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魔君大人是竹马

更新时间:2019-11-07 07:05:39

魔君大人是竹马 已完结

魔君大人是竹马

来源:落初 作者:倦谈 分类:仙侠 主角:祖母公仪修 人气:

倦谈新书《魔君大人是竹马》由倦谈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祖母公仪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失去记忆的少女,求医之路九死一生,幸好天降神迹捡回师门。忘尽前尘不要紧,就算这三匹竹马一个傲娇,一个腹黑,一个爱看小说没正经,也不失为她最强劲的作弊器。可为什么是她自己把自己搞失忆啊!而且没人告诉她,竹马里还隐藏了一只三千年前的头号BOSS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与南烛赶到后院的时候,淡竹正湿着裤腿站在院中,地上是打翻了的面盆。

淡竹瞧见他们便哭了出来,上来打骂南烛,“死南火虫,你不是说有云逍在这里,没有鬼怪敢出来吗?你骗我,呜呜呜呜……”

南烛愣了一下,“那个死鬼,又出来戏弄你了?”

淡竹听了更加哭得大声,一边跳脚,一边指着院子里的井道:“它就躲在那口井里……”

南烛“嘶”的吸了口凉气,摸着下巴道:“大白天的还敢出来啊……”

“那就不是一般的鬼,而是沾染上了邪祟了。”一人站在廊下说道。

淡竹顿时停止了哭泣,南烛面上也变得恭恭敬敬,两人一起唤了一声,“公子。”

公子卿走了出来,瞧着淡竹花猫似的小脸好一阵唏嘘,拍了拍她的头。淡竹有些委屈,在一旁抽抽噎噎。

少女瞧了瞧公子卿,又瞧了瞧那口井,想着接下来,他是不是就该下水去捉鬼了。却听公子卿笑道:“我是医生,不适合打架。”

若是嘴中有水,她一定直接喷了出来。此时被噎得无语,只能瞪大了眼睛,眼巴巴瞧着身前狡黠的男子。公子卿却仍是一脸温良无害的微笑。她又望向南烛。感受到她的目光,南烛悄悄移到他家公子身后,探出半个脑袋来小小声嘀咕,“我是小孩,也不能打架的……”

现在你知道你是小孩了!她狠狠地皱了皱鼻子,却见这一大一小都满脸期待瞧着自己,淡竹还在边上哭得惨淡兮兮。难道他们的意思?!可她只是个半吊子啊!她想要挠墙。

公子卿忽道:“你可知自己为什么失忆?”

这么多天来他总算说到了正题,她立即竖起耳朵,把别的都抛到了身后,急切问着,“为什么?”

“因为你的记忆被吃了。”

仿佛听见天方夜谭,她一脸见了鬼似的表情——或者说比见鬼更甚。

公子卿却丝毫不以为意,笑了笑道:“北方有种妖兽,名唤‘噬念貙’,专以吞噬人的愉快记忆为生。你的记忆,就是被这种妖怪给吃得一点都不剩。”

她消化了一会他的话,然后找出了重点,“只吃愉快的记忆?难道我所有的记忆都是愉快的吗?可是为什么我连自己叫什么都不记得了?”

“大概吧。”他想了一会说道,却是先回答了她前面的问题,然后说,“对了,你叫叶清欢。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滋味,很难受吧?”

她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叫叶清欢?”

公子卿又笑了一笑,然后伸手指了指院门,“他说的。”

云逍站立的位置不知何时已移到了此处。

她依旧看向公子卿,“可是找不回过往的记忆,对我来说,‘叶清欢’三个字也不过是符号而已,没有任何意义。”她说,“要怎么才能恢复记忆?”

“记忆这东西,在一个人的脑子里存在太久,总会留下一个特别深的烙印。有没有一个人,即使你忘了自己,忘了一切,心中也还残存他的影子。”见她若有所思,双目却现出迷离,公子卿笑了笑道,“或者是一段特殊的过去,也有可能是对某些事物的掌控能力。总之这样的存在就是一个引子,会像磁石一般将你失去的唤回。”

她大概听明白了,“所以,对仙术的掌握,就是你给我找的唤回过去的引子?”

