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捡了个神兽

更新时间:2019-11-06 06:31:23

捡了个神兽 连载中

捡了个神兽

来源:落初 作者:木有枝兮1 分类:仙侠 主角:白泽九尾狐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捡了个神兽》的小说,是作者木有枝兮1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梦华胥”的中二胥主凤林晚(或者说于蒙)的日常:凤林晚:“得罪了浮生辞的沝离君,我们跑路吧。”白泽:“小小神君,不足为惧!”……凤林晚:“这冥王易见,小鬼难缠,冥界的浑水我们还是不要趟了吧!”白泽:“区区往生界,闯了也无妨!”……凤林晚:“狐妖生性狡诈,媚术天成,要是他勾引我可怎么办?”白泽:“他敢!吾捏得他灰飞烟灭!”……凤林晚实在想不通,作为一只被她随手捡回来的小狗崽,是谁给他的勇气如此傲娇?但事实证明,白泽就是一个开挂的存在!入得了冥界,闯得了皇宫,打得了妖魔怪兽,甚至熬得了心灵鸡汤啊喂!让人忍不住吐槽:“白泽,作为一个捡来的小狗崽,会不会太好用了一点?”这只传说中的上古神兽,实在是居家旅行必备之选。嘻嘻,她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知该不该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哎你……”欺负单身狗呢不是?

秦夏难得觉得有些挫败,但他毕竟只是一个外人,只能退到一旁,不再说话。央鹊侧目,亦没有说什么。

“但是我知道,阮阮现在很危险。任何手术都有失败的可能。我听说,若我愿意用我的灵魂献祭,就一定可以换她一命!那她从此以后就真的可以如正常人一般健健康康地活着了……”

“我想,这段回忆,除了换取阮阮手术的费用外,实际上还想求你为我施了这个法术,这是我最后的执念,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肖莫说得云淡风轻,凤林晚倒没觉得什么,但央鹊却是心中微惊,随即向前几步靠近肖莫,定定地看着他,试探道:“你是如何知道这种法子的?难道也是虚梦不成?”

却只见肖莫目光闪躲,并没有言明,央鹊心中了然,他定是隐瞒了些什么。刚刚有些激动了,这才发现他们如此靠得太近了些,于是皱了皱眉退后了两步。

不知为什么,自从胥主醒来,他愈发情绪外泄,倒是越来越不淡定了。

事情变得有点意思了,央鹊需要确定一些东西,便示意凤林晚再次收起锦囊。

想了想说:“肖莫,你用情至深,故事也很动人,若你有此求,那我们怕是不能草草收了你的故事,得看看你口中所谓的李阮阮本人了。”

“这……”肖莫有些为难,“怕是不妥,如今她的身体虚弱,受不得刺激……”

但是迟则生变,央鹊觉得有必要一探究竟,抬手阻止了肖莫还未说完的拒绝的话:“我明白,你就带我们去医院吧。放心,不会现身,只是去看看情况!”

“……好!”

出门前,央鹊又干净利索地吩咐道:“秦夏看店,胥主与我一同去。”

“这……”凤林晚皱眉,这个央鹊到底想干什么?秦夏才来上几天班,看得了这“一间故事烩”的门吗?

央鹊:“胥主,情况有点复杂,请先听属下的。”

凤林晚见他神情严肃,倒也没有反对。

“好吧……”

秦夏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就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他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想着他们刚刚所说的话,久久没有回神。

……

医院里到处充斥着各种药物和消毒水的味道,着实不太好闻。这里的人要么行色匆匆,要么面色欠佳。这边是生的喜悦,那边就有死的哀嚎,只可惜世人看不透这生生死死皆会轮回,太过大喜大悲着实没什么必要。

可能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凤林晚如是想着,从未意识到若世人都如她所想的那般透彻,人间哪里还会有什么七情六欲,哪里还会有什么有血有肉的故事……

凤林晚和央鹊掐了隐身诀跟在肖莫的身后,只见他停在一间普通病房的门口,扯了扯身上微皱的衣服,拍了拍脸颊才敲门入内。

“阮阮,今天还好吗?”

“肖莫,你来啦?”

“嗯,今天老板让我加班,所以来晚了些,你可不要怪我啊!”

“你是不知道啊,我们那个老板有多烦人,加班也就算了,还一直在耳边指手画脚。我啊,真想上前给他一脚,来句‘你行你上啊!’,你说是不是?”

“还有还有,今天啊,我碰见了一件特别有趣的事……”

肖莫自踏进这个房间就变成了一个能说会道、看上去神采奕奕的人,跟面前的人说话时眼睛里亮晶晶地闪着光芒,不若在“一间故事烩”时那般颓然,倒是终于有了几分少年的模样。

最靠窗户的病床上,他心心念念不惜一切想要保护的那个叫阮阮的姑娘只是虚弱地半躺,脸色苍白却是眉眼弯弯。时不时因为面前的大男孩所说的家长里短而嘴角上翘,灯光很柔和,场面也很温馨。

但是央鹊却突然间紧蹙了眉头,歪了歪身子问道:“胥主,这个姑娘,有些不对劲!”

