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武林第一圣地

更新时间:2020-01-07 12:02:10

武林第一圣地 连载中

武林第一圣地

来源:落初 作者:皇朝锦衣侯 分类:武侠 主角:周沐宇周沐然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武林第一圣地》的小说,是作者皇朝锦衣侯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在下周沐宇,北地极道宗之主,任何妄图阻碍极道成为全武林第一圣地的人,不好意思,请你败亡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沐宇躺在床上,睡意全无,想着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如在梦中一般。“不知不觉都已到这边一天了。”周沐宇悠悠道“还好,少爷我孤家寡人,了无牵挂。在这边也好,有系统辅助,建立第一圣地,流芳百世也是不错的。”

说着,周沐宇激活了任务系统:主线任务——迈出成功的第一步:既然要成为武林第一圣地,怎少得了天才弟子,请宿主在三日内收下一名综合评价在八分以上的弟子。奖励:《全真教入门内功》、《基础剑法》、精铁剑一把。处罚:无。倒计时:两天零九个时辰。

此时,周沐宇注意到了系统光屏的右下角有一个感叹号,他试着点了点,只见光屏之上又弹出了一个小屏,上面显示着:发现符合任务要求的对象,请宿主留心!

“我靠!”周沐宇起身骂道“系统你坑我!说好的提醒,结果要不是少爷我兴起激活系统,就错过少爷我的开山大弟子了!”

“宿主请注意你的言行,你自己开的是静音模式,却还错怪本系统,念你初犯,就不追究你的责任,若有下次,哼哼!”系统威胁道。

“我靠!”周沐宇只觉得喉头一紧,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好好,少爷我忍!”说着仔细研究着系统,免得再被这无良的系统坑死。

只见光屏右下角果然有一个静音标识,“我晕,还真是静音啊,但是系统,少爷我不曾记得我开过静音啊!”

“本系统启动之时,曾询问过宿主是否自主设定,宿主没有同意,便沿用了默认设定。”系统一板一眼的答道。

周沐宇回想起自己骂天被雷劈,在晕厥之前似乎听到了一阵电子音。

“好吧好吧,少爷我错怪你了,那要怎么打开设置呢?”周沐宇认怂了。

“哼!默念‘设置’就行了。我怎么摊上你这么个迷糊的宿主,命苦啊!”系统那贱贱的电子音传到周沐宇大脑里。

“我!”周沐宇只觉一阵气血逆流,差点破口大骂,随即深吸一口气,慢慢呼出,轻声念道:“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周沐宇强压下火气,默念:“设置!”光屏弹出了设置面板,周沐宇将选项仔细一一查看,选择出自己认为最合适的选项。“好了,不会被你坑了!”周沐宇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即继续浏览光屏的内容,周沐宇看着那条提示问道:“系统,能显示符合任务条件的人的具体属性吗?”

“可以!”

光屏上弹出了满足条件的信息:

“目标姓名:荀烈

年龄:9岁

性别:男

修为:不入流

门派:无

功法:基础内功

武技:基础拳法

绝学:无

神兵:无

坐骑:无

战宠:无

天赋:九分

气运:六分

心性:九分

声望:默默无闻

称号:天才少年

综合评价:八分,少年天才,心性坚毅,若细心教导,日后必能名流千古!”迅速浏览完光屏上的信息,周沐宇抚摸着光滑无须的下巴,自言自语道:“果然是他,才九岁,发育得也也太好了吧,可我要怎么将他骗到门下呢?”

“算了,不想了,走一步看一步啦!睡觉。”周沐宇退出系统,又躺了下去,听着门外的虫鸣声,渐渐入睡了。

梦中,他一袭白衣,手执神兵,立于万山之巅,受万人敬仰,好不威风!

“梆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惊醒了睡梦里的周沐宇,他翻身而起,郁闷道:“谁啊,大清早的扰人清梦啊。”

门外传来了老村长的声音:“周小兄弟,荀老头领着他家荀烈小子前来向你道谢,托老夫我前来通报。”

“嘎吱。”房门打开,周沐宇走出房门,向着老村长拱手行礼:“村长早安!”