“聪明。”公子卿击了下掌,摊开右手对着那井做了个请的动作,“眼下就有这样一个送上门来的活靶,既能锻炼你的能力,又能帮助我们这些弱小,何乐而不为呢,叶姑娘?”

这样的称呼让她心弦微微颤了一下。也许便如医者所言,心间总还有一些角落,沾染过去的印痕。当过往被递到身前时,便会觉得与心头的柔软无比契合。

她探着身子看了看那口井,阳光底下依旧黑洞洞的看不分明。心中便生了些惧,回眸却见公子卿给她打着眼色。南烛和淡竹都扑闪着大眼瞧她。

她会过意来,走到云逍身前,似斟酌了一会,说:“云逍?”

云逍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她很不合时宜地生出一个念头,往后公子卿给苍术治面瘫的时候,能不能顺便也给云逍治治?

但此时有求于人,她不得不端出微笑来问他,“你是落迦天的弟子?”因着他比她高了大半个头,她便只能抬起头来瞧他,未免有些仰人鼻息的错觉。

云逍点了下头,干脆连“嗯”都省了。正当她有些尴尬,不知还该不该继续问下去的时候,却听他语气万分平淡道:“你与我是同门。一年前我等弟子遵奉门规入世历练,一月之前便已期满。你逾期未归,晴方仙尊派我来寻你。”

她的心头打起了鼓,自己的过往就这么被三言两语说了出来,让她一时不知该当如何反应才好,片刻之后却有一些黯然,也就南烛一脸艳羡地瞧着她。她说:“那我走失了一年多,都没有人想过要找我吗,我在师门中的人缘是不是很差……”

云逍却只回答了她前半个问题,“入世期间各弟子间不得互通讯息,只可于危急之时向师门求救。”

她的心里顿时晴朗了几分,面上的表情却仍有些可怜巴巴,“那你的佩剑,能不能借我用一下?”

先前的谈话,让她觉得他这个人也并不是像看上去那样难接近,可是云逍接下来的回答又给她浇了盆凉水。“不借。”他说。

她说不出话来,染血的白衣犹在她的房中,不知他今日为何就这么小气。却见云逍信手拈来另外一剑,而他自己的佩剑犹挂在腰间。这样的本事,她依稀记得是叫“化实为虚”,曾见一染尘如此取出一架琴来,她自己却还没来得及练。

云逍将手中剑递于她,虽只寻常弟子佩剑,她却已经很满足了,立时得寸进尺,“那,你能不能陪我下井?”

云逍回得干脆,“关我何事。”

她虽不是受不起半点打击,但就这般被毫不留情地驳了面子还是觉得有些委屈。不服输的倔强劲头涌了上来,干脆背转过身子头也不回地向那水井走去,挺直的后背让公子卿也眯了眯眼睛。

距离井口还有三步的时候,未受伤的左臂被人拽住。她回头,却见阳光照耀在少年绝美的脸上,浓密的睫毛投下一圈阴影,他垂了眸子瞧她,一言不发,意思却已很明了,先她一步迈向井边。

“留步,”这一次来拦的却是公子卿,“区区小事,怎好意思劳二位动手?南烛,去把苍术叫来。让他把那小鬼抓出来当苦力。”南烛连忙应了跑出去。

她与淡竹面面相觑。然后瞧着公子卿笑嘻嘻的面庞,还有些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是他授意她去寻云逍陪同下井,怎么此时又变了卦?难道他只是想看看,云逍到底会不会陪她下井?她甩了甩头,心里想着,叶清欢,你可真够无聊的啊。公子卿的话,应该没有这么无聊吧?

虽只不过一个符号,但获知了自己的名字,叶清欢还是很开心。与自己名字的默契,毋庸置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