凤林晚本来没觉得有什么,只是听他这么说便仔细查探了一番,心下一惊:“央鹊,这位姑娘的寿元,是不是早就已经尽了?”

央鹊点头“没错。”

“难道……”

“有人用术法,强留她在人间。”

“这……”凤林晚很是震惊,据她对凤林晚这个身体所处世界的了解,这天上地下可以真真切切做到这一点的人,怕是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是沝离尊君。”

“……”凤林晚不知道该如何接话,这便是了。只是若是跟“浮生辞”的那位扯上关系,可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传说,凤林晚沉睡前跟他就是死对头了的说。

“啊~啊!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小晚啊!”虽然听这个语气凤林晚就很想假装自己不是他口中的那个“小晚”,但还是在央鹊的示意下艰难回头。

“见过沝离君。”央鹊见凤林晚一脸懵懂,就知道她可能不太记得眼前这个人了。但此事绝对不能让对方发现,于是便在行礼时点明了名讳,也好让凤林晚有个心理准备。

果然,凤林晚很是争气地领会了央鹊的用心良苦,了然之余却又顿感头皮发麻,暗道一句糟糕,真是冤家路窄。

看着浮在半空中似笑非笑的某离,她有一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这个人,明明长了一张温润如书生般的脸庞,却非要着一身鲜红的箩装,用邪魅诡变的语气说话,与整个人的气质长相格格不入。

更重要的是,央鹊口中的这个人亦正亦邪,做事完全只凭心情,让人琢磨不透。

“啊~啊!,原来是沝离尊君,失礼失礼。”不知道为什么,一碰到他,凤林晚就不自觉地学着他的语气说话,因为总感觉他的每个字都在讽刺自己,不还回去岂不是吃亏了?

沝离尊见她煞有介事学自己的样子愣了一愣,直到央鹊收回了行礼的手才回过神来。

“小晚,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你竟学会了这般讽刺的语调,当真是变化不少呢!”长袖掩面,只留一双温润的眼,笑意盈盈却不达眼底。

又突然间话题一转:“凤林晚,你胆子不小啊!”

于蒙只是一个普通凡人,定力自是不比凤林晚,被沝离君如此一瞧,心中就露了怯意,直到央鹊扶了一把才勉强站稳。

一时苦笑道:“沝离尊君……谬赞!不知尊君所言何意?”

凤林晚心都颤了好几颤,虽然不想跟这个人打交道,但一想到央鹊说过的“浮生辞”的一贯作风,她还是不打算让步。

嗯嗯……!再怎么说,自己如今也是“一梦华胥”的胥主,要真论起来,他们可是平辈之人,怕他个球?

“看来小晚沉睡千年之久,已经不记得当年被我打屁股的往事了,如今翅膀硬了,竟也想跟本尊抢人吗?”

凤林晚:“……”

凤林晚瞬间蒙圈,说好的水火不容呢?难不成就是因为当年沝离君欺负了凤林晚本尊才导致他们的关系恶化吗?

额……这么一想的话,凤林晚看沝离君的眼神马上就不对了:欺负一个小姑娘,当真是不要脸了啊!

当然,心里再怎么鄙视他也不会说出来,跟他这种人,能动手的尽量不要动嘴就对了。只是刚要摆开阵势想跟他打上一架,央鹊就赶紧拦下:“胥主不可!”

不说以目前凤林晚的实力打不打得过他,就面前这个时间、地点各方面来说,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也没占,还是忍一时为好。

“啊~啊!还是央鹊懂事儿!”

“谢尊君夸奖!”

没有再理会央鹊,沝离再次开口倒是颇为认真:“小晚,这个人的灵魂,本尊志在必得!”

沝离尊君向来说一不二,凤林晚的心渐渐沉了下去。再看了肖莫好几眼,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名堂。

央鹊却不一样,沝离君这么多年来在找什么,大家心知肚明。传闻他是以食至纯灵魂来进修法术,此事并非空穴来风。

回过头来再次仔细看了肖莫好几眼,这才惊觉,这么长时间他竟都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个看似普通的凡人所拥有的,竟是几百年一遇的至纯灵魂。

只怕也是因为如此,才会被这个人盯上不惜亲自出马。

“既然救那个姑娘是他的夙愿,何必如此大费周章?你的‘一梦华胥’不可逆天改命,可是‘浮生辞’可以啊!你何不劝劝他,本尊倒是可以成全他的。”

可能无知就是胆吧,凤林晚顾不得其他,闻言莞尔一笑:“是吗?沝离尊君,我们拭目以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