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神游青冥

更新时间:2020-02-11 12:03:32

神游青冥 连载中

神游青冥

来源:落初 作者:阿半 分类:仙侠 主角:许嘉眉小狗 人气:

《神游青冥》是阿半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神游青冥》精彩章节节选:许嘉眉胎穿古代,活到八岁才知道修真不是传说,而自己一家被邪修盯上,差点灭门,Emmm……这个世界太危险了,必须修真保命!神游青冥,意思是形体不动,神魂飞天看风景。——女主修真文,主角不谈恋爱不生孩子。主角天赋很好,专注修真事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十三会有何种惩罚,对比王少爷的遭遇就知道了,是故许嘉眉很快将王十三抛在脑后,向叶曼羡问起白山城。

所得信息如下:

白山城地下有灵脉,灵气浓度远高于天海郡,是修士的修行圣地。

修士的修行是将灵气纳入体内,这叫修真。

修真的主要目的是长生不老,终极目标是飞升成仙。

不过,飞升成仙太遥远了,长生不老的难度也大,多数修士完成引气入体,活到一百五十岁便是结束。

修行有五个境界,从低到高分别是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所有人的修行都是从炼气开始,逐步晋升更高境界。炼气期有十三个小境界,修行到炼气九层可以尝试筑基,从筑基期往后则是四个小境界——初期、中期、后期、大圆满。

余雁行处在炼气十一层,修行至今约有四十余年,从炼气十层晋升到十一层花了七八年时间,修为停留在十一层已经有十年,可见修行难度与境界高低成正比。

全天下最强大的修士处在金丹期,全天下的金丹期修士不超过个位数,元婴期和化神期是传说,飞升成仙是神话。

白山城有四个世代修真的家族,叶曼羡所在的叶家综合实力最强,余雁行的娘家余氏历史悠久底蕴深厚,剩下的两家表现寻常,一家姓耿,一家姓姜。

此四姓是白山城统治阶级,垄断修真知识和大部分资源。

余雁行出身于旁支,在二十四年前嫁给叶家的现任家主叶不识,叶曼羡是余雁行和叶不识生下的唯一一个孩子,叶曼羡有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叶不识比余雁行大十岁,修为处在筑基初期,即将晋升中期。

除了白山城四姓,天下间还有另外几个修真家族,占据了其它地方的灵脉。

足以匹敌修真家族的门派是不存在的。

这在许嘉眉看来很奇怪——按理,广招弟子的修真门派应该比血脉维系的修真家族更易生存下去,现实却是修真家族称霸。

她想询问修真家族的起源,话到了嘴边,许嘉眉改换问题:“阿曼,白山城是谁建的?”

叶曼羡被难住:“啊?”思考片刻,“我不知道,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我问阿娘!”

余雁行知道。

余雁行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脸色古怪而微妙:“余氏发现白山城地下藏着灵脉,在灵脉上修建了最初的白山城,然后叶氏来了,接着是耿氏,最后是姜氏。”盯着两个女孩,“现在你们知道了,以后别问也别说,记住了吗?”

“为什么不能问不能说?”叶曼羡不懂。

“你问了你说了,族里的老古板会生你的气,惩罚你。”余雁行的语气在此停顿了一下,“我当年问了,差点被罚绕着白山城跑一百遍,是你玄霆舅舅求情,罚我那人才把一百遍减成十遍。”

“谁欺负阿娘?我要揍他!”叶曼羡气冲冲地说。

“他处在筑基中期,你怎么揍?”余雁行捏了捏女儿的脸颊,好笑道,“你努力修行,总有一天会强大到可以替阿娘讨回公道。”

被罚的余雁行对罚自己的人有怨气。

问了却没有挨罚的许嘉眉安安静静不说话,心想:罚了余雁行的那个人,大概忍受不了余氏修建的白山城被迫与其他三姓“分享”,其他三姓估计也心虚,于是大家不约而同地忽略白山城的历史,使得生于白山城的叶曼羡竟不知道白山城是谁建起来的。

忍受如此屈辱的余氏,将余雁行嫁给叶家家主联姻,怕是余氏的处境很不好。

余雁行姓余,会将自己找到的灵根者分出一部分给余家吗?

许嘉眉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望着门口,看到了两位姐姐和王少爷。

因她之故,许和畅和许惠音享受了单独测灵根的待遇,无需和其他人一起,也无需测神识强度。

自家妹妹与小仙师同坐,许和畅什么都没想,怀着少许期待踏入红色颜料画出的正方形方框之中,忐忑地站了一盏茶时。

“没有灵根。”余雁行略失望。

许和畅离开方框,许惠音走进方框之中。

等待了一会儿,许惠音身上泛起淡淡光辉,有象征水行灵根的黑芒,有象征金行灵根的白色,有象征木行灵根的青色,又有象征火行灵根的赤色和土行灵根的黄色。

“有灵根,但是五行俱全,灵根细弱。”余雁行对许嘉眉的两个姐姐还是抱有希望的,如今希望破灭了,她摇摇头,对许嘉眉说,“我不建议你的二姐修行,以她这般灵根资质,很有可能修行一辈子都无法做到引气入体,不如留在世俗享受富贵。”

