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喜嫁

更新时间:2020-02-13 13:53:01

喜嫁 已完结

喜嫁

来源:落初 作者:琴律 分类:言情 主角:林夕胡氏 人气:

主角是林夕胡氏的小说《喜嫁》此文是琴律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穿入梦中,一梦成真。  连续三日做同一噩梦,可再次苏醒,发现自己成为梦中人!  大族后裔、庶嫡之身,父慈母宠弟可爱,可清正小家成了各房争斗的靶子、刀俎上的鱼肉,这怎能忍?  噩梦场景萦绕心头,会否真的发生?  她,心中只有两个字:活着。  ………………………………  坑品绝对保证,另有《药窕淑女》已全本,欢迎大家读阅,另发布读者群号:一二七九零八一六四,敲门请输入起点读者昵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夕落瞧着眼前这番状况,纵使不懂林家几房人的恩怨纠葛,起码也看得出自家这一方被当了靶子。

一方说恕、一方说责,可两方不过是在比谁的话语权更重,绝非是心向林政孝,也非是疼她这位九侄女。

即便林政武话语未有责怪,可他那副漫不经心、而后审度思忖的模样,明摆着想的不是她们这一房,否则还用派人把她叫到这里来?

而且还是在林政孝被老太爷叫上了楼,还任由七叔八姑众人在此之时,把她个十四岁的小丫头叫来?

林夕落脸上露出迷茫之色,目光一直在看着她那位祖父,连林政孝都没看半眼。

这老头子才是关键……

听着林政齐的话,林忠德瞪他一眼,“放纵?何出此言?”

老太爷这一反问,林政齐不知该回什么话,嘴皮子张合几下才缓缓说出:

“毕竟是在大门口杖毙了两名小厮,九侄女还是个未及笄的丫头!”

茶杯重落,那清脆声响让所有人都心里一颤,未等缓过来就见林忠德指着他们便开口骂:

“为两个奴才你还要责她不成?好歹她姓个林字,那奴才逾越她抽个嘴巴怎么着?难道不该当即责罚?那两个小厮关门不开,不出去迎候,杖毙本是理所应当,林家百年名号奉的就是‘规矩’二字,让你们处置个事,八竿子打不着的全都聚此嗡嗡不停,给她叫来不提,还在这里为俩死了的奴才往回找理?你是奴才还是他们是奴才?主奴之分都认不清,五品的官衔咽了狗肚子去了?全是混账!”

说到最后,老太爷重拍桌案,那茶杯清脆挑落的声音让林政武和林政齐急忙上前请罪,“父亲教训的是,儿子知错了!”

老太爷看着林政孝,随即看向林夕落,“这丫头的规矩也不够,你个丫头怎能伸手去抽那奴才的嘴巴,恩?你是林家大族之女,若事事都用你亲自动手,要那些下人作甚?主有主尊、奴有奴样,你这番作为成何体统!”

轮到自己挨骂,林夕落即刻上前,委屈道:

“孙女记住祖父教诲,下次绝不亲自动手,一定命小厮用藤条抽。”

老太爷话语没说完就怔住,再看她一脸认真的模样,只得皱了眉,吩咐林政孝道:“去吧去吧,休歇几日,然后送她到族学,好好学学什么是规矩!”

“谢过父亲。”林政孝即刻行礼,林夕落见这老头子不再看她,纵使心头疑问也未再开口,叩礼后便跟随林政孝出了门。

刚刚跨过这“书闲庭”的大门,就听到里面传来老太爷怒吼训斥话语,林夕落旁的倒是没太听清,但老太爷一连怒骂六声的“混账混账混账……”她清晰可闻,而且无比顺畅舒心,只觉得这声音好比天籁般美妙,脑中回响了那放眼望去的脑袋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该!活该!

“爹,弟弟呢?”林夕落刚刚没看到天诩,心中不免多几分惦念,她看那杖毙是晕昏过去,这六岁的小家伙儿不会出什么事吧?

“你祖父考问几句,他倒都答了上来,老爷子一高兴,直接派人送他去族学了。”林政孝随手擦擦额头的汗,便催促林夕落上轿,二人也未对此再多说,只等着回到院落再仔细详谈。

林夕落此时才有心从轿帘子的缝隙中对林府看上几眼,可除却假山湖泊就是亭台楼阁,闻着花香弥漫,穿过不知多少道大门小门这才停了轿。

Chun桃上前扶着林夕落下来,林夕落站在原地看了一圈,二进的院子,门口竖列三个描红石雕字:宗秀园。

胡氏就等候在院子门口,看到她父女二人归来,急忙迎上前,上下打量一番抱着林夕落好一阵唏嘘安抚,林政孝本是有话欲出,待看到这院子里有些许陌生面孔便闭上了嘴。

那两个二姨太太派来的丫鬟怔刻后上前行了礼,林夕落没有多话,让胡氏随同林政孝先行进正堂,杏儿站在一旁可怜巴巴的瞧着她,林夕落朝着那俩丫鬟努了努嘴便带着Chun桃进了屋,那二丫鬟也要跟进,杏儿顾不得林夕落肯搭理她而露喜,连忙上前挡住开始问话:

“二姨太太是吩咐你们来伺候老爷的?还是伺候夫人、九姑娘的?”

