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焰火天蚕甲

更新时间:2019-10-30 06:10:45

焰火天蚕甲 已完结

焰火天蚕甲

来源:落初 作者:横真子 分类:武侠 主角:白虎白虎堂 人气:

完结小说《焰火天蚕甲》是横真子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虎白虎堂,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故事是由武林中一件奇物‘焰火天蚕甲’而引起的风波;故事中的主人翁,万俟峰是重阳派的大弟子,他表面华而不实、浮荡无束,但却是一个颇有热肠的侠义之士。  他因不受门规的约束与情绪的寂寞,便私自偷溜下了重阳山,并在阴差阳错下与身负‘焰火天蚕甲’的王月惊结为异姓兄弟……  一次追杀中万俟峰不幸身中剧毒,王月惊也因救他而武功尽失,万俟峰便立誓要求到武林神药:莲心赤胆丸,助王月惊恢复武功,也由此不得不身怀着‘焰火天蚕甲’踏上了前往天山的寻药路。  虽然他身兼“护甲求药”之责,但却还是身不由己的与神月教教主之女‘雪儿’齐名堡的千金‘齐思缕’,玉女门女弟子‘崖上梅’及痴情谷的公主‘情深’展开了四段非正非邪的爱恋……  在他身经数回奇事中也阴差阳错的练就了一种奇特而惊世的武功,从而高呼正道,群雄与神月教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正邪之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微微的风轻抚了多少翠绿的叶,多少翠绿的叶又被风微微的抚;几片舍枝而去的叶落在了早已熄灭的篝火中,牵引起了多少灰烬纷飞;

一轮朝阳在折射却也只能透穿枝叶的缝隙,挥洒到丛林深处的也只有它丝丝缕缕。

一对青鸟飞过,彼此在诉说着什么?又是怎样的情怀,却在无意中惊醒了正在沉睡中的少年;

只见万俟峰揉了揉眼睛,起身活动了一番筋骨,环顾着挥洒而下几缕阳光,回味起梦境里那对青鸟的情怀,不禁抬头环顾了一眼浓密苍木,感叹的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如果用来形容此地,却是恰好不过。”

他说完此话扫了一眼早已死去多时的五名黑衣武士,不由恻隐之心顿起,回头望着也已醒来的王月惊说道:“大哥,他们虽是魔教中人,如今落得身首异处,也是他们咎由自取,所谓死者无过,让他们就此暴尸荒野,倒也不好,不如咱们兄弟二人将他们埋于此地,也算为咱们兄弟二人积点阴德,不知大哥意下如何?”

王月惊点头一致,赞叹道:“兄弟不愧是名门之士,如此深明大义,大哥与你结交,倒也是幸事,一切就依兄弟所言吧”。

万俟峰嘿嘿一笑,扫了一眼四周,说来也巧,就在二人身前五丈处,便有一土坑,不由道:“看来他们倒也与此地有缘,而且还为咱们兄弟省下不少力气”。

他话音一落,便走到尸体旁,一手提起一具尸体,扔进了坑内,那王月惊也忙上前提起两具尸体如法炮制般的扔进了坑内,这万俟峰将最后一具尸体扔进后,只见他双掌一翻,朝土坑旁拍去,只听‘嘭’的一声,那坑旁泥土已被他掌风激起,纷纷落到了土坑内的尸体之上,如此接连几掌后,坑内的尸体才被完全掩埋。

二人相视一笑,便各自收拾了一番,沿着林中小道,朝林外走去。

“大哥,咱们此去何方?”

万俟峰边走边问道。

王月惊听了此话不由随之停了下来,一股酸楚也随之而起,伤怀的道:“是啊,咱们这是要去何方…唉,朗朗乾坤,清平世界好似却无我王月惊容身之处了,不知兄弟有何打算?”