“二姐。”许嘉眉注视着许惠音,心里犹豫了两秒,缓缓说道,“师姑刚才说,我前往白山城修行时,可以把你们带去。”

此去前路漫漫,等待她们的未必是鲜花,也有可能是荆棘。

但许惠音不是不懂事的孩子,十二岁的她比十五岁的大姐成熟,许嘉眉自认没有资格替许惠音做决定。

许惠音的目光与许嘉眉的目光交汇,多年姐妹的默契,她轻易懂了许嘉眉深藏于心的情绪。

只是……

她有灵根,可以成为仙师,她不愿意留在凡间。

成为仙师之后,再遇到类似周承宇这样修习邪术的坏蛋,应该有办法对付了吧?许嘉眉不愿意做凡人,她又何尝不期盼着拥有守护自己和家里人安宁的力量?

扪心自问,许惠音无法轻易说出留下。

许惠音注视着许嘉眉,隐隐感觉到一道压迫力十足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那是仙师。

仙师不希望她去白山城。

是怕她拖累许嘉眉?

短暂的十个呼吸飞一样过去,许惠音心中有了决定。

她想笑。

她努力让自己笑得不那么僵硬,抬手拍了拍许嘉眉的肩膀,道:“我……我在家里孝顺爹娘,照顾大姐,你安心地前往白山城,努力修行。”

“好,我听二姐的。”许嘉眉没有笑,郑重点头。

话已经出口,无法收回来,仙师施加的压力悄悄消失了,许惠音卸下负担,脸上的笑变得坦荡。

是,她很想去白山城。

可她不愿意被白山城当成许嘉眉的附庸,不愿意做许嘉眉的软肋,更不愿意沦为挟制许嘉眉的工具。

年仅八岁的妹妹尚且做得到为她考虑,她作为姐姐,岂能不顾妹妹的未来?

许惠音压下心中涌起的失落情绪,忽略微微发酸的鼻子,想:我还是没法不感到消沉,我在笑,也想哭。笑容可以被妹妹看到,哭泣的样子那么难看,自己知道就够了。

她的手被许嘉眉紧紧地握住。

许嘉眉仰头,对上余雁行居高临下的俯视,大拇指捏了捏许惠音的掌心,突然松手,恭恭敬敬地向余雁行行礼,口中道:“仙师,我有一个请求!”

得到暗示的许惠音连忙扯了傻乎乎的许和畅一下,二人跟在许嘉眉身后向余雁行行礼,并不发言。

她们两姐妹没有在仙师面前说话的底气,她们的妹妹许嘉眉有底气。

“什么请求?说来听听。”余雁行面带笑容,“你喊我师姑,你的请求,我若能帮,必不会拒绝。”

“师姑,晚辈想知道,除了修真炼气,还有什么办法可以保护自己和家里人不受妖邪侵害。”许嘉眉从善如流地改口。

她直起腰,将自己家遇到怪事,先请神像,接着去慧灯寺求符,最后找云八帮忙的事情如实说出,并将云八退回的凝露交给余雁行。

凝露产自空间,许嘉眉不认为自己能在余雁行面前撒谎,模糊了凝露的来源,道是偶然得之。

她也不曾隐瞒通过云八请高手杀掉周承宇的秘事,把给了云八多少颗凝露说得清清楚楚,唯独隐去那天晚上试图与周承宇对话的一切细节。

“原来你家差点被邪修害了。”余雁行恍然,“好在你反应及时,误打误撞地破了邪修的邪术,没有被他得逞。”

“是师姑来得及时,不然我家……”许嘉眉神色黯然,想到云八找的三个高手仅能重伤周承宇而无法将他杀死,难以想象周承宇伤愈后展开报复是怎样可怕的后果。

幸好余雁行来了,把周承宇抓了!

许嘉眉十分感激余雁行,再次恭恭敬敬地行礼:“师姑救了我全家性命,于我有大恩,我必谨记于心,尽我所能偿还师姑的恩情!”

两位姐姐跟着她行礼。

余雁行微微颔首,受了三姐妹的礼,轻描淡写地道:“恰逢其会而已。”说着从药瓶里倒出一颗凝露细细看了两眼,若有所思,“此物含有一丝清灵之气,莫怪你和你姐姐的气息较寻常凡人洁净,还被邪修看中。”

许嘉眉有过这方面的猜测,闻言很是懊恼。

余雁行瞧见了,担心她想得太多以至于陷入魔障,柔声安抚:“嘉眉无需为此自责,祸事是邪修导致,错在邪修不在你。”

受害者无错,许嘉眉当然是懂的,她没有自责。

她谢过余雁行的开解,问:“师姑,邪修对我家用的邪术是怎么回事?”

余雁行答道:“你遇到的邪修学艺不精,邪修用的秽气类邪术是小道中的小道,我不妨与你说说这个邪术。”

许嘉眉三姐妹认真聆听。

叶曼羡竖起耳朵。

王十一等人屏住呼吸。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