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元婴老祖

更新时间:2019-11-07 07:14:23

元婴老祖 连载中

元婴老祖

来源:落初 作者:东勿邪 分类:玄幻 主角:罗空黄泉 人气:

主角是罗空黄泉的小说《元婴老祖》此文是东勿邪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破天地之门,掌天地之气,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此为元婴老祖。我为天纵奇才,当一步升仙,掌日月风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骨渊,白骨魔宗。

主殿之中殿盘膝坐着三名中年修士,居中修士一身白色衣衫,儒雅如同书生,长发被一根发簪束起,一律发丝自其额际垂下,配合着他俊朗的容貌,尽显不羁之色。

他正是白骨魔宗的宗主白骨魔君宁不凡,此时在他的脸上被浓浓的疑惑之色充斥。

“确定了吗?”

“不会错,平遥城将近三千人被屠灭,死法怪异,全身血液被吸干而死,此事自太上道宗的道徒之口透出,绝计不会错。”

右边一名身穿黑色衣袍的中年肯定的说道,他的天阴魔宗的宗主陈元极。

“元极所言不错,事实上不但平遥城被屠灭,我忘情魔宗的一名长老因在平遥城也被灭杀,此事被我压下,所以并没有人知道。”

左边一名身穿青衫的中年修士说道,在其眼中充满了疑惑之色。

“你们说,会不会当年宗主并未陨灭?”陈元极沉思了片刻开口说道。

“不可能,当年我在宗主身边,亲眼看到他被玉秋别的太上三法杀的形神俱灭,绝计不可能再度复生。”青衫修士忘情魔宗的宗主孟平生肯定道。

“嘿嘿...你们忘了当年我那师弟了吗?”宁不凡阴冷一笑,满含冷意的眸子扫过陈元极与孟平生。

“你是说聂师弟?”陈元极惊讶的说道。

“此事也有可能,当年聂云天资横溢,为宗主所宠爱,或许宗主偷传了他血神经也不意外,只是不知道血神经此度出世,意味着什么...”孟平生轻轻一叹,习习说道。

“八九不离十了,当年一战,孟长老,陈师弟于我皆参战,唯独不见了聂云,这其中必然有什么猫腻。”宁不凡眉头皱起。

“且不论血神经再度出世会引起什么连锁反应,先让底下的弟子规矩些,这段时间,道宗的那些家伙有的忙了...呵呵”

...

中州,太上道宗太上殿。

一袭青色道袍的青年星眉剑目,面露沉思的听着下面的肖月白与叶凝雪叙述,明亮的眸子中充满了思索之色,他是太上道宗第一真传,步天!步家天骄之子,金丹巅峰修为,太上宗主玉秋别长久不问世事,所以宗内的事务大部分是由其来打理,同时也证明了太上宗主玉秋别的一个态度,步天在他卸任宗主后将成为下一任宗主。

此时听闻肖月白与叶凝雪说完之后步天面现沉思之色,脑海中无数念头翻腾不休,随即说道:“此事辛苦你们了,后续你们先休息以下,我会让赵连城师弟与李西川师弟继续追查此事。”

见步天如此说道,肖月白心中闪动无数念头,在太上道宗内,众人皆知赵连城与李西川是步天的铁杆麾下,虽然此二人也与他一般位列十大真传,但从心底,肖月白还是看不起这种溜须拍马的小人,而自从步天执掌宗内事务后不断的打压异己,提拔自己人,这让肖月白不禁感到有些心累。

恍惚之间肖月白又想到自平遥城遇到的黑袍罗空,那种熟悉的感觉一直将散未散,心中念头翻腾不休,若是罗师兄还在,宗内应是另外一番光景吧。

太上道宗十八峰,连绵不绝化作一脉,犹如大龙,其中的宗主峰被宗主玉秋别占据,另有其中四峰为四位太上长老占据,而宗内的三位道子亦各自占据了一峰,剩下的十峰则为十大真传弟子的洞府所在。

刚刚回转洞府的肖月白在心中不断衡量之下还是决定给同样位于十大真传的靳长风发了传讯玉符,约他到洞府一叙,靳长风此人与十大真传中的人都不同,修炼的并非是太上道宗的道法,据说其出生之时刀意冲天,在其眉心更有一道刀痕,而他修炼的便是这刀痕传承,为弟子中的刀道第一人。

