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嬿婉及良时

更新时间:2019-11-06 06:29:28

嬿婉及良时 连载中

嬿婉及良时

来源:微小宝 作者:小景 分类:其他 主角:凌良卿老夫 人气:

《嬿婉及良时》是小景写的一本其他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嬿婉及良时》精彩章节节选: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 她,苏嬿婉,嫁入凌府后苦等丈夫三年,等来的,却是丈夫的冷落与背叛,众人的嘲讽与冷眼。 偌大的凌府,暗藏风云变幻。看一个古代女子如何在失去依靠后,凭着自己的坚强意志,钢铁手腕,步步为赢,成为一代豪门权妇! “就算是输,我苏嬿婉也要输得漂亮,输得光彩!” 然而,当她轻轻转身,却又遇见了生命里的另一个男人。纵然不伦之恋,纵然万千阻隔,她苏嬿婉,也要同他长相厮守!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就算是死,我苏嬿婉,也要陪着你,一同共赴黄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嬿婉从来未曾想过,柳姨娘没有子嗣的原因,竟是因西昆碎红的缘故。

当她走出柳姨娘的门,这才敢痛痛快快地大口呼气。

当苏嬿婉坐在柳姨娘的卧房外时,猛地辨认出那是什么香料的香气时,她的内心几乎是无比震惊的。

只在那一瞬间,苏嬿婉便连大气都不敢喘。西昆碎红,对妇人的害处是何等的毒辣。

她实在难以想象,最疼爱她的大老爷,会赠与她含有西昆碎红的青云香。纵然大老爷不懂药理,可柳姨娘在凌府这么多年,难道没有一个识香的人告诉她,她一直熏的香里面,掺含有对妇人生养胎儿最不利的西昆碎红吗?

苏嬿婉愈想,只愈觉得自己心惊胆战。她全然失去了刚才的骄横模样,有的只是对自己所处之地的的怀疑与踹踹不安。

绣荷是陪着她一起长大的,她自是知道碎红的厉害。这会子,早去后花园择蒲草去了。碎红药性苦寒,若佐以蒲草,则药性必然大减。这些,若不是苏嬿婉同绣荷自小生长在以草药制香闻名的西昆,她就算是同柳姨娘一样,日夜熏着碎红青云香,也只得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深受其害,而自己却浑然不觉。

苏嬿婉寻思着,当年到底是谁挑唆大老爷在西昆给柳姨娘带回来碎红青云香呢?她心里自然藏有人选,不过却实在不敢笃定。苏嬿婉抬头,只见此时阳光正好,并不如午时那么灼热,隐隐带有一丝清凉,不过,这凉意却在苏嬿婉的骨头里扩散了,化成一股股阴寒之气,凝聚在她的内心深处。

苏嬿婉独自一个人看着凌府来来往往的下人,只觉自己似乎与他们如同隔山断海,竟再难加以亲近。在那一刻,苏嬿婉觉得,这个世上,仿佛除了她自己,再没有第二个人会一心一意地爱护着她。

苏嬿婉迎着风轻轻抚捋着头发,心事重重。

绣荷忙活完后,也快到老夫人用晚膳的时候了。果然,没过多久,便有下人来报,言明今日的晚膳设在了二夫人处,请大少奶奶过去。

绣荷应了一声,又问了那下人几句话。转过身来,向苏嬿婉问道:“莫不是因三少爷回来了,老夫人才要到二夫人那儿去用晚膳?”

苏嬿婉却微微摇头,嗅着衣袖里沾染的蒲草香气。说道:“老夫人这是向凌府上下表明态度,她对于这个小孙子,还是很疼爱的。纵使三少爷的母亲是当年二老爷续娶到凌府的,那也是正儿八经的二夫人,为凌家开枝散叶的功臣。”

又问绣荷道:“大夫人那儿怎么说,可说要去了?”

绣荷回道:“大夫人那边已命人去回老太太了的话了,只说身体不适,已歇息了。老太太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

“只是怎么了?”苏嬿婉轻皱眉头,“有什么话赶紧说,怎么还吞吞吐吐的?”

绣荷只看了苏嬿婉一眼,便已然垂下了头:

“只是听刚刚来传话的下人说,因柔姑娘身体不适,大少爷便不去陪老夫人吃这顿饭了。小姐,你…还去吗?”

绣荷说罢,咬着下唇看向苏嬿婉。不过出乎她所料的是,苏嬿婉竟如同没事人一样,只自顾自的嗅着蒲草清香,仿佛把刚刚绣荷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只是一呼而过而已。

“我权当是什么要紧的事。他们不去,却也正合我意。”苏嬿婉看着绣荷,却忽然微微一笑,道:“绣荷,你可知道,叶小柔为何要帮柳月婷向主事房多要了六两的月例银子?”

绣荷轻轻皱眉道:“还能是为什么,在这凌府,她们两个都是侍妾,自然要抱作一团,互相取暖呗。”

苏嬿婉轻轻点头,道:“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不过,却不是最主要的因由。绣荷,你别忘了,叶小柔再有心计,她也不过是区区的一个北疆赤脚医师之女。”苏嬿婉说到此处,却忽然沉下去了声音。

“柳月婷,是带着大半块的青云香,主动与之谄媚交好的。”

绣荷瞬间瞪大了眼睛,她弯下身子,忍不住问道:“小姐,她们俩的私密之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苏嬿婉轻轻指了指着自己的衣袖,说道:“这些日子,几次看见叶小柔,她袖子里的香气,都和柳月婷熏的碎红青云香的味道一模一样。”

“小姐,你,你是说,她叶小柔…可能会……”

绣荷说着,忽然捂住了嘴巴。

苏嬿婉眯缝着眼,注视着窗外,轻轻说道:“自求多福吧。”

殷氏今日可谓是欢喜异常,即便昨夜一夜未曾合眼,此时此刻,却也是精神抖擞。她亲自去到后厨房,生怕下人会有一点怠慢,做出来的菜式,不合老夫人的胃口。

苏嬿婉行至殷氏的住处门口,便有下人向里通报,大少奶奶来了。苏嬿婉同绣荷款款而行,进了外堂。便听见有笑声从内室传来。

她亲自掀起门帘帷幔,便看见老夫人正笑的合不拢嘴,老夫人左手边坐的,是二夫人殷氏

再转眼看向右面,只轻扫了一眼,便叫苏嬿婉脸红到脖子根。

那人,分明就是昨夜自己在后花园里撞见的轻浮浪子。

此刻的苏嬿婉脑海里几乎一片空白,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竟呆立在门口,一动不动。身后的绣荷轻轻推了推苏嬿婉,却也推之不动。

老夫人看见站在门口的苏嬿婉,笑着对凌良时说道:“良时啊,门口站着的,就是你的大嫂,闺名苏嬿婉。你以后在家里,想什么吃的,少什么穿的,只管与她说。她若是不应你,便只管告诉我来,看奶奶我怎么收拾她。”

老夫人正说着笑话,凌良时便顺着老夫人的话语转头看向门口,只看了一眼,便立刻瞪大了双眼,收回了笑颜。

怎么是她/他?

两个人,俱呆若木鸡,望向彼此的直勾勾的目光里,写满了不可思议。

老夫人向门口的苏嬿婉招手:“嬿婉呐,怎么还不进来?”

殷氏笑着对凌良时说道:“良时,还不拜见你的大嫂。”

进或不进,此刻竟成了苏嬿婉最大的难题。

叫与不叫,此刻竟也成了凌良时最大的难题。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