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儒剑渡世录

更新时间:2020-02-11 12:13:48

儒剑渡世录 连载中

儒剑渡世录

来源:落初 作者:司马邪郎 分类:武侠 主角:波涛凌 人气:

新书《儒剑渡世录》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司马邪郎,主角波涛凌,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传统的复仇武侠小说,讲述了主角家破人亡后历经磨难报仇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凌旭照浮岀水面后喉头一热,口中喷出一道朱红。紫云道人所创“阴阳双极内功”乃是能分开身内阴阳二力并自由操纵的内功,能让人体内阴阳二力不再互相制衡而发挥极阴或极阳的招数,但一旦体内阴阳之力平衡过度被打破便会伤及自身,凌旭照在谭水中吸收了过量的寒气伤及了体内的阳气才会如此。回到岸上凌旭照发现岸上已是黑夜但在宁静黑夜中无一点宁静到处是烽火连天。远处寒龙谭外围,周武罡率领的被九圣门降服江南武林人物已与寻宝的武林人物展开激战,寻宝的武林人物大多只是虾兵蟹将早己死伤惨重,若非寻宝的武林人物众多内中也有几个算强的早已全体覆灭了。而近处恶屠夫也在与幽灵女唐巧仙激烈交战,恶屠夫与幽灵女唐巧仙功力不相上下,但唐巧仙善于毒术暗器令人要分心防御故恶屠夫落于下风。不等凌旭照去支援恶屠夫杀机已从谭中而来,九阴妖人所扮寒蛟与白衣儒生已从谭中跳出再度攻向凌旭照。

在谭水中蛟皮能加防加攻,而在地而上却仅仅只是累赘,九阴妖人从蛟皮中出来重新变为九人。九人原在蛟手位置者手持骨剑,其余八人皆手持散发寒芒的精钢长剑,九人结成一个圈将凌旭照团团围住,一旁白衣儒生亦在手持黑色荆棘虎视眈眈。手持骨剑的妖人率先发难骨剑横斩斩向凌旭照腰部,凌旭照纵身跳起闪开一斩,其他八人早已知道凌旭照会向上跳起,剑一同刺向在空中的凌旭照,凌旭照施出武当轻梯云纵在空中再度纵身跳起,白衣儒生见凌旭照再度跳起无数根黑色荆棘飞上天空织成一个坚不可破的乌黑笼子罩住九阴妖人及凌旭照,无法腾空凌旭照只好与九阴妖人在地上展开死战,背后三剑刺向凌旭照背后三处死穴,两边两剑刺向腰部,前面三剑刺向前面三处死穴,骨剑纵劈天灵。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凌旭照运出纯阳之力护住周身硬接八剑,双手使出空接白刃接住骨剑,八剑之威岂同儿戏,九阴妖人单人与凌旭照比虽皆有一定差距,但九人合力加上骨剑之助便远胜凌旭照了。幸而凌旭照练有横练金钟罩寻常刀剑无力伤他皮肉,但九人及骨剑的寒气却尽数传到凌旭照身上,九人及骨剑的寒气可是足以造出覆盖百里的极寒之雾如今却全攻入了凌旭照一人体内,凌旭照感到了连骨髓也快冻上的寒气,若非他为了练“阴阳双极内功”从学会走路起便被师父放寒水中泡如今早死了。见凌旭照与九阴妖人僵持白衣儒生拿出了一根与幽灵女唐巧仙一模一样的黑色针管,白衣儒生移动到笼外持骨剑的妖人背后运出全身之气全力击出黑毒螺旋针,无数根黑针夹带螺旋劲袭向凌旭照头部,白衣儒生功力远胜唐巧仙所以发出螺旋针旋转更快针速也更快。但没等黑毒螺旋针击中凌旭照,变数宊生,凌旭照将全身寒气逆流击向九阴妖人中持骨剑的,寒气超过骨剑吸纳极限反噬妖人瞬间将持骨剑的九阴妖人冻成冰像,凌旭照手一旋便将冻结成冰的手旋断并从中抢到骨剑。凌旭照抢到骨剑后脚一踢将冻死的妖人踢向飞来的黑毒螺旋针,黑毒螺旋针尽数射在冻死的妖人身上将妖人化为黑尸。虽然凌旭照击杀一妖人并抢到骨剑,但双手泛白如果不是脸被人皮面具所遮挡就会看见他原本白里透红的脸无一点血色简直如同死人。骨剑失,兄弟亡,剩余的八妖人震惊更愤怒。

