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一剑笑生死

更新时间:2019-11-03 06:40:20

一剑笑生死 已完结

一剑笑生死

来源:落初 作者:飞在天空 分类:武侠 主角:沙秋穆婉婉 人气:

火爆新书《一剑笑生死》是飞在天空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沙秋穆婉婉,书中主要讲述了:家仇,天下争霸。谈笑间,一剑定生死。  天净沙·剑  一剑笑指西东,几番生死从容,对酒当歌似醉。人生如梦,不归人在天涯。  (已完本)新书《魔法疯暴》,求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沙秋知道自己身单力薄,本不再坚持自己是赵木徒弟,不想打乱师傅计划。是的,看到长华派强势到来,他以为师傅有计划。

长华派他知道,星州第一大门派,连州主府都要给他们面子。长华派高手林立,在江湖上声名显赫,是正派名门。

可是现在,师傅的计划竟然是自尽,这让沙秋再也无法接受。他大喊着“师傅”,冲到赵木身旁抱起师傅身体痛哭。

你们逼死我师傅,我一定不会忘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长华派,不管是十年还是二十年,我都要为师傅报仇!

沙秋在痛哭,心中在发誓。

“你就是赵木的徒弟?”肖掌门威严地问。

沙秋昂起头,怒视对方,回答得铿锵有力:“我就是赵木的徒弟沙秋,有什么尽管冲我来。我师傅不怕,难道我这个徒弟会缩头?”沙秋指着自己的脖子说:“有本事你拿刀往这里砍。皱一下眉头我就不姓沙,不叫沙秋,不配做赵木的徒弟!”

穆婉婉着急了,她不顾一切冲过去解释:“不,他已经不是赵师叔的徒弟了。他们已经割袍断师弟情义,那里,那块布还在擂台上。”

她怕肖远山不相信,又补充说:“我没说谎,我是穆掌门的女儿。大家都看到了,他们可以做证。你们说是不是?”

穆婉婉看向罗天派的人,目光一一扫过,希望有人能够站出来说话。可是没有人帮她解释,那些人的目光躲闪,仿佛没有听到穆婉婉说话一般。

“你们倒是说啊,只是说句实话就那么难吗?你们还是不是男人!枉你们平日吹嘘自己多么英雄多么豪杰,连句实话都不敢说,你们有什么脸面对罗天派师祖先辈!”

“住嘴!”穆轲对穆婉婉怒吼。

“父亲,你贵为掌门……”

“噼。”一声脆响,穆轲的手打在女儿脸上。他心里气啊,这个女儿真是被宠坏了,什么事情都不知轻重。不教训她,以后恐怕都要翻天。

沙秋放下师傅尸体,站到穆婉婉面前。怒对穆轲:“穆轲,你身为罗天派掌门,却打自己门人打自己女儿。实话不敢说也罢,竟然连自己女儿说实话也打。你这种人,根本不配当一个掌门!”

沙秋环顾罗天派众人说:“掌门是什么?掌门就是要维护自己的门人。是,我已经不是罗天派的人,他可以不维护我,你们也可以不维护我。可我就问一句,穆婉婉可有说错?穆轲凭什么打她?”

“一个长华派而已,就让你们怕成这样。还说什么闯荡江湖,为罗天派发扬光大为自己扬名立万。你们连女人都不如,练武都练成狗/屎。”

他看向肖掌门:“长华派很厉害,高手如云。捏死我就象捏死一只蚂蚁,可又能怎么样?他能捏死天下所有蚂蚁吗?你们就算证实赵木已经和我断绝师徒关系,我也不会承认。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他可以不认我这个徒弟,我却不可以不认他这个师傅。”

“长华派会不会为难我,我不知道。但就算刀架在我脖子上,我还是大声说,赵木就是我师傅!”

穆婉婉一直在旁边扯沙秋的衣服,让他不要说,可是沙秋没有理会。此时沙秋说完,转头抚摸穆婉婉被打肿的脸。深感愧疚地说:“婉婉,是我连累你被打,对不起。你父亲从小就疼爱你,从来没有舍得打你。今天因为我的原因打你,你不要怪他。”

又转头对穆轲说:“穆轲,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你放心,从今以后我不再纠缠她。她只是一时糊涂,希望你还会象以前那样疼爱你的女儿。”

“不,沙秋,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穆婉婉眼泪直流。

沙秋最后一次握紧穆婉婉的手,“婉婉,这是我最后一次握你的手。虽然我不想放开,虽然我很想永远这样握着,但是我知道,我不能那样自私。人生如梦,世事难料。没想到从今天开始我们的路会从此分开,无法再重合。忘了我吧。”

沙秋狠心放手,过去抱起师傅的尸体离开。他要把师傅埋葬,让他入土为安。如果长华派来阻止或要带走他,他就反抗到底。

穆婉婉想跟去,却被穆轲拉住。

肖远山哈哈大笑说:“沙秋?你以为我堂堂名门正派长华派会因为你重义重情重孝而杀了你吗?你放心,长华派不会动你分毫。相反,如果你想加入长华派,我作为掌门第一个欢迎。如果你不愿意来长华派,我们也不会为难你。怎么说得象生离死别似的,传出去岂不是让武林中人误会我长华派。”

长华派年青一代杰出弟子周仓识机说道:“掌门说得极是。我长华派光明正大,怎么会做那样的事。那个沙秋自以为他很重要,真是井底之蛙,掌门不必为此生气。门内还有重要之事,不如掌门先行赶回门派?”

