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妻娇

更新时间:2020-02-13 14:02:30

妻娇 已完结

妻娇

来源:落初 作者:苏子画 分类:言情 主角:阮妍周妈 人气:

火爆新书《妻娇》是苏子画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阮妍周妈,书中主要讲述了:在陌生时空背负着出生的秘密生存,需要莫大的勇气,  在还没有确切把握之前,阮妍只想安静地做一名小花农。  但为什么麻烦却接踵而至?  先是引起了权贵注意,还有不对盘的邻居帅哥时刻不忘和她作对。  她虽然喜欢养花,但对恶桃花一点兴趣也没有!  阮妍:你说是花漂亮还是我漂亮?  某帅锅:花娇不及我妻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公子,你难道是第一回来我们**花行吗?

就算是第一回来,也该明白我们花行的规矩,岂容你肆意妄为。”文士重重合上手中的玉扇,严辞锋利,不留情面。

花行创办至今,还从来无人敢捣乱。

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规矩,不容他人轻易去破坏。

土豪李公子被文士这样一斥,顿时脸涨得通红。

他嘴张了张,想说什么,可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

张媛低声骂,“真可恨,说话不算话,还要考状元,哼,祝他到时提笔忘字。”

阮妍也很失望,但未骂李公子的出尔反尔。

就在这时,一位身着青衣的小伙计匆匆从二楼快速跑了过来,凑近文士耳旁说着什么。

文士的脸色再次变了。

这又出了什么问题吗?

阮妍眉心拧紧,看向文士,他也正好向她看过来。

她站直身体,向文士走过来。

“花仙,请问怎么了?”阮妍沉声问。

文士轻叹一口气,语带歉意的说道,“姑娘,对不住了,这盆状元红敝花行不能卖了。”

“为什么?”阮妍很冷静。

“因为……来历不明。”文士应道。

“嗤!”这个借口太烂,阮妍忍不住冷笑一声。

方才那位李公子忽然改口,她就有种直觉,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现在她几乎可以断定,是有人存心与自己作对。

“花仙,若您说我这盆状元红品级不够,我还能接受。又或者您有难言之隐,也可直说,我不会纠缠着非要贵行帮我卖花。

可您现在说花来历不明,您不觉着很过份吧,方才您怎么不说?

花可以不卖,却不能无故担上莫须有的名声。

花仙,您当着大家的面说个清楚明白,我的花怎么来历不明了?”阮妍特意将声音拔高,让所有人都能听得见。

文士的表情微讪,同时也有着薄怒。

几时被人这样当面质问过。

但是他输理在先,又是众目睽睽之下,若无合适的理由,难以服众,往后花行还如何继续经营下去。

他只得找着借口,“姑娘,就因这盆花品级过高,才让徐某怀疑花来历不明。看姑娘的年纪不过十四五岁,却说自己能培育如此珍品茶花,不得不令人怀疑……”

但这话分明在打自己的脸,之前阮妍承认花是自己种的时,他并没质疑。

“七岁项橐三难孔圣人,甘罗十二岁而拜相,我阮妍为何就不能十三岁培育状元红?”阮妍抬了下巴,逼视着文士问。

自信有力的话语让整个花行静了下来。

这份从容自信的气魄并非人人都能拥有。

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具有。

“好,说得好!”忽然二楼有人为阮妍抚掌叫好。

阮妍向二楼看去,是一位衣着普通,但双眼炯炯有神的中年男人。

“好,既然这样,那你就说说是如何培育的吧。”文士也在心中暗赞一声,但因立场不同,反将阮妍。

“花仙大人,不好意思,这培育方法可是不传之秘,如何能当众说出来?万一被人学了去可如何是好!”阮妍轻摇了下雪白的食指。

文士一滞,这丫头!

**花行在吉安城花市很有影响力,自己暂时不能将他们的人得罪,免得绝了自己的后路。

不然,她才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过文士。

张媛满面的失望之色,花儿没卖出去,那些债可怎么办啊?