万俟峰心下一喜,却不露声色的道:“我呀,好不容易才下了山,不玩他个十年八载,怎么也不会回去的,如今大哥无容身之处,小弟也无归宿之所,不过如今小弟有了大哥,那大哥去哪里小弟就跟随到哪里。”

王月惊听了此话心中不免一阵火热,口中却道:“其实大哥也想与你一同仗剑江湖,可如今大哥与魔教结下不解之结,你若与我同行,必受牵连。”

万俟峰嘴角一抽,艾怨的道:“大哥你这是何话,你我既已是兄弟,那就是兄弟,怎能说出如此之话,难道大哥从未将我当做兄弟”。

王月惊叹道:“兄弟不可误会,其实大哥也不愿与兄弟分道扬镳,只是如今大哥已成众矢之的,而你又是重阳弟子,若与我有所交集,他日必会给你师门带来不便。”

万俟峰嘿嘿一笑道:“大哥多虑了,我是大哥的结拜兄弟,与那重阳派有何关系,而且就凭昨夜之事,大哥觉得小弟可以置身事外吗?”

王月惊听完此话,抬手拍着万俟峰的双肩激动的说道:“兄弟侠肝义胆正邪分明,在为兄落落魄之时仍愿与为兄同甘共苦,为兄此生能有你这一兄弟,足矣。”

万俟峰听得一阵感慨,也伸手拍着万俟峰的双肩说道:“人无贵贱,只为交心,我敬的是你,与那落魄何干?”

王月惊深深的一点头道:“嗯,好兄弟。”

万俟峰也是深情的一致道:“好大哥”。

二人相继互拍肩膀,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二人情绪激动之时,突然从林外传来了急促而杂乱的脚步之声,而且是直奔林中而来,二人不由各自一禁手中宝剑,寻声望去,不时,便见数十名手持大刀的黑衣武士已朝二人围了过来。

只听王月惊淡淡的道:“这不,说曹Cao曹Cao就到了,看来咱们兄弟二人想分开都不行了。”

万俟峰点头一笑自艾的道:“大哥,看此情形,应该是小弟昨夜大意所致”。

王月惊又道:“兄弟不必自责,就算昨夜你不留下活口,总有一日,他们还是会找到我们的,既然有些事情无法逃避,那就让咱们兄弟去面对吧。”

就在二人说话之际,众黑衣武士已将二人围在了中间,但他们并未攻击,而是神色戒备的打量着二人,王月惊扫了一眼四周的众黑衣武士,低声的道:“恐怕得有四十来个,这下可够咱们兄弟喝一壶的。”

万俟峰却不以为然的笑道:“如此正好,你我兄弟刚刚结拜,就用他们的鲜血来献祭吧”。

这时,只见围住二人的黑衣武士迅速的超两旁退去,让出了一条五尺来宽的空隙,只见又一名黑衣武士从外走了进来,细观来者,年过五旬,鹰眼钩鼻,面色阴森,一看就知此人不是善类,此人虽一身黑衣劲装,但手中的兵器却不是大刀,而是一柄宝剑,看来此人的身份也绝不平常,不错,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神月教七大堂之一的紫薇。

【当然,这紫薇的身份目前只有‘横真子’一人得晓,那万俟峰与王月惊二人却是不知。】

这紫薇走到二人身前一仗处才停了下来只是微微扫了一眼王月惊便将目光落到了万俟峰身上,冷冷地道:“你们是何门派,昨夜为何要伤我神教中人?”

万俟峰嘿嘿一笑说道:“本人天狗,自成一派,伤你什么神教鬼教的本‘天狗’就不知了,只是昨夜我与大哥在林中把酒言欢之时,突然有几名强盗闯入,打扰了本‘天狗’的情绪不说,还要抢夺本‘天狗’的酒肉,本‘天狗’一时气愤便将他们杀了。”

万俟峰说到此处故意一叹又道:“本来给他们留了一个收尸的,谁料那小子太***仗义了,竟然撒腿就跑了,这不,还是我们兄弟二人给他们收的尸,唉,看把我们兄弟给累的,这年头好人真***难做。”

万俟峰说完并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前胸。。。

万俟峰这番话只气得紫薇七窍生烟,胸中冒火,但他终究是久涉江湖,沉着稳重,所以并未发作。只见他扫了一眼王月惊问道:“那么你就是‘金乌’了?”