一道流光骤然落于肖月白身旁,朗朗大笑之声传来,使得肖月白转身望向靳长风,面上现出笑意。

“怎么,平常独来独往的月白剑客今日能想起与俺老靳叙旧了...”靳长风浓眉大眼,言语之中充满调笑之意,肖月白听后不禁一笑。

“呵呵,靳师兄如此开心,怕是刀道修为更进一步了吧!”肖月白望着靳长风周身还隐隐散出的强烈刀气笑着说道。

“嘿嘿...肖师弟慧眼,小有突破...小有突破...”靳长风有些谦虚的道,随后又面现疑问之色的问道:“能让你这大剑客以叙旧为借口的事可是不多。”

“恩,确实有事,我们洞府中谈。”言罢,肖月白与靳长风并肩进入洞府,随后自肖月白的掌中飞出几道青光,在青光流转之间隐隐可以看到封禁阵旗。

靳长风见肖月白如此郑重,面上的疑问之色更浓。

“六十年前的事,你还记得吧?”肖月白将阵旗布置好之后,沏了一壶茶放在自己与靳长风的中央,望着面上充满疑问之色的靳长风说道。

“当然记得,罗空师兄在当年竟然莫名消失了,而且事后不但宗内勒令不许调查,更是命令各层弟子不许口头言及此事。”靳长风皱眉说道。

“我此去司州途径平遥城,在调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黑袍人,看他身形与他很像,而且他似乎很熟悉我们宗内的道法,当时叶师妹使用太上三剑指竟然被他以魔气凝聚的大成凝剑指多击败,显然他在凝剑指上有很高的造诣。”肖月白缓缓道来。

“难道当年的事有什么隐秘不成,对了,你说他浑身魔气翻涌,更修习了血神经,我认为应不是他,他那个性格怎会修习魔经,遑论被万人唾弃的血神经呢?”靳长风听完肖月白所讲心底有些不相信,在他的心中,曾经那个作为太上道宗第一真传的男人怎会如此作践自己!

“说实话,我也不敢相信,但当这个念头出现之后,我就感觉是他,你知道,我去年已经将剑法修炼到剑心的境界,我的眼睛会骗我,但我的剑心不会!”肖月白肯定的说道。

靳长风的脸上充满了挣扎之色,“此事,你与步天说了吗?”

“我只告诉他我与叶师妹遇到了一名修炼血神经的妖人,我心中的猜测并未告诉他,毕竟他心里对于罗空师兄有着浓浓的恨意。”

“恨意?他有资格吗?要不是当年罗空师兄失踪,这执掌宗门之位的道子怎会落到他的头上,而且你看他这些年都做了什么,排除异己,提拔自己人,好似整个太上道宗是他们家开的似的。”靳长风的言语之中充满了不屑。

“确实,但不可否认的是虽然他作为比较龌龊,但其天资修为还是可以肯定的,虽然背后有其本身后盾步家的推波助澜,可惜的是自罗空师兄失踪之后,原本的寰征师兄也无心执掌太上道宗,一心扑在修炼之上,哎!”肖月白叹了口气说道。

“当年的寰征师兄亦是风华正茂啊,作为罗空师兄的小舅子,他受些打击也很正常,只是苦了寰月师姐,据说自从罗师兄失踪之后,寰月师姐好似疯魔了一般,不但成为了揽月道宗的道子,修为在前些日子已经突破到元婴境界。对了,据说再过三月,便要举行元婴庆典。”似乎被肖月白的感叹所感染,靳长风的言语中也充满了感慨之色。

“那此事,如何处理,要不要告诉寰月师姐?”

“不可,千万不可,若是寰月听闻罗空师兄修炼魔典,必然对其刚突破的修为产生道心裂痕,而且,此事尚未确定,言之过早。”靳长风说道。

“恩,也对!”

“对了,凝雪那个丫头看出来了吗?”靳长风再度问道。

“应该没有,那丫头当时已经被怒火点燃了,不会多想。”肖月白想了想,肯定的说道。

“好,如此我明日便前往司州边境调查。”靳长风随后说道。

肖月白顿时轻轻一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