想到这,她忍不住想哭,双脚重逾千斤。

拿了花准备离去之前,阮妍仰头看向二楼,高声道,“二楼某人听着,背后施这些卑劣的小伎俩,只能说明你是那无能的鼠辈。

要是真有能耐,就当面来找我呀,我阮妍随时奉陪到底。

无能之人,姑娘我先走啦,你继续缩在龟壳里装孙子吧。”

说出这话后,她顿觉浑身酣畅淋漓,爽!

不过,有些遗憾,没有激将出幕后黑手来。

阮妍搬了花,与张媛扬长而去。

花行二楼顿时起了轩然大波。

大家都是明白人,知道今日这事是有人在背后使坏,都互相瞧着,在想着阮妍口中的鼠辈到底是谁。

屏风后面,有人摔了杯了。

众人忙看向屏风处,只可惜,屏风挡得太严实,不知里面是何人。

“姑娘……”二楼那位中年男子匆匆下楼向阮妍追去。

“苏公,不可……”文士赶紧一把拉住中年男子的胳膊,向他摇头使眼色。

“哼!欺负手无寸铁的小姑娘,花仙大人,你可真是长了本事呢。”中年男人甩开文士的手,拂袖离开花行。

文士恨恨的跺了下脚,满面的无奈和羞愧之色。

有口难辩啊!

“我就说吧,人家知道你曾得罪过谢家,所以才不敢帮你卖花。”张媛嘟着嘴说道。

“媛姐,你认为这事真的会是谢家人所为吗?会不会是另有其人?”阮妍问。

“哼,这就要问你自己,仔细想想这些年你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张媛对她翻了个白眼。

阮妍也暗暗翻了个白眼,软声道,“媛姐,你知道的,自从上回受伤后,我有好多东西想不起来啦,你能不能……”

“姑娘,等一下!”身后传来呼喊声,打断阮妍的话。

阮妍与张媛二人转身看向身后。

只见中年男子快步而来。

“先生,请问何事?”阮妍客气的问。

方才中年男子为自己鼓掌叫好,让她很感激。

“呵呵,姑娘,不知你这盆花还卖不卖?”中年男子指向阮妍手中的花。

“卖,当然卖!”阮妍答得十分干脆。

“卖就好,我要了,还依之前的价,可好?”中年男子温声问。

“先生,之前在花行发生的事您也看见了,您难道就不担心买了我的花会得罪那无名的贵人吗?”阮妍问。

“哈哈,人生在世,活就要活个潇洒,若惧这惧那,那活着还有何意思。

老夫不管方才花行中为难姑娘的是贵人还是贱人,这盆花老夫都要定了。”中年男子爽朗的笑着应。

他又道,“其实本想在花行里当众买下,后来想想,在花行成交,你得交给花行四十两银子,这便宜可不能让他们给占了。”

中年男子这番话很对阮妍的胃口,她本想便宜一些,但他坚持按四百两来算,否则就不买了。

收下银票,张媛确认无误后交给了阮妍。

阮妍将花交给中年男子,并细心的叮嘱一些注意事项,“先生,茶花喜湿润,Chun秋天大概两三天浇一次水,夏天气温高,一般清晨与傍晚各浇水一次,水一定要浇透。

夏天若太过炎热,一定要将花搬至阴凉地方,不可在阳光下暴晒。

等这次花开将枯之时,将它们分别摘下,这样不会影响第二次萌蕾。

还有,这茶花不但炫丽多姿,还可以晒干后用来泡茶,还可以烹制各种美味佳肴呢……”

“什么,茶花还能做美味佳肴?”中年男子瞪大了双眼。

“嗯,是呀。”阮妍笑着点头。

“好好,下次有机会一定向姑娘请教。”中年男子眼睛更亮了。

阮妍道好,与张媛二人先行离开。

中年男子看着手中的花,满意的笑了。

**花行二楼窗边立着一道笔直挺拔的身影,一身火红的锦袍张扬而又霸道,衬得如画般的五官多了几分妖孽之气。

“爷,那阮家姑娘好像和以前不同了?”火红身影旁边立着一个小山样的粗汉子。

“哼!”火红身影眯了凤眸,冷笑道,“江山易改,本Xing难移。”

凤眸中滑过浓烈的恨意,怎么也忘不了她曾做过的那些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