王月惊被万俟峰刚才之言逗得也是有些兴起,见紫薇问话,故意打量了几眼才道:“不错,正是在上。”

紫薇听了王月惊这话,只气得脸上肌肉明显的抽动了几下,冷冷的笑道:“好,‘金乌天狗’!本堂主不管你们是谁,但本堂主要知道你们是受何门何派指使,竟敢公然与我神教作对!”

万俟峰摇头一笑道:“小子,你们是什么神月教的,而咱们正好又是‘金乌与天狗’,这其中的关系,一目了然,还需要什么门派去指使吗?如果你一定要我说个门派,那就是‘金乌派’与‘天狗派’吧。”

王月惊望了一眼万俟峰点头一赞说道:“是啊小子,我们金乌派与天狗派只是为了你们神月教而存在的,就算要指使,那也是我们金乌派与天狗派指使别人,而不是受别人指使。”

紫薇听完此话已知多问也是无用,一股杀机已随即而起,只听得他冷冷的道:“好,既然你们一心与我神教作对,那本堂主就成全你们吧……”

他说到此处,单手一挥,冷喝道:“杀!”

他话音一落,那围在四周的众黑衣武士抡起手中大刀朝二人疯狂的砍杀过来。

与此同时,万俟峰与王月惊也相继拔出宝剑,迎了上去,二人剑锋所到之处,惨叫连连,几个回合过后,已有二十余名黑衣武士血溅当场,那紫薇见此,杀机更盛,随即拔出宝剑,手腕一抖,一道剑气已直奔王月惊袭去。

此时王月惊斗得正甜,但也时刻关注紫薇的动向,如今见紫薇这道剑气凌厉霸道,心下一惊,不敢硬接,急忙一个纵跃躲闪了出去,紫薇哪容得王月惊有任何喘息之机,手腕一抖,又是一道剑气划了过去。

王月惊虽被紫薇这一剑震慑,但心中却很沉着,只见他一运内劲,使出全身力道,点出一道剑气迎了上去,二人剑气相撞,炸响连连,响声过后二人便缠斗在了一起,几个回合下来,这王月惊便渐渐落了下风,一时不慎被紫薇一脚踢飞了出去,紫薇那肯放过这个机会,剑身一抖,那剑尖直奔王月惊胸口刺去。

万俟峰这边也是斗得如火朝天,只见他身法轻盈,一柄宝剑使得神出鬼没,几个回合下来,又有数名黑衣武士死于剑下,但他对场中的这一变故也是尽收眼底,此时见王月惊身处险境,心下大惊,但却也分不开身来,情急之下,运足全身力道,只听‘嗖’的一声,那手中宝剑已脱手而出,化作一道流光,直奔紫薇后心射去,又连连劈出数掌,震飞了数名挡在身前的黑衣武士,双足一点,人已经随剑而去。

这紫薇眼见王月惊就要丧命于自己剑下之时,忽然闻得背后有利器疾驰而来,心下一惊,哪还顾得上去取王月惊的性命,只见他手腕一翻,腰身一转,回身便是一剑,已将射向自己的利器震飞了出去,却正好被随后而来的万俟峰抄在手中。

这万俟峰宝剑一入手,随即便刺出数剑,将紫薇逼出了一丈之外,那万俟峰逼退了紫薇后,急忙扶起了王月惊,惊慌的问道:“大哥,你没事吧?”

