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风光迫嫁

更新时间:2020-02-13 14:00:18

风光迫嫁 连载中

风光迫嫁

来源:落初 作者:萝卜丝端子 分类:言情 主角:周铭夏鹿 人气:

《风光迫嫁》由网络作家萝卜丝端子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周铭夏鹿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毕业典礼上的浪漫求婚,让她在22岁生日这一天成为了全世界最幸福的新娘,可是这幸福却仅仅维持了7天。“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病床上的男人面色苍白,人事不省,仿佛不是七天前才在礼堂上对自己念出誓词的那个人。“我可以救他,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站在眼前的男人眼神冰冷,他是唯一的机会,却要她答应一个任谁看来都是强人所难的条件。“跟他离婚,嫁给我。”男人面无表情,说出的话却令人目瞪口呆。强扭的瓜不甜,可是他不在乎瓜甜不甜,只要能解渴就够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群终于散尽,“上车。”周铭郴拉开车门,把夏鹿推了进去。

坐在副驾驶,她不断按摩自己的双颊,要长时间保持高水平且礼貌的微笑原来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再坚持一会儿,她的脸蛋儿可要抽筋了。

“我们现在去哪儿?”

“回家。”周铭郴看也没看她。

“回家?回谁家?”

“我们的家。”

“啊…”夏鹿立刻清醒起来,“不会这么快吧…可是我的东西还在我自己家啊…”

“你的东西?”周铭郴轻笑一声,“你以后不需要那些东西了。”

周铭郴的别墅位于郊区,背靠西山,周围十分幽静。

夏鹿从车上下来,险些惊掉了下巴。

其实她之前设想过周铭郴这样的人应该是住在什么样的房子里,奢侈华丽是必须的,有钱人嘛,这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可是现在的状况跟她想象中的实在相去甚远。

“这里是…”她缓缓吐出几个字来,完全不敢相信眼前这幢黑洞洞的房子就是他的家。

“我说过了,我们的家。”

周铭郴把车停在路边,走到大门前。

“你在开玩笑吧?”夏鹿还是无法相信。

虽然现在是深夜没错,但小区里的路灯还亮着,所以并不算太暗。可是眼前的这幢别墅就像是黑洞一样,没有一丝光亮,就连它的轮廓都无法完全看清楚。

夏鹿跟在周铭郴身后进了院子,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周围十分阴森。

“啊啊啊啊!”忽然,不知是什么抓住了她的脚踝,吓得她大叫。

“小点儿声,别吵到邻居。”周铭郴语气不悦。

“哦…对不起…”夏鹿小声道歉。

她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照向脚下,原来是院中疯长的植物枝杈伸到步道中间勾住了她。

她扭开草枝,小步跟上周铭郴,并伸手轻轻拽住了他的西装后襟。

“你干嘛?”周铭郴的感觉也很敏锐。

“我…我有点儿害怕…这儿太黑了…”夏鹿小声解释道。

周铭郴没再说话。

打开门,里面的状况并不比外面更好,仍然是一片漆黑。

“噹!啪嗒!”

终于,灯开了。

在黑暗里呆了太久,夏鹿一时还没适应这突如其来的明亮,忽然觉得嗓子有点儿痒,“咳咳咳咳咳~”

周铭郴就聪明多了,他直接从兜里掏出一只口罩戴在了自己脸上。

“这房子…”

夏鹿捂住嘴巴,终于看清了屋子的全貌,所有的家具都罩着白布,地上的灰尘大概已经有三寸厚了,这分明是个一直无人居住的房子。

“看来你的任务很重。”周铭郴看向她,眼神戏谑。

“什么?”

夏鹿还没反应过来,周铭郴已经走到了大厅中央。

“欢迎,从现在开始,这儿就是我们的家,你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我想状况你也看到了,抓紧时间打扫。”

抓紧?时间?打扫?夏鹿一脑子的问号,他这是,把自己当成小时工了?

“不过我的卧室就不劳烦你了,我不喜欢别人随便碰我的东西,你的卧室在二楼左手边第一间。”周铭郴说完,自顾自向楼梯走去,回头发现夏鹿还站在门口。

“怎么,你现在还不动手,今晚是不打算睡觉了?”

放下抹布,夏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已经两个小时了,她连大厅都还没完全打扫干净,照这个进度下去,就算今晚不睡也不可能打扫完整幢房子。

周铭郴进了房间以后就再也没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睡了。

“不管了。”夏鹿把抹布丢在一边,转身上楼。

刚要进入梦乡,忽然听到敲门声。

夏鹿惊醒,披上衣服来到门口,“谁呀?”

“还能有谁。”周铭郴低声说道。

夏鹿紧了紧外套,遮住胸口,把手放在门把手上,轻轻扭开门,探了一个小脑袋出去,“有事吗?”

“明早七点吃早餐,松饼配枫糖浆、烤土司配无盐黄油、培根、煎蛋、裙带菜沙拉、牛奶、奇异果汁,餐后水果要蓝莓,哦,还有,别忘了熬红豆汤,我明天要带走。”

“什么?”夏鹿只看到他的嘴巴一张一合,说了什么却完全没记住。

周铭郴皱了皱眉。

夏鹿马上反应过来,“其实我是想说…我不会做饭…”她十指交叉,不安地互相搓着。

她从小到大被母亲照顾的很好,上学以后又一直在吃食堂,别说做饭,就连厨房都没进过几次。

周铭郴双手环胸,“那你是打算让我做饭?”

“不是不是,”看到他上挑的眉梢,夏鹿赶紧摆手,“我会…试着做的…”

周铭郴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这家伙是什么恶魔吗…整天凶神恶煞的…”夏鹿趴在床上,把手机闹钟调到了六点,拉过被子尽力让自己快些入睡。

“我是不会就这么放过你的,我早晚会为我儿子报仇!”

忽然被噩梦惊醒,夏鹿拿起手机,“六点四十?!”昨天明明是定的六点呀。

这时她才发现,今天是周日,而闹钟设置的时间是工作日。

“糟了!”

她快速穿好衣服,冲出门去。

还好,走廊里十分安静,看样子周铭郴还没有起床,一切还来得及。

夏鹿来到一层,此时眼前的景象跟昨天已经大不相同,整面墙的落地窗和窗外的树影将晨光微微过滤,留下无数浅淡的投影,映在地板上;推开通往后院的移门,还能听到清晰的鸟叫声;昨天夜里看上去十分可怖的树丛此时正散发出清香的味道,让周围的负离子浓度不断攀升。

这幢黑洞般的别墅经过一晚,竟然变得令人心旷神怡了,好神奇。

“你还有功夫在这儿发呆,看来我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魔鬼般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夏鹿转过身,看到一身家居服的周铭郴从楼上走下来,径直向餐厅走去。

“别别别,”她赶紧冲上前去,拦住他的去路,“早餐…还没好,但是很快就好了,我保证!”

“你先去洗漱吧...或者先去旁边休息一下也行,我觉得院子里空气还不错。”

“动作快点儿,别拖拖拉拉。”周铭郴瞥她一眼,转身进了起居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