“你们八人快上,他已重伤现在只是强弩之末了!”白衣儒生大声喊道。

“叫我们上,那你怎么不上,只让我们姐妹上,还做了个黑色荆棘笼罩住我等,是想坐收渔利吗?”九阴妖人一齐大声怒斥白衣儒生。

“哈,你们如今已现面而江南武林人物已全来至此。”白衣儒生见援兵已至又见死了一妖人顿时气壮,“如果你们不合作老妖命休矣!”

“我等姐妹九人一心,大姐死我等八人岂能独活,但在死之前,我等也要把你拖入地狱,悔恨我等受了四圣那贱人的诱惑出来趟这趟混水,弄成如今这局面,老三,老四,老五,老六你们去对付他,我与剩余姐妹对付杀大姐的仇人!”剩余八人怒气腾腾,脸上如面具般的厚妆尽数碎裂,八张发黄丑陋衰老又因发怒而发红的脸现了出来。

“随便你们了!”白衣儒生冷冷地说。

剩余八人分为两拨,四人攻向凌旭照,另外四人将自身寒气传入黑色荆棘笼攻向白衣儒生。此时的凌旭照持骨剑昂然而立,表面上与常态无异但内腑受伤已至极限只是强压着瘀血不吐出来,体内阳气也已所剩无几,现在只要二三流的人物便可取他性命更何况九阴妖人单人也是一流高手。四妖人齐上凌旭照显的左支右绌,虽仗持骨剑吸化寒气之功不惧妖人寒气但因无余力可护身体,身上剑伤愈重,血流不止,内外伤相加危如累卵。旁边的另外四个妖人也在全力与白衣儒生比试内力,白衣儒生功力深厚皆之练有转气之招妖人无法胜他,但他也无法胜妖人,双方陷入了僵持状态,僵持之际无数黑色螺旋针射向白衣儒生。白衣儒生快速收回黑色荆棘结合盘蛇之态以挡黑色螺旋针,但依然有几根针刺中了他大腿及胸口,四个妖人更趁机四剑刺透他上身,白衣儒生虽重伤却依然有余力夺路而逃。“终于打中你了,负心人你休想逃。”幽灵女唐巧仙狂笑着追白衣儒生而去。

白衣儒生逃,四妖人与另外四妖人再度汇合,恶屠夫也赶来帮助凌旭照,形成八对二的局面。妖人知道凌旭照已无力吸收寒气,再度发动了寒雾大阵,寒雾大阵再度笼罩两人,寒雾大阵少了骨剑及一个妖人威力大减,即使威力大减但亦非恶屠夫能承受,恶屠夫勉强运气抵抗冷的牙齿打颤“死肥猪,快滚!”凌旭照对恶屠夫大声吼道。

“你已受如此重伤一人能对付这八人?”恶屠夫问道。

“能与不能不关你事!你快滚!”

“好吧!只恨胖子功力不济不能与你并肩作战!”

