我还是上了二楼,到二楼的楼道就没有灯,只能透过外面的路灯勉强看清前路,一扇大到诡异的镜子就摆在阶梯口,我正想仔细看一下,但又听到楼上阶梯传来的吱吱声,便没有过度查看继续往上走去。

这第一教学楼从第二层以上结构都是一样,都是一条直线的结构,可越往上走,那上面楼梯发出的吱吱声就越缓慢,而空气越加凝重与寒魄,趁着外面的路灯我呼了口气在手上,发现居然形成了雾气。

终于到了六楼,也就是最顶层,本以为能够截住那奇怪的红衣女人,却不料六楼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我朝着地面看去,应该是那女人留下的脚印,我一靠近发现脚印全部都结成了冰,顺着那条直线一直到楼道的最末端。

我一步步跟着脚印走去,其地板发出的声音在寂静的六楼格外明显,这段路走得也格外漫长,感觉每走一步都份外费力,终于来到最末端,那是个上锁的房间,一口锈迹斑斑的大锁阻挡我的去路,而脚印进入了那房间。

这时我的呼吸已经很浓重了,几乎成了喘息声,于是我屏住了呼吸想听听动静,果不其然我听到了水滴的声音,准确地说是水滴落在木地板上的声音,而声音……就来自对面的房间。

我能深切地感觉到房间里肯定有什么,而它似乎也知道我就在门的另一边,于是接下来的气氛就是僵持了,大概过了几分钟,这空气实在冷得让我受不了了,我也懒得再跟它耗下去,从背篓里抽出一把糯米就撒向了那门,糯米就像滚珠一般撞击在门上又弹落在地面上。

而空气瞬间恢复了正常,我桃木剑在手,就等它出来,可足足半个小时过去了,我造型摆的自己都累了,却什么动静都没有……

最后我满脑子疑惑地下了楼,到楼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整个背部都湿透了,这女人的怨念怎么会如此深?我坐在一楼梯拐角喘着气想要休息一下,这时却听到两个男人的声音在一楼,我探出脑袋看了一下,是两个身穿保安服的中年男人正在那里抽烟,旁边的巡逻小摩托摆在一边充着电。

“你说这些警察到底废不废?”

“肯定的啊,这都已经失踪第四个学生了,兴师动众地折腾了好几天,还让我们配合,结果啥球查不出来!”

“我给你说吧,我刚开始就觉得那水库不对劲,听说以前就死过好多人,而且不止那水库,据说这学院以前就是个乱坟岗,很多都是当年战死的红军战士,以前的门卫还传说有时候晚上尿急出去撒泡尿,总有人在后面叫你报数的,结果后面啥都没有……”

“别说了,别说了,大晚上怪吓人的……”

“而且就这栋大楼也是很奇怪的,据说……哈哈哈哈哈!瞧你那熊样!喂!等等我呀!”

两个人闹了一阵子,很快离开了教学楼,我才从楼道里出来。

那红衣女人到底是谁?把我带到这里又是为何?正想着,肚子发出的咕咕声打断了我,实在有点太饿了,可如今是身无分文,我该如何是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