二位丫鬟迟疑,其中一人回道:“只是吩咐到这院子里来伺候。”

“那你二人先去烧水来给老爷、夫人沏上茶,九姑娘喜欢花茶,里面不能放苦的,也不要太多的蜜,水不可滚热,你二人去吧。”

杏儿说完此话,索Xing搬了个小杌子坐在正堂门口,这俩丫鬟气的直瞪眼,可看杏儿歪着脑袋瞪她二人也着实说不出话,显然这七老爷、七夫人和九姑娘在谈私事,她二人如若硬要凑过去也着实不妥。

互相对视一眼,二人扭身离去,杏儿看了看门口,只觉坐得太近不合适,把小杌子搬远些又坐下来……

林政孝进门第一件事就问起这些面容陌生的下人是从何来,而胡氏最先问起的则是林天诩,二人异口同声,而后还是胡氏先回答了林政孝,“……都是二姨太太送来的。”

林政孝皱了皱眉,答着她的提问:

“老太爷刚进门便让我与天诩去了‘书闲庭’,本还以为他要问起今日之事,孰料只让大哥处置,他专心问起天诩学的千字文,考问几句,又看他写字,随即问起他为何敢数板子看杖毙,天诩小脸刷白却仍说男娃子不能丢人,老太爷倒是高兴,直接派人送天诩去了族学……”转头若有所思的看了林夕落一眼,“夕落歇几日,也要去。”

胡氏伸长了脖子瞪眼道:“老爷,这是要把她二人留下?咱们……咱们可不在此地常呆啊!”

林政孝摊手无策,苦着脸道:“父亲开了口,我又怎能反驳?”

胡氏愣住说不出话,低头揪着帕子满脸都是担忧,林政孝则问起林夕落怎么会去“书闲庭”,林夕落把过程大致的说了一遍,但对林政齐和那位八姑母、最后开怀畅笑的少年说的格外细致,待全部叙完,她斟酌下问道:

“父亲,女儿离开林府时年幼无知,您如今可否再绍介一番这些亲眷?免得女儿过后失礼。”林夕落无非是想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哪一枝上的?这个派系分不清,着实是大忌。

林政孝没开口,胡氏接话道:

“莫说你不记得,连娘都有些糊涂了,七年未归,今日有人送了信儿,说是你四姑母得知我们已到幽州城,想要回来见上一见,可我都记不得你四姑母长什么模样了……”

林政孝点了点头,似是缕一缕思路,才与她母子二人款款道来。

林忠德除却故去的老夫人外,共有四名姨太太,林政孝生母是第一位姨太太,但已过世自此不提,嫡系兄姐共二人,一位是林政武,另外是林政孝的二姐,早已嫁人不在林府。

二姨太太之所以在老夫人故去后极有地位,是因她诞下的林政孝三哥林政齐、六哥林政肃都极为出息,林政齐如今乃是吏部员外郎,从五品的官衔,林政肃在大理寺行职,正六品的官衔。

林政武虽为嫡长子,可他是工部郎中,虽为正五品的官衔,油水、人脉与林政齐不参上下,甚至比之不足,因是嫡长子,抬着身份,为人不如林政齐油滑,在府外反倒不如林政齐吃得开。

林夕落的那位八姑母也是二姨太太所生,她乃是大理寺卿、正三品官员嫡子的媳妇儿,如此一来,二姨太太才能左右逢迎,在林府中除却名分够不上之外,实则与过世的老夫人不差半点儿。

至于胡氏刚刚所提的林夕落的四姑母乃是三姨太太所生,如今早已嫁人,与林政孝姐弟间倒有那么点儿情分,林政孝另外的九弟、十弟乃是四姨太太所生,都在低三下四的打压下,得一闲差离开幽州至今未归,十一妹、十二妹早已远嫁,也不在幽州城内。

待说到那位十三弟,林政孝则叹了口气,与林夕落言道:

“你这位十三叔应该就是你刚刚提起的那个少年,他比你还小一岁,生母是四姨太太的丫鬟,诞下他后没多久人就过世,虽其乃庶子,可你祖父格外疼他,他也极其聪明,每每气的你祖父咆哮大怒,随后总有辙能换老爷子一乐,着实是个古灵精怪的小子。”

林夕落听完这一长串的人,脑子里乱七八糟,唯独记得最清楚便是这位十三叔……比自己小一岁的十三叔!

胡氏问起那几位夫人的闲事,林夕落则坐于一旁梳理着府中关系。

她如今知道自己这一家归府为何遭受冷眼冷遇、吃上闭门羹的原因了。

自己父亲是大姨太太所生,大姨太太曾是老夫人的丫鬟,可直接划归为老夫人一系,虽说林政武与林政孝嫡庶界限极为清晰,可旁人下意识便会将林政孝归为林政武的马弁所用。

一七品县令的小官、又是庶子,他想在这府里头呆的稳,不归到大房门下,别人是不信的。

此外除却二房、除却那位小自己一岁的十三叔外,其余的姑母、叔父都不用太细思忖……

这府里的几房子女、再有子子孙孙,林夕落忽觉偌大的院子极为渺小,之前还有抱怨这“宗秀园”与想象中的宅第相比不大,如今却毫无此感,再想那花白胡子的祖父,林夕落心里恶意腹诽:还嫌这府里头不够热闹?您怎么不再生几个叔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