肖远山暗暗点头,这个弟子很会说话。此时正是由他说话才最合适,说错也是年青人不懂事。既然赵木已死,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罗天派也不会欢迎他们。

那个沙秋,可以说赵木做得很周到。先是断绝师徒关系,再在自己门派内自尽,博取同情心让长华派无法再对罗天派和沙秋动手。

赵木,也算是个人物,可惜死得太早。若你身在我长华派,肯定有你发挥的一天。可惜呀,你入错门了。肖远山暗自感叹,对穆轲抱拳拱手道:“穆掌门,今日之事长华派有所欠缺,明日定让人携厚礼补贺穆掌门登位之喜。”

穆轲拱手道:“肖掌门不必客气。”也没多说。

周仓再次站出来说话:“启禀掌门,不如弟子晚点再走。留下与罗天派众师兄弟商谈两派从此交好,相互交流结盟,多个盟友多份力量,日后行走江湖也好多个帮衬。”

这个周仓,不错,是栋梁之材。本来长华派这样来,又那样走,确实不妥。现在周仓这样做,表明长华派的善意,至于你罗天派接不接就是你罗天派的事了。明天厚礼送到,江湖上谁也说不得长华派什么。

“如此甚好,就是不知穆掌门……”

穆轲脸露笑容,能够交好星州第一大门派,谁不愿意?原来罗天派倒是想巴结长华派,无奈人家长华派看不上。现在机会来了,怎么能不抓住?日后在江湖上走动,说声罗天派与长华派结盟交好,江湖上的人谁不多给几分面子?

他高兴道:“能够与长华派结盟交好,是罗天派的荣幸,我罗天派全派上下,个个举手赞同。就是有劳这位……”

周仓立刻抱拳对穆轲致礼道:“长华派弟子周仓见过穆掌门。祝罗天派在穆掌门的带领下繁荣昌盛、威镇江湖。”

穆轲被捧得高兴,笑道:“周师侄果然是一表人才,不愧为长华派年青俊杰。此事就有劳周师侄费心了。”

双方再度寒暄后,肖远山带着其他人离开,留下周仓与罗天派上下商谈。这是要给罗天派好处,不让罗天派把今天的事到处宣扬。同时也是收拢罗天派人心,让罗天派加入长华派的联盟中,成为长华派的助力。

穆婉婉被人带回房间,房门上锁不得出门。

周仓和穆轲商谈,再与宋强等同辈交流,直到天色将晚才匆匆离开。虽然罗天派尽力挽留,周仓还是推说要尽快落实两派结盟之事而离去。

那边沙秋把师傅的尸体埋在另一侧的山上,能够远望罗天派。他知道赵木对罗天派的深厚感情,就让赵木在九泉之下仍然关注罗天派兴衰。

看到天色已晚,日将落山。他匆忙赶回罗天派,要把师傅的剑拿出来,埋在坟墓前。

“沙秋,你已经不是罗天派的人,还回来做什么!”

就在沙秋收拾好行李,带上师傅的剑与他自己的剑离开时,接到消息的宋强、李刚、王宏三人赶来拦住沙秋。

“不用费心,我这就离开。”沙秋不想惹事,只想离开。

王宏眼尖,看到赵木的剑。那把剑虽然不是名剑,却也是把好剑。对于他们这些弟子来说,师傅辈的剑肯定比他们的剑要好很多。如果能够把此剑据为己有,岂不是很好?

“那是什么?罗天派的财产,怎容你私香?”

王宏这么说,宋强和李刚怎么会不明白,两人忙说:“对,你走可以,把罗天派的东西留下。”

这下子沙秋明白怎么回事了,这三人想贪他师傅的剑。

“这把是我师傅的剑,他自己出钱请人打造,不是罗天派之物。我这把钱也是师傅一起请人打的,同样也不是罗天派之物。罗天派配的剑,还在房间里,我没有拿走。”

沙秋说的是实话,罗天派配的剑,是统一式样的普通剑。那些弟子用的配剑,只比外面卖的最便宜的剑贵那么一点点。要想用好剑,可以,自己买或师傅赠送。

“你们在干什么?沙秋,是你?是不是想回罗天派?放心,我可以做主让你回来。”主持比武的长老正要到赵木的院子查看,发现他们这几个弟子在一起。

“谢过长老。我不想回罗天派,回来只是收拾行李和把师傅的剑带走。”他不敢说把剑埋在师傅墓前,怕宋强他们去挖坟。

“嗯,我看看。”长老接过赵木的剑拉开查看。“是把好剑,可惜了。”也不知他这句可惜是说剑还是说人。把剑还给沙秋,他沉默地走向赵木的院子。

沙秋趁机离开,留下背影让三个人恨得牙齿痒痒。

“不能让他就这样走了。周仓说过放虎归山,谁知道他恨不恨我们?”宋强看着沙秋消失的背影说。

李刚犹豫道:“你说那个周仓是不是想借刀杀人,借我们的手除掉沙秋?”

王宏摇头说:“没那个必要。死的沙秋对他们没有价值,反而是活的沙秋对他们才有用。应该是听到我们和沙秋的恩怨后,为我们着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