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更新时间:2020-02-13 13:28:53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已完结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来源:落初 作者:YTT桃桃 分类:言情 主角:江老公 人气: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由网络作家YTT桃桃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江老公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金牌女主播江男意外重生1999年。重生了,有钱是一定的,但是,请读者们也跟着女主问自己几个问题:重生了,如果爸爸有小三,你告不告诉妈妈?那爸爸还要吗?那小三,你打算怎么收拾她?重生了,上一世对你还算可以的老公,你还找他再嫁他吗?是相忘于这个世间,就此手放开?还是小鞭子挥起拽着他共同进步?重生了,你一把年纪再看那些曾经欺负你的小同学们,你会是种什么体验?是真的重生就能考上好大学吗?而这一世不缺钱了,你又会干什么职业呢?YTT桃桃年代文三部曲《穿到七十年代蜕变》《穿越八十年代逆袭》《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男撂下筷子。

苏玉芹还没等说啥呢,江源达先不高兴了:

“这就吃完了?那是吃饭吗?饭碗里剩这么多。”

没有等到女儿回答,江源达更不满了。

他深吸口气,压着声音道:

“现在外面有多少孩子,跟你一边大,一个月都吃不上口肉。父母下岗的,家里有困难的,都趁着寒假在外面顶暴雪拉煤挣钱。想吃顿像样的,那么容易呢?到你这就抿那么两口。坐下,再吃点儿。”

江男直接扭头去厨房了,帮她妈把之前用过的炒锅刷出来。

苏玉芹也挺纳闷:“这孩子今天是咋的了?”又冲厨房门喊道:“你放那,一会儿我整。听你爸的,再回来吃点儿呗,我白忙活了。”

“妈,我吃饱了,特香。以后你再多给我做点儿蔬菜。”

蔬菜?

“那你明个儿是吃蒜苗啊还是豆角啊?”

“豆角。”

苏玉芹小声嘀咕:“冬天新鲜豆角可贵了,冻豆角你还不爱吃。行吧,明个就去早市,再买条鱼。”

江源达听到那娘俩对话直拧眉。

之前还觉得女儿是不爱说话,可这么一细寻思,明显是不愿意搭理他。

因为啥啊,不理他?

苏玉芹把女儿的剩饭递给丈夫:“你打扫了吧。”

江源达接过饭碗。

“她爸,你把那饭放红烧肉那盘子里,蘸菜汤那么吃,可香了。来,我给你泡这里头,省得明早再热。”

江源达忽然一股邪火上心头:“你别管我!我愿意咋吃咋吃!我小孩儿啊?”

苏玉芹撇了撇嘴,没敢吱声,她也干脆下桌走了。你不小孩儿你一人吃吧,没人陪你在这干坐着。

厨房里,娘俩在有说有笑的刷碗。

江源达站在客厅,喝着媳妇泡的茶水,看着那玻璃拉门倍感像个局外人:

“男男?出来,跟爸呆着。别在里面帮倒忙,你妈能转开身吗?”

他女儿照旧没搭理他。

高大的男人有些泄气地放下茶杯。想了想,蹲在了电视柜那,按开VCD机。

手指在一堆碟片里扒拉着。《甲方乙方》葛优那张脸都露出来了,江源达又给塞了回去,找到带有陈小春照片的碟片放进机器里:

“男男?鹿鼎记开始了。”

哗啦啦厨房拉门被推开,江男目不斜视路过她爸,径直走向卫生间:

“妈,我洗澡去了。”

“嗳!洗好了喊我,我给你找换洗的。”

“知道了。”

江源达以蹲的姿势侧头看他女儿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恰好苏玉芹端着洗脸盆出来了,他更无语了:

“你是不是闲的?一天天不嫌累的慌,早一遍晚一遍,等会儿就睡觉了。再说咋擦那地,面积能擦大啊。”

“你瞅你说那话,抬脚。这都烧暖气呢,冬天屋里灰大。我不收拾,都得吃你们爷俩肚里。”

苏玉芹说话的同时,把洗脸盆往地上一放,动作利索的把头发挽了个发鬓,洗抹布。

江源达摸裤兜里的烟去了阳台。边抽烟边时不时回眸看向穿他淘汰下来旧毛衣的妻子,那位恨不得连沙发后面的灰尘都给抠出来。

挺大个体格子,吭哧吭哧的收拾,累的呼哧带喘,说也说不听。他媳妇啊,瞅着脾气挺好,实际犟得很。对着夜色再次无奈地摇头。

掐了烟,江源达开始翻柜子、烧开水。看了看手表,闺女应该快洗完出来了。就吃那么点儿,半夜不得饿?