恶屠夫转身欲行,三把剑快速刺向恶屠夫。“你与他一伙,他杀了我们大哥你也别想跑!”九阴妖人凶狠地说。

“你看胖子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恶屠夫跑回凌旭照身边说。

“那我送你走。”凌旭照一脚踢飞了恶屠夫,九阴妖人中三人欲阻,凌旭照快速挥动骨剑斩向三人,三人为求自保,收剑挡住骨剑。另外五个妖人趁机挥剑刺向凌旭照背后,凌旭照不及反应背后再中五剑,五剑刺穿皮肉,即将刺入内脏之刻,凌旭照猛一转身挥动骨剑斩断背后五剑,方断五剑背后又被三剑刺中,正面五人又在他胸口打了五掌,凌旭照骨剑一招“横断云峰”横劈斩了正面五人,回身再对三妖人之刻已是全身是血,但依然持剑如战神威临,剩下的三妖人即使身经百战,即使诛杀姐妹之恨不共戴天,见此战神之威亦不敢再战落荒而逃。

随着身体血液流失凌旭照意识也渐趋模糊,我绝对不能死在此地,我绝对不能在此止步,我还没报母亲之仇更未报师父教养之思。想到母亲为他牺牲性命,师父辛苦教养十六年,在弥留之际凌旭照心中对人间的牵挂重新唤醒了他,凌旭照心中求生之火大盛,求生之火催生体内阳气,体内阴阳二气再度平衡,身体阴阳之气逐渐相互增强并开始从内至外自动修复受损肉体。

“你还活着吗?”恶屠夫在妖人逃离阵法破后迫不及待跑了过来,见凌旭照全身是血,背后还插了五把断剑三把剑连忙把手按上凌旭照身后命门穴输真气给凌旭照,但马上被弹开了,因为凌旭照体内阴阳之气已在自动修复受损肉体不接受外来杂气。“还有这等余力,看来没问题了。”

追杀永不停歇,远处周武罡所率领的江南武林人物也已经收拾完残局朝凌旭照这方过来了。周武罡冲在最前头,李精忠紧随其后,张缓爱则在人群中间处。见周武罡等人赶来,恶屠夫看着满身是血骨剑驻地双目紧闭不动不言的凌旭照挺身持杀猪刀挡在了冲来的周武罡众人前。周武罡不由分说拳带罡风击向恶屠夫,恶屠夫提起杀猪刀一刀裂风硬接周武罡刚猛拳劲,刀拳相击,恶屠夫虎口开裂厚背杀猪刀也被弹飞,周武罡趁机向恶屠夫肚子猛踢一脚,将恶屠夫踢飞到远方大树上,连断数颗碗口粗的大树恶屠夫方才停了下来,但已满身是血。“你们这么多人同时对付一个身受重伤之人,还要脸吗?”恶屠夫挣扎着用全是血的手指着周武罡说,说完就倒了下去。周武罡叹了口气,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凌旭照。

在周武罡击飞恶屠夫的那段时间里,其余众人也赶了过来。江南武林众人一拥而上再度将凌旭照团团围住,凌旭照依然闭目驻剑于地不动如山。众人虽然手持各种利器将凌旭照围的水泄不通但无一人敢近凌旭照三丈前,因为多数人都见到凌旭照斩杀妖人的勇猛而除了周武罡外在场众人无人能有自信能单挑一个妖人,而即使是周武罡也最多只能单挑一人,气氛瞬间陷入了凝滞,四周一片寂静,静的连众人的心跳声也可以听见,他们也同时听了凌旭照的心跳在逐渐变强,随着凌旭照的心跳逐渐变强众人心跳越来越快。众人心知再不出手胜机就会失去,但依然胆怯不敢动手。最后还是周武罡打破了凝滞的气氛带头出手了,右拳凝棸全身之气发出风雷之声,重拳轰向凌旭照天灵。一人动众人动,李精忠亦出龙凤剑诀中龙诀的至高之招龙剑发出龙吟声直刺向凌旭照,李精忠一直以眼神提示张缓爱运凤诀最高招与他合使出龙凤合鸣,但张缓爱似在闪避他一遇到他眼神便闪开了。其他人也随他们之后出手了,或刀或剑,或拳或掌,各出看出本事一齐攻向凌旭照,而张缓爱则几乎最后出手,出手也毫无气势。