王月惊只是被踢了一脚,所以并无大碍,扫了一眼并未围攻的众黑衣武士淡淡的道:“大哥没事,只是被驴蹄子踹了一下而已。”

万俟峰听完此话已知王月惊确无大碍,心下一松,也看了一眼围在四周的众黑衣武士,低声道:“大哥,这些喽啰倒也不惧,只是擒贼先擒王,打蛇打七寸,若不将那小子先解决了,咱们兄弟怕是真的会有事。”

王月惊此时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一紧手中宝剑,随声道:“好,那就先解决了这小子再说。”

他话音一落,剑身一抖,已划出一道剑气直奔紫薇袭去。

万俟峰也一抖剑身,随后迎了上去。

围在四周的众黑衣武士却并未参与打斗,而是稍有戒备的围在了四周,看来他们对紫薇的实力是非常的有信心,万俟峰王月惊见此,心中不禁大喜,也随之全神贯注的与紫薇缠斗在了一起。

这紫薇也确实好生厉害,以一抵二却无惧色,几个回合下来渐渐占了上风。

万俟峰此时心中也是暗暗着急,心道:“如此下去,不出十个回合,我兄弟二人必会丧命于他剑下,这可如何是好”。

当他环顾到四周的几棵大树,心中顿时一亮,但见他双足一点,几个翻纵,整个身躯已离地有数丈之高,只见他剑身一翻借下垂之势连人带剑直奔紫薇头顶而下。

这紫薇见此也不敢掉以轻心,急忙划出一道剑气当头迎了上去,只听‘铛’的一声,那身在上空的万俟峰连人带剑被震飞了出去,直朝一棵大树撞去,眼看万俟峰就要那棵撞上大树,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万俟峰借树干为支点,双足一点,整个身躯又被弹了回来,而那剑尖仍是指向紫薇。

紫薇见此,不由暗叹一声这万俟峰的机智,但他手上却一点也不含糊,手腕一紧,剑身一划,一道剑气已朝凌空而下的万俟峰斩去,只听得一声炸响,那万俟峰又被这道剑气震飞了出去,紫薇见此,双足一点,凌空而起,挥动手中宝剑朝万俟峰斩去,就在此时忽然闻得身后疾风大作,心中暗惊,可此时他身在半空,已是难以回顾,只得急忙几个纵跃朝旁边的一棵大树躲闪而去。

原来王月惊见万俟峰又被震飞,那紫薇又追杀过去,心下大急,连忙使出浑身劲道,劈出数道剑气向紫薇斩杀过去。

这万俟峰虽被震得气血翻腾,但却并无大碍,身在半空,连忙使了招‘千斤坠’,落到了一棵树干上,还未站稳,便见那紫薇急闪了过来,心下一喜,随手便是一剑刺了过去,也怪那紫薇时运不济,他哪里不好去,却偏偏朝万俟峰这边而来,一时躲闪不及,被万俟峰突然一剑刺穿右肩,他手中宝剑也随即而落,只见他左手往胸前一探,随手一甩,一片金光直奔树上的万俟峰射去。

那万俟峰一招得手,心中大喜,拔剑正欲再攻,却不料眼前一片金光袭来,暗道不妙,急忙一个后翻,翻涌而下,但还是被一道金光打中了面部,他双脚刚一落地,急忙朝脸上摸去;感觉却并无伤痛,不觉心下一松,就在此时,突然听得一声惨叫,急忙寻声而望,只见紫薇怒目圆睁嘴角抽搐,一脸的痛苦之色,而王月惊的一柄宝剑已从他背后直穿而过,不由顿时惊讶万分。

原来万俟峰被逼下树干时,那紫薇便随即落了上去,脚步刚稳,就被随后而至的王月惊一剑刺透,要说凭实力这万俟峰与王月惊是相差的太多,但也是紫薇自己大意所至,倒也死的憋屈,那王月惊宝剑一收,一个翻越便落了下来,双脚刚一落地,便听得‘嘭’的一声,那紫薇的尸体已随之落地。

王月惊看了一眼还在抽搐的紫薇,转身冷漠的朝一旁满脸惊色的众黑衣武士走去,此时的黑衣武士们也只剩下十余人,见紫薇已死,个个心中惊乱不已,又见王月惊提着带血的剑朝自己走来,纷纷扔掉手中大刀,四散而逃。

王月惊见此,心中一松,也未前去追杀四散而逃的黑衣武士,转身朝一脸惊讶的万俟峰走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