“诶诶,周小兄弟多礼了,荀家爷孙二人已恭候多时了,小兄弟快随老夫去前厅吧。”老村长不等周沐宇说话,抓起他的衣袖,拉起他便往前厅走去。

“诶诶...老村长你是属鸡的吧!”周沐宇稳住身形嘀咕道。

“什么?小兄弟你大声点,老夫我有点耳背。”老村长一脸迷惑,边走便问。

“没什么,没什么。”周沐宇连忙摆手。

老村长拉着周沐宇来到了前厅,却见荀家老少二人正站在大厅中央候着。荀老汉见周沐宇出现,忙给孙子递了一个眼色,荀烈会意,上前下跪道:“荀烈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周沐宇连忙上前扶起少年:“你有伤在身,无需行此大礼。”

“恩公对烈儿有救命大恩,理应受此一拜啊!”一旁的荀老汉急道。

“好好,那在下便受下了。”想到荀老汉有恙在身,周沐宇便不再推辞了,受了荀烈一记大礼。

“恩公不如今日到我家用午饭,顺便小老儿我还有一些事要与恩公细讲,恩公请勿推辞。”荀老汉发出请求。

“该不会是让荀烈拜我为师吧!”周沐宇心中一阵激荡,随即应道:“那在下便却之不恭了。”

“那小老儿便和劣孙告辞了。”语毕,荀老汉带着荀烈出了村长家。

“唉...”老村长摇了摇头,长叹一声。

“老村长为何叹气?”周沐宇侧身问道。

“周小兄弟有所不知,这爷孙两人也是苦命之人啊!”老村长一脸同情“九年前,荀老头一身血渍,抱着尚在襁褓中的荀烈小子倒在了距离村子不远的草丛里,村里打猎的队伍回来时听到了婴儿的啼哭,最后救下了这老幼二人。荀老头醒来后告诉我们,他们一家人路过此地。遭遇山贼洗劫,他的家人用生命掩护他爷孙二人逃脱,他身中数刀,袍子孩子四处乱窜,终于摆脱了追兵,却因流血过多,晕倒了,若非打猎队听到婴儿啼哭,就下他爷孙二人,恐怕他二人也命丧黄泉了。”

老村长顿了顿,又接着道:“后来荀老头恢复得差不多了,便抱着孩子向我告辞,我问他去向何处,可有亲戚家们。他摇了摇头,我见他一老者,又受了伤,若是离开了,自己的生存都成问题,更不要说还带着一个月大的孩子了。于是将他爷孙俩留了下来,让他们住进了村里空出的房屋里。时间过得真快啊,一晃就是九年啊!”

“那荀老爹的旧病其实是...”周沐宇问道。

“唉...就是那次受的伤未完全治愈,后来荀老头又大病一场,如此形成了顽疾。前不久一个江湖郎中到我们村里歇脚,受老夫之托,替荀老头看病,留下了一张药方,村里大多数药都有,唯独‘化血草’被狩猎队全数带走了。荀烈这小子十分孝顺,背着我们偷偷去寻药,前几次他都毫发无损的将药寻回,我们也就放下了戒心。谁知这次,唉...都怪我的粗心,他毕竟只是一个九岁打的孩子啊!”老村长一脸自责。

“老村长无须自责,人各有命,你若有心拦着他,那小子可能晚上偷跑出去,岂不更加危险?”周沐宇开解道。

“唉...”老村长摇了摇头“错就是错,小兄弟不用劝解老夫了。”

“聊了这么久了,小兄弟一定饿了吧,老夫还准备有些小米粥,小兄弟快随我前来用早餐,咱们边吃边聊。”说着又拉着周沐宇向院子里奔去。

“大爷,你祖上全是属鸡的吧!”周沐宇暗自腹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