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狐狸的封印

更新时间:2020-02-26 07:03:09

狐狸的封印 已完结

狐狸的封印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木之翼 分类:玄幻 主角:冷尹寒木之 人气:

主角叫冷尹寒木之的小说是《狐狸的封印》,它的作者是木之翼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沉睡了千年的身躯,从腐朽的枯枝败叶中感吸,风席卷了曾经凄凉,遗忘了被谁封印于四方八方锁于天际,追记那过往的箫声和马蹄,找不到一丝痕迹,只记得谁曾对我们说过:“最光荣的牺牲,是英雄的宿命。”——木之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黑衣男子抱着白衣少年浮空前行云雾缭绕一声音刺入黑衣男子的耳膜,那声音是那么的伶俐仿佛黑衣男子抢了她的猎物,人影越发接近云雾已遮掩不了她的面容。

伶俐的眼神带着杀气透着不可质疑的非凡光芒,女子启齿:“把人给我留下,你离开。”黑衣男子狂笑启齿:“你又是何方神圣?竟敢如此出言?也不找面铜镜照照。”语气带着不屑,女子启齿:“修,这小儿竟敢这样说,我想请他吃大餐,你说是西餐呢?还是川菜?”黑衣男子这时才发现女子身旁有一只灰带棕色卷毛泰迪。

男子恍然大悟城池七层沙谁血染白衫闻风丧胆谁不曾害怕,眉皱一丝尘化兵临城下气质二郎一声恐慌,花落利刃下兽吼飞沙走石叽笑天地好大一眼便亡一顶株沙战神之倾颜时光飞刃,眼前的女子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一身墨绿长袍弹指一挥间陌路繁华莫倾颜?

当黑衣男子还在思绪万千时米修的眼睛忽然间散发出血一样的红光击像黑衣男子,黑衣男子没缓过神来被命中米修淘气的对倾颜道:“主人,我加了点调料估计这人会非常喜欢川菜的超辣,光刃非刃而是请他尝尝刚刚我们谷里采摘磨出来的超级无敌辣椒粉。”

莫倾颜大笑对着米修道:“你吖,太浪费了那个可是我最喜欢的口味用来做口味虾是最佳的材料,哎,我的口味虾。。。”莫倾颜看着红烟迷雾中的人儿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好吧,这次就让你尝尝我的秘制料理作料,不用感谢我,我知道我好的无可挑剔不用热泪盈眶。”红烟散去黑衣男子满眼眼泪不停咳嗽连说话都无法开口。

莫倾颜抱起木之翼飞身黑衣男子来不及追赶就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一件房间一盏烛蜡小屋别致清雅屋里天蚕丝编制的席榻上躺着一人檀木制成的家具摆放四方散发清香,墙壁上挂着各式山水画别具优雅屋外溪水流淌一水车溪上驾,四周环绕槐树花瓣被风吹飞翔落溪中点荡微波杨。

莫倾颜在槐花树下望月奸笑对着米修道:“真正的好戏开始了。”米修对着莫倾颜疑惑不解道:“主人,什么好戏开始了?还有为什么要救木之翼?你不是痛恨她么?”莫倾颜冷眼看着米修道:“说你二你真是二中之最,你可见我对木之翼用了迷魂散?待她醒来你说会发生什么?”米修这时才悟出莫倾颜的阴谋边问道:“那主人你要把她送去哪里?”莫倾颜大笑转身缓步道:“司徒龙。”米修突然也跟着大笑起来紧随其后道:“这倒真有好戏看了一个是曾经的挚爱又是很入骨髓的人,我倒想看看木之翼投怀入抱之后会有怎样的反应,这太有意思了。”莫倾颜一脸邪恶心里暗暗思绪:木之翼你的命是我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最爱你的人,往往伤你最深。无论何种感情,这是不变的法则。无论谁都逃不过,这是命运也是必然。

莫倾颜一身如烟长袍缓缓把木之翼放在地缓步上前敲了司徒府的大门回到木之翼的身旁看着他邪笑心语:翼,我把你送回你最爱的男人身边,你说你要怎么感激我呢?莫倾颜听到一丝脚步声便起身躲在门左边的石狮子后面,只听一声”咚咚“敲门声司徒家的家丁匆匆打开大门以为是贵客来拜访少主,开门一看门口躺着一身白袍白发面无血色绝美英俊的少年,家丁急忙呼喊:”少主,少主,不好了。“只见一身红袍血色长发英俊不失邪气的男子站在大殿中央,男子转身启言:”何事如此慌张?“家丁气喘吁吁回道:”启禀少主,门外有一白发少年昏迷在地上。“男子皱眉越步至大门门口一眼直视躺在地上的少年大步来到他身旁蹲下抱起轻声呼唤:”翼儿,翼儿,你怎么了?翼儿,你醒醒。“司徒龙把冀北翼抱回府中,莫倾颜看见木之翼被司徒龙报了回去一声邪笑消失在黑夜里。

