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浮生若梦之尘出

更新时间:2019-11-07 07:29:43

浮生若梦之尘出 连载中

浮生若梦之尘出

来源:落初 作者:唐墨舒 分类:仙侠 主角:严虎张大 人气:

《浮生若梦之尘出》由网络作家唐墨舒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严虎张大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上神陨落,转世重生。浮生若梦,尘心未起。从默默无闻到重回神之巅,她走过了多少繁花落尽,飘渺无常的世间大道,经历了多少是是非非,变幻莫测的人情世故。最终她站在最顶端,守护整个三千世界。通俗版:体内无缘无故惊现一个会发光的珠子,使得萧久尘踏入了修仙的门槛;机缘巧合之下,又拜得一位师傅,领她走向修仙的道路;随后,她偶得一琉璃八卦,开启了”天命者“的征途。一系列的事情接踵而至,双亲的逝世,师傅的牺牲,萧家的败落,她的离开……剧情不断在上演,新的世界,新的遭遇,新的机缘,都不断让她变得更为强大,走出一条至情至性的康庄大道,回归最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眼前的一幕,刺红了萧久尘的双眼。娘亲瘫坐在雨地里,脸上不知是雨还是泪,默默地往下滴,双眼泛红,呆呆地望着某处。一旁满是伤口的张家大叔,跪在娘亲的前面,血被雨水冲散,染红了地面。

“萧夫人,是俺没用,是俺没用!!”北苑门口除了“哗啦啦”的雨声,只剩下张家大叔自责的那句话。

萧久尘慢慢地走了上去,“娘亲,娘亲……”陈.云乔半天没有反应,呆滞地坐在那儿。

“娘亲……娘亲……”

不知叫了多少声,陈.云乔终于抬起头看着萧久尘,突然紧紧抱住萧久尘,“呜呜呜”痛哭着,哽咽起来。

“娘亲,别哭了,你还有尘儿呢。”

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萧久尘还是轻声安慰着陈.云乔。

陈.云乔抱着萧久尘哭了很久,她的相公萧烈已经回不来了,她还有尘儿,只有尘儿了。陈.云乔抹了抹眼泪,“对,娘亲还有尘儿,还有尘儿!”

张大年被北苑的家丁送回了家,随后跟着的是萧府的大夫。陈.云乔牵起萧久尘的小手,缓慢地走进了北苑。北苑还是那个北苑,只是有些人却不在了。

陈.云乔大病了一场,每日萧久尘去了立学堂回到北苑后,都在正房里陪着陈.云乔。每当萧久尘问起爹爹萧烈的去向时,陈.云乔就止不住的落泪,渐渐地萧久尘便不再追问,只是叶春告诉她,爹爹萧烈去了很远的地方。

娘亲生病的这段期间,北苑来了一位萧久尘没见过的男子,柳绿他们都叫他少主。男子的剑眉微微皱起,削薄轻抿的唇泛着白色,棱角分明。他身着黑色衣裳,修长的身材包裹在其中,孤然独立,散发着丝丝悲伤。

“你是萧叔的女儿?”这位男子看着萧久尘,问到。

“我叫萧久尘,你呢?”

眼前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一脸的好奇。萧亦天心里的一角坍塌了,蹲下身子,注视着萧久尘。

“我是萧亦天,以后我叫你小久,你叫我天哥哥,可好?”

“天哥哥?”

“恩,是天哥哥,小久!”萧亦天溺爱地一笑,摸了摸萧久尘的头。

“天哥哥,那你可知道我爹爹几时回来?”萧久尘低声问了出来,这几日院里的人都支支吾吾地,没人为她解惑。

“小久的爹爹是个英雄,不管他去了哪里都会守护着小久。”真相往往都很残忍,萧亦天亦知道自己犯的错怎样都弥补不了萧久尘所失去的,惟有好好保护她的童真。

萧亦天变得成熟起来,断了以前的猪朋狗友,定居北苑东厢房,照顾着北苑上下。萧志德自知自己的孙子有愧于北苑,便也默认了此事,北苑的月俸增加了两倍。

每日萧亦天送萧久尘去立学堂后,便专心致志于研究武学,泡在玄武堂里。到了时辰,去接萧久尘,他们有时会回到北苑,有时则留在玄武阁里看书。

南国517年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转眼间萧久尘已经年满十四,出落得亭亭玉立。一双灵动漆黑的双眸,粉红的薄唇,白皙通透的皮肤,虽不是倾国倾城、国色天香,倒也是小家碧玉,清秀可人。

