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武侠之神级捕快

更新时间:2019-10-27 06:12:43

武侠之神级捕快 连载中

武侠之神级捕快

来源:落初 作者:紫衣居士 分类:武侠 主角:项大牛灵堂 人气:

《武侠之神级捕快》为紫衣居士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携带无字天书降临异世界,从铁裆功开始狂飙神功绝技,降龙掌出十八金龙,小李飞刀刀破虚空,三分归元气霸绝寰宇……这是一个小捕快练最强的武功,战最强的敌人,饮最美的美酒,一路高歌猛进,成长为盖世无敌强者的故事PS:已著有百万字小说,请放心收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吃过饭,项央来不及试试自己的捕快服,抽出放在托盘底部的捕快腰牌,拉着傅大春便出了门,直往县城周富贵的大宅。

路上,项央边走边看了下腰牌,精铜制造,正面是安远,后面是一个捕字,在捕字下方,还有两个刻的深深的项央,能证明项央如今已经不是普通的平民,而是吃皇家饭,为府衙做事的年轻捕快。

摆弄一阵,项央将腰牌收进怀里,看着身侧傅大春一脸的兴奋,笑道,“对了,今天你没事情做吗?万一周老爷要留我吃个午饭什么的,你可别半路跑了,享不到口福。”

傅大春倒没在意项央的吹牛皮,苦着脸摇头,“你可别提了,咱们这个活说得好听叫衙役帮闲,说不好听就是个跑腿的。

以前你在,我还能轻松一点,现在你高升做了捕快,就剩我一个人,我可受不了这个罪,家里的老爷子也不想让我干下去,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回家学学烧鸡的手艺,将来继承酒馆。”

衙役帮闲,说起来像那么回事,实际上就是各个衙役捕快或者小吏们的后辈子侄到县衙帮忙跑腿,赚赚辛苦费,顺道混个脸熟,将来也好到衙门做事。

偌大衙门,当然不可能只有两个帮闲,只是傅大春只和项央亲近,和其他人关系一般,没了项央,等于没了玩伴,更可能受到其他人的欺负排挤,这才动了不干的心思。

“不干也好,你家酒馆生意这么红火,何苦吃那个苦,遭那个罪呢?何况我现在也是捕快,今后要是有人到你家捣乱,我自会帮你出面,你就安安心心的做你的酒馆少东家,享福去吧。”

项央拍了拍傅大春的肩膀,本身傅大春到县衙的目的就是拉关系,寻个官面护身,以免那些不三不四的下九流人到酒馆捣乱,现在他成了捕快,比衙役可强得多,自然能庇护傅家。

捕快,在安远县城属于高端武装力量,统共不到二十人,负责缉拿盗匪,查案办案,调查罪证,也是县令最为倚重的一群人,对付一些地痞无赖,丝毫没有压力。

傅大春闻言,又是高兴又是感动,“小央哥,谢谢你,别的不敢说,今后我的手艺学成了,天天给你做烧鸡吃。”

项央听到傅大春的话,哈哈笑了起来,真要是天天吃烧鸡,只怕没过几天就要长成大胖子了。

……

周家大宅位于安远县城西面大街靠尾端,三进三出,是县城少有的豪宅,大门上方,朱红色的牌匾上写着周府,下面两个大石狮子雕刻的栩栩如生,威武雄壮。

站在周家大门外,项央看了眼人家的房子,和自己家的小破屋比较一下,受到一百点重击,心情有些不爽利。

左手提了提雁翎刀,冲着傅大春示意一下,让他敲门,傅大春蹭了蹭手,颇为兴奋的走上几个石阶,来到大门前,叩响门环,“梆梆梆”。

“谁呀。”咯吱一声,一个带着毡帽,长者红鼻头的三十几岁男的打开大门露出一个脑袋,看了眼敲门的傅大春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衣服也不是很华丽,脸色不是很好,

“小兔崽子,知道这是哪吗?去去去,要玩到别处玩,再捣乱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傅大春听到这话,心里一气,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你当你是什么大人物了,不过是个看门的下人罢了,我好歹也是酒馆小开,还能让你欺负了?

只是还没等说话,毡帽汉子已经要把大门关上,这时项央已经走上石阶,一只手插在将要关上的大门门缝上,抵住一侧大门,任凭那三十多岁的汉子如何用力,也关不上门。

“哟小子,有两把子力气,不过你敢来周家闹事,不怕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毡帽男子看到项央虽然十分俊俏,但穿着一身粗布麻衣,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家,嘲讽奚落道,不过还要再说话的时候,声音瞬间卡在喉咙里出不来,牙齿嘚嘚得上下对撞颤动,整个人都快要哭出来了。

原来项央见到这个看门的下人一副喋喋不休难缠的样子,直接左手一晃,雁翎刀伸出半截靠在这个下人的脖颈边不到一寸的位置。

“你废话太多了,去告诉周富贵,衙门来人,看看他要不要见我,去吧。”

项央的出手不仅镇住毡帽男子,也吓了傅大春一跳,以前项央脾气很好,温和有礼,再加上人长得俊俏,方才有小央哥的称呼,但今天却这么凶悍狂躁,让他有些吃惊。

毡帽男子听到衙门来人,松了口气,见到项央收刀回鞘,更是谄媚一笑,“原来是官爷,您等一下,小的这就前去通禀。”说着关上大门,砰砰砰的急促脚步声由近到远,应该是去找周富贵了。

傅大春有些畏惧的看了眼项央,瞄了瞄项央手中的雁翎刀,咽了口唾沫道,“项大哥,你今天怎么这么大的戾气?他也就是个传话的下人,用不着动刀子吧。”

项央疑惑的看了眼傅大春,方才知道自己刚刚的表现与以前的项央差的有点大,不过没有慌乱,只是冷笑一声,

“戾气?如果我真有戾气,刚刚就该在他的脖子上划个口子,可我也不过是吓唬他一下,这算什么戾气。

你放心,我没什么改变,只是父亲那件事,让我知道这个世上可以信奉的还是自己的拳头和手里的刀子,就像刚刚那个混蛋,看你我年少就强加欺辱,但一亮刀子就软了下来,对付这种恶人就要比他更恶。”

项央的话让傅大春放松下来,想想也是,他们两个敲门后一句话没说,那个看门的下人就一阵嘚不嘚的嘲讽两人,实在有些过分,等看到项央亮出的刀子,又害怕的要死,前倨后恭,是欺软怕硬的恶徒。

“说的也是,不过项大哥,如果刚刚那个人还是不帮我们通禀,你会杀他吗?”

傅大春想到那些快意恩仇的江湖豪侠,眼前的项央不自禁的和那些人影重合,眼前都是小星星,一言不合拔刀开干,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这才是大丈夫啊。

项央啪的一声在傅大春的脑袋上拍了一下,没好气道,“想什么呢?当我是黑风寨的山贼吗?动不动就杀人的。

他要真不帮我们传话,打他一顿也就差不多了,谁让他蔑视官差呢?”

傅大春伸出大拇指,真心称赞道,“墙都不服,就服你小央哥,不,项大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