当记忆不再清晰所谓的回忆是否还会刻骨铭心,当岁月流逝青春老去所谓的曾经是否早已云淡风轻。夜慢慢微风徐徐司徒龙站在楼台望着皎洁的明月问自己:”为何当初为了自己的私利背叛离弃心爱的翼儿?难道自己真的如别人所言谁都不爱只爱自己么?"司徒龙一声嘲笑摇摇头,或许连他自己也不懂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权位什么人都可以利用。一味的自大张狂以为自己天下无敌是王者,若不是翼恐怕他早已一无所有受人鱼肉。回想过去司徒龙丝毫不觉得惭愧对着月言:“她梦她痴,他情他止,他伤她心,她笑醉生梦死。他爱他持,她愿她撕,他碎她魂,唯有女子是白痴。”大夫缓步来到司徒龙跟前言:“少主,那少年无碍,只是受了刺激昏迷调理调理就无事了。”司徒龙启言:“下去吧。”大夫行礼退下。

司徒龙坐在木之翼床边握住她的手凝视着昏迷中的人儿淡言:“能伤你的人恐怕这世间不出十人,那么强悍孤傲冷漠的你竟为我舍弃了全部,傻瓜爱我不值得你这般付出。”或许再无情的在也会变的感慨万分羞愧又或者司徒龙是爱木之翼的,但对木之翼的爱敌不过对名利和对自己爱吧。司徒龙看着木之翼心眼:沉睡中的你依旧那么绝美。司徒龙抚摸着麻木之翼那犹如白雪一般的肌肤不由生出邪念,他轻轻吻了木之翼的额头,邪笑吻上木之翼的粉唇舌侵袭着冀北翼口内每一寸他可以触及到的地方,无穷无止的索取她的甜美与温柔。司徒龙大手欲醒解开木之翼的衣衫眼中满是欲望的火焰,仿佛若不释放就会把他自己融化,他撕开木之翼的衣衫不留寸布像饥饿的狼吞噬着眼前的猎物一夜缠绵。

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窗缝中渗进屋内,外面鸟儿叽叽喳喳在枝头细语,花儿沐浴着露珠阳光迎接新的一天的开始。木追翼缓缓睁开眼只觉得身体酸痛无力细看她吓了一跳,自己的衣服都散乱在地方有些还被撕损微微掀起被虏看着自己体无寸布她皱起眉看着四周,突然发现身边竟然躺着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她怒火熏陶一声咆哮:"你是谁?"木之翼裹着被虏越下床转身微起手指光束包裹不一会光束散去木之翼换上用法力还原的衣衫,直视着被她惊醒的司徒龙木之翼伶眼言:“你?”司徒龙下床不慌不忙的穿上衣服笑道:“是我,呵呵,昨日你昏倒在我府门口,我便把你救起,之后。。呵呵,你何必动怒?咱又不是第一次有肌肤之亲。”木之翼更加怒道:“你不配,当日你舍弃背叛我取那贱人的时候,你就该死若不是我心软你早已奔赴黄泉。”

司徒龙大笑道:“那是你还爱我不是么?你舍不得让我死。”木之翼淡笑道:“是,想一想觉得很好笑,我爱的和我恨的都是同一个人是哭是痛谁能组合空间,曾经的海枯与石烂天荒与地老都成了鬼话连篇。不过此刻你抹灭了我对你的最后一丝爱意与最后一丝不舍,别再说失去了我你很寂寞,别再说离开了我你还爱我。谁许下的承诺谁背弃了我,伤害后赋予眼泪痛苦都属于我。你有什么可说还有什么可难过,御下你那虚伪的装着错就是错。”司徒龙缓步到木之翼跟前魅笑道:“怎么你想杀我不成?我错在何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若爱我就回到我身边助我成就大业。”木之翼冷眼怒言:“北城往北有你深深伤过的谁,西城往西有你狠狠爱过的谁。谁都曾可能是你的谁,谁都不爱谁也不曾是你的谁。当你暮然转身谁还在原地守候,当你悔恨曾经种种抱歉你已一无所有。你以为你还是曾经我爱的那个人么?多么可笑你还是改不了你那自以为是唯我独尊的个性。”司徒龙被木之翼激怒了大吼:”你以为你还是那个万夫莫敌的木之翼么?如今你是天下人诛杀的妖祸,你还有什么资格呵斥我?“木之翼大怒道:”无论我是谁会怎样你在我眼里只是一只蚂蚁,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送你去地狱还有那个贱人我会让你们全家为你曾经做过的一切付出代价,是爱是恨是死活都与爱情无关再见所谓的感情,你惹怒了恶魔血色飞舞我让你开开眼。“

木之翼掐着司徒龙的脖子仿佛要掐碎他的喉咙,飞出楼台所有的家丁惊慌失措护卫们腾空百剑齐刺向木之翼,木之翼一手挥弓银光像波动的湖水散像四周击向围攻的司徒护卫,护卫个个从半空跌在地面纷纷吐血身负重伤无力再爬起,这时一个清秀的女子哭着喊着:”你放开他,放开龙哥。“木之翼怒气盖天本来明亮的眼睛瞬间变为红色咆哮道:”贱人,要我放了他?哈哈,嗯哼,好,你死在我面前说不定我会大发慈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