萧久尘十二岁时,张家大叔和萧亦天在北苑门前的争吵,让她知晓爹爹萧烈早已逝去,这两年来也渐渐原谅的萧亦天。

自从爹爹萧烈亡命于无望森林,娘亲的身子越来越差,脸色一天比一天的苍白,天气稍微变冷就不能独自下地走动,北苑的事务都是天哥哥在打理。娘亲陈.云乔每日看着手里的荷包发呆,萧久尘便知晓她又在思恋爹爹萧烈,不曾上去叨扰。清瘦的身躯,满头的苍白,萧久尘心里明白,娘亲只怕也要随爹爹而去了。

“娘亲……”

听见女儿的呼唤声,陈.云乔抬起了头,露出了笑容,“尘儿……”

“娘亲,外面风大,咱们进屋,可好?”

“屋里闷,娘亲想出来吹吹风。再说了,娘亲想看看梅花开了没?”陈.云乔说完,指了指院子角落的梅树。

那几株梅树,是爹爹还在时,亲手种上的。爹爹晓得娘亲喜欢梅花,便在院里种了几株,省得到了梅花开的时节,还要冒雪去后花园。

“娘亲,眼下天气才转凉,估摸还有月余,这梅花就会开了。”

“尘儿,我怕我等不了那么久……”娘亲的声音徐徐传来。

“娘亲……”萧久尘蹲下身子,靠在了陈.云乔的腿上。

“尘儿,乖。不能看尘儿出嫁生子,是娘亲的不好。”

“尘儿不嫁,尘儿要一直陪着娘亲!”

“哪有姑娘家不嫁人的?到时候,娘亲嘱咐你天哥哥给你安排一门好亲事,娘走得也放心。”

听陈.云乔像交代后事一样,萧久尘顿时落泪了。

“娘亲,就不能多陪陪尘儿?”

“傻孩子,娘亲的身子自己知道。尘儿要坚强地活着,娘亲和爹爹都会在天上守护着你的。”陈.云乔抚摸着萧久尘的头发,轻声道。

站在一旁的叶春和叶冬,都默默流出了泪,都知道夫人撑不了多久,每每咳嗽都咳出血来。

“娘亲,这外面冷,咱们回房吧!”说完,萧久尘和叶春扶起陈.云乔,进了正房。

哺食过后,在房里和陈.云乔说了会话,看着陈.云乔渐渐睡去的面容,萧久尘才独自回到了尘心阁。近些年,不管萧久尘有多么疲累,只要体内的光株吸食着周围空气中的灵气后,自己就会变得精神百倍;出现危险时,自己都会有所感应;记忆越来越好,夫子说一遍她就能记住;身体也越来越强韧,从北苑到立学堂走去只要两刻。随着柳绿嫁人,萧久尘就不用丫环贴身服侍,自己身上的秘密不便让人知晓。

今年的冬天,比以往来得都要早些。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北风“呼呼”地吹着,树上的枯叶都已凋零。

北苑陷入一片沉重的氛围,大伙都聚集在正房门前。躺在床上的陈.云乔已经气息奄奄,说着胡话。站在一旁的萧久尘沉默不语,像木雕一样,一动不动,只有眼泪不断地往下掉。

“尘儿,尘儿……”陈.云乔微弱的呼唤声从床上传来。

萧久尘抹了抹眼泪,执起陈.云乔的手,说道:“娘亲,我在的……”

“院里的梅花……开…开了没?”

“恩,开了,梅花开了。娘亲,可美了。”

听见萧久尘的回答声,陈.云乔拿出一直踹在怀里发旧的荷包,反复地抚摩,露出了温柔的笑容,眼神看似看着萧久尘,其实不知道她的思绪飘向了哪里。

渐渐地,陈.云乔闭上了双眼,眼角滑出一道泪痕。

屋里一片安静……

萧亦天上前拍了拍萧久尘的肩膀,“小久,你还有我!”

蓦然,萧久尘转身抱住萧亦天,痛声哭了起来。萧烈的离去,她不曾如此在人前哭泣,在年月的飞逝中,慢慢承受着丧父的苦楚。娘亲的病逝,使得坚强的萧久尘彻底崩塌,再也撑不住。萧久尘此刻真的成为了孤儿,此时她才十四岁,十四岁啊!!

空中下起了鹅毛大雪,漫天飞舞,像棉絮一般飘飘悠悠地落了下来,北延城被笼罩在白色的海洋里。家家户户的屋顶都已被白雪覆盖,树枝被积雪压弯了腰,街道也被铺上了厚厚一层。

刺骨的寒风还在刮着,纷纷扬扬的雪花还在起舞,而北苑院角的几株梅花开得正艳,傲霜斗雪,清香淡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