给孩子冲了一杯高乐高。晾上,出来喝温度正好。

此时浴室里,江男头顶水流哗哗作响,可她在浴头下面却做着伸展运动。不停地吸气呼气,试图平稳情绪。

这重生的第一天太过混乱了。

做完最后一个下沉动作:“呼!”

她闭着眼睛提醒自己:

江男,重生回来的意义,绝不是让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人身上,被他们气的七窍升天最没出息。

而是补那些遗憾,性情不再有缺陷,从此要勇敢。也要让妈妈和所有爱我的人多姿多彩,让很多爱可以重来。

江男在水流下握拳砸空气,这次喊出声了:“加油!”

但她刚喊完就泄气了。掐着肚腩上的三层肉,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真可谓又高又壮。呲一下牙,她都不爱瞅自个儿。

肩膀耷拉着,歪头自言自语道:

“唔,怎么办?好多年没吃妈***菜,好馋吶。这一身肉,难道又要经历长达一年的魔鬼训练?”

……

江男刚从浴室出来,苏玉芹就摆手指着客厅茶几上的高乐高:“你爸给你冲的,巧克力味儿,来喝喽。”

“妈给我找秤吧。”

江源达将电视按暂停,明白为啥不好好吃饭了:

“你要减肥?胡闹!正长身体阶段,营养跟不上影响长个儿。这再过半年眼看就要高三了,一切都以学习为重。再说哪胖了?”

随着江源达这番话,苏玉芹脖子僵硬转头看女儿的身材。默默道:这还不胖啊?要不是怕女儿学习太累,营养跟不上,真该减减了。心里还有点儿自责:闺女随她。

江男声音平静但很坚持:“妈,给我找秤。”

电视遥控器啪嗒一声扔在了茶几上,江源达望着穿一身玫粉色线衣线裤圆滚滚的女儿,立着眼睛:

“不许减,听见没有?等你上了大学,自然而然就瘦了。胖点儿有福气,你看看你妈。”

最后一句让娘俩齐齐翻白眼。江源达还不自觉继续道:

“你也不需要整那些没用的。将来想干啥干啥,现在想吃啥吃啥。”说着话时,将装有高乐高的杯子往前推了推:

“后半夜该饿了,喝了!”

“你喝了吧!”江男扭头回自己屋,这也是重生后跟她父亲说的第一句话。

江源达指着妻子,不可置信道:“她刚跟我喊?这什么孩子,你怎么教的?才多大就不听话啦。”

苏玉芹和稀泥安抚:“别吵吵,我去给她找秤,那你趁热吧。”说完也赶紧溜进卧室。

江男坐在书桌前,一边拿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草草翻阅摊开的寒假作业,头疼了一瞬。随后又拉开几个抽屉查看。

随着翻到的东西越来越多,她慢慢停下了擦头发的动作,将毛巾放在了一边。

少女的小胖手拿出个小钥匙,打开了一个大盒子。

里面装的东西很杂:漫画书,歌词手抄本、林志颖苏有朋郑伊健的不干胶。

她捡起其中一张,摩挲着苏有朋的脸蛋:“啧,这时候你真嫩吶。”说完又扔在了里面,注意力全转移到红色大大卷的圆盒上。

她忽然一笑,想起是啥了。打开看,果不其然。

这里面装的不是泡泡糖,而是她们家这一片的学霸、比她高一届任子滔的一寸照片,初中时去任家“捡”的。

想起任子滔,往事似浮现在江男眼前。

小学五年级,任家和她家住对门。

子滔哥他爸爱敞门吃饭,不,应该说是热爱蹲门口吃饭,说是改不了的老家习惯,还强迫他儿子一起。

而她经常透过门眼观察,只要子滔哥哥端饭碗一出来,她就扭头催她妈开饭。

那时候她仗着年纪小没皮没脸,端着二大碗也凑到任家门口。但凡不小心碰了下帅哥哥的胳膊,她就会冲任子滔傻笑,有种丑小鸭占了白天鹅便宜的窃喜感,越傻笑吃的越多。

后来,她念初中时,任奶奶他们来了,两室一厅住不下,任子滔搬家了,她失落到捶床蹬腿跺脚生闷气。其实就隔六栋楼好嘛。

江男想起过去的种种,笑看窗外正在飘落的雪花:

嗯,现在任子滔应该是私立高中的头号重点苗子。

再过几个月,他将赢来人生的第一个小高峰,这一片家属区也跟着与有荣焉沸腾了。

清华北大复旦会纷纷争抢给任家打电话,开出各种条件诱惑任爸爸,而任子滔选择去了清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最终落脚美国。

江男低头再次看向大大卷盒子:那张一寸照片、清秀大男孩的脸上,还放着一颗喔喔奶糖,是子滔哥给的。

三年了,没舍得吃。

她盖好盖子。往事真不堪回首,少女心啊少女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