正当周武罡之拳将击中凌旭照天灵之时,凌旭照感到袭向他全身各类攻击,他再度缓缓睁开了双目。凌旭照睁眼瞬间左掌运“柔掌”以柔克刚接下了周武罡重拳,右手蛟骨剑运出家传剑法“冰封千峰”无数冰峰击向前方众人将前方众人一同击飞,功力一运背后之剑尽数飞射向背后众人。众人只想到攻击没想到防御却不知凌旭照重伤依然如此强悍,瞬间哀洪遍野。周武罡被凌旭照夹带寒气的“柔掌”让他先剧震后又被女子被掌中所带寒气侵入又遭“冰封千峰”击中身受重伤坐在地上打坐疗伤,李精忠受“冰封千峰”之击更是苦不堪言,像一只虾一样蜷缩在地上,全身直抖。张缓爱所幸没全力出手,才能及时收手只是擦到了“冰封千峰”剑气,但也已被寒气侵入,其余围攻众人非死也重伤。

凌旭照出手后再度闭上了双目,驻剑在地不动不言。

周武罡稍作调息后便又站了起来,起身后周武罡便开始检查随他而来的江南武林人士的伤亡情况。检查后他发现带来的人除了李精忠与张缓爱外已尽数死亡,幸存的李精忠情况亦不容乐观,只有张缓爱情况好点,正坐在地上逼出侵入体内的寒气。周武罡当机立断不顾自身内伤加重一只手将蜷缩在地上的李精忠扶起,一只手按在李精忠背后命门穴,开始逼出李精忠身内的寒气。

经过一柱香时间周武罡头上白雾浓重,额头脸上尽是汗水,脸上已无开始的红润光泽,呼吸也变粗重,眼中神光也渐暗淡,只过了一柱香周武罡却好像老了几十年,显出老年人的疲态。见到坐在地上的李精忠面色转红润周武罡也放下心来,看着满地死尸,尽管疲劳加重伤周武罡依然强打精神用雄厚沉混的声调对凌旭照说:“老夫听说你是老夫故人凌旭照之子是真的吗?”

“然也!”凌旭照依然闭目不亢不卑地说。

“你父,你爷爷可都是以仁为名的大侠客!你今日做法未免太过残忍。”

“残忍?你是指杀妖人还是你们这帮人?凌旭照冷漠地说,“如果是妖人,我听师父说过这九人杀人无数这么痛快的死法已是便宜他们了,如我刚才有余力那三人也跑不了,残忍何来?如是你们,我也只是自卫而已,总不能让我束手就戮吧!反倒是你们攻击一个身受重伤之人比偷袭还不如吧!有什么资格谈残忍不残忍的!”

凌旭照一席话说得的周武罡哑口无言,周武罡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后说:“你现在想怎样?”

“你干吗问我想怎样?”

“你不杀我们?”

“不,当然不杀,所以你们可以滚了!”凌旭照冷漠地说。

“你的那个同伴在那个树林里倒着,”周武罡指着恶屠夫倒下的地方对凌旭照说,“张侄女,李少侠你俩能动了吗?”

“首先那个死胖子不是我同伴,只是一个在我路过泥谭时沾上的水蛭,而且这死胖子一时半会也还没事,还有那李叉叉什么的不应该叫李少侠该叫李小狗。”凌旭照嘴角带笑说道。

听到凌旭照的话,旁边的张缓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眼带柔情扫了凌旭照一眼。而在另一旁的李精忠听着凌旭照嘲讽的话语,看着师妹的神情气得全身直抖,差点走火入魔。尽管身上寒气尚未逼尽李精忠依然咬牙站了起来说:“周前辈我已经可以走了,张师妹还能笑出声应该也可以走了”

“张侄女你真可以走了?”周武罡问道。

“是的,侄女已经可以走了。”张缓爱回答。

“那我们走吧!”

周武罡迈着沉重的步伐带头走着,心里想着如何要向死去的掌门的众亲属交待。李精忠面红耳赤,怒气冲冲地随后走着。张缓爱在最后走着,走时又回头看了凌旭照一眼,但凌旭照依然闭目站立不动如山。三人尚未走几步无数炮弹向着